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本女外相為何遭罷職內幕

2002-01-31 18:3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月30日凌晨1時,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緊急約見媒體記者,宣布了一個早在人們意料之中的重大決定:他決定免去日本外相田中真紀子和外務次長野上義二的職務。神情嚴峻的小泉解釋說,他自己能當上首相,田中真紀子功不可沒,田中被解職將對他領導的政府產生影響,但事到如今也是迫不得已,因為由於政府內部的問題導致國會審議的糾紛使他感到必須擔起責任。為了盡早擺脫政府內部爭鬥的局面,使2001年度追加預算和2002年度預算的審議正常化,他不得不作出這一令其感到苦澀的抉擇。

據《北京青年報》31日報導,隨後,日本廣播公司NHK緊急採訪了田中真紀子。這位已被免職的女外相一臉平靜,語氣平和地告訴NHK記者說,29日午夜,小泉首相突然召她到首相官邸。雖說小泉在電話中隻字未提深夜召她到首相官邸的原因,但她實際上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了。談到當時的情景時,田中說:「小泉首相要求我同意他更動人事的決定。我問他是否意味著我將被革職,他說是。」田中隨後提出能不能讓她改為遞交辭呈?小泉斷然拒絕了田中的這一要求,聲稱時間太緊迫了。接下來,田中當然只能對小泉首相的決定表示理解了。那些早就對田中不滿的諸多政客更是紛紛對小泉的決定表示「理解與支持」。

今年58歲的田中真紀子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的長女。1943年1月14日出生,上高中時,她曾赴美國深造,後又返回國內在早稻田大學商學院讀大學。1969年,她與一名眾議員的兒子田中直紀成婚,生有一子二女,過著相夫教子典型的日本「家庭主婦」生活。雖說這期間曾擔任過越後交通公司的副社長和新瀉電臺的幹部,但都跟政治無關。讓日本政客們大跌眼鏡的是,1993年田中真紀子突然走出家庭從政,並且一舉選上了眾議員,而且還連任三屆,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先後擔任過科技廳長官、厚生委員會理事、政務調查會審議委員、憲法調查會委員、社會保障制度審議會委員,直至官位顯赫的外相。

許多日本政治分析家認為,田中之所以能從家庭主婦一下子轉變為呼風喚雨的政治人物,這跟田中家族的「政治基因」有關。田中真紀子的父親田中角榮曾是戰後日本政壇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20世紀70年代曾擔任日本首相一職。任職首相期間,中日兩國於1972年實現了關係正常化。田中真紀子從小就與政治結了緣。田中角榮健在時,出遊隊伍中時常能看到田中真紀子的身影,田中角榮病倒後,她一直守護在身旁。由於田中角榮長期獨步日本政壇,所以耳濡目染,田中真紀子也具備了較高的政治素養。所以,儘管田中角榮病故後,其政治遺產雖然旁落,可其聲望還是為田中真紀子的從政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當然,田中真紀子本人的確有其過人之處,這便是她那鮮明的個性:說話不饒人,但往往說到點子上;工作作風果敢,說一不二;不畏權貴,貼近百姓。這也是她在日本國民中贏得很高聲望的主要原因。

真紀子因講話直率而出名。她尖銳地批評執政黨現狀,而且曾一度為此而受到紀律處分。她曾在1998年把自民黨內的權力角逐稱之為一場「在庸人、士兵和怪人之間舉行的現場叫賣會」,當時是「庸人」小淵惠三獲勝,而所謂的「怪人」小泉純一郎則成了日本現在的新首相。

2000年10月出版的一本書中,更是列出了她對中曾根康弘以及日本政壇要人的批評。她說中曾根康弘「厚顏無恥」、竹下登是「日本的砒霜」、宮澤喜一「優柔寡斷」、橋本龍太郎是「典型的自私者」、小淵惠三「無能」、森喜朗「愚蠢」;即使對小泉純一郎也毫不客氣,說他「個性太直、沒深度、小家子氣」。

