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偏僻小村中7人被殺

2002-06-02 16: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5月19日晚7時許,在僅有56名村民的安徽省合肥市長豐縣陶樓鄉公小郢(讀「影」)村,21歲的村民岑滿意在無任何跡象的情況下,手持尖刀和鋼管,分別在村民家中、門前以及場地上連續殺死7名村民,殺傷1人,死者中最大的現年50歲,最小的年僅9個月。次日凌晨1時10分,嫌犯在劫持一名人質索要錢財時,被公安干警開槍擊斃。

而經警方初步調查,岑的殺人動機很可能是因為家裡的草垛兩度失火而疑及他人。

在一個僅有13戶人家的偏僻小村子裡,什麼樣的仇恨會帶來如此慘烈的結果?人們在驚悚過後開始思考。

5月19日傍晚,公小郢村像往常一樣平靜。幾個村民在村東的稻場內打油菜籽--在連續一個多月的陰雨天氣之後,公小郢村的村民們從17日左右終於迎來了一段陽光燦爛的日子,家家戶戶抓緊時間收穫早已成熟的油菜,很多村民都忙到很晚。

這是個很偏僻的小村子,村民外出,須走約2公里蜿蜒崎嶇的小道,才能上到能通汽車的村公路。一遇雨天,小道越發變得泥濘難行。村裡總共13戶,其中6戶姓瀋,4戶姓阮,方姓、李姓和岑姓各一戶。岑家在村裡算是小戶人家,岑滿意在村裡的小名叫「小滿子」。

那天晚7時多一點,村婦方鳳林第一個發現災難降臨。據她說當時剛幹完農活回家,順路到村東的稻場上背些柴草,藉著暮色,她發現稻場上躺著一個人,一動不動的,她驚慌失措,不敢去細看就往回跑。

因為丈夫阮永友還沒回家,她就跑到他大哥阮永富家裡準備叫人,但在那裡卻看到了幾乎令她嚇暈過去的血腥場面:廚房裡的電燈亮著,廚房灶臺邊上橫豎躺著幾個人,看起來已經動彈不了了,地上血跡斑斑,觸目驚心地紅成一片。方鳳林扭頭就往家裡跑。

阮永友帶著妻子奔到大哥家裡,眼淚頓時就流了下來:他大哥的小女兒阮小平(25歲)死了,斜靠在廚房門口的牆壁旁,身邊是一隻翻倒的四腳小板凳,上面全是血;他三哥阮永福的兒子阮剛(13歲)也死了,最令他難過的是連阮小平年僅9個月的嬰兒也未能倖免,在嬰兒的耳廓邊緣,有受到利刃傷害後的傷口和血跡。

據阮永友推測,在凶手行凶之前,阮小平可能正抱著兒子吃奶,猝然而至的致命攻擊使其完全喪失了抵抗能力,半靠牆壁的姿勢說明她幾乎還保持著當時的餵奶狀態。

凶險的一幕出現了:阮永友剛剛邁出大哥家的門檻,就迎面撞見了岑滿意。「他一手拎著一條兩尺來長的鐵棍,一手握著一把尖刀,站在離我四五米遠的地方,」阮永友回憶說,「他突然把刀在手裡一端,就向我衝了過來。」

阮永友情急之下圍著一個草垛轉著圈跑,岑滿意緊追不舍。剛從稻場回來的阮永福剛好路過,被岑迎頭一棍打昏在地,動彈不得。岑滿意來不及管這兄弟倆了,逕直衝向了方鳳林和她趕過來的三個孩子。孩子們尖叫著四散奔逃,兩個向西,一個向東;岑滿意選擇了向東逃跑的阮曉亮(大兒子,16歲)。大約追了20多米遠,岑向前方的阮曉亮大叫,「你再跑,讓我追上非殺了你不可。」阮停住了腳步。

「我們距離大約四五米遠,我怕他追不上我再傷害父親,就不跑了。」阮曉亮後來這麼向記者解釋,看到他停下來,岑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直喘粗氣。

「關係不錯,也要殺!」

沒有人清楚阮懷松(27歲)、陶艷(23歲)夫婦倆是何時慘遭殺身之禍的,他們的孩子僅僅4個月大。阮17歲喪父,是家中獨子,去年冬天才辦完婚事,家中的大紅喜字顏色尚未褪掉。

