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西左傾何時休(圖)

美西左派帶來的制度、道德和文化思考

2020-12-02 06:32 作者:東海一梟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左派
11月25日,川普支持者在賓州聽證會外(圖片來源:Samuel Corum/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2月2日訊】好制度非常重要,沒有是萬萬不行的;但僅憑好制度是遠遠不夠的,制度最好也有其侷限性,也需要一定的道德配合。這裡的道德包括政治道德和社會道德,即官德和民德。沒有一定的道德基礎,最好的制度也會質量下降甚至逐步敗壞。

美國第二任總統、美國制度設計的主要參與者亞當斯,對民主政治侷限性的認識頗為深刻,不愧民主先賢。他曾說過的一句話:「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和宗教約束的人類情感,我們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民。」

正因為如此,不少國家民主化之後,社會文明度、和諧度、幸福度提升有限,黑族和綠教國家甚至更加貧困混亂。即使美國,受到紅教綠教持久污染和黑命貴運動嚴重衝擊,政治社會道德下降大幅下降,也會深深影響制度品質,民主法治不可能十全十美地防範人性之惡和阻止各種政治、社會罪惡。這次美國大選的亂象和暴露的種種問題就是最好的證明。

伊萬卡替父親站臺競選時說父親:「華盛頓沒有改變他,但他改變了華盛頓。」這句話堪稱對川普(特朗普)最好的讚美。但是,這句話說早了。到目前為止,川普並沒有改變華盛頓,或者說,川普對華盛頓的改變只是表層性的,無傷「深層政府」之根基。

所謂「深層政府」,是指自由主義左傾思想主導的一個超級巨大的政治性利益集團,他們與代表自由主義正宗的右派形成鮮明的對比,佔據著美國乃至全球性的「政治正確」高地,勢力之大超乎很多人的想像。

自由主義政治立足於個人主義哲學,社會主義道路建基於集體主義思想,兩者性質截然不同。但是,自由主義左派有一定的社會主義傾向,在國內外常被誤認為社會主義者。左派其左派中激進派,與社會主義更有精神和觀點的共通性,被稱為「民主黨的布爾什維克化」。同時,由於缺乏信仰的堅定,左派道義性較弱,更容易喪失底線和淪為利益主義,為了黨派利益和個人利益不擇手段。

美西右派是自由主義正宗,左派則是自由主義的歧出,嚴重偏離自由主義價值原則。正如一篇介紹美國的好文章《兩個美國》所說,「兩派都講自由,但內涵非常不同,右派看重的是自由競爭和言論自由,而左派追求的自由簡直一言難盡,包括但不僅限於嗑藥的自由、群p的自由、不工作的自由、零元購的自由、選擇性別和廁所的自由……」

左傾政治早已是全球性問題,美國和全球各國都為此付出了沈重代價。但是,只要左派思潮不衰退,左傾力量就依然雄厚,左傾政治就難以得到根本性解決。在川普任期內,美西左傾的勢頭有所緩減,但只是表層的緩減。

日前,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墨菲(Emily Murphy)發信給拜登,稱已準備好啟動正式過渡進程。墨菲在信中第二段寫道:

「我受到了來自網路、電話和電郵的威脅,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職員,甚至我的寵物,其目的是脅迫我過早地做出這一決定。即使面對數以千計的威脅,我仍然盡力遵守法律。」

美國總務署署長及其家人和員工受到了數以千計的威脅,這一被寫入官方信件的事實令人驚詫。公開信中沒有說明威脅何來,但來自於左派則是不卜可知的事實。

近期,賓州一位郵局「吹哨人」被開除公職又遭聯邦特工恐嚇,多位挑戰選舉欺詐的律師遭到威脅甚至死亡威脅,有人被迫退出。連美國總務署署長也不能倖免。這些事實都足以說明左派勢力的猖獗。

這次美國大選堪稱一部撲朔迷離、高潮迭起、精彩絕倫的美劇大片。拜登大張旗鼓,聲勢洶洶,步步緊逼,花招不斷,令人眼花繚亂;川普沉著穩重,退而不敗,讓而不餒,定力雄厚,愈挫愈勇,儼然胸有成竹,奇招待發。

