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暴躁的灌夫贪酒招致杀身和灭族(图)

――【劝忍百箴】中的《酒之忍》

2021-11-01 10:17 作者:秦山整理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暴躁的灌夫贪酒招致杀身和灭族
贪酒自古以来就被认为会乱性而毁大事的。(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

《劝忍百箴》的作者是元朝的许名奎,书成于元武宗至大三年庚戌(公元1310年)。《劝忍百箴》共计一百篇。其内容包括忠孝仁义、喜怒好恶、名誉权势等多个方面。全书以一百篇箴言的方式,传达中国忍文化的深刻内涵。

古训嘉言可以作为今日之借鉴,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笔者为读者介绍《劝忍百箴》一书中《酒之忍》的部分内容。

【原文】司马受竖谷之爱,适以为害;灌夫骂田蚡之坐,自贻其祸。噫,可不忍欤!

[大意]春秋时期楚国的司马子反接受仆人谷阳竖的酒,沉醉不起,结果延误军情,自杀谢罪。西汉的灌夫借酒骂田蚡于坐席上,结果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显见贪酒是会毁大事的。唉,怎么能不忍耐酒的诱惑呢!

本篇笔者为读者介绍其中的一则历史典故——灌夫骂田蚡之坐,自贻其祸。

灌夫和田蚡的故事主要记载于《史记》。

笔者读了这个历史故事,感慨良久,灌夫的结局太过惨烈,其实罪不至死,结果不但身死还被灭族。为营救灌夫的窦婴也因牵连而被斩首示众,令人唏嘘!田蚡也得到了应有的果报,这个果报也延续到了他的子孙身上。这个历史故事所展示的教训是深刻的,值得反思。

书归正传,我们一起参看《史记》中的记载。灌夫、窦婴,他们二人和田蚡的恶缘是如何开始的呢?

从史书中的记载,可以知道灌夫是个直肠子、凡事不能忍耐、脾气暴躁,而且爱喝酒和借酒耍酒疯,多次喝酒惹事。灌夫的性格特点为他的被杀和灭族埋下了祸根和伏笔。

《史记》中这样描述灌夫:灌夫为人刚强直爽,好发酒疯,不喜欢当面奉承人。对皇亲国戚及有势力的人,凡是地位在自己以上的,他不但不想对他们表示尊敬,反而要想办法去凌辱他们;对地位在自己之下的许多人士,越是贫贱的,就更加恭敬,跟他们平等相待。在大庭广众之中,推荐夸奖那些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士人们也因此而推重他。灌夫不喜欢文章经学,爱打抱不平,已经答应了别人的事,一定办到。凡和他交往的那些人,无不是杰出人士或大奸巨猾。

吴楚七国之乱之时,灌夫率领一千人跟随父亲灌孟从军,立下军功被封为中郎将。灌夫以勇猛闻名。汉景帝时曾任命灌夫为代国宰相。

公元前141年,汉武帝即位。建元元年(前140年),灌夫入京,担任太仆。次年,灌夫与长乐宫卫尉窦甫饮酒,酒后殴打窦甫。窦甫是窦太后的兄弟,汉武帝怕太后斩杀灌夫,改任他为燕国宰相。

几年后,灌夫犯法免官,于是以百姓身份在长安居住。灌夫尚游侠,家产数千万,每天的食客少则几十,多则近百。为了在田园中修筑堤塘,灌溉农田,他的宗族和宾客扩张权势,垄断利益,在颍川一带横行霸道。灌夫交好魏其侯窦婴。

窦婴是汉文帝皇后窦氏的侄子,汉文帝时,窦婴曾任吴国国相,吴、楚七国之乱时,曾被景帝任为大将军。七国破,窦婴被封魏其侯。

武安侯田蚡是汉景帝皇后王娡的同母弟弟。窦婴当了大将军,正当显赫的时候,田蚡还是个郎官,没有显贵,来往于魏其侯家中,陪侍宴饮,跪拜起立像窦婴的子孙辈一样。当汉武帝继位,王娡称制,她在全国的镇压、安抚行动,大都采用田蚡门下宾客的策略,田蚡被封为武安侯。

窦婴、田蚡后来都以列侯的身份闲居家中。

窦婴自从窦太后去世后,被汉武帝更加疏远不受重用,没有权势,诸宾客渐渐自动离去,甚至对他懈怠傲慢,只有灌夫一人没有改变原来的态度。窦婴天天闷闷不乐,唯独对灌夫格外厚待。

