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峽大壩的隱患

2002-01-28 06:03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作為居住在長江下游的普通百姓,能在本世紀看到孫中山的宏願和毛澤東『高峽出平湖』的夢想的實現確實是一件幸事。三峽大壩既可以防洪,又可以發電,提高航運能力,一舉三事濟,何樂而不為?雖然有移民生態文物等等問題,絕大多數老百姓還是默許了的。

但是,美國恐怖襲擊事件,國內此起彼伏的瓦斯爆竹火藥爆炸事件,所造成的巨大災難,使人不能不對三峽大壩產生擔憂。對於下游的幾億百姓來講,就像一柄懸在頭上的劍,隨著三峽水位的提高,恐懼感與日俱增。

顯然,大壩的設計是建立在周密考慮和精確計算基礎之上的。既可以防幾級地震,又可以防一定當量的核武器攻擊;既可以防山體滑坡,又可以防百年千年一遇的洪水。似乎萬無一失,高枕無憂了。實際上,這是一種單向思維,就像『因為馬其諾防線堅不可摧所以法國就安全了』一樣的荒謬。

科學的思考方法應當是全方位的。現在讓我們從反方向思考一下:不論是因為恐怖襲擊,人為破壞,自然災害,還是因為設計缺陷,質量漏洞,不去考慮其原因,也不管是在未來的何年何月,如果在一個暴雨連綿,山洪滾滾的夜晚,在三峽蓄滿了水的情況下,大壩崩潰了,評估一下生命財產的損失吧。我們立刻發現這個世界第一大的三峽大壩的巨大隱患,這是一顆威脅著幾億人的生命財產的定時炸彈,其災難性的後果可能是史無前例的。有多少人考察過巴西的目前世界第一的大水壩?有人評估過其災難損失嗎?其影響的範圍可能只有幾萬人吧。建三峽大壩本身沒有什麼不妥的,關鍵在於我們要建一個什麼樣的壩,不能拿幾億人的生命財產不當回事,中國人追求世界第一的虛榮心什麼時候能結束?

解決方案很簡單,在滿足發電,防洪,航運等基本功能的基礎上,將大壩的高度和蓄水的深度降到儘可能低的程度,將災難威脅降到最低限度。也許有人會問,你怎麼不早說,庫區裡的建築,文物該拆的拆該炸的炸了。說實話,有關三峽大壩的事,從未關心過,唯一遺憾的是沒有游三峽的機會。只是看了最近清理庫區的報導,聯想到一連串的災難事件,才用心的作了一番思考,還好修正還來得及。中國可以在人煙稀少的地區建世界第一高,世界第一大的水壩,但決不是在三峽這樣的人口密集區。水力發電,梯級開發,越多越好,這是上天賜給中國人的禮物,就像安拉賜給阿拉伯人的石油一樣。

說到紐約世貿大廈恐怖襲擊事件,不能不聯想到中國正在如火如荼建設中的超高層建築。超高層建築是二十世紀發達工業的象徵,但並不是一個理想的解決方案。在文明悠久的國度,如歐洲,從來都沒有成為潮流。新世紀的發展趨勢是生態環境,花園城市。目前還追求超高層,有點暴發戶的感覺。世界第一高樓永遠都不要在中國出現,不要讓世界人民懷疑中國人的智力。另外,早些年蜂擁而上的仿古城,讓人懷疑擁有幾千年文明的人民的欣賞品位。在北美,一百年以上的建築就當作文物加以保護,更不用提遍佈歐洲的保存完好的中世紀古建築。北京難道真的容不下四合院?西安古城牆內騰出作為旅遊城都值得。還有,爭論許久的北京大劇院,不知道環繞周圍的是象徵性的一層水面,還是一個人工湖?這種完全封閉式的設計明顯不利於安全疏散。在這樣一個不可預測的世界,大型工程都要做適當的災難評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