他母親劉河翠當時做好了晚飯,看到兒媳婦陶艷餵完奶,放下孩子出門叫丈夫吃飯,從此一去無回。劉抱著孫子等了一會兒,突然聽到有人大喊:「岑滿意殺人啦!」是方鳳林在喊。

劉河翠嚇壞了,她擔心兒子兒媳,抱起孫子就往東面稻場跑,不料還未跑到那裡就迎面碰見了岑滿意,手裡拿著一把鐵錘、兩把刀和一根鐵棍。

岑滿意:「我已經把懷松殺了,你別找了。」

劉河翠:「我家兒子與你無冤無仇,你憑啥殺他?」

岑滿意:「誰讓他碰上我呢?」

劉河翠說自己當時就毛了,因為這段對話使她意識到岑滿意「殺人殺昏頭了」,可能會傷害孫子,拔腿就跑回家。岑滿意沒有追她,趕去追方鳳林一家去了。

阮懷松橫屍在稻場,衣服被扯得稀爛,而且還有一塊折斷的刀尖殘留在體內;陶艷則陳屍在阮永友家門口前的小道上,當岑滿意挾持著阮曉亮來到阮家時,所有的村民都已經嚇得躲了起來,夫妻倆的屍體橫躺在那裡,沒人敢去收拾。

38歲的生產隊長、光棍漢李多根也莫名其妙地成為岑滿意的刀下冤魂,他是在鄰村小賣部買酒回家的路上撞見岑後被殺的,他買的酒依然留在殺人現場,而他的妹妹李多蘋至今也弄不明白「小滿子」行凶的真正原因,她說:「小滿子雖然平日不愛講話,但經常和我哥在一起下像棋,關係一直不錯,怎麼下得了手?」

不久,村民瀋光年的屍體也在稻場附近被發現。這是岑滿意殺死的第7個村民。

凶手的最後時刻

阮曉亮回憶說,當時他被岑滿意抓著骼膊往父母家裡走,聞得到岑身上的酒氣。阮永友遠遠跟在後面。岑問的第一句話是:「我家的草垛是不是你爸燒的?」

阮永友在後面聽到了,高聲答:「不是。」岑滿意於是拉著阮曉亮來到了鄰居瀋受萍家,問瀋:「我家的草垛是不是阮家燒的?」瀋受萍說「不是」,及時關上了大門。當時有3名別人家的孩子藏在了臥室裡。

沒達到目的的岑滿意又抓著阮曉亮回到阮家,坐到門檻上,看到阮永富、阮懷新(阮永富的兒子)和鄭永生(死者阮小平的丈夫)和方鳳林趕了過來。

阮永友說:「小滿子,你還年輕,如果把孩子放掉,我給你錢,你跑了以後還有出路。」

岑滿意說:「錢我不要,殺了這麼多人,反正一個死。」他拎起阮曉亮走進屋內,反手把大門拴上了。阮曉亮說自己根本不敢逃,因為岑滿意的手中始終拿著那兩把凶器。

他來到臥室,命阮曉亮幫他包紮手上的傷口並清洗尖刀和鐵棍上的血跡後,突然向窗外的阮永友喊,讓他拿5000塊錢出來。「要快,而且不能報警」,岑隔著窗戶朝阮永友吼道,「不然我殺了你兒子。」

第一個打電話報警的是阮懷新,在鄰村打的。警方很快就到了。

岑滿意未覺察,讓阮曉亮舀了一瓢冷水餵他喝了幾口。喝完後,他讓阮曉亮把電視打開,然後坐在床邊開始看安徽電視臺影視頻道的節目。其間阮望了一眼屏幕,上面的時間顯示是午夜零點。兩人沒有說話,一直看到整個電視節目完全結束,此間沒有換過頻道。

然後,岑滿意讓阮曉亮找了一截繩子,把他的左手腕和阮的右手腕緊緊捆在一起,並排躺在床上。

此時警方「擊斃凶手,保護人質安全」的行動方案已經確定,兩名全副武裝的警察跟在阮永友的身後悄悄來到臥室的後窗外,輕輕掀開窗玻璃外圍的綠色紗網,確定了射擊目標。

阮曉亮說,「我聽到了槍口輕輕擦過窗玻璃發出的細微聲音,可岑滿意沒有任何反應。」

凌晨1時10分,槍響了,子彈正中岑的頭部,岑當場被擊斃。

公小郢村部分村民一覽表

阮懷松        村民       被殺

陶艷(女)      阮懷松妻     被殺

劉河翠(女)     阮懷松母

阮永友        村民

方鳳林(女)     阮永友妻

阮曉亮        阮永友大兒    被當人質

阮永富        阮永友大哥    

阮小平(女)     阮永富小女    被殺

阮小平幼兒               被殺

阮懷新        阮永富之子    

鄭永生        阮小平丈夫

阮永福        阮永友三哥

阮剛         阮永福之子    被殺

李多根        村民       被殺

李多蘋(女)     李多根之妹

瀋光年        村民       被殺

瀋受萍(女)     阮永友鄰居

岑滿意        村民       被擊斃

李文秀(女)     岑滿意之母


公小郢村的傷痛永難彌合

來源:《南方週末》 2002年5月31日 (責任編輯:周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