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加入WTO為什麼會有黑幕?

2001-11-19 06:29 作者:草庵居士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誰策劃了這場不流血政變?數日前,一位網友來信說:「……自從我在北大BBS上看到您的文章後,就在各大論壇發貼尋找您的信箱和聯繫辦法,希望能和您交換意見。我讀您文章後的感覺是,你講了一個政治騙局,但您又沒有講清楚,急切想和你交換看法……」看了這封信,我馬上就將我的QQ號碼告訴了這位自稱是北京大學某系教授的讀者。

  一天之後的晚上,我即將離開公司。忽然QQ在呼叫,於是我就和這位北京大學教授在網路上談了起來:……教授:你的文章很有說服力,但我仔細讀過之後,發現你有很多問題沒有說清,好像在故意隱瞞著什麼?草庵:我不明白,你指的是哪一部分?教授:「四篇關於WTO的文章講的全部是事實,通篇來看,你已經為這個問題勾畫出了一個大騙局的輪廓,但你沒有指出原因和結果,是誰在愚弄人民,為什麼要愚弄人民。草庵:「你是第一個真正讀懂我文章,也是唯一一個向我提出此問題的人,我知道你問的是什麼了,但我現在不能講,我需要時間來驗證這個結論。等觀察了中國加入WTO後一個星期的舉動,我才能下結論。教授:「希望你在以後的文章中能將原因和結果寫出來,到時候對某些人要有震動,恐怕他們難以接受。……

  也許有讀者會感到奇怪,中國加入WTO還有什麼政治陰謀嗎?誰是這個陰謀的主謀?它的目的是什麼?

  在前幾篇關於WTO的文章中,我揭露了被掩蓋的WTO黑幕,但並沒有講明白中國加入WTO為什麼會有黑幕,中國政府為什麼要掩蓋真相。其實,真正要掩蓋中國加入WTO真相的並不是中共本身,而是中共中的改革派和中國的精英階層。正是他們精心策劃了中國加入WTO的整個計畫,並以犧牲經濟利益的方式來促進中國進行一場不流血的政變,徹底實現趙紫陽的「長痛不如短痛」的政治主張。

  在中國加入WTO後,各種不同的聲音越來越多,大家也明顯感覺到中共在加入WTO問題上有很多躲躲閃閃的怪事,也很難理解中共的決策。

  中共的龍永圖在解釋中國為什麼不對國內公開中國加入WTO文件的時候這樣說:「……以前不公布是因為要保密,不能讓其它國家知道我們談判的底線,是為了中國的整體利益……現在沒有馬上公布WTO文件是因為沒有翻譯好,等翻譯好了,馬上就會公布……」對於這種閃爍其辭,大家都心知肚明。中國和其它國家談判的時候,每次談判結束,當事國馬上就會將談判細節公布於眾,然後也將文件文本公布於眾。中國聲稱要保密,難道其它談判國家非要看中國報紙才能知道細節嗎?這樣的說辭只能是愚弄國內的百姓和官員。同樣,中國加入WTO,在簽字後仍要說沒有翻譯好,這更是掩耳盜鈴。如果沒有翻譯好,中國決策人怎麼瞭解並決定這個關係中國未來命運的協議,難道中共政治局的先生們都是英文高材生嗎?至少,在我們企業中,任何一個談判文件在簽字前都須請資深律師過目,檢查後才能簽字,難道中國的國家協議就不需要嗎?或者說,中共的高層領導這樣容易被欺騙嗎?他們不需要中文文本來閱讀瞭解嗎?前後參與WTO研究和談判的近千人都是英文高手嗎?都不需要中文資料嗎?

  中共開始參與WTO談判已經十五年了,無論從當初到現在,談判的整個過程都是在一種極為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在這期間,中國因為三峽工程等諸多問題而在人大辯論會上引起爭論,恰恰是關係到中國未來命運的一個重要協議沒有被任何人質疑,也沒有引起任何爭論。這樣的現象很值得大家深思,也說明瞭一個問題,中共在加入WTO談判之初,就早已有準備,並在輿論導向上將這個關係中華民族每個人命運的談判和協議引向了歧途。所以導致現如今,當中國加入了WTO後,百姓,企業家和大部分中國官員才發現,原來WTO並不是十五年來宣傳的那樣,甚至相反。

  政治與經濟緊密相聯,相互影響。我從來不反對中國加入WTO,我反對的是用經濟利益來換取政治利益。同時也反對用欺騙的手段達到某種目的。儘管這個目的是正確的,對中國人民是有長久利益的。但在司法上,程序上的瑕疵同樣是不值得提倡的。

