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闫丽梦申请加入WHO病毒溯源调查被拒 (图)

2021-10-22 07:05 作者:云松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0/10-8/p2791291a439324510-ss.jpg
闫丽梦博士(图片来源: 免费图片 The Epoch Times)

世界卫生组织(WHO)10月13日提名了“新型病原体起源科学咨询小组”(SAGO)名单,共有26名专家组成。闫丽梦博士也向WHO递交了加入世卫组织病毒溯源调查小组的申请,但她的申请被WHO拒绝。

闫丽梦博士致WHO的的申请书原文是英文,中文翻译版如下:

亲爱的遴选委员会:

我写信是为了申请SAGO的职位。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病毒学家和揭露SARS-CoV-2实验室起源真相的人,我非常有资格担任这个角色,如果被选中,将大大有助于SAGO的使命。

我是一名独立的病毒学家,具有在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世卫组织H5参考实验室五年多工作的经验。我的研究专注于SARS-CoV-2的病毒学以及流感疫苗的开发。我的工作已发表在顶级科学期刊上,包括《自然》和《柳叶刀传染病》。

由于我的工作背景和病毒研究高度相关性,这至关重要,使得我成为一名揭露真相者。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1月16日,应世卫组织H5参考实验室的要求,我对武汉的疫情进行了秘密调查。我利用了我在中国的研究机构和医院系统以及中国疾控中心内部的个人关系,获取到第一手的信息,这不仅让我了解到COVID-19的严重程度和传播潜力,也了解到病原体是非自然来源的。我还认识到中国政府正在隐瞒信息,这正在使局势进一步恶化。随后,我决定揭露这些信息,希望通过揭露真相,产生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这可能会迫使中国政府承担责任、阻止全球健康危机的发生。2020年1月19日我通过YouTube的路德社频道(LUDE Media),匿名分享了我发现的信息,包括我自己对该病毒的分析。我分享的信息如下(当时以中文发布):

1)该病毒是中国军方实验室使用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作为模板制造的。

2)中国政府正在积极掩盖有关该病毒的真相。

3)该病毒可以人与人之间传播。

4)该病毒没有野生动物中间宿主,华南海鲜市场也不是病毒起源地。

5)如果不立即控制,病毒可能会导致大流行,从而导致各种突变体将不可避免地迅速出现。

所有五个信息后来都被证明是准确无误的,这有力地证明了我在揭露病毒真相方面的可信度和能力,以及我对SARS-CoV-2生物学上的出色高超理解。

我于2020年4月逃往美国,很快就开始提醒非中文世界的人们关于SARS-CoV-2的真正起源。此外,自2020年9月14日起,我和联合作者发表了三份报告,这些报告科学地证明了SARS-CoV-2的实验室起源。这些报告经过很严格的审查,并被证明是无懈可击的。

综上所述,我作为专家的见解和观点是强有力的和经过验证的,应该能够对世卫组织对SARS-CoV-2起源的调查做出显著贡献。因此,我希望你积极考虑我的申请。谢谢。

而世卫组织给闫丽梦博士的回信却是冷冰冰的:

亲爱的女士/先生:

感谢您提交申请,以表达有兴趣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病原体起源调查小组(SAGO)。

世卫组织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申请,我们谨慎地对收到的呈件进行审查,我们很遗憾通知您,您未被选中担任SAGO的成员。

对于您有兴趣加入世卫组织的工作,我们表示诚挚的感谢。

关于WHO的答复,推友居危思安(铁木真)评论道:“在信中,闫博士全面阐述自己在新冠病毒方面的调查和研究工作,回顾了119通过路德社分享传递了五点关于病毒的准确重要信息,以及后来发表的三份科学报告充分证明病毒的实验室起源。WTO的拒绝信表明他们在调查病毒起源问题上缺乏可信度,即便实际上出于安全考虑,闫博士不可能再回中国进行调查工作。”“闫博士能不能回国参与调查是一回事,WHO接不接受闫博士的申请又是另一回事。”“像闫博士这种资历的人,WHO都没放入名单中,可见这份名单有多少水份!调查团还未出师就被打脸!WHO毫无可信度!”

COVID-19冠状病毒(又称ccp virus)2020年爆发于中国武汉地区,后蔓延全球,不到两年时间,现全球感染者已超过2.42亿人,病毒致死人数超过470万人。COVID-19冠状病毒爆发后,世卫组织的反应比较迟缓。2020年1月19日,闫丽梦已经在路德社曝光了武汉疫情以及病毒真相,1月20日,北京政府才首次对外公开疫情,23日宣布武汉封城,who仍无任何反应。1月28日,谭德塞还率领世卫组织高级代表团访问了北京,并与习近平会见,高度肯定了北京的防疫政策。谭德塞说:“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领导力”;“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我们对此表示高度赞赏。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我相信,中国采取的措施将有效控制并最终战胜疫情”;“世界卫生组织坚持以科学和事实为依据作出判断,反对过度反应和不实之辞。世界卫生组织高度赞赏中国在全球卫生事业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和作出的重要贡献,愿同中方继续开展战略合作”。一直到2020年1月30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才宣布武汉疫情构成了“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但他有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的法规对各国政府提出任何关于人员、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等方面的建议,对防疫没有任何建议措施,也不建议旅行禁令。2月2日,当美国宣布对中国的旅行禁令后,谭德塞还公开批评川普总统颁布旅行禁令是过激的不恰当的反应,反而重复中共的论调“病毒可防可控”,要求其他国家不要效仿。