直率敢言的個性使田中獲得了極高的日本民意支持率,很少低於31%,即便在她免職前不久的最新民意測驗中的結果也是如此,而她任的職務更是迄今日本婦女擔任的最高政府職位。

直接絆倒這位個性鮮明的日本女外相的是所謂的「NGO問題」。事情的起因是1月21日召開的援助阿富汗重建國際會議。日本外務省以「資格不足」為由突然臨時拒絕日本的兩個非政府組織NGO參加。此事立即引起了日本眾怒,在外相田中真紀子的干預下,這兩個非政府組織總算得以參加了第二天的會議。然而,這事並沒有完,日本在野黨死揪住這個問題不放,以至於連審議追加預算案也被迫推遲。

那麼,日本外務省為何拒絕兩個非政府組織參加會議呢?非政府組織揭露說,這完全是由於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非政府組織領導人曾批評日本外務委員鈴木宗男不懂阿富汗外交,而鈴木宗男則向外務省施加壓力,於是外務省官員臨時決定拒絕讓兩個組織參加會議。在野黨藉此在國會上發難,表示要追究外相田中和鈴木宗男的責任。就在關鍵的時候,外務省的外務次長野上義二會見記者時居然指責田中撒謊,而且攻擊她本來就有撒謊的習慣。

面對在野黨的逼問和外務省自家人的攻擊,田中上演了一幕女外長當眾淚水漣漣訴委屈的鬧劇。田中說,拒絕兩個NGO組織參加會議的事與她無關,全是外務省官員們在眾議院事務委員長鈴木宗男施壓後才做出的行動。然而,自民黨國會事務委員長大島理森卻表示無法接受田中的解釋。他以手頭上沒有外務省官員報告鈴木宗男曾施壓的報告記錄為理由,要求田中收回在國會中針對鈴木的發言。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田中在會後向記者哭訴:「我一直都在努力執行任務,可他們竟然不聽我的話,只看官僚們的文字報告……」她接著好像自言自語地說:「我的腦子又不是錄音機,就讓他們以那些官僚的報告書為準吧。」

1月28日,在野黨再次要求就NGO問題進行答辯。在答辯會上,外務省中東非洲局長重家俊範先是否認鈴木宗男根本沒有說不讓NGO參加會議,在不斷追問下接著改口說,他記不太清了,既然田中外相清楚記得,就認為她說的是對的。後來又改口說,他沒有提到過鈴木宗男,不過記憶不清不能斷定沒有。重家俊範的出爾反爾導致國會多次中斷。外務次長野上義二被招來問話。他還是堅持田中說的不是事實。最後政府發表聲明,NGO問題沒有某個政治家施加壓力,但政府將繼續調查。

這一結果仍讓在野黨不滿意,他們在國會上以2001年追加預算和2002財年預算作為要挾,結果小泉首相只能屈服了。反觀直接絆倒田中的NGO事件,許多外人都會覺得奇怪,怎麼日本外務省的人儘是「自家骼膊往外拐」呢?

這得從田中上任伊始就大刀闊斧地改革外務省說起。由於田中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所以她的改革,特別是人事改革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強大的阻力。據日本媒體報導,5月11日,田中真紀子宣布,她放棄原來撤換一名外務省副大臣的決定。不過,她仍舊強烈批評「外務省行政當局發動副大臣頑固阻撓人事變動方針」,同時再次強調了推行人事調整的決心。日本共同社的報導說,「外相的這次『鬥爭宣言』更加激化了她與官僚們之間的矛盾。」同一天,一位自民黨資深議員間接地警告真紀子,不要把外務省的人事變動搞得太大。