  在十五年前,鄧小平倡導的改革開放已經在中國全面展開,胡公和趙公也已經準備在中共進行政治改革。儘管鄧小平在處理六四天安門事件上決策糊塗,喪失了一生的功名,但我仍相信鄧小平的改革信念。當年香港某地產大亨曾問鄧小平:「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後怎麼辦?」當時鄧小平的回答是:「五十年後還要變什麼?」從這裡,大家很容易明白鄧想要的是什麼,共產主義在鄧小平的內心已經是一文不值。但在當時,中共內部的保守勢力極為強大,鄧小平為了能貫徹並執行其制定的改革路線,第一個念頭就是要保持中共強大,讓時間和外部力量來促使中共內部反對派的分化和削弱,從而使中國能平穩轉型到資本主義體制。

  中國加入WTO,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展開的,在開始之初,中共黨內的政治精英和改革派為了能使中國順利加入WTO,讓外部力量順利推動中國轉型。於是就進行了一個部署嚴密的計畫,這就是刻意隱瞞WTO的真相,封鎖WTO談判的細節,避免刺激中共內部保守勢力,用實際行動來加速中共向資本主義轉型,讓生米煮成熟飯。

  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政治陰謀,甚至於是完美無缺,可以稱之為世界經典之作。當龍永圖先生在WTO協議上簽字的時候,中國政府的各級官員們才發出了無奈的聲音。如果各位讀者關心中國大陸新聞,就會發現,上至人大委員長(原中國政府總理)李鵬,農業部部長,財政部長,司法部長等政府高層主管,下到省市主管都在抱怨對中國WTO談判一無所知,抱怨十五年來政府公布的WTO資料信息嚴重錯誤,剛剛明白WTO引發了中國政治改革,是中國全面步入資本主義的催化劑,才明白,中國已經全面邁入資本主義政治體系。一場不動聲色的政治變革在發展經濟的旗幟下悄然展開。

  龍永圖宣布:「中國將出版一套WTO叢書來解釋並公布WTO協議」,這在中國歷史上是很少有的事情。按照中共歷來的方式,一定要以內部文件或報紙宣傳來進行,為什麼在這件意義重大的事件中改變了呢?原因仍然是一個:盡量減少動盪。中共的政府官員們在中國加入WTO之後的幾年中會發現,按照WTO的要求,他們手中的權力會在幾年之後消失了,他們再不能高高在上,魚肉百姓了。特權沒有了,人民敢於抗爭了。而這些正是政府官員和利益既得者所不願意看到的。用另類的方式就可以避免在中共黨內引起激烈的爭論和鬥爭,順利地完成中共的政治轉型。

  在這件事情上,中國的政治精英和學者表現出了驚人的團結一致。我認識一位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在我發表第一篇關於WTO文章後,這位參與WTO整個過程的學者就給我發來信件:「…..你講的道理都正確,但你是否可以為中國的未來著想,將你的文章押後到中國政府WTO簽字之後再發表,你的文章讓我們幾夜無法入睡,中國加入WTO很重要,不能因為個人的原因而讓黨內的反對派拿到證據,讓中國加入WTO流產……等到十一日之後,你願意怎麼寫都可以,你願意怎麼罵我們都可以,我們毫無怨言……」

  世界上很多事情很奇怪,一個很明顯,很有利益的事情,往往做起來很難。百年來,中國的民主自由之路就是如此。明明可以直接進行的事情,非要曲曲折折,歷盡風險,通過其它途徑來實現。在中國加入WTO的幾十年後,我們回頭看看今日的情景也許會感覺可笑,但事實卻沒有辦法改變。各位讀者看到這裡也許就會明白,也能理解中國為什麼要掩蓋WTO的真相,為什麼要毫無準備地加入WTO,為什麼要使用突然襲擊的辦法實施WTO規則,為什麼會有很多人這樣熱心地歡呼。但不要忘記的是,中國未來的民主自由之路仍很漫長,中國民主自由之路是以犧牲一代人甚至幾代人的經濟利益換取來的。這恐怕是最有中國特色的、帶有鮮明「國情」色彩的體制轉型,它將為中國帶來光明前景還是歷史陰霾呢?我曾與上面提到的中國經濟學家談到這個問題,這位經濟學家這樣回答我:「這樣的結局已經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你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中國現在不犧牲,在未來犧牲的會更多……」

  我生活在資本主義世界,我從來不對資本主義的貪婪本性存有幻想,在生意上,我同樣是貪婪的人。坦率地說,我並不同意中國精英們用這種辦法來加速中國的政治改革,我也不同意用犧牲經濟利益的辦法來換取政治上的利益。畢竟這對現在生存的一代人不公平。但歷史並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當中國的精英們和中共的高層官員自己就對中國的未來不抱希望的時候,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早已對共產主義無奈,甚至是絕望。他們早已認識到了單靠自己內部的力量已經無法改變並扭轉中國的現狀,在這樣的心態下,你還能指望他們等待嗎?指望他們用自身的力量來改變中國嗎?對與這些中國精英而言,中國加入WTO未嘗不是一個可以嘗試的豪賭,一個解決中國千年固疾的一個機會,相較之下,也許這次不流血的政變能夠全面改變中國的未來,將中國帶入一個新的時代。但在這樣的轉型中,犧牲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但願中國的決策者能盡量減少人民的痛苦,順利地將中國轉型為民主自由,富裕繁榮的國家。

