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美国人为什么反感疫苗(组图)

1976年美国“猪流感免疫计划”失败始末

2021-11-10 11:00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1976 美国猪流感疫苗 福特在接种疫苗
福特在接种疫苗。(网络图片)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将疫苗列为20世纪公共健康领域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但在包括美国、意大利、英国、法国、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仍有不少父母对疫苗极度不信任,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甚至有一批抵制疫苗的群体在极力推动“反疫苗运动”。其中的原因包括宗教信仰、个人理念、政治立场,还包括家长对疫苗副作用的担忧。不少家长认为疫苗会引发自闭症,尽管许多大型权威机构已经进行了多次辟谣,但仍无法消除这些家长的疑虑。同时,对现在医学和政府不信任,也让民众对强制接种疫苗充满了反感。

而爆发于1976年的美国猪流感更是加深了美国人对接种疫苗的疑虑。

1976美国猪流感

1976年1月发生在迪克斯堡,美国陆军在新泽西的一个训练中心。一个士气高涨的新兵,年轻的列兵戴维刘易斯感到头晕、恶心、无力、发烧、肌肉疼痛,在新年过后那阴冷、潮湿的一周,几个同来的新兵也害了同样的病症,有的人到基地的医务室去看病。

但是,18岁的刘易斯决心在基础训练中出人头地。尽管医官已经准许他留在宿舍休息48小时,刘易斯还是背起50磅的背包,参加了在新泽西寒冷的冬季的整夜行军。虽然发着烧,这个小伙子仍然强迫自己继续前进,但他已经远远落在别人的后面。几个小时后他倒下了。刘易斯在到达基地医院后几个小时死去。

两个星期后,美国卫生官员宣布,刘易斯死于一种新型的猪流感Swine Flu。他的战友也感染了同类猪流感。这种猪流感被起名为A/New Jersey/1976(H1N1)。这种流感与1918至1919年的全球性大流感很相近。在那场疫灾中,2千万人因流感而丧生,其中包括50万美国人。

猪流感免疫计划

1976年美国民众接种猪流感疫苗。(网络图片)
1976年美国民众接种猪流感疫苗。(网络图片)

担心美国会发生大规模的流感疫情,1976年3月14日,美国政府启动了流感紧急状态。1976年3月24日,福特总统邀请有关医学专家到白宫开会,问他们:“美国是否面临猪流感的暴发,需要进行全民接种么?”在座的专家回答:“是的。”会后,福特召开记者招待会,敦促国会拨款1.35亿美元研制疫苗,以实现全民免疫。

国会立刻对总统的提议表示支持,民主党人控制的国会一下子通过了1.8亿美元的款项。1976年4月15日,福特签署了这个法案,夸张地对媒体宣称,迪克斯堡猪流感堪比1918年大流感(有统计数据称,美国当时死了67.5万人),因此要在1976年10月进行全民接种免疫。

到了1976年7月,医学界的态度发生过转变,多数专家认为1976年的流感疫情不会导致100万美国人死亡,从刘易斯身体中提取的流感病株远不如1918年大流感留下的病株致命,现代医学在处理流感暴发上要比一战中的医生好得多。世界卫生组织让所有的医院严密防范猪流感,但没有要求进行大规模的免疫动作。

不过,没人能阻止当时美国政府的脚步。国会开始对制药企业施压,督促他们加快流感疫苗的研制。制药企业认为,要研发出合格的疫苗需要几年时间的试验和临床试用,让企业研制和分发一种未经试验的药品实在是勉为其难。制药企业表态:“如果疫苗出了问题,企业能免于诉讼的话,他们可以研制得更快。”国会对此予以拒绝,双方的僵局一直持续到1976年8月2日。

这一天,两名美国退伍军人协会的成员参加完该协会在费城召开的大会后,死于一种特别的呼吸道疾病,这个消息让国会议员们坐立不安,他们认为来自费城的报导传达了一种暗示:两人之死是1976年流感大暴发的开始。国会终于同意在疫苗安全问题上为制药企业免责,疫苗研制工作也就相应加快了。

1976年8月5日,福特总统签署了国家流感免疫计划,拟对至少80%的美国人接种,同意在“疫苗出现问题时”为制药企业承担赔偿责任。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全民免疫行动即将拉开序幕。

美国人的黑色记忆

从1976年10月1日开始,至10月11日,美国共有4千万人(相当于当时美国人口的24%)接受了猪流感疫苗注射。在接种疫苗的那些天,美国政府进行大量宣传工作,号召大家接受猪流感疫苗注射。数以千计的医生护士,在医院,学校,政府部门,救火站等地设立临时注射站。许多政治人物高调参与,以示表率。许多人在临时注射站前排队,有许多人要等一两个小时。

然而,几天之内,有一些人在接受猪流感疫苗注射后发生严重不适。在10月12日,更有匹兹堡地区的3位老人在接受了猪流感疫苗注射几个小时后心脏病发作而死亡。这些情况导致政府宣布猪流感疫苗注射暂停。而后,又有报告疫苗引发神经系统的问题,尤其是罕见的格林巴利综合症。最终,1976年12月16日美国政府中止了猪流感疫苗注射计划。

福特总统用保护美国人健康来赢得声望的想法破产了,他在年底的大选中输给了卡特。专家们预料的1976年大流感也没暴发,倒是美国政府的大动作引发不小的恐慌。事前事后都有不少批评指责,有的批评大规模疫苗注射是政治炒作,有的抱怨疫苗注射后造成后遗症。

1976年美国猪流感免疫计划的失败,也给人们留下了“疫苗比流感杀死了更多美国人”的黑色记忆,导致美国人对流感疫苗的恐惧至今挥之不去。

现在拜登政府丧心病狂的正在推行强制疫苗政策,已经遭到了美国很多州的强烈抵制以及诉讼,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也因此而觉醒!

責任编辑: 青云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