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義務教育」與「綁票」

2002-11-01 19:39 作者:樊百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近連續從報上看到些有關教育的材料,知道了務教育的情況越來越糟糕了。有些被稱作「新左派」的朋友說,比起毛澤東時代來,現在的教育是倒退了。如果是指直接到老百姓口袋裡掏錢,這說的是事實。毛澤東時代只以「集體公益」的名義從生產隊收錢。現在呢,不但政府從農民那裡直接收一次教育費(在安徽改成稅了),而且學校還要從家長那裡收更多的費(當然還是政府默認的)。

今年初回老家為父親脫孝掃墓,瞭解到農村的孩子上幼兒園、上學的費用越來越高了。就普通中、小學「常規」收費(不算擇校費、贊助費)看,我老家已經超過南京了。3月初有「兩會代表」指出,農村的教育經費,70%是靠向農民收費解決的。「兩會」開過,從報上揭露教育亂收費的情況看,連北京也不見改觀,連「希望工程」也出現令人失望的腐敗,連家長舉報出來、明顯屬於頂風違紀的亂收費,也基本得不到糾正,足見中國事關未來的事業是怎樣在糟踏未來了。

報上有文章還說到日本19世紀就普及中、小學義務教育了。連緬甸那樣的國家都將雲南邊關的中國孩子吸引過去接受義務教育了。真夠丟人的!真讓每個真正愛國的人心痛!我不反對中共官員們說什麼「三個代表」。但是,這樣代表下去,不把中國代表完蛋了才怪!

看看南京市的情況吧。單說收費架勢:有的明碼標價,如一些中學接受擇校生通過搖簽決定,搖上了一年4,000元,搖不上的呢,有公開的秘密價,與中國電信的新收費辦法相同按分計價(中國電信將每3分鐘市話0.18元「降」為每分鐘0.1∼0.12元);有的重點中學以辦民營班的名義,生源要最好的,收費是最高的,起點1萬8千元,高到10萬元、甚至以上,叫上不封頂(議價)!……有的是「須贊助」,當然是用「口說無憑」(不開「防偽」發票)的辦法。小學生升初中,無論屬於什麼情況,花幾萬元都是義務教育的奇恥大辱。

兩年前曾看到江蘇省新任教育廳長的「三把火」報導,正好談禁止教育亂收費,措施很具體,針對性也很強。憑良心說,如能落到實處,上面說的那些學校定會呼天搶地。關於「贊助費」,報導是這樣說的:一律須經報審批准後才可以收取,但必須堅持自願的原則。

在現行體制內說話,廳長先生的措施並不賴。但這「贊助」二字的奧妙,廳長先生當然是深究不得的。從小學用詞造句開始就一直明白的許多日常用語,一到官場的辭典中,就裝神弄鬼了「須繳贊助費X萬元」,你說通還是不通?沒關係,下面不通上面通、百姓不通官僚通!「既稱自願,何來必須?」學校裡沒有警察,從未用槍逼過家長。「有不繳贊助費的嗎?」沒有。「這麼說家長們都繳得心甘情願了?」不繳孩子哪兒上學?

與所有的壟斷行業一樣,將孩子當「人質」的「敲竹槓教育」也有綁票性質!與通常刑事綁架的區別只在絕對不撕票以便持續綁票罷了。這才是「人民事業人民辦」的主要涵義!什麼「亂」不「亂」的?亂了老百姓,權力的法則沒有亂就好嘛!什麼「自願」不「自願」?繳了就是自願;只要敢開口,就不怕沒有自願上砧板的。2002年7月10日《金陵晚報》記者林木報導《小升初贊助費「年年攀升」》,贊助費三個字已經不加引號了,表明記者與編輯們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了。報導第一句話就直道其詳:「高則每位學生10幾萬,少則每位學生至少1萬。小升初贊助費之高令人目瞪口呆。」請讀者注意,這僅僅是說「贊助費」,至於早已將「義務教育」、「社會主義教育」的面皮撕得血淋淋的費用,更是另數。

我猜想,兩年前廳長大人的所謂贊助報審,多半是睜眼閉眼的事。據報導,南京市中、小學至少有幾千貧困學生等著捐款呢。於是,政府搞起「攤捐」來了。中國大可叫做「超級綁架大國」的,哪還有什麼意願可談。都說西人慈善捐贈業甚為發育,據報載,哈佛大學的一個實驗室,一年所得捐贈的科研經費就超過了全北京大學一年的科研經費。人家的《捐贈法》嚴格講自願!香港捐款給希望工程的闊佬們還在查「中國希望工程基金會」的帳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