  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中國加入WTO的緊迫性除去政治上藉助外力改變中國現狀的因素,在純粹經濟上已經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與其說加入WTO,還不如在亞洲建立貿易自由圈更有實際意義。中國的外貿主要盈利於對美貿易,但美國並不是個出口依賴性嚴重的國家,相反中國在出口依賴性上遠超過美國。單一的依賴會嚴重影響中國的發展。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狀況下,開發內需是中國的主要目的。實際上西方國家看中的也是中國的內需,而不是中國出口的廉價商品。中國的廉價商品不是貿易關稅能阻擋的,不加入WTO,中國的廉價商品同樣會遠銷世界,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經濟規律。相反,亞洲經濟圈中產業嚴重重合,各國內需均未完全開發。中國的經濟力量和廉價勞動力對亞洲各國產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中國擴大亞洲自由貿易圈,將為中國的廉價商品開拓一個新的市場,然後逼迫亞洲其它國家,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和韓國等向中國轉移初級和中級產業,用產業資源換取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和低成本。而中國也同樣可以向這些國家學習海外營銷等知識和技術,熟悉國際貿易規則。這對中國的未來發展很有好處,就如同歐洲共同體一樣。在這段時間裏,中國可以充分利用時間整頓經濟秩序,熟悉國際市場,壯大自己的經濟力量,向西方國家討價還價,延緩開放國內市場。用自己的內需壯大自己的企業。但目前的狀況是,加入WTO後,中國的國門大開,中國的產品儘管也擴大了出口,但更多的進口也會湧進來,更可怕的是,中國出口的是初級產品,進口的是高檔消費產品。這樣的一進一出,大家都應該明白其結果會是什麼?諾大的中國真的沒有人才了嗎?中共真的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經濟選擇嗎?而中國的精英們和中共高層領導人明知道這樣的情況,而硬要犧牲經濟來進行改革,這說明瞭什麼?大家聽一聽龍永圖先生是如何解釋的:「中國加入WTO要從政治角度上看才能理解……」。中國加入WTO根本就不是經濟原因,而是政治原因,中國正在悄悄地進行一場不流血的政變。

中國的精英們為了徹底改變中國的面貌,讓中國徹底走向憲政道路,可謂用心良苦,但未來的中國是否會按照他們設計的道路走下去,這就與中國的經濟有著極大的關係。當一個商人面對經濟利益的時候,他不會管你什麼政治,一定會奮不顧身地奪取經濟上的利益。中國加入WTO後,政治上的改變會極其明顯,政府會更開明,體制也會透明,司法制度將逐步完善和建立,暗箱操作將消失。但我所擔心的問題是:中國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加入WTO,經濟會不會更好?人民的社會保障體制沒有建立起來,誰來保障他們的未來和生活。當流民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時,社會如何保證穩定。沒有穩定的社會又如何進行憲政上的改革,動亂的社會更容易給獨裁者提供藉口和復辟的機會。如果中共某些人為了保證中國改革進行下去而仍藉助於強權和一黨專政,那麼,民主又怎麼能實現?這樣相互矛盾的方面是中國加入WTO後的潛在危機,也是精英們未來須面對的主要課題。在中國加入WTO之前是政治決定經濟,但在中國加入WTO之後則是經濟決定政治。未來中國經濟的走向決定著中國是否能真正地走向民主和自由,決定著中國的未來。我真心地企盼世界能再給中國一次機會,讓中國百姓少受點痛苦。不要再為民主自由這個天賦的人權犧牲幾代人的經濟利益。但是,當你站在時間的角度上看某種問題的時候,也許會發現歷史的抉擇往往是痛苦的,伴隨著人民的淚水和無奈。

在我寫這篇文章之前,我與遠在加拿大,一位投靠女兒的原中共離休的某部長級官員兼經濟專家通電話,徵求他對我觀點的意見時,他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你這一系列關於WTO的文章很有特色,完全是草庵的風格,和旅美軼事一樣,先是提出問題,介紹基本情況,然後在最後將問題挑出來,出人意料,讓大家深思。」

我笑了:「你覺得我分析的正確嗎?」

老人沉默了片刻:「其實,並沒有什麼主謀,大家都知道中國得的是什麼病。但是,當大家都在體制內的時候,誰也沒有辦法改變中國的現狀,依靠外力來改變中國就成了唯一可行的事情,儘管大家都明白中國的未來,但誰能捨身取義呢?即使你自己捨身取義,又能對中國的改變有什麼影響呢?所以,這一代的中國百姓命裡注定要為上一代人的荒唐犧牲自己的利益,而這點,是你們在美國的人永遠無法理解的事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