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逆中”风暴下的体坛启示录(图)

2021-12-14 09:51 作者:陈子轩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奥运
奥运五环旗帜(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1年12月13日讯】自从中国女子职业网球选手彭帅11月初在微博发文,指控与中国前副总理张高丽不伦关系与遭胁迫性交,至今一个多月,引发全球体坛前所未有的关注与“逆中”形势。“#WhereIsPengShuai”(#彭帅在哪里)的社群媒体标签也成为网坛众家球星声援的号召。

与此同时,另一个让中国伤脑筋的是刚入籍美国并更名为“自由”的土耳其裔NBA球员坎特(Enes Kanter Freedom)。他屡屡在社群媒体发文以及接受主流新闻媒体访问时,表达对新疆维吾尔人、香港、西藏及台湾的支持,近日更直接点名目前在中国CBA打球的林书豪,称他“因人民币而噤声,呼吁他将道德置于金钱之上”。

WTA振奋的一枪:普世价值高于金钱,全面暂停中港地区赛事

类似事件发展至今,当中最令人振奋的莫过于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WTA)主席赛门(Steve Simon)的表态,他在整起事件中站在第一线,从对彭帅人身安全的质疑以及呼吁中方正面应对未果之后,断然宣布WTA即日起终止在中国与香港的所有赛事。从刚公布的2022年女网上半季赛事来看,WTA确实说话算话,尽管此举可能使得他们损失高达10亿美元的收入。

赛门才在2021年WTA官方所出版的媒体指南中,以推动WTA的全球化、尤其是在亚太地区的成长而备受赞誉,此时他却在面临可见而立即的财务损失之下,甘冒中国大不讳,疾呼并捍卫WTA旗下女性网球选手的生命与自由。

近年来,每每在人民币之前低头的各大运动组织,包括NBA处理前火箭队总管莫雷(Daryl Morey)在Twitter发文挺香港、英超对于当时效力于兵工厂队的厄其尔(Mesut Ozil)发声力挺新疆维吾尔人等事件之后,各自所属的运动组织纷纷以无视甚或切割来回应,因此WTA这样的大动作着实令人眼睛为之一亮。

女网运动发展史:女权与性平推动的先驱

回顾过往女网在运动史、甚至人类性别平权进程上扮演着先驱者角色,因此这样的传统实有例可循。

素有“女神”(La Divine)之称的法国女网传奇兰格伦(Suzanne Lenglen)在1920年代开始换上短袖、宽松百褶裙,改变传统及踝连身裙、束腰衬裙的不适宜服仪,加上豪迈的打球风格,为女网写下初始的叛逆。1970年代,更是女网开展性别平权的关键年代,在世界网球杂志以及维珍妮凉烟的赞助下,比莉.珍.金恩(Billie Jean King)号召8位同袍,为女子职业网球踏出平权重要的一步;1973年,她在“性别之战”中,以直落三击败前温布敦男单冠军瑞格斯(Bobby Riggs),具有极大的象征与实质意义。日后,她的出柜,更引领女网选手在同志平权的奋斗。2007年,温布敦加入了其他三大满贯赛的行列,将女网奖金提高至与男网选手一致,自此完成四大赛男女网奖金同酬的里程碑。

这些进步的价值,冲撞着运动场域中既有的保守氛围与运动商品化的唯利是图。

国际奥会的粉饰太平:传递“彭帅平安”讯息惹争议

与WTA相较之下,由于中国的阿里巴巴与蒙牛近年已跻身奥运顶级赞助商“奥运伙伴”(The Olympic Partner,TOP),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与中国利益牵扯渐深,北京冬奥在即,原本网球与冬奥无涉,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却多次揽任在身,企图扮演和事佬的角色粉饰太平,甚至向外界传达所谓彭帅平安的消息,不论动机或是成效,都让人见其丑态。

当然,中国自走向“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是全世界职业运动所觊觎的广大市场,前仆后继,乐此不疲。彭帅事件余波下,WTA尽管身先士卒,但其他网球主要组织却不同调。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ssociation of Tennis Professionals,ATP)表示目前不会跟进WTA的抵制措施,国际网球总会(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ITF)在12月6日更表明他们将不会以停办赛事的手段来“惩罚十亿人”,讽刺的是,该组织顶级赛事,也就是原名“联邦杯”的女网国际团体赛事自2020年已更名为比莉.珍.金恩杯(Billie Jean King Cup),但却与该赛事命名精神象征者的意志相违背。

网球之外,F1的爱快罗密欧(Alfa Romeo)车队签下中国车手周冠宇,就是赛车界依旧追寻中国市场的企图。尽管疫情下,中国站自2020年起,甚至连2022年都会缺席F1分站赛事,但是有中国车手加盟,正如同姚明之于NBA一样,F1期望能借此国族包装的特洛伊木马深入中国市场,并已积极策划未来在上海之外的第二站赛事。

诱人也危险的中国巿场:英超的惨痛代价与冬奥男子冰球尴尬的赛局

然而,许多国际赛会组织也逐渐意识到,在追寻中国市场利益之际,所必须承担的政治与市场资讯不透明下的经济风险,英超或许是第一手尝到苦果的顶级职业联赛。原本苏宁集团(Suning Holdings)旗下的PPTV(PP Live)以3年7亿美元的天价买下英超2019/20赛季到2021/22在中国的转播权;但是在疫情爆发,英超停赛之际,苏宁抓住中断的英超赛季,作为其当初高估英超市价的开脱借口,断然拒绝支付余款,后来腾讯临时接手,并以1年1,000万美元“偷”到2020/21赛季的转播权,震荡了英超在中国市场后,爱奇艺再拿下未来4年的转播权,双方未公布成交价,但业界评估应仅剩苏宁合约总值的一半左右。