田蚡虽然不担任官职,但因为姐姐王娡的缘故,仍然受到汉武帝的宠信,多次议论政事,建议大多见效,天下趋炎附势的官吏和士人,都离开了窦婴而归附了田蚡,田蚡日益骄横起来。窦太后逝世后,田蚡被任用担任丞相。

从史书的记载,可以知晓,虽然窦婴和田蚡都是外戚,都被封侯,但是随着窦太后的离世(窦太后是汉武帝的祖母),窦婴已经更加失势,而田蚡因为汉武帝的母亲王娡的原因,更加得势,权势正是如日中天,非常骄纵跋扈。灌夫和窦婴交好,因此灌夫和田蚡的矛盾由此引发和激化,而这一切其实是从一件小事开始的。

灌夫在服丧期内去拜访田蚡。田蚡随口说:“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访魏其侯,恰值你现在服丧不便前往。”灌夫说:“您竟肯屈驾光临魏其侯,我灌夫怎敢因为服丧而推辞呢。请允许我告诉魏其侯设置帷帐,备办酒席,您明天早点光临。”田蚡答应了。灌夫详细地告诉了窦婴,就像他对田蚡所说的那样。窦婴和他的夫人特地多买了肉和酒,连夜打扫房子,布置帷帐,准备酒宴,一直忙到天亮。天刚亮,就让府中管事的人在宅前伺侯。等到中午,不见田蚡到来。

窦婴对灌夫说:“丞相难道忘记了这件事?”灌夫很不高兴,说:“我灌夫不嫌丧服在身而应他之约,他应该来。”于是便驾车,亲自前往迎接田蚡。田蚡之前只不过开玩笑似地答应了灌夫,实在没有打算来赴宴的意思。等到灌夫来到门前,田蚡还在睡觉。于是灌夫进门去见他,说:“将军昨天幸蒙答应拜访魏其侯,魏其侯夫妇备办了酒食,从早晨到现在,没敢吃一点东西。”

田蚡装作惊讶地道歉说:“我昨天喝醉了,忘记了跟你说的话。”便驾车前往,但又走得很慢,灌夫更加生气。等到喝酒喝醉了,灌夫舞蹈了一番,舞毕邀请田蚡,田蚡竟不起身,灌夫在酒宴上用话讽刺他。窦婴便扶灌夫离去,向田蚡表示了歉意。田蚡一直喝到天黑,尽欢才离去。

田蚡曾经派籍福去索取魏其侯在城南的田地。窦婴大为怨恨地说:“我虽然被废弃不用,将军虽然显贵,怎么可以仗势硬夺我的田地呢。”不答应。灌夫听说后,也生气,大骂籍福。籍福不愿两人有隔阂,就自己编造了好话向田蚡道歉说:“魏其侯年事已高,就快死了,还不能忍耐吗?姑且等待着吧。”

不久,田蚡听说窦婴和灌夫实际是愤怒而不肯让给田地,也很生气地说:“魏其侯的儿子曾经杀人,我救了他的命。我服事魏其侯没有不听从他的,为什么他竟舍不得这几顷田地?再说灌夫为什么要干预呢?我不敢再要这块田地了。”田蚡从此十分怨恨灌夫、窦婴。

元光四年(公元前131年)的春天,田蚡向汉武帝说灌夫家住颍川,十分横行,百姓都受其苦。请求汉武帝查办。汉武帝说:“这是丞相的职责,何必请示。”灌夫也抓住了田蚡的秘事,用非法手段谋取利益,接受了淮南王的金钱并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宾客们从中调解。双方才停止互相攻击,彼此和解。

同年夏天,田蚡迎娶燕王的女儿做夫人,王太后下了诏令,叫列侯和皇族都去祝贺。窦婴拜访灌夫,打算同他一起去。灌夫推辞说:“我多次因为酒醉失礼而得罪了丞相,丞相近来又和我有嫌隙。”窦婴说:“事情已经和解了。”硬拉他一道去。

酒喝到差不多时,田蚡起身敬酒祝寿,在坐的宾客都离开席位,伏在地上,表示不敢当。过了一会儿,窦婴起身为大家敬酒祝寿,只有那些窦婴的老朋友离开了席位,其余半数的人照常坐在那里,只是稍微欠了欠上身。灌夫不高兴。他起身依次敬酒,敬到武安侯时,武安侯照常坐在那里,只稍欠了一下上身说:“不能喝满杯。”

灌夫火了,便苦笑着说:“您是个贵人,这杯就托付给你了!”田蚡不肯答应。敬酒敬到临汝侯灌贤,灌贤正在跟程不识附耳说话,又不离开席位。灌夫没有地方发泄怒气,便骂灌贤说:“平时诋毁程不识不值一钱,今天长辈给你敬酒祝寿,你却学女孩子一样在那儿同程不识咬耳说话!”

