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飛砂走石「北京城」

2002-04-15 20: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三月二十日,北京刮起三十年來罕見的強大沙塵暴。接下來,每隔幾天,都有不同大小的浮塵天氣,讓人飽受風沙襲擊之苦,也真正體驗什麼是「灰頭土臉」。
一般人的印象是,沙塵暴的沙源來自西北大漠和「中」蒙邊界,這一點不假,但這是外圍環境;對北京造成直接沙塵危害的還有境內原因,包括永定河、潮白河、大沙河、延慶康莊和昌平南口一帶,這裡的土地沙化情況嚴重,濫墾沙場隨處可見。一陣風刮來,風砂走石,暗無天日。

日前,記者驅車前往北京西郊,實地瞭解永定河的沙化情況。公交車開出市區後不久,迎面而來的是一道三米高的河堤,馬路右方煙囪聳立,佔地遼闊的燕山水泥廠即在眼前。幾輛砂石車來往飛馳,揚起的風沙灰塵,讓人難以睜眼,也差點喘不過氣。

出了河堤,看見枯乾的永定河河床,沙堆、沙坑一個接著一個,猶如滿天星斗。北京民眾稱此情景為「都市沙漠」。這些沙源正一步步逼近北京城。附近居民說,河床的沙堆和他家原本有段距離,如今越來越近,也許一年後他連走出家門都很困難。

據瞭解,永定河河道原有八十一家採沙廠,因沙塵危害被當局嚴令關閉。但關閉後的殘局怎麼收拾?看來是個頭痛的問題。按官方說法,五年內將基本消除北京境內的沙塵危害。

聽說,豐臺地區的郭莊,沙場帶來的危害更為嚴峻,那裡的村民每天都要打掃從窗縫裡刮進的沙塵,嘴巴還不能隨便張開,鼻孔也要隨手掐緊,免得沙塵鑽入有害健康。

頤和園和玉泉山是名勝景點,現在則飽受沙石場侵擾之苦。這附近有一家玉泉沙石場,經怪手蹂躪,留下一條面積達百畝、深數米的巨坑,被刨松的沙土時而飛揚,讓當地居民苦不堪言。

沙塵暴是土地沙化和荒漠化的一種表現。人類雖然無法控制風,也無能力左右不穩定的上升氣流,但助長沙塵暴的沙源問題,人為因素要付相當大的責任。過度放牧、開墾和挖掘荒漠植物等活動,激怒了大地,它開始以數倍代價對人類進行反撲。

最近大陸幾名記者,遠赴「中」蒙邊界,探索沙塵暴的源頭,寫下不少駭人見聞。其中提到內蒙的一個小縣阿右旗,這裡的草原沙化非常嚴重,全旗過去有八萬峰駱駝,如今剩下不足三萬。

「梭梭」是一種荒漠植物,能有防風保土的作用,它一旦被破壞,沙漠就變成流沙,也就變成沙塵暴的沙源。據瞭解,目前阿右旗的梭梭林大幅減少,不及一九四九年之前的五○%。 土地沙化一天天逼近,北京市政府警覺到事態嚴重。

北京市區目前有七千多個施工項目,舊房改造、公路施工或地下管線,接二連三。這幾天北京揚塵四起,工地施工是罪魁禍首之一。

看見北京近郊濫墾的沙石場,再遙望內蒙大漠因過度放牧而造成的草原沙化,成長與環保的問題一再浮現心頭。

經過二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在一味追逐經濟高速增長的同時,整個秀麗山河也默默付出代價。土地的嚴重沙化就是一種警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