高风险是否真能换回高报酬?西方运动界对于中国的矛盾情结,也许从北京冬奥男子冰球项目中国是否该参赛可见端倪。

北京冬奥之中,中国以地主之姿,原本就可以参加所有项目的比赛,但是男子冰球与世界列强的落差过大,本届赛事分组抽签又恰与美加两大超级强权加上近年来势汹汹的德国同分在A组。上届平昌冬奥韩国也以地主资格参赛,在北美国家冰球联盟(NHL)缺席以及允许韩裔及归化球员参赛下,虽然预赛三战全败,但是输的比分仍在可接受范围。

本届不但NHL预定与会(但明年1月10日前仍可退出),中国又不允许美加的华裔球员入队,要以全华班的中国队参加,预赛每场很可能会面对0:15悬殊比分差距的惨状。北美的NHL或是国际冰球总会(IIHF),一方面想透过最顶尖球员与会,将冰球打入中国市场;一方面又面临,一旦中国以极为羞辱的比数在自己家里出现,实在难以让中国人对这项运动抱以希望,左右为难,不断考验着IIHF的决策。中间曾以中国可能“无法达到竞赛标准”为由多次开会讨论,直到12月6日,方才做出中国队仍可与赛的最终定论。

在此全球地缘政治紧绷之时,恰巧又是北京冬奥即将展开之时,由于冬季冰雪运动的特性,原本就以温带国家为发展中心,北欧、阿尔卑斯山麓诸国、美加等国才是要角;中日韩近年则在花式溜冰、滑雪板、滑雪跳远及短道竞速溜冰屡有佳绩。但先天气候条件与后天训练、竞赛高昂成本,使得上届平昌冬奥就仅有全球45%的国家参赛,本届在疫情搅局下,可能更低于此低标线,加上对观众而言,东京夏季奥运刚结束,接连赛事的“奥运疲乏”也在多方预期之内。

烟硝四起的北京冬奥:20国拒签休战决议、美国带头外交抵制

联合国虽仍依循惯例,已象征性地通过“北京冬季奥运奥林匹克休战决议”,但是本届包括美、日、印、澳等20国却拒绝签署,显见这些国家连面子都不给,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更宣布将以外交抵制的方式,不派出任何官员与会北京冬奥;截至12月10日,英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宣布跟进。本届冬奥规模与气氛上虽然冷清,但烟硝味可能更胜以往。

COVID-19疫情,在Omicron变种病毒影响下,原定12月中在瑞士琉森开幕的冬季世大运已经宣布取消,但是中国官方已经表示坚定立场,本届冬奥将会在更严格防疫措施下如期举行。其实欠缺外国观众,加上外国代表团纷纷缺席的情况下,虽然看似面子不好看,但对于中国政府而言,少了观光收入或是万邦来朝荣光场景,也许实则却可让中国政府松一口气,借此根绝了“外国势力干预”的机会。

试想,若是外国观众身着“#WhereIsPengShuai”或是外国代表团借此传递抗议讯息,北京当局面子势必更挂不住;更何况,还有万里防火墙(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罩着。

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期间,外国媒体仅能在特定旅馆以及媒体中心享有自在的网络通讯,尽管表面宣称如此,但IOC事后也承认,他们与北京当局达成协议,封锁了部分网站。2008年况且如此,如今草木皆兵、无处不辱华的氛围下,2022年冬奥的资讯传播又会是如何?至今IOC官方仅在2016年时正式宣布他们对于北京冬奥网络自由“有信心”,除此之外未见任何冬奥期间网络通讯自由度的相关消息,在疫情下已经限缩的媒体采访阵容,冬奥期间的讯息流通将更受限制,而从IOC近年来的作为来看,他们也不会是可以期待的改变力量。

运动归运动、政治归政治?谢淑薇静默的省思

女网领先国际奥委会,再一次走在引领进步价值的前线,尤其巧合的是,虽然前面提到女网与冬季奥运看似两条平行线,但2014年索契冬奥,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为了传达对俄罗斯“反同政策”的抗议,就特别任命比莉.珍.金恩为美国代表团成员,8年之后,冬奥与女网再次交集。既然有极权国家意欲以冬奥洗白其形象,当然必须面对官方说法之外的检视。

相关事件发展至今,尤其令人感到惋惜的是谢淑薇的静默。她与彭帅在2013年法网和2014年温网夺下女双冠军,后因体能师等等的矛盾导致有20年情谊的两人拆伙,但是以谢淑薇在国际女网的成就,尤其彭帅又是她生涯中最成功的搭档,就算曾有天大的矛盾,但此事关人身安全的事件中,未曾公开对彭帅闻问与表态,也错失展现人道的关怀与气度的良机。连如此具有指标性的谢淑薇都如此,不难想像“运动归运动、政治归政治”这十字咒语的魔力。但运动员与观众也必须知晓,之所以能“无忧无虑”地竞赛与看球,正是因为全球主流民主自由的意识形态给予了他们这样的舞台与看台,而这些先决条件并非理所当然,而是经过争取进而需要捍卫的。

西方阵营对于市场开放的中国,过往普遍天真地带着传统马克思理论的思维,也就是希望透过改变中国的生产与经济型态的基础建筑以改变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并渐进式地将中国导入自由民主的和平改变途程;殊不知,在与中国交流的过程中,被改变的反倒是西方自己。WTA的立场与坎特的持续发声或许是这道潮流中的一小道逆流,但是却难给予直接的转向。

真正的改变需要所有关注运动的人一起努力,进而给予这些国际运动组织压力,甚至透过国际运动赛事的场域,进而扩大到其他层面的影响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报道者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陈子轩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