田蚡对灌夫说:“程将军和李将军都是东西两官的卫尉,现在当众侮辱程将军,难道不给你所尊敬的李将军留有余地吗?”灌夫说:“今天杀我的头,穿我的胸,我都不在乎,还顾什么程将军、李将军!”座客们便起身上厕所,渐渐离去。窦婴也离去,挥手示意让灌夫出去。田蚡于是发火道:“这是我宠惯灌夫的过错。”便命令骑士扣留灌夫。灌夫想出去又出不去。

籍福起身替灌夫道了歉,并按着灌夫的脖子让他道歉。灌夫越发火了,不肯道歉。武安侯便指挥骑士们捆绑灌夫放在客房中,叫来长史说:“今天请宗室宾客来参加宴会,是有太后诏令的。”弹劾灌夫,说他在宴席上辱骂宾客,侮辱诏令,犯了不敬之罪,把他囚禁在特别监狱里。于是追查他以前的事情,派遣差吏分头追捕所有灌氏的分支亲属,都判决为杀头示众的罪名。窦婴感到非常惭愧。出钱让宾客向田蚡求情,也不能使灌夫获释。田蚡的属吏都是他的耳目,所有灌氏的人都逃跑、躲藏起来了。灌夫被拘禁,于是无法告发田蚡的秘事。

窦婴挺身而出营救灌夫。窦婴和田蚡在朝廷上、汉武帝和众大臣的面前当廷辩论灌夫的事情。

王太后王娡(汉武帝的母亲)在这其中也添加了一把火。王太后听了廷辩的情况在后宫发火,不吃饭,说:“现在我还活着,别人竟敢都作践我的弟弟,假若我死了以后,都会像宰割鱼肉那样宰割他了。再说皇帝怎么能像石头人一样自己不做主张呢!现在幸亏皇帝还在,这班大臣就随声附和,假设皇帝死了以后,这些人还有可以信赖的吗?”汉武帝道歉说:“都是皇室的外家,所以在朝廷上辩论他们的事。不然的话,只要一个狱吏就可以解决了。”

汉武帝派御史按照文簿记载的灌夫的罪行进行追查,与窦婴所说的有很多不相符的地方,犯了欺君之罪行。窦婴被弹劾,拘禁在名叫都司空的特别监狱里。

元光四年(公元前131年)冬天,灌夫和他的家属全部被处决了。同年十二月,窦婴也被斩首弃市。

田蚡的报应很快就到了。

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春天,田蚡病倒,嘴里老是叫喊,讲的都是服罪谢罪的话。让能看见鬼的巫师来诊视他的病,巫师看见窦婴和灌夫两个人的鬼魂共同监守着田蚡,要杀死他,不久田蚡惊惧而死。田蚡的儿子田恬继承了爵位。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田恬因穿短衣进入宫中,犯了“不敬”之罪,封爵被废除。

灌夫因为喝醉了而失言引起了如此大的祸端,灌夫的死太过惨烈,还连累家族被灭,窦婴也因此被害。真的是:莫大之祸,起于须臾之不忍,不可不谨!如果能忍一时之气,又怎会有如此悲惨的结局!笔者想起了《忍经》中记录的紫虚元君的话:“饶、饶、饶,万祸千灾一旦消;忍、忍、忍,债主冤家从此尽。”

笔者的另外一个感受就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天道轮回,善恶必报!古语云:人生却莫把心欺,神鬼昭彰放过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最后,笔者用《忍经》中的数则箴言与读者共勉:“常持忍字免灾殃。”“忍事敌灾星。”谚曰:“得忍且忍,得戒且戒。不忍不戒,小事成大。”孙真人曰:“忍则百恶自灭,省则祸不及身。”

(待续)

責任编辑: 申思茗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