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成人背後操縱,四歲琴童街頭賣唱

2002-06-03 21:2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都市裡,被成人操縱的賣唱賣花的兒童隨處可見。
5月26日夜,記者在這裡呆了一夜,記錄下一個小琴童一晚的賣唱經歷。

  慇勤,換來五元紙幣

  晚上10時許。湖貝路的海鮮燈光夜市生意正紅火,手裡拿著鮮花或吉他,年齡在三四歲到十三四歲的男女孩童相繼來到燈光夜市,一天的賣花賣唱生活開始。在他們身後,有數名成年男女跟隨。

  10時25分,一個髮型有些卡通的四歲左右的小男孩,拎著一把比他個子還高的吉他來到新得福酒樓門前的大排檔,湊到一桌三男三女旁邊。沒有徵詢同意,就慇勤地為客人倒茶水。餐桌高過他的頭頂,他就努力踮起腳。一男子從煙盒裡抽出一隻香菸,男孩熟練地從腰間摸出打火機點火。

  事畢,小男孩拿出歌本請客人點歌,「姐姐那麼靚,點一首歌送給她吧。」一個小夥子對身邊的女孩「有意思」沒有逃過男孩的眼神,於是他自告奮勇唱了一首經過改編的《濟公》:「走啊走,樂啊樂,走到哪裡哪裡有老婆……」男孩的聲音離發育還早,只好扯著嗓子吼。

  一曲終了,小男孩得到一張5元紙幣。他機械地朝數十米外的電話亭旁看了一看,一個40歲左右手拿報紙的中年男子正朝他招手。小男孩跑過去,將錢交給男子,隨後又回到現場,一個三歲左右挎吉他的女孩手拿紙幣和他擦肩而過去送錢。

  記者觀察到,該中年男子除了隨時掌握著小男孩和小女孩外,還控制了另外幾名小孩。而除了該中年男子外,還有一名40歲左右婦女也在暗中支配著另外一些賣唱和賣花孩子。

  偷懶,得到一記耳光

  凌晨2時許,夜市的生意開始變得冷清。疲憊的小男孩站在一根水管上休息,中年男子靜悄悄地跑到他身邊,一個耳扇過去,發出清脆的響聲,小男孩條件反射一樣扭過頭,看清了打自己的人的模樣,來不及哭出聲,就機靈地跑出很遠,然後哭著理論,「為什麼打我,我哪裡錯了?」男子用手指了指馬路對面剩餘的幾張有客人的桌子,小男孩急急繞開男子跑過去,一輛轎車疾馳而來,險些將橫穿馬路的小男孩碾在車下,小男孩來不及理會,走到一張餐臺旁,擦去眼淚,「先生,給靚姐姐點首歌吧。」

  凌晨四時,記者跟隨男孩到羅湖區中醫院門診部。小男孩走進廁所,將吉他扔在一邊,一屁股坐在牆角,閉上雙眼睡著了。數分鐘後,他被找到,中年人拽著耳朵將他從地上提起來,小男孩抓起吉他又跑到清冷的夜市裡,重新尋找客人。

  清晨,和學生擦肩而過

  凌晨5時許,夜市結束。小男孩則被酒樓前電視裡打殺的鏡頭吸引,久久駐足。半個小時後,電視結束,小男孩戀戀不捨離開。

  男孩身背吉他,拖著疲憊的身軀,穿過水貝新村,沿著文錦路到鳳凰路。

  這時是6時15分左右,已經有學生挎著書包在馬路上和小男孩擦肩而過。到了黃貝嶺幼兒園門前,小男孩對扔在門前的一塊只有彈簧的床墊產生濃厚興趣,踩在上面蕩了幾下,就在轉身間發現了記者鏡頭,一路小跑下了台階消失在斷壁殘垣之中。

  5月29日凌晨5時,記者終於跟隨數名賣唱兒童來到黃貝嶺下村,得以見識他們的「家」。記者見到,在黃貝嶺幼兒園旁邊搭建著各類臨時建築,之間有的距離不足一尺。在編號為黃貝嶺中村647的門牌旁,一個面積不足10平方米的黑暗小屋裡居住了七八個十來歲的琴童和兩個中年婦女。據附近居民稱,這裡聚居了數百賣花賣唱兒童,最小的年齡不到兩歲,每天晝伏夜出,有些是和父母一起來深圳掙錢的,有些則是受同村人帶領來此掙錢的,也有被人拐騙來此作為掙錢工具的。他們每人每天能夠掙數十到百多元不等,有如此收益,當然很多人對此趨之若鶩。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