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父母的兩大教育難題

2007-05-06 02:39 作者:樊百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近與好幾位朋友交流子女教育問題,過春節酒桌上的話題於我多半也是這些,有的問怎麼改變孩子的學習習慣,有的問怎麼使孩子變得愛交往,有的問要不要給孩子買電腦,有的問怎麼幫助孩子選擇未來的專業,問題不少。下來思考,覺得這些問題基本上屬於常見問題,雖然有的也已經很難解決,但如果從早期教育開始處置妥當,如果家境不屬於貧困階層,事情就兩樣了。這些問題或者屬於本不該出現的問題,或者屬於可以有所補救、改善因而並非特別難對待的問題。

我對問題進一步提取,發現有兩大特別難的難題。對這兩大難題,我自己也很茫然、不知所措。其一,如何珍惜孩子的天賦,或者叫及時激發孩子的潛能優勢。其二,要不要擠破腦袋甚至花大錢讓孩子進重點學校。


如何激發孩子的潛能優勢

每個人的天賦都是有差異的。天賦的差異是什麼呢?體格啦、神經活動類型啦、器官品質啦,都有天賦的不同。不是每個孩子都能成為體育運動員、歌唱家的,有的孩子淺層反應快但安靜性欠缺,很難想像不愛靜思的孩子能走上科學道路,從事科學研究特別要求耐心、專注。我看到成人世界很多人說話非常好聽,就想到他們本可以成為歌唱家;看到普通農民中不乏心靈手巧的人,就想到他們本可以成為工程師的……我自己後來雖然老實巴交、遲鈍木訥,但16歲以前的表現,真是有成為器樂家、表演家的潛質的。廢了!想想糊里糊塗做過父親了,對孩子欠得真是太多太多,心裏隱隱作痛啊。怪誰呢?我也是被欠得太多太多的呀。小時候難道可以說離原始人、幾千年前的貧苦人很遠嗎?不遠!冬天的鼻涕拉得太長、人畜同舍的不衛生差點送了命、赤腳或者草鞋……「開蒙」了老師讓繳學費,回到家就把蘆葦梢子剪成一段段的,以為就是繳這玩意;已經不記得多少回下課光知道玩上課尿濕了褲子……

這是我的早期。那麼現在的孩子們呢?有多少家庭因為貧困或者別的原因,父母親疲於謀生或者忙於意思不大的消遣,也根本不懂多少教育的道理?學校老師懂教育嗎?政府的教育官員懂教育嗎?農村不談,城裡的學校或者社區為我們的父母們提供了怎樣的親子教育培訓呢?究竟有多少將婚青年能夠做好優生優育的準備呢?推及戀愛,我最近有個觀點,有遺傳病或者嚴重疾病的青年,當然可以戀愛成家,但戀愛婚姻不是醫療、慈善事業,有的義務應當由政府來承擔的,出於同情、愛而讓家庭在疾病、生存面前不堪重負,這樣的婚姻有多少是出於清醒、出於初衷的呢?實際上,正因為政府沒有盡到責任,才使人們面對特殊群體的同情心、愛過盛滋生出來。制度好的社會,人們的道德壓力也小。偏偏制度不好的社會,人們的道德水準也相應甚低。實際上,好的制度首先體現了制度建設者們的道德良知。很難想像例如三權分立的權力制衡制度,能夠出於一幫權力狂之手。權力狂就是什麼好處都要壟斷的,這當然是邪惡的、不仁不義的。中國共產黨的權力集團就是這樣的一個,首先缺乏道德的團夥。設若其成員道德水準高,事到如今,則要麼不入官場,要麼毅然退出,要麼勇敢站出來推動制度文明。清官是有些道德,但在今天說話,在無數血的慘痛過於反覆地說明瞭出路何在時,開明當然是有道德問題的。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天才、大才、人才,但多半都出自權貴、上層社會。不能不承認是事實。如今權貴們的子女多半出國留學,這對孩子來說是好事,比花天酒地揮霍浪費要好到不知凡幾。我在這裡祝願他們的孩子能夠優秀起來,再不服也不是不服他們的孩子。

我是說,有了好的制度(這裡不涉及制度是否萬能的問題),人們戀愛婚姻的質量也能大大提高,優生優育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早期教育在激發天能方面也能別開生面。

