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草庵居士:中國未來的變局與海外民運

民運新思維之二

2009-06-21 07:18 作者:草庵居士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曾經有很多民運人士認為我激進派,我也從不否認,因為我支持民運激進派。

中國民主化是每個海外民運人士的追求,也是民運人士的終極目標,但這個目標如何實現確實眾說紛紜,各個派別所採取的策略也不相同。有主張並鼓動軍人政變的,也有主張民眾暴動的,也有所謂的溫和派尋求和解的,但更多的是無序的等待派。

對於海外民運,我多次毫無顧忌地指出,目前,海外民運領袖鳳毛麟角,真正稱之為民運人士的也為數不多,大多數只能稱之為中國異議政治人士。這些政治異議人士大多數是由藝術家,詩人,作家組成,他們是時代的先鋒,但他們不是真正狹義上的民運人士,更不是民運領袖。如果按照歷史看,東歐各國的政治反叛都是由這些政治異議人士發起,但他們都沒有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政治領袖,更沒有成為民運領袖。

那麼,什麼是真正意義上的民運領袖,我個人的認為是:首先在組織上有能力,其次是在政治預見上有能力,再三是有政治理論。

或許很多人不以為然,憑什麼將政治理論放到了最後,難道民運不是憑藉政治理論和優勢取得民心的嗎?如果抱有這種想法的人,我只能稱之為幼稚。如果以理論第一位標準,胡平則當之無愧為民運領袖,嚴家其也可算如。但實際情況上,我更願意稱胡平等人為民運理論家。

反觀中國及東歐各國海外民運的失敗,都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就是因為身居海外的原因,各位所謂的民運人士都是高學歷,高資歷的人士,這些人士組成的民運人士不是以組織能力為第一,而是以資歷及理論為第一。誰的理論高明,誰的學問大,誰更會寫文章,誰做牢更長久,誰就自然成為了大家推舉的民運領袖。這些人士當選成為某民運組織負責人之後的首要任務不是發展組織,而是寫出更多的文章以證明自己當值無愧為領袖。

如果各位能認真思考,中國民聯、民陣、民聯陣的數屆領導人無非都是如此。在學者型的領袖領導之下,各個組織沒有得到發展,相反是逐漸萎縮。當一個組織只強調道德力量而忽視人格魅力的時候,這個組織就走向了末路。這點與商業中的傳銷是極為相似的。

其實,民運組織需要的是領導者,而不是上帝。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有的只是有各種缺點,但能遵守組織要求,並有人格魅力的領導者。

正是中國海外民運領袖的缺乏,所以才造就了中國海外民運如此的尷尬境地。才會給中共以二十年喘息機會,使中共得到了發展經濟以換取執政合法性的良機。

自 2006年以來,我幾乎每遇到民運人士都會直接了當的問一個問題:你認為中共會在什麼時間倒臺?,我這樣的問題都是在公開場合去問,而不是在私下場合,更多的是在吃飯的時候,請在座的每一位領袖們回答。非常可惜的是,沒有一位領袖給我一個準確的回答,大多數給我的回答是含糊其辭。

這很讓我失望。因為,我認為,如果一個領袖不能給我一個答案的時候,這說明他們對整個中國的時局就沒有認真的研究,也沒有自信的判斷。儘管我曾反覆地,每年都會向這些領袖們提出這個問題,但只有魏京生在不久前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這就是在今年六四期間,我與一位商人前往華盛頓,這位商人問魏京生:草庵說2012年前中共會倒臺,你看呢?中共下一屆會選出誰當領導人?李克強還是習近平?老魏的回答是:"他們還能撐到那個時間嗎?"

很多人都關心中國的變化,中共是否還能撐到2012年,這確實是個問題,我的判斷當然是否定的,正因為這個判斷,我也遭受了不少的批判。

對於目前的中共反腐之風,各人的判斷不一,但我的判斷很簡單,這就是中共已經進入自殺階段,中共已經走向了我所期待的結局。這就是我一直向朋友們所講的,我們身在海外,我們沒有能力把手伸到太平洋對岸與中共過招,我們也沒有能力拿著槍炮去與中共開戰,我們有的能力就是激起民變,讓中共處於人民百姓的汪洋大海之中,讓中共自己內部爭鬥,然後民運藉機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

很多人看中共最近的反腐敗,似乎這是中共為了挽救自己而在努力,順應民意。但實際真是如此嗎?

