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英國下議院專題會議討論:歐洲如何幫助法輪功

2002-03-03 18:5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月27日下午,英國下議院召開了首屆「歐洲如何幫助法輪功」研討會。十多位英國上議院勛爵、公爵和下議院議員、一位大倫敦議會議員、英國杜亥姆大學著名哲學教授戴維德.古樸、法輪功學員,共有四十多位與會者。

●十位下議院議員出席會議

研討會由英國下議院議員雷德曼主持。英國世襲貴族莫恩勛爵說:「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毫無疑問是受到中國政府關注的,這也是應該的。這表明中國當局對法輪功的鎮壓在西方已受到各界人士及各級政府和有影響組織的遣責」。他還講到:「中國政府應該對世界各國的意見引起重視。他們應該清楚,如果一意孤行,他們將在世界上受到各國的指責,他們的發展將會受到極大阻礙。」

下議院魯克先生指出:「中國大使館拒絕為英國法輪功學員莫正芳兩歲的女兒註冊國籍,我深感遺憾。作為一名議員,這是我們的職責,也是英國政府的職責去幫助這些在困境中的人。我們要共同合作,敦促中國政府及其領導人允許古老國家的臣民享受一個自由社會的最基本人權。」

●一種古老優良亞洲藝術

英國德拉姆大學教授稱:「法輪功的煉習顯然是源於一種古老優良的亞洲傳統藝術,其它類似的練習在當今的中國應受到鼓勵的,中國當局對法輪功的敵對態度和殘酷鎮壓令人不解。人們沒有被逼迫煉習法輪功,不煉習的人也沒有壓力。我們應該敦促中國當局應該有勇氣坦率的承認他們對法輪功的誤解。在中國將舉辦奧運會之際,希望他們能意識到真,善,忍正是他們要擁有的社會準則。

歐洲法輪功協會主席彼德賈浩應邀簡單介紹了近兩年來,中國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剛被北京驅逐出境的英國公民高級教師羅絲瑪莉講述了她和其它四位英國公民法輪功煉習者如何在北京被抓被打的經歷。在英國留學的莫正芳講述了因為她和丈夫都煉法輪功,他們兩歲的女兒拿不到中國國籍的故事。

「歐洲法輪功之友」是發起此次會議的主要機構。「歐洲法輪功之友」主席約瀚迪說:「在中國剛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際,這種慘淡的人權記錄是不可以被西方接受的。中國一定要注重道德的發展,經濟上才能發展。江澤民當局一定要明白,允許法輪功煉習者自由煉習法輪功將有助於中國的道德與經濟的發展。

在自由討論時,各界人士提出許多如何才能更有效地幫助法輪功的建議。

●中國大使館要求發言被拒

會議主持人英國下議會議員會議主席雷德曼先生透露,在討論會的前一天,中國駐英大使對此會議的召開非常惱怒,派人前來與他會晤,要求取消這次討論會,雷德曼斷然拒絕了中國方面的要求。中國仍不放棄,又要求允許他們派人參加會議,並要求發言。此要求也遭到拒絕。雷德曼議員告訴大使館方面:「你們不該強迫法輪功煉習者接受你們的命令,如果他們相信通過煉習法輪功可以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他們應該有這個自由選擇權,在英國的人,都有不同信仰的選擇,我不會去強迫他們一定要放棄什麼或一定要去做什麼。」

●提議英國政府追究中國警察的責任

二月二十七日,中國大使館還是派了他們的記者來到會場。此記者不敢出示他的身份和名片。在歐洲法輪功學員明確指出他不是被邀請的列席代表後,他離開了會場。他在會場外仍不肯離開,最後被下議院警察押送出下議院。

在此討論會上,莫恩勛爵代表歐洲法輪功之友提交了動議。動議要求英國政府對中國警察粗暴對待五名英國公民法輪功學員的行為追究責任。因為他們的行為違反了中國憲法確保人們信仰自由的規定。動議在會上全部通過,並由會議主席下議院議員雷德曼和議員盧克先生共同聯名提交英國政府。

附部分會議發言:

英國杜亥姆大學哲學教授戴維德.古樸:承認對法輪功決策性錯誤是勇敢和誠實之舉
「歐洲如何幫助法輪功」研討會上發言,2002年2月27日

儘管法輪功的興傳是近十來年的事,但她卻是承自中華悠久而可貴的修煉傳統。法輪功注重物質身體和精神境界的同時修煉並盛傳於世。法輪功修煉者所展示的五套類似太極的柔和功法能促進人體健康也有益於平和人的心境。法輪功沒有什麼特別的宗教信條。但是真、善、忍這三個法輪功所遵循的精神準則和道德規範也明確地存在於道教和佛教的傳統中。

