Quantcast

「羅剛事件」轟動中國 媒體為何集體失聲?

2003-06-10 18: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新書《角落裡的陽光》一上市,就引起全社會廣泛關注,相當程度上是因為「剛事件」的緣故。「羅剛事件」的最後結果是有關人員全部被開除了,這引起人們的強烈不滿,對於國外侮華的種種手段,人們不禁要問:中國人還敢說「不」嗎?

  一本新書引出「羅剛事件」

  主持人出書已經屢見不鮮,而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心靈之約》欄目的著名主持人羅剛離職後的新書《角落裡的陽光》5月底一上市,就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人們都急切地想從該書中瞭解「羅剛事件」的來龍去脈。然而,千龍網記者在該書中卻發現,該書「因為你想得到的原因」並沒有收集有關「羅剛事件」的文章。「羅剛事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日前,千龍網記者從網上收聽了當天晚上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直播的《心靈之約》節目,又通過各方面的採訪,逐步揭開了「羅剛事件」的真相。下面是根據節目內容和採訪中所瞭解到的事實獨家整理出來的新聞背景:

  今年2月25日零點22分,主持人羅剛接進了這檔節目的最後一個熱線。「請問是羅剛閣下嗎?」一個怪腔怪調的男人聲音出現在電話那頭。羅剛猶豫了一下,似乎想挂掉這個明顯具有惡作劇傾向的電話,導播鄭義的手勢在導播室阻止了他。

  這個自稱日本留學生的人於是馬上進入正題:「我是一個日本人,從小,在書本上,在爸爸媽媽嘴裡我就知道,支那是一個很低劣的民族。等我到了長沙,我才發現支那人比我在祖國所知道的,在書本上所知道的,從爸爸媽媽先輩們嘴裡知道的,比我想像的,更低劣,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民族。到了中國,我才知道支那人也像日本人一樣分為北人和南人,據我觀察,支那南人比支那北人優等,而深圳、香港、澳門的支那人又比支那南人優等,而臺灣人是支那人中最優等的。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們支那人而不是中國人嗎?因為你們不配,在我們眼中,只有唐朝人才能叫中國人,而你們,只是支那人……」「夠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了!!」羅剛忍無可忍地喝斷了日本人的語言。

  「是的,在我們的國家電臺可以任由國民議論我們的國家……」日本人繼續在說,「你們的國家?你們的國家連一個中國人在地上寫兩個字也會被捕,還談什麼民主?」羅剛想起在日本靖國神社前因抗議而被捕的中國同胞,開始進行反擊:「你不要告訴我中國人民八年抗戰、南京大屠殺三十萬人的死難、無數中國軍民的犧牲都是假的!!」

  日本留學生繼續狡辯:「在戰爭上面,我們國家信奉的是達爾文的……」羅剛氣極了:「去你媽的達爾文,希特勒還信奉達爾文呢!希特勒還說要把全世界的民族全殺光,只剩下德國呢!」

  日本留學生又說:「在我們國家,認為沒受過初中教育的支那人都只能稱為支那豬,中國只有7%的人有大專學歷……」羅剛毫不客氣地針鋒相對:「你敢去你們日本對北海道的農民說這樣的話嗎?你們北海道的農民難道到處都是博士碩士嗎?你這個日本鬼子,小日本!」

  日本留學生繼續對中國發起攻擊:「你們支那人不負責任,生了十三億人,還要達到十六億,你們對地球造成負擔……」

  「夠了!!」羅剛挂斷了電話,一言不發,默默地在電腦的音樂庫裡找一首歌,歌的名字是《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

  撲朔迷離的「下課」原因

  日本留學生在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熱線直播節目中狂妄地污蔑中國,甚至漫罵中華民族,使每一位收聽此節目的中國人都無比震驚和憤怒。然而,更令人大惑不解的是--2月25日,羅剛被就地免職,與他一同被「炒魷魚」的還有導播鄭義等人。