在中國歷史上,作為總書記的江澤民是僅次於毛澤東任期的第二位總書記。在他執政的十三年中,大量的年富力強的親信被安插到中國的各個重要崗位上,這些人被提拔時的年齡幾乎都在四十歲左右,到了目前,這些執掌大權的官員年齡大都在六十歲以下。換言之,他們只要不犯重大錯誤,他們都可以撐到胡錦濤下臺。

曾慶紅在關鍵時刻將習近平推向前臺的時候就早已經算好了這一最後的較量。胡錦濤不過是歷史的煙雲,一個匆匆的過客。在目前的中國官場,眾多的官員也早已看清楚了這明顯不過的事實,所以才會有許多高層官員滿不在乎地說,胡錦濤再撐也撐不過我們,兩屆之後他必須下臺,現在只要應付得過去,胡錦濤什麼也不是。政令不出中南海不正是這種寫照嗎?當然,經濟割據也是造成中共這種現狀的另一種原因。

胡錦濤不知道這種情況嗎?當然知道,但他是無奈。軍權不在手中,幾次想提升將軍,安排自己的人馬,但目前年富力強的五十歲左右的將軍會同意嗎?憑什麼把我們在年富力強的時候趕下臺?胡錦濤敢嗎?

如果中國經濟繼續看好,經濟繼續發展而不是遇到了瓶頸,胡錦濤或許不會像當今如此心焦。如果胡錦濤不能保證自己的人馬上臺執政,下一屆的李克強不能完全掌舵。那麼,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胡錦濤就必然會被清算,至少經濟發展失誤的責任是必須要承擔的。同樣,胡錦濤的退休生活也無法得到保障。

胡錦濤沒有退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最近三年裡一定要把自己的人馬安排到位,一定要保證自己不被清算。

作為江澤民,他同樣遇到一個不被清算的問題。李克強上臺,對於李而言,沒有六四的包袱,李隨時可以平反六四以獲取政治資本及人民的擁護,這樣的結果對於晚年的江澤民毫無疑問是最大的打擊。而如果想不遇到這樣的遭遇,就必須要將自己信任的人或知恩報恩的人提拔上去。

習近平與李克強之爭是必然的,儘管是同一條船,但這條船已經不是沉的問題,而是誰能在沉的時候先能逃生。

很多民運領袖都自稱其堅持民主運動是無私的,到目前至少還沒有一個領袖公開說他的目標是回國執政。這種說法讓我感到很悲哀,在我眼中,這是虛偽,一種公開的謊言。民運領袖真的那麼純潔?我不相信,我相信其他民眾也不會相信,既然大家都不相信,說這種謊言為什麼?既然領袖們都沒有返國執政的野心,別人還會追隨你嗎?

人性的一個弱點就是利益,無論是政治利益還是經濟利益,如果人沒有個這些利益,人還會是人嗎?

謊言之下掩蓋著自己的野心,這就是中國人的特點。

其實,不僅僅是海外民運,中國政府官員也是如此。無論是習近平還是李克強,他們手下的人馬每一個人不都是如此嗎?如果他們真的不想陞官,不想發財,他們何必走入官場,何必拉幫結派?何必深陷這個高風險的職業,做個富足的小商人不是更好嗎?

面對未來的中共接班人問題,即使是習李不爭,但手下的人馬還是會爭,這就是國內官場最流行的一個趨勢,只有將對手置於死地,才能取得最後的平安。否則,習李手下的人馬總有一派會家破人亡,而事實上,這二十年的中國歷史就足以說明問題,無論是北京的陳希同還是上海的黃菊、陳良宇都是如此。

只要是有正常思維的人,閉著眼睛都會想到未來的局面,更何況那些在官場廝混多年的政治精英?中共內鬥是不可避免的,關鍵是誰能勝出,用何種方法?

很多人都覺得中共未來領導人將在習李之間產生,甚至有種習近平將大權獨攬的感覺。以本居士的淺見,習近平顯然是符合曾慶紅的代言人,曾慶紅曾有大志未得伸張,習近平顯然是其最好的代言人。但相對於李克強毫無疑問是胡錦濤最好的代言人。但在習李之爭之後,是否還有代言人預備?當然會有。這就是胡錦濤的第二貯備汪洋,江曾的儲備薄熙來及王岐山、俞正聲。

廣東幫的覆滅其實目標就是對準了習近平,習仲勛作為葉劍英之後的廣東幫老大早就給習近平獵取成為了大後方,斬殺廣東幫就是要給習近平的背後殺一刀,同時給汪洋立威,一箭雙鵰。而最為關鍵的是,殺的廣東幫是從經濟與政法兩個方面同時下刀,即斬財路,又斬兵權,這足以見到其刀光劍影,出手之恨。

廣東幫倒臺,必然牽連遼寧幫,所以,廣東之後必然是遼寧幫被斬。其中奧妙不言自明。不出三個月,海內外百姓必然會看到遼寧幫的重大案件接連出臺,以致中共"反腐大戰"隆重開始。

那麼海外民運會如何?是嫁衣?還是推手?還是棄兒?還是漁翁?各位請看下回分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轉載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