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读《前赤壁赋》体悟(图)

2022-03-20 18:00 作者:清风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前赤壁赋》是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苏轼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时所作。
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时所作。(绘图:志清/看中国)

前赤壁赋》是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苏轼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时所作。我第一次接触此文是在电视里,当时在放一部电影,片中有一个情节:一位老年的语文教师昏迷了,他的两位学生轮流给他背这篇文章,我觉得文中的意境非常美,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是《前赤壁赋》,我感到有一种力量驱使我将此文背了下来,再后来随着自己修炼的不断深入,慢慢悟到此文其实是作者借夜游赤壁来表达自己所在层次的一些感悟,不是一般认为的在政治上失意后的一种豁达。一般的豁达修养好的常人有时也能做到,但苏轼则远远超过了这个层次。下面我试着对此文作一个解读。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第一段写苏轼和客人泛舟游赤壁,一般的解读着重于文字的优美,但有两个关键因素是一般常人的解读忽略了的,一是苏轼本人是修炼人,层次也不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他的朋友也不是泛泛之辈,根基也都是不错的,这才能引出下文,二是月,这个月贯穿了整篇文章,没有这个月也就没有了这篇文章。虽然此文是赋,但散文的成分很大,我们知道散文讲形散而神不散,月就是本文的神,月在这里当然是常人中的那个月亮,但又绝不单单如此,月在古文中常引申为故乡,归家。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等等,所以这里指通过修炼返本归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月夜很美,泛舟于江上也很静,这样的环境很适合打坐入定,而定中的感受往往又很美妙,所以他们坐了一阵,这才有“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第二段“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坐了一会儿,他们出定了,饮酒唱歌,歌的内容“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这里的美人借指月亮,引申为对在高层空间真正的家的美好情怀和向往。“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箫是属于仙界的,八仙里韩湘子就是吹箫的,无疑,这个客的演奏水准是相当高超的,他必须是一个根基相当好的人才能达到这样的水准和巨大的穿透力,这里的“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不是一个比喻,而是在那个场景中真真切切的事实,用功能才看的到。另外音乐本身也是活的,所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也是客观的描绘,不是感觉或想像。

这位客的根基很不错,可又觉得修炼艰难,畏惧,无奈。这种情绪在他的箫声中体现出来了,苏轼感受到了,所以才有了下面的一段: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这一段中客以曹操引开,感叹这样的大英雄都会过去,世间的功名利禄都不能长久,而自己想“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这明显是求道之心。而“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又表现出了客对修炼艰难的畏惧和无奈。

下面一段则是苏试对他的鼓励。“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

这一段是苏轼在自己的层次对得失的理解,是他真真切切看到的,靠常人的层次感受是达不到的,他看到万物都在变化,但总体又都是无穷无尽的,而人,社会又是和宇宙对应的,“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简单讲就是该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不是你的不强求,不要执着常人中的得失,后面的“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其实是讲真正放下对常人中名利情的执着,就能真正感受到那种无欲无求的美好,清风明月一直都存在,可是现代人被各种物欲的执着占据了头脑,有多少人能感受到他们的美好?清风明月都是有生命的,持久永恒的,真正修炼上来就可以直接和他们沟通,那种感受比任何常人中物欲的满足都美好的多。

其实何止清风明月,真正开悟后能看到感受到沟通到的好东西太多了。常人有时到优美的场景中也能感受到身心愉悦,一时忘了常人中的种种得失和执着,因为那种场有强大的同化作用,但都是短暂的,一旦回到现实中又开始为名利争斗了。而真正修炼上来就不一样了。看得出这位客尽管根基不错,但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对名利的执着,而苏轼则因势利导给他鼓励,叫他不要放弃。

客很受鼓舞,所以“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

这篇赋看似写月夜游记,实则是几个修炼人之间的切磋,由于苏轼本身的层次高,又有神助,所以此文才有强大的生命力。

責任编辑: 张云峰 来源:正见网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