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口口聲聲的穩定 貪污腐敗的溫床

2002-05-06 21:47 作者:李予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到了二十一世紀的這個年代,人類的歷史上出現了一個最荒唐的鬧劇:「穩定」兩個字堂而皇之地成為當權者鎮壓善良百姓的藉口。可是最不可思議的是這個藉口被沉默地認可了。

安居樂業,自古以來一直就是世世代代的普通百姓的並不奢侈的願望,現在這個詞竟然被當權者用穩定偷換了概念。其實老百姓們對他們所生活的處境和他們所維持的生計並不覺得安穩和快樂。他們安穩嗎?下崗的工人生計沒著落,辛苦耕種的農民怕收稅,千千萬萬的外出尋生路的農民被視為盲流,退休的老人工作一輩子連退休金都拿不到了,還有小學校的孩子們冒著生命危險被逼做鞭炮。所有的這一切沒有保障的民計民生在 「穩定」兩個字裡化為烏有了,沒有什麼比「穩定」更重要。

「穩定」到底是什麼意思?是老百姓被灌輸的「穩定可以保護大多數人的利益」,還是天天將「穩定」掛在嘴邊的當權者埋在心中的另一種企圖?也許我們可以從一個例子裡得到啟示。

在風景如畫的美國舊金山灣區,一個房東注意到一個特殊的房客,一個來美國不到半年的中國人,總是心持防備之心,說話總是閃爍其詞,似乎害怕別人發現什麼,住到六個月時向房東退房,當房東知道他用巨額現款買了高級的洋房,暗暗吃驚,一個華人在美國就算再出色,也需要經歷讀書、刻苦實踐才能有能力買房、買車,而舊金山的房價幾乎是全美之冠,這個來自中國的年輕人可以一次就用現款買這種房子,人們不禁要問錢來自何方?肯定來自中國大陸,而這正是來自像無數蛀蝕大梁的白蟻--中國的貪官。他們用貪污來的老百姓的血汗錢買了舊金山的豪宅。他們的子女就像被風吹過來的小白蟻,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過著奢侈的生活,享受著不該屬於他們的生活。

無獨有偶,一個臺灣的商人遇見了一位剛剛來自大陸的中國商人,因為是初到美國,中國的商人總是向臺灣商人尋求一些便利,不到兩年的光景,舊金山出現一位大款商人,走到哪裡都派頭十足,這就是這位來自大陸的商人,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家致富,英語還不通順呢,靠的是什麼發橫財?他揮霍的還是來自大洋彼岸的老百姓的血汗錢。

美國的自由土地上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大款華人,如果不是在美國攻讀學位、辛勤工作而奮鬥出來的,那麼就是在蛀蝕貪污老百姓而來的錢。這些年輕人的父母在源源不斷地從大洋的彼岸向他們的子女輸血,這些可都是那些在享受著所謂的「穩定」的老百姓的錢啊。

從這兩個例子不難看出為什麼中國把「穩定壓倒一切」作為治國方針了吧?如果你還不清楚,我可以告訴你:穩定是腐敗的溫床,這是他們的治國之本。只要老百姓不發出除了擁護穩定的第二種聲音,那麼極權者可以繼續將他的歇斯底里喪心病狂地發在信仰 「真善忍」的老實人身上;只要老百姓認可穩定壓倒一切,他們便恣意妄為地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從佔總數50%的可以判死刑的官中選兩個政治上的死對頭斃了以平民憤,來維持穩定的假象。只要民眾認可穩定是治國之本,貪官們就可以這樣不斷地把貪污來的錢運往海外,給自己和三代後代留好後路。沒有人敢發出不同的聲音,因為任何不同的聲音都被認為是破壞穩定的因素,必須當即滅口。

鞭炮炸死了很多的孩子,悲痛欲絕的父母不敢哭出聲,因為他們被釋放的悲傷將是對穩定很大的威脅;八九年站在馬路旁邊看熱鬧時被「維持穩定」的子彈打死的仍然被稱作 「暴徒們」,母親們發出的呼籲無疑被認為是影響穩定的重要因素,她們在穩定下言而無聲。零零星星的不同聲音在一片大好的穩定中灰飛煙滅,這正是當權者需要的。「穩定」堅定地做了貪官腐敗的保護傘。其實「穩定」兩個字就是「你不要說和我不一致的話,說我就打死你」的縮寫語,這個強盜邏輯居然被中國國人首肯了。

人永遠跳不出去的一個怪圈就是這樣一個說法:如果你在那個位置上,也許你還不如他做得好。所有關心國家命運的正直的人士也都被圈在這個圈子裡,為什麼?是什麼因素決定了一個人坐上了一個特殊的位置就會變壞?就是變壞了的人心,人只要有自私心,在中國這樣的專制體系的鼓勵下,就會膨脹再膨脹,成克傑、胡長清在開始的時候也不敢胡作非為,沒準兒還有為人民服務的想法呢。人要是有一顆壞心眼兒,作惡是遲早的事,環騁皇室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