然而,田中並沒有因此縮手。直到田中與外務省官員之間直接衝突的導火索被引燃。這得從去年日本皇宮秋季遊園會的出席人員名單事件說起,而引發此次矛盾的焦點人物,是外務省人事課長齋木昭隆。田中真紀子就任外相後,一直與齋木意見不和。在皇宮秋季遊園會前,齋木昭隆沒有將外務省官員參加秋季遊園會的名單讓田中外相過目,這件事讓田中很沒面子,如果不對齋木的這一錯誤做法作出處理,以後她更難領導外務省。10月29日傍晚,田中外相來到人事課辦公室,命令在場的女職員製作關於齋木昭隆的人事變動通知,而女職員以該工作「不屬許可權以內,不能打字」為由公然對外相的命令進行抵制。最後,還是小職員「戰勝」了大臣!田中不得已,於10月30日自己製作了一份通知。收到通知後,外務省幾個事務次官直奔首相官邸,向官房長官福田康夫、副官房長官安倍晉三等匯報,並商榷對策,最後決定田中外務大臣的任免命令作廢。日本政府首腦也於當天直接向外務省的課長齋木昭隆表示「不會撤換你的職務」,還強調,外相撤換你的要求沒有正當理由。外務省的官員們更是譏諷外相田中的人事通知「就像小孩子玩兒把戲」,根本不予理睬!這一事件導致田中與外務省其他官員的對立更加尖銳。

去年11月30日,田中對那些涉及虛報費用、濫用公款的外務省官員大開殺戒。外務省的328名官員受到各種處分,其中2人被開除,3人停職,4人減薪。這一下子就讓外務省的諸多官員站到了田中的對立面上。

此外,田中也有惹惱日本民眾的時候,去年7月,美國遲遲不肯交出涉嫌強姦一日本婦女的疑犯,日本各界如炸了鍋一般,反美情緒空前高漲。就在這關鍵時刻,田中在與中谷元以及兩位眾議員一起用餐時居然說:「那個女人凌晨2時還在酒店而且喝醉了,如果是小女孩被強暴則可以理解,但是這次的情形不同。」田中的這番話當然激起了眾怒。

田中口無遮攔還激怒過美國總統布希。那是去年6月,田中在東京與來訪的澳大利亞外長唐納會面時表示,美國政府發展國家導彈防禦系統是因為布希總統受到得克薩斯州的石油大亨的影響。田中說:「布希總統身邊太多保守派人士,例如其父親任總統時的政策顧問……我懷疑他受到家鄉得州的石油財團之類的後臺勢力影響。」最讓布希惱火的是,田中居然說:「如落敗的總統候選人戈爾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我們可能不會面對這一處境。」

除此之外,田中讓日本政客們最不滿的是她總是唱反調:比如說去年5月,田中保證,不會再發入境簽證給李登輝;去年7月,田中就靖國神社問題明確表態:「我已向首相明確提出不要去靖國神社。這不是為中國、韓國說話,而是我自己的信念。」最讓小泉惱火的是,田中說:「根據憲法第二十條,首相是國家的最終責任者,代表國家的意志。希望不要以私人名義來做權宜之計。」田中提及這條規定顯然是在暗示,如果首相堅持參拜靖國神社,將涉嫌違反日本國憲法。

田中的這些話自然為日本政壇所不容,所以從去年開始,田中的權力屢屢被剝奪。發展到去年11月12日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年會與發達國家外長會議居然沒讓田中參加。這是自1988年當時外相宇野宗佑以日本昭和天皇病危為理由而未出席以來,日本現任外相在聯合國的演講缺席的十三年來的第一次,是極為異常的事例,因為此會議是為了國家利益而展開多國間外交的最佳機會,日本外相前往參加,也能趁機安排各項雙邊的外長會談,所以原本有三十多個國家希望能與日本的外相約定會談,但是均告取消。

其實,田中被禁止出席國際會議已經不是第一次,去年10月下旬在上海舉行的APEC(亞太經合會),自民黨國會黨團以恐怖對策特別措施法在國會審議為理由反對她去出席,然後11月9日WTO(世界貿易組織)的部長會議,則是田中擔心出現被禁止出席的尷尬局面,而自己拒絕事務當局的要求決定不去參加,加上紐約的兩項國際會議,田中是一口氣在四項國際會議中缺席,是空前未有的非常事態,也意味著田中離「下崗」日子不遠了,而事實證明了這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