法輪功的功理和功法顯然是屬於亞洲歷史悠久的文化傳統,和所有在正常情況下允許存在的其他傳統活動沒什麼兩樣,甚至是值得現代中國社會大力弘揚的。中國(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敵視和鎮壓實在讓人費解。如前所述,法輪功不牽扯到什麼特別組織的宗教,也不推行什麼能被視為構成威脅中國政體的政治主張。應該特別強調的一點是,無論從哪個角度講,法輪功都不能被稱作是異端教派。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既沒有聲稱,他的學員們也沒有佐證有什麼特別的精神權威或感召主宰之類。人們不是被強制、脅迫或誘惑來加入的,而且沒有事實表明選擇退出者會被施加任何的壓力。

按我個人的推想,中國政府最初對法輪功的敵視無非緣自一些不稱職的官員對法輪功的主旨及其實踐的誤解和誤報再加上政府的草率定性。在開始監禁法輪功修煉者和查禁法輪功書籍後,官方當局又不願因承認犯了嚴重錯誤而丟臉面。對西方人來說,評價「臉面」對東亞人的重要程度並不總是一件容易的事。因而,我擔心僅僅從人權和公正的角度來譴責中國當局可能會被證明收效甚微。我們需要說服中國政府明白,承認其對法輪功的決策性錯誤是勇敢和誠實之舉,而決不是什麼丟臉。在有些方面,有跡象顯示中國當今的決策者是有可能具備這樣的誠實和勇氣的,如否定文化大革命駭人聽聞的極端錯誤這一舉措。這些決策者不會是那些喜歡漠視真、善、忍的價值觀進行思考的人。我們必須給予這樣的期待,就是他們會把握機會,在因舉辦奧運而倍受世人關注之時,對奉行真、善、忍價值觀的法輪功修煉者認錯,並糾正他們的政策。(戴維德.古樸)

英國世襲貴族莫恩爵士:法輪功旗幟將出現在世界每家電視機屏幕上
「歐洲如何幫助法輪功」研討會上發言,2002年2月27日

今天我們匯聚在這裡討論法輪功問題,無疑會被中國的共產黨政府密切關注,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法輪功在海外有效的講清真相活動以及世界各地像今天這樣的會議和演示活動,當人們瞭解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的確使中國政府給自己的未來發展以及與海外合作帶來了負面影響。

今天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處理無疑明顯表明共產黨內部的分裂。早在1999年之前,中國政府是支持法輪功的,這並不是說在九十年代初中國享有適當的宗教自由,事實決非如此。那時,西藏佛教也被鎮壓。

共產黨否定法輪功時,可並不明白法輪功到底是什麼,這點表現在九九年的鎮壓上。當江澤民看到法輪功正在發展壯大時,它決定推翻以前的支持政策。正是法輪功的規模受到了唯物主義者的佩服和害怕,他們不知道人們內在精神力量的巨大,正是這種精神力量摧毀了共產主義者妄圖消滅法輪功的企圖,這就像當年古羅馬時期羅馬皇帝無法摧毀基督教一樣。

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對法輪功早期的決策是對的。當政府不鎮壓時,一種精神運動絕不會對塵世政府構成任何威脅。正如耶穌告誡其追隨者:「凱撒所有者仍歸屬凱撒」。1999年起,法輪功遭受到比文化大革命更殘酷更血腥的迫害。那我們西方人能做什麼呢?

我們能做的事也不少。中國政府決不是不在意世界輿論怎麼評價他。他們也知道在世界輿論的反對中,孤立的中國在發展上必然會受到阻礙,所以他們在努力尋求加強中國與外界的聯繫,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化那麼大的力氣去申辦2008年奧運會,為什麼申辦成功後他們是那麼地高興。

如果2008年中國仍在迫害法輪功,那麼這場奧運會必然會給共產黨的外交關係帶來災難。成百上千的外國人將湧入中國,其中就會有很多是法輪功的支持者,因為法輪功現在已是個全球性的運動了。中國警察如何在來訪者中搜尋出法輪功支持者而不激起來訪者的憤怒呢?到那時,法輪功的旗幟將會出現在世界上每家電視機的屏幕上,一些人還會在台上表演法輪功,比如一位金牌得主在領獎台上表演法輪功,那該怎麼辦呢?

同樣重要的是,在世界上每個國家,越來越多的人們關注中國當局對其無辜百姓毫無害處的信仰與鍛練的卑鄙迫害行為,這種惡性必將使其政府自受其害。

英國下議院魯克議員:法輪功是中國古老精神追求的一種延續
「歐洲如何幫助法輪功」研討會上發言,2002年2月27日

在我們生活的高度政治化的世界裡,個人生存的權利經常被貶低和不被尊敬。即使在這個國家,這個自栩有著一個成熟、穩定、民主系統的政府,公民的生存權,這種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也常常被忽視。

這就是政客的作用,他們被選舉出來代表他們的選民,在任何需要的時候去接納他的選民帶給他的案例,並為他們的目標去爭取,去向他們保證:在正義得不到伸張的地方,修正的方案將被制定。在這個國家,通過政客的民主論壇或者是公開的法律途徑,這些問題能夠被進一步的解決。

莫正芳,她的丈夫和他們的女兒明慧的這一案例就非常難處理,他們是中國的公民,但他們的女兒,明慧卻能不到中國公民的資格。我已經第一時間的投入到解決這個兩歲大,無國籍的孩子的需求中。

