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纪晓岚只改动1字 《兰亭序》就成了祭文(图)

2022-05-20 18:00 作者:杜若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清朝大名鼎鼎的才子纪晓岚
清朝大名鼎鼎的才子纪晓岚(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清朝大名鼎鼎的才子纪晓岚(1724年─1805年),名昀,諡号文达,其人才思敏捷,学问渊博,是乾隆皇帝年间著名的大学士,曾经担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纪昀在遭逢妻子去世后,碰上乾隆询问他是否有悼念亡妻的佳作,他遂朗诵了《兰亭序》中的一节,但纪晓岚特意改了一个字,把序文改成了祭文。

乾隆六十年(1795年),纪晓岚72岁这年,他的嫡妻马月芳去世。说起这位马氏出身于东光望族,其父是马永图。马永图官至内阁中书,与纪晓岚的父亲纪容舒同朝为官,两人私交甚好。纪晓岚是才子,马月芳是名门才女,这两家仕宦之家绝对是门当户对的良好范例。幸运的是,纪晓岚与马月芳在婚后,可谓情投意合,一生相濡以沫。

正因为纪昀与妻子马月芳相处融洽,所以乾隆想知道纪晓岚如何撰写给爱妻的祭文,乾隆认为,这铁定是千古难得的佳作。

乾隆派侍卫前往致祭,纪晓岚入朝谢恩之时,乾隆问他:“你在海内享有文豪之美誉,且你们伉俪二人素来笃诚。你为爱妻写的悼亡之作,必多是佳作。”

纪晓岚回复说:“臣已经老了,既衰老又有病,文字也颇为萎靡不振,不足以登上作者之堂。然而,六十多年结发之情,鼓盆之悲痛,又怎会停止!臣只不过抄袭古人旧文罢了。”纪晓岚话一落,即朗诵了《兰亭序》中的一节: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讬,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纪晓岚朗诵的那一节,大致意思是说,人与人之间相互交往,俯仰之间很快就度过了一生。有的人与友人在屋室内,面对面地畅谈胸中的抱负;有的人则寄情于山水,不受任何约束地生活。虽然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性格或安静或躁动也不同。当他们对所得到的东西,一时感到快意释然,怡然自得时,浑然不知老死之期就要到来。

对于得到或喜爱的事物感到厌倦时,感情随之而变化,感慨也随之产生。过去喜欢的东西,转眼间就已成为陈年旧迹,尚且不能不引起心中的感慨,况且寿命长短全凭造化而定,最终都将消逝。古人说:“死亡也是大事。”怎能不引发人的悲痛呢?!

然而,纪晓岚朗诵时,只改动一字,也就是将“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的“夫”改成“孺”,就成了“孺人之相与俯仰一世”。古代称大夫的妻子为“孺人”。而纪晓岚只改了一个字,就将序文改成了祭文,读来却也一点都不违和,令人再次折服其文采。

乾隆听闻后,说道:“王羲之的《兰亭序》,你将‘夫人’的‘夫’字读作‘孺’字,便是一段哭妻祭文。你真是擅长抄改。”

就这样,纪晓岚妙借《兰亭序》之颂,表达对爱妻的祷颂之意,满足了乾隆的好奇。

責任编辑: 衍淡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