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陪聊公司批發應召女郎 大學女生在其中

2003-05-14 02: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5月8日,崇文區人民法院審結一起北京目前最大的小時工公司組織賣淫案。金某夫婦組織眾多賣淫人員,以提供女大學生陪聊為名公開招攬嫖娼業務,並先後將眾多意志不堅的人員拉下水。40歲的金某以組織賣淫罪被判處八年有期徒刑,其妻子嚴某以協助組織賣淫罪被判處兩年有期徒刑。

  陪聊公司提供應召服務

  2002年1月,金某夫婦在崇文區永內東街2號一寫字樓內開設了北京鑫展信息諮詢中心。此後不久,該中心長期在北京多家雜誌和報紙上刊出「招聘氣質優雅女大學生」並提供「女大學生計時陪聊」的廣告。

  去年9月7日,崇文區警方巡邏時發現一對蹊蹺的男女關係曖昧。民警跟蹤一段時間後,發現兩人進入一居民小區單元房內。大約1小時後,該女子將此中年男子送出。民警上前盤查,發現兩人有賣淫嫖娼嫌疑。

  該女子隨後交待,自己系北京鑫展信息諮詢中心的計時陪聊人員,該中心以提供陪聊為名,組織許多賣淫人員對外提供特殊服務。金某夫婦落網後,崔某、田某等11名在該中心登記在冊的女「計時服務員」很快被查獲。此後幾天內,警方又查證了15名尋求特殊服務的嫖娼人員。

  到案後,金某交待,他將一些願意提供特殊服務的賣淫人員登記造冊,然後以提供計時服務的名義,將上述人員調配給找上門來的客戶。每為賣淫小姐成功介紹3次賣淫信息者,收取100元費用。

  招聘廣告中,金某開出的標準是,「三十歲以下的女性,敢於向自我挑戰」。對自我挑戰的定義,金某解釋為「能滿足客人的各種要求,並自願提供特殊服務」。

  在金某公司工作的計時小姐有30多名,大多數是流動人員。金某自己也承認:「很多來應聘的小姐,我一看就知道是幹那個的。」有了應召女郎,金某的公司生意紅火,很多人通過電話直接訂貨,不少人多次光顧。截至案發時,金某交待,自己先後收取了近3萬元的提成費用。

  警方還發現,金某與多名女「計時服務人員」有曖昧關係。在查實當事人是否自願時,有人表示,自己受到了金某的「威脅」。她們這樣解釋「威脅」的含義,金某曾經揚言如不發生關係,就不為其介紹新客戶。

  女大學生應召次日被抓

  審查中,有關部門發現,查獲的11名女「計時陪聊人員」中,絕大多數為20歲左右,年紀最大的一位只有33歲。這些人多數為外地來京人員,由於學歷不高,這些人均在北京各小公司做低級文員。

  在這11名賣淫人員和15名嫖娼人員中,有部分疑為職業性交易人員,但也有很多被金某拖下水者。

  去年9月7日,本市某著名大學在校生趙某在其從業的第二天被警方抓獲的。趙某交待,由於家境貧寒,她大學期間的生活費一直都是自籌。9月初,她在報紙上看到了金某公司的招聘啟事。前來應聘時,金某直接表示,該公司的計時服務面對的都是「高層人士,工作中要積極主動,聽從客戶的一切安排」。

  猶豫後,趙某接受了這個工作條件。9月6日,金某電話通知趙某,「在北京某小區內,有一位客人點名要女大學生,所以安排你去」。趙某打的趕到該小區,訂購人某公司經理將其帶進自己居住的房間。當夜,趙某留宿客戶家中,以500元代價為客戶提供了特殊服務。

  案發後,趙某一再表示,自己沒想到社會上的人會這樣的壞。但是次日,警方在抓獲金某後,安排金某通知趙某有新客人需要接待時,趙某應約而來。

  警方查獲的一田姓女子曾充當金某公司的文員。2002年年初,她來到金某公司工作。上班後,她很快就發現了同事賺錢的奧秘。不久,自述為了能夠賺錢續完自己的大專學歷,看慣了此類事情的她主動向金某請纓,要求為自己介紹一些「花錢大方」的客戶。警方後來查實,僅田某一人,就在金某的組織下,先後12次賣淫。

  被判公司絕非最後一個

  被查獲的15名嫖娼人員身份複雜,有知名企業的總經理、高級證券從業人員、工程師、機關幹部、文藝從業者等。

  某證券行業投資經理張某案發後交待,自己是一時糊塗。起初,隻身留守北京的他非常寂寞。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看到了金某刊登的廣告。約談了3次後,在陪聊小姐的多方暗示下,他開始對性問題「大徹大悟」。此後,張某多次向金某訂購計時服務,成為了金某打折優待的常客。

  涉案人員中最年輕的張某才19歲,案發時,他再過一年就大學畢業。看到廣告後,他將28歲的陪聊小姐李某約至家中,原本想談談人生的他,在「陪聊」小姐面前,很快意志瓦解。張某事後交代,那天,他們聊得很投機。在什麼都敢聊的李某面前,雙方很快步入正題。當晚,李某以600元優惠價格留宿。次日清晨,張某特意下樓為李某買來早點並贈送了打車費用。或許正是這些給小姐留下了深刻印象,案發很久以後,李某才向警方交代趙某之事。

  在查獲的嫖客中,多為以真實姓名聯絡的所謂成功人士。有關人士分析說,這跟這些人不是職業的性交易買賣者有關,經常性的性交易者都不會留下自己的真實姓名。一個專業的法律解釋是,他們是臨時起意的「犯罪」。某知名公司的總經理後悔不已,他對檢察官表示:「鬼都不曉得是怎麼回事,自己那天居然會電話招妓。」

  崇文區檢察院張建剛介紹,涉案人員大多數表示,撥打金某公司的電話時,原本只是非常寂寞,想要一個簡單的陪聊服務,但在小姐上門後,自己的意志很快被瓦解。

  據瞭解,原被學校列為預備黨員的趙某被處以15日拘留後,痛失畢業證退學回家。某知名公司的總經理案發後雖被公司保釋,但很快從該公司消失。

  採訪結束時,很多辦案人員均表示,不知道金某是否算是北京第一個開辦此類公司的人,但他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

(京華時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