為什麼這種專橫的法案,這種無情的侵犯公民權利的事會發生?這一切的發生僅僅是因為莫正芳和她的丈夫是法輪功修煉者。

他是一個革命的教義?一個武裝的,暴力的,反對中國政府的教條?不是!他是,從我能理解的角度,法輪功是一個和平的,思想深邃的,中國傳統的追求,精神健康的一種延續。這個修煉的方法在當前這個共產黨政治制度下所面對的問題就是:他同今天中國共產黨所要求和強加的那種嚴厲的信仰相撞車。

這種獨裁的態度已經使這個家庭和更多的像他們一樣的人被他們出生的土地遺棄,而終生在海外被放逐。作為這個國家議會的一員、議會的首長,這是我的責任和我們政府的責任去毫無保留的說出我們的意見,並為那些在同樣處境下向我們求助的人們呼籲。

我已經並且我將繼續這樣做。

我和莫正芳就此問題已向外交部提出,而外交部被中領館告知:對明慧公民資格撤銷的錯誤能被很容易的更正,只需再遞交一次她父母的護照。這一點已被外交部確認。然而這是否能成功無疑是值得爭論的。

我堅信,中國政府正在欺凌公民的自由權,英國政府應該利用每一次機會,更多的就這一問題向中國政府提出質問。我明白貿易關係很重要,但同我們做貿易的國家的人權同樣重要。有一天中國將結束一黨專制而邁向民主,成為這個地球上最大的民主國家。

我們需要繼續向現任中國政府施壓,讓他們開始民主轉變的旅程。這次為莫正芳和她的家庭呼籲的活動最根本的一點就是得到公眾對此類事件的支持。我非常高興地在此給予我的承諾,盡我最大努力在這件事上起到我的作用。我將繼續就他們的困境尋求一個公正的解決方法。

我們需要一起努力,確保中國政府准許這個古老國家持有各種各樣的觀點和立場的人去享受自由。

歐洲法輪功之友主席約翰.迪:持續向中國施加經濟壓力
「歐洲如何幫助法輪功」研討會上發言,2002年2月27日

首先我要感謝雷得曼博士組織了今天的討論會,並感謝我們所有的發言者和其他參加會議的每一個人。我還要真誠地感謝為了幫助改變中國政府對待法輪功的態度,而把他們的關愛和支持給予歐洲法輪功之友協會的每一個人。

我不認為把江澤民政權對法輪功的迫害說成是當今世界上最嚴重的人權虐待有任何的誇張。迄今為止,366位修煉者在監禁期間被殺害,並且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名字的人沒有計算在內。更多的成千上萬的人被非法監禁、不經審判被送進勞改營或被關進精神病院去經受中國官方所稱的「再教育」或「轉化」。當然我們知道這些描述只是精神和肉體虐待的委婉說法。

最近在北京發生的事件使情勢變得更加尖銳。有四次,西方的修煉者們用他們自己的錢去那裡呼籲中國政府釋放所有的修煉者,停止虐待和殺害,36位修煉者在十一月,3位在一月,最後60位在二月十四日,這些無私的奉獻的行為已經向世界、向中國政府顯示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不再僅僅是一個中國的問題,而是一個世界的問題。中國現在知道了當他們繼續他們野蠻的迫害時,世界的其他部分不會坐視不理。

在去年的一年中,歐洲法輪功之友鼓勵了很多公眾加入到這個活動中去結束虐待。我們通過分發傳單、發行月度的時事通訊、給官方的和非官方的公共機構寫信增加公眾對這個情況的認知,請求幫助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我們在不同的地方進行公開的呼籲,包括在斯特拉斯堡,布魯塞爾和在倫敦的中國大使館外。

在歐洲,我們還有一件事可以做,就是持續向中國施加經濟的壓力。如你所知,中國最近已被同意加入WTO,這將使它與世界經濟的聯繫更加緊密。中國向世界描述了一個巨大的市場,從未開發過的新的領域。大的多種國有公司和國際組織比如像WTO因此必須向中國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使之清楚他們的人權記錄是完全不可被接受的,唯有允許法輪功修煉者享有憲法賦予他們的信仰自由的權利才能提高中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並且,增進民族的財富和繁榮。法輪功修煉者,因他們遵循真、善、忍的原則,應被政府視為珍寳。江澤民必須懂得只有允許法輪功修煉者自由地修煉才會有助於民族在道德上和經濟上的進步。

你是否相信法輪功不是問題的所在。問題是不能允許一個專制政權繼續對自己的公民施行國家恐怖主義。我們必須竭盡所能去阻止殺戮,阻止虐待和迫害。

我們需要英國政府和所有善良的人繼續給予我們一貫的支持以促使中國政府釋放趙明,一個曾在都柏林三聖學院就讀的學生;頒發給小明慧,一個兩歲大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女兒正當的中國公民的身份;釋放朱保蓮,一位英國法輪功修煉者的妹妹,因她在北京拒絕放棄她的信仰而被非法判處4年徒刑。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