  與此同時,一向以電視、報紙等傳媒業發達著稱的湖南媒體都接到通知,不得對此事進行任何公開報導。就這樣,一個著名的熱線談話節目主持人在走過自己將近十年的轟轟烈烈的廣播生涯時,突然銷聲匿跡了。無數的熱心聽眾打進熱線去詢問羅剛的下落,得到的回答都是四個字--「無可奉告」。

  一些熱心聽眾網友從當地網站的論壇上發出有關「羅剛事件」消息的帖子也在一夜之間被刪除。隨後,千龍網記者在網上搜索到一副帖子,這是4月20日一位署名為「lytong」的大學生網友轉發出來的帖子。他說,2月25日,當地部分學生立即將此事報告學校有關部門,並以各種形式,嚴厲譴責此日籍留學男子的無恥言辭,強烈呼籲每一位中國人自尊、自強,尤其是大學生更應該提高自身素質,爭取將來把祖國建設得更加強大。

  此外,記者還從湖南大學瞭解到,該校的學生和中南大學、湖南農業大學、湖南師範大學的學生一樣,都聽到了羅剛的這檔電臺節目,都表現得很氣憤,為了防止廣大愛國學生產生過激行為,學校採取了一系列措施,穩定了學生的情緒,得到了教育部的讚賞。

  為了更精確、更詳細地瞭解事態的進展和原因,從4月25日到5月30日,千龍網記者對湖南人民廣播電臺進行了為期一個多月的艱難採訪,從該臺總編室到各個部門有關領導,都拒絕透露「羅剛事件」的來龍去脈、最新進展和開除理由。

  中國人還敢說「不」嗎

  作為「羅剛事件」中的主人翁,羅剛本人又是如何看待自己這段特殊的經歷呢?5月31日,記者給羅剛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表示自己想去湖南長沙當面採訪他本人,並給他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直至6月5日下午記者發稿前夕,仍然沒有收到他的回覆和電話。

  一時無法與羅剛取得聯繫,記者在通過朋友從長沙「湖南省圖書城」購得的這本剛上市的《角落裡的陽光》中瞭解到,羅剛原來打算要在該臺經濟頻道做夠10年,在2004年才選擇離開。雖然因為三分鐘的「閃失與迷失」而失去話筒前說話的權利,但是羅剛本人認為,當「回首往事,我為可愛的祖國曾經付出過一點點自己能做的事情,永不後悔」。

  5月27日,《長沙晚報》的一位編輯向千龍網記者證實,羅剛、鄭義等人的遭遇在當地社會引起了轟動,而一向以電視、報紙發達著稱的湖南當地媒體竟然對這個重大的突發事件卻集體失聲!這不由地讓人生疑:中國人還敢說「不」嗎?日前,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人們都紛紛表示對有關部門處理「羅剛事件」的方式表示了強烈不滿,廣大聽眾也受到了極大傷害。

  「封鎖消息是一種非常愚蠢的行為。」中華女子學院社會工作系主任李洪濤教授在接受千龍網記者採訪時說,羅剛本人並沒有可譴責的地方,相反,開除羅剛他們卻是一起嚴重顛倒黑白是非的輿論導向錯誤。

  李洪濤教授認為,這件事對羅剛和所有因此受到牽連的人來說都是太不公平了。她說,目前,我國「非典」疫情的每日定時通報的事實證明,一個真正有責任感的領導,只有及時公布真相,並抓住這個機會對民眾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提高民族凝聚力,才能避免老百姓由謠言流傳而引起的不利情緒。如果總是以穩定為藉口,隱瞞甚至編造事實,其實是為保住個人官位在欺騙民眾!

  而對許多熱心聽眾來說,「羅剛事件」的處理結果對他們是一種莫大的傷害。一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介紹說,由於實習,他錯過了羅剛的最後一期節目。他聽羅剛的節目已經很久了,到了痴迷狀態。

  他還說,得知羅剛被開除的消息後,不知為什麼,以前從來沒想過要和羅剛打電話聯繫,只是一直聽他的節目。今天只是看到羅剛的名字,居然就哭了,是那種不顧一切地哭。他現在特別想說:「羅剛,我們真的很想念你的聲音,你的笑聲。」


摘自華夏論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