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纪晓岚一首纪事诗 记载了2大奇闻(图)

2022-05-25 18:00 作者:杜若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纪晓岚曾透过简短的诗文,记载了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两件奇闻。
纪晓岚曾透过简短的诗文,记载了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两件奇闻。(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六月,纪晓岚纪昀)的亲家、前两淮盐运使卢见曾因为盐政亏空案被调查。后来乾隆下令将卢家抄家后,已经得知消息的纪晓岚就决定事先通知卢,而纪晓岚后续自然因为泄密一事被革职查办,甚至被发配到新疆乌鲁木齐戍守。

纪晓岚在这一次因“漏言夺职”期间,他撰写了一百六十首的《乌鲁木齐杂诗》,其中有一首简短的纪事诗,则记载了纪昀亲身经历的二件奇闻。至于这件事又被记录于纪晓岚著作《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滦阳消夏录一》中。

这一首诗是这么说的:“白草飕飕接冷云,关山疆界是谁分?幽魂来往随官牒,原鬼昌黎竟未闻。” 

话说纪晓岚抵达乌鲁木齐后,有一天,军吏拿进来几十张文牒,又捧着墨笔请他签字审批。军吏说:“凡是客死在本地的人,其棺柩返回原籍时,按例要发通行文牒,否则那些灵魂不能入关。”原来那些文牒是为通行冥间关署准备的,因此自然是不能用朱笔覆批,连使用的印章也得选用黑色的。

该文牒上的内容是这么写的:“通行证:经查某处某人,年龄若干岁,于某年某月某日在本地病故。如今亲属运送灵柩返回家乡,故准予发给通行证。见持此证者, 请沿路把守关隘的鬼卒查验无误后,即将该鬼魂放行,不可滞留勒索,以致妨碍行程。”

从未料想到世间真的还有这等事的纪晓岚,纵然亲眼见到文牒,但仍认为虚妄不实,遂说道:“这只不过是差役的讬词罢了,趁机好向死者亲属索要钱财吧。我要禀告驻防将军查禁此事。”

十天以后,有人来报说,听到城西的墓地中传来鬼哭声,因没有过关文牒,它们不能返回家乡入土为安。

纪晓岚闻言,即斥责他们说的话实在是荒唐。

又过了十天,又有人来报,说鬼哭声已经靠近城边了。纪晓岚仍然呵斥他们一派胡言。又过了十多天,纪晓岚所住的宅院墙外竟传来鬼哭声,他以为是那些差吏故意伪装的,所以也就没有在意。

不过,几日后,鬼哭声竟然从窗外传到了他的窗前。当晚的月光皎洁明亮,四周犹如白昼。纪晓岚听到声响,就起身察看,但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当时鬼哭声闹得城内人尽皆知。纪晓岚有一位同僚是镶白旗贵族,名叫观成(1741年-1808年),满洲富察氏(或傅察氏)。当时观成也在乌鲁木齐,职位是御史。

观成对纪晓岚说:“你秉持的理念是正确的,就是将军也不能说服你。然而,鬼哭声也确实是众所共闻的。它们得不到通行文牒,实际上就会埋怨你。你何不试一下,签发给它们呢?姑且堵一堵那些流言蜚语。如果签发以后,鬼哭声依旧如故,那么你更能振振有词了啊!”

由于纪晓岚当时也面临无计可施的状况,只能勉强听从观成的建议,签署了那些文牒。结果当天夜里闹得满城风雨的鬼哭声戛然停止,从此就寂然无声了。这是他经历的第一件奇事。

后来,军吏宋吉禄有一日在印房里忽然昏倒了,过了好久才清醒过来。他后来告诉大家,说自己看见母亲来看他了。不一会儿,台军呈来了一道官文。纪晓岚打开一看,里面是来自哈密县的一份报告,说宋吉禄的母亲到乌鲁木齐来探望儿子,不幸死在途中。

纪晓岚应该是身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才在乌鲁木齐时写下了杂诗一百六十首,并包括上述这一首。

在这首简短的诗文中,纪晓岚记述了这二件奇事,他感叹,即使是著作《原鬼》、相信鬼魂存在的文学家韩愈也没有听闻过这样的事吧!

从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的很多记录可以理解到,人死不会如灯灭,魂魄到另外空间仍有不同形式的生命活动,只是人的眼睛看不见罢了。从他的这个记载来看,尽管生命处于不同的空间,但彼此之间仍会存在某些联系,彼此相互影响。

責任编辑: 淡然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