當然,恰當地開發天能一定是人類教育永恆的難題。如何為孩子們的天能提供彷彿天然合宜的空間,如何識別、斷定某一個孩子哪方面有特別的發展優勢,並為之提供足夠的生長條件,這些當然是人類教育的永恆難題。但是,這個難題在今日的中國顯得尤其困難。因為糟糕的制度及其道德的空前惡劣弄得人們心亂情迷、創造力萎縮,經濟、文化等等因此而落後,絕大多數孩子的天能談不上被開發,而是被壓抑、被摧殘,也許最好的情況已經是自生自滅了。不要告訴我著名作家鄭淵潔自己和兒子成才的故事,狹隘的人們被他們兩代人的成功弄得更不會思考了,不知道這對父子自學成才的故事首先是悲劇(儘管成才肯定主要是靠自學也就是靠成才者自己的生長),要不是鄭淵潔被老師粗暴對待,要不是他兒子在學校沒有開水喝(鄭先生近前在報上發表不無調侃意味的文章說:學校提供開水能提高升學率),它們都會接受正常的學校教育的。首先是悲劇,然後才不無僥倖地被逼成了喜劇。不僅是鄭淵潔家,如果女學者李小江的兒子沒有把學校視為監獄,怎麼可能在中學退學呢。鄭淵潔先生近年亮相頻頻,讀者觀眾少有知道從鄭淵潔父親(軍隊大學的教授)開始,他們已經具有了怎樣的家教資質和付出了多麼大的努力,絕大多數平民家庭是根本無法效法的。

要不要擠破頭讓孩子進重點學校

所以,當有朋友、熟人問到我如何保護孩子的天能時,在說完一些有無道理難說的話之後,我多半老老實實說,這在中國特別難,順其自然(不是任其自然)、盡力而為吧。還能怎麼辦呢。

更大量常見的難題是一個特別具有中國特色的難題,就是要不要擠破頭甚至不惜重金讓孩子進重點學校。事實是進了重點學校,對將來的種種確實有利得多。北大清華學生們的出路比一般大學學生好得多。那麼,當然要從好的幼兒園開始擠。南京的貴族小學多半是重點小學、中學經辦的,學費貴則一年幾萬。我真的不知道一些父母錢從哪裡來的,看到他們為孩子掏錢我想哭。對我來說上了幾十元就是錢了,是汗水辛苦掙來的,何況一年幾萬!差不多不傻的人都知道說,有幾十萬孩子不用上學就夠一輩子花了,不談投資,養著也夠啊。出國留學花得更多。但是,身份呢,更大的發展空間呢,……你不能說這樣的投資是非理性的。但是究竟該不該、要不要這樣幹,富翁我不管,勉乎其難的父母們我也很難給他們參謀啊。

不明就里的人們說,歐美國家還不是也有重點嗎?殊不知彼重點非此重點啊。首先人家的普及教育實行平等公正原則,不會權貴子弟多的學校撥款多教師優先配備。其次,人家的公立大學差的少,私立動真格,是投資家、教育家們自由探索創事業的世界,不像中國的民辦,設限受制重重,招生次序排在老後面,質次費高,放在歐美多半會在競爭中淘汰,不會被政府既限制又縱容地一直騙錢騙下去。最後是每年考大學的次數、機會豐富,失業有保障有尊嚴,由於工人權利保障得好,就業觀念能夠多樣化,幹什麼都能得到尊重,技術工人收入超過大學教授的不少見,自學能力強、對求學問道有抱負的,上個合適的大學遲早一兩年的事,幾乎都能事遂人願。

多年來,中國的重點小學大多是就近入學,少數有權、有錢兼有辦法的就不受就近入學的限制了。入重點中學呢,不是考試面前人人平等了,而是抽籤搖號,你的孩子再優秀,對不起,撞大運吧。這一下子就讓我頭皮發麻。我怎麼能夠勸朋友一定要讓孩子擠進重點小學呢?到時候抽不到搖不到進重點中學的考試機會怎麼辦?這樣的辦學局面不變,讓我活幾百歲養幾十個孩子,教育起來都是一樣難、一樣不好辦啊!

在中國為人父母,真負責任,真把孩子放在頭頂上,你說難不難?難死人了!中國的好父母們真偉大!面對中國的億萬平民父母我真是有說不完、道不盡的苦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