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腐敗的樂園

2002-03-05 16:58 作者:東海一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週末上街,順手買一份《南方週末》消遣。一篇
《小幹部五年孤身斗貪官》的記實長文,深深打動了我。

河南省平頂山市政法委書記李長河雇凶殺人案,曾轟動全國。文中主
人公即是李大書記要殺之而後快的反腐鬥士呂淨一。正如《南方周
末》所寫的:「對手是個位高權重的角色,而作為小人物,呂淨一進
行了長達5年的幾乎是『一個人的抗爭』。他顯示了一個公民社會的
公民所亟須的寳貴品格:個人自尊、責任感、獨立思考和韌性。」

讀完全文,在被呂淨一的事跡和精神所感動的同時,腦海裡漸漸升起
了兩個大問號:

問號之一:

呂淨一和李長河作了整整5年的艱難鬥爭,才將這個巨貪拉下馬,那
麼,李長河的問題,肯定在5年前就存在了。遠的不說也罷,在這整
整5年裡,在呂淨一不斷冒險舉報李長河的5年裡,平頂山市、舞鋼
市、河南省、還有中共中央國務院的政法部門──監察呀,紀檢呀,
你們幹什麼去了?為什麼一定要等到貪官雇凶殺人、舉報者重傷又喪
妻、付出慘重代價之後,等到紙再也包不住火的時候,才對貪官「依
法懲治」?至少,他們瀆職了,「行政不作為」了。

「不作為」也罷了,更可怕的是,呂淨一「每次給上級機關的舉報材
料,最後都會回到李長河手中」。更可惡的是,舞鋼市檢察院等「有
關方面」反過來為虎作倀,積極充當了李長河的幫凶,偽造有關證
據,要完成李長河下達的、把呂淨一關起來的旨意。在偽證被一一駁
倒、沒有任何有效證據的情況下,居然「秘密審判」,判處呂淨一有
期徒刑1年。

我國政法部門堆床架屋、重重疊疊,什麼反貪局呀,監察局呀,紀檢
委呀,政法委呀,機構不可謂不完善,隊伍不可謂不龐大,可效果如
何,三歲小孩也知道:瞎子戴眼鏡──擺設!近幾年來,許多大貪、
超大貪,哪一個是政法部門主動「揪」出來的?大小貪官失事,或拜
小偷之賜,或因個別反腐鬥士持之不懈地「作梗」,都帶有極大的偶
然性。

呂淨一勝利了,卻勝得何其僥倖呀。如果李長河不出「雇凶殺人」的
愚蠢下策,如果呂淨一不敢以下犯上或「以怨報恩」,如果呂淨一上
告幾回後半途而廢,「如果李長河的行凶手法更隱蔽,如果呂淨一一
頭倒在血泊中長眠不醒,如果呂淨一沒有冒死記住那輛車牌號……」
……──隨便那一個「如果」不是「如果」,李長河都不可能「水露
石出」、「罪有應得」。將反貪、反腐的重責寄託在小偷和少數「反
貪勇士」身上,堪稱一大奇觀。

問號之二:

憲法上明明寫著、嘴巴上聲聲喊著:一切權力歸人民。實質上,一切
權力、各級領導人手中的權力,都來自「上面」。呂淨一鎮黨委副書
記的職務,是李長河給的。所以,「李長河對呂淨一有過知遇之
恩」。為了讓呂淨一放棄上告,李長河說:「我對你有考慮,不要擔
心職務問題。舞鋼市任何一個單位,你隨便挑,我親自送你上任,看
誰敢說啥!」瞧,舞鋼市的所有職務和權力,就在李長河夾袋裡揣著
哩。

在專制體制內,官吏的任命和提拔,都是自上而下的,恩出於上,離
不開上級領導的賞識、關照和知遇。歷代朝廷黨爭,當今窩案頻發,
推原尋根,乃是這種用人制度造因於前、遺禍於後啊。解決的辦法,
撥斜歸正,棄專制行民主,讓官吏自下而上由人民推舉,從群眾中
來,恩出於下,出於老百姓。

兩大問號,漸漸凝聚成一個大大的感嘆號:當今中國,真乃貪官的樂
園、腐敗的天堂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