雙方各有優勢,論勢力,拜登幫大得多多;論民意,川普為大,得多數民眾,拜登也不小,得多數精英;論正義性,則川普大得多多。這裡的正義性,包括川普的方針政策和個人品德。只要拜登幫系統舞弊能被查實,川普終將獲勝,但也是險勝。

萬一川普不能連任,左傾又將加速,美國和全球的代價將越來越大,兩極主義或得以續命。直到左傾政治的代價大到全球多數人忍無可忍、並且左派也深受其害之後,左派中的溫和派、中間派將會有所覺醒和右轉,那時右派才能得勢,左派才能退潮,但病根依然在,左派終將輪迴重來。

「深層政府」也意味著資本對政治的深度污染和惡性干涉。資本大到一定程度,必然通過各種正常和非正常的方式干預政治,暗殺美國總統,堪稱非正常干政的極致。《為何美國總統總是被刺殺,究竟得罪了誰?誰是主謀》一文介紹,美國歷史上共有9位總統曾遭遇刺殺,其中4位殞命。這幾位總統遇刺身亡的原因,是觸犯了美國的國際銀行家的利益!他們買通的不只是政府和國會,就連總統身邊的人,也許是他們的人。(大意)國際銀行家,超級資本家也。

《兩個美國》一文指出:「左右兩派的矛盾當然是長期存在的,但一直有一層溫情脈脈的面紗籠罩其上,而川普,就是那個撕破面紗之人。川普在此次大選中,創造了兩個空前一致,一是得到了美國勞工階層和中小產業主空前一致的支持,二是得到了美國跨國財團和職業政客空前一致的反對。」

美國精英群體多數屬於左派陣營,美國媒體、科技巨頭、大財團幾乎一邊倒地反對川普。即使川普連任,對於左傾問題也只能治標,無力治本。

美國和西方人對納粹主義、法西斯主義的邪惡認識充分,對自由主義左派的不良,則普遍認識不到或不深。納粹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之不仁是赤裸裸的,可稱為盜賊型之惡;美西左派則以寬容平等的名義,縱容維護和利用邪惡勢力。東郭先生助狼僅僅是愚昧無知,美西左派助惡的原因和動機複雜得多。

對於資本污染和干涉政治之問題,對於政治左傾及其帶來的種種社會和道德問題,民主制度無能為力,需要文化解決。而西方的自由主義價值、人本主義哲學和神本主義信仰,雖能有所糾正,效果非常有限,蓋西學包括人本主義、神本主義體系都不識「性與天道」之大體,不明道德之真相,正確性正義性有限,故不足以從根本上解決思想和道德問題。

欲徹底批判、清算美西左傾思想,取締其「政治正確」的道義地位,非中道文化和政治不可。這就是我說的,唯聖人之道可治聖母之疾。

例如,中西都以寬容為美德,代表著理解、包容和大度。但西方的寬容往往成了縱容。耶教教導:「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白左的寬容則成了偽寬容,寬容邪惡而苛待善良。儒家相反,倡導以直報怨,推崇大復仇的春秋精神,故寬容而有度,大道容眾,不容邪道;大德容下,不容惡德。

儒家是中道文化,可以最有效地防範、清算各種極端主義和非正常、非正義思想,糾各種思想、道德和政治之偏。例如,儒家倡導自由,頗為認同自由主義,堅決反對民主主義和平等主義。自由民主平等都重要,但體用、主次有別,就像仁義與孝悌體用有別一樣。自由可以主義,民主、平等不能主義。

極權主義導致絕對不平等,平等主義追求無差等,兩者都要不得。平等主義把平等放在第一位,把平等擴大到所有領域和關係中去,破壞人倫和仁愛的差等性,導致政治平民化和社會平面化。

平等主義強調結果平等,必然導致權利、機會、規則的極端不公平。平等擴大化、神聖化和絕對化的結果,恰足以為極權主義張目。相反相成,此之謂也。美西左派所謂的平等就有擴大化之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