2020年2月18日,由世卫组织顾问彼得-达萨克牵头,有27名专家签名在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公开信,"强烈谴责围绕影响世界各个角落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起源的阴谋论";这份声明还说:“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对引发该疾病的病原SARS-CoV-2的全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并公开发表了结果,这些结果压倒性地证明了该冠状病毒和其它很多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声明还声称:“我们支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呼吁:促进科学的论证和团结,而非误传和猜想。”从这份声明的发起人与声明内容来看,与谭德塞在北京的讲话“反对不实之辞”是相呼应的,也就是说这份声明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WHO的态度。这份声明在全球被媒体广泛报导,中共大外宣更是大肆宣扬,影响很大。声明中说的很清楚,发表声明是针对网络中“关于该疾病起源的谣言和错误信息的威胁”,也就是主要针对路德社的爆料。因为当时闫丽梦还没有来到海外,她是通过路德社匿名爆料,当时也只有路德社在说病毒来源于武毒所,病毒是实验室制造,路德社无疑就是“谣言”的源头。从谭德塞的讲话以及这份声明来看,WHO无疑已经知道了闫丽梦通过路德社的爆料,也就是所谓的网络的谣言,他们当然清楚如果病毒来源于实验室是什么性质的问题,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它的反应不是重视爆料提供的线索,对爆料信息进行客观的评价和深入的调查分析,而是在第一时间就高调打压,试图用所谓权威的专家、权威的刊物、权威的媒体把所谓的谣言压制下去。尽管他们的声明比网络上那一点微弱的声音不知大多少倍,但真相就是真相,是任何人掩盖不了的,在关系到全人类的生死存亡的问题上,任何掩盖真相的行为都是对全人类的犯罪!

2020年4月,闫丽梦逃亡来到美国。7月份,开始公开亮相,并接受众多媒体采访,在媒体上直接曝光病毒真相,影响巨大。2020年9月14日,闫丽梦团队在学术资源库网站zenodo发表了第一份报告(https://zenodo.org/record/4028830#.YXGj5XlOmCQ),证明了COVID-19冠状病毒为实验室制造,是中共军方实验室使用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作为模板通过病毒增强实验合成的人造病毒,彻底否定了中共所说病毒来源于自然界,什么“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的源头的说法;2020年10月8日,闫丽梦团队又在zenodo发表了第二份报告(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XGkonlOmCT),进一步证明了COVID-19冠状病毒是中共军方开发的非常规的超限生物武器,进一步揭露了中共政府与相关人士的大规模造假掩盖。闫报告在国际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许多媒体采访报导,论文下载量超过了100万次,这对于专业性很强的学术论文非常罕见。尽管闫博士公开声明,欢迎任何人对报告提出质疑,愿意与任何人就报告内容与观点在学术上进行的公开的辩论。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包括在柳叶刀上发表声明的27位专家,敢于站出来公开应战。中共在海内外豢养的那么多专家学者,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写出雄辩有力的论文证明闫丽梦的报告是错误的。对报告的指责都是一些没有同行评议,缺乏直接证据,或者攻击闫报告是政治化病毒,都是非常的苍白无力。随着病毒的肆虐和闫报告的发酵,国际上要求进行病毒溯源调查以及病毒追责的声音越来越大,WHO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WHO不得不宣布对COVID-19冠状病毒进行溯源调查。

2021年初,WHO组建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专家组,外方专家组有10人组成,带头的外方专家组组长就是WHO病原体顾问彼得-达萨克。中共一开始就对WHO溯源调查百般阻扰,以疫情防控为名,不给调查人员签证。后经WHO多番交涉,拖延数月后中共才答应签证放行。据多家媒体报导,世卫组织证实,专家团名单必须先提交给中方审查批准。WHO调查团队于2021年1月15日抵达武汉,按照中共防疫规定必须经过14天的隔离观察才可开展工作。结束隔离后,2021年2月初才开始调查,到2月9日调查团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调查结束。

2021年3月,WHO发布了由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团的联合报告,该报告由34名中国科学家和国际专家组团队共同起草,该报告完全否定了实验室泄漏理论,称其“极不可能”。专家的结论主要基于与武汉科学家的谈话。这份报告显然缺乏公信力,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就连与中共关系非常密切,被中共扶植上台的外界戏称为谭书记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知道这个报告过不了关。谭德塞出人意料的公开质疑:称该结论需要进一步调查研究,并且他准备为此部署更多专家。他在向成员国通报情况的报告中说:“我认为这一评估还不够全面。将需要更多的数据和研究来得出更有力的结论。”他还要求中方开放数据,提供“更及时、更全面的数据共享”。

调查报告也受到公众舆论的严厉批评,美国之音、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法广、德国之声、英国《卫报》、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人》报、包括大纪元新唐人等众多媒体等发表报导评论对报告质疑,媒体纷纷认为这个报告明显在为中共宣传背书。媒体揭露说调查团只是走马观花,没有深入调查,调查的地点,接触到的人士都是中共方面安排的,调查团只是在配合中共走形式;调查团在中国看到听到的,都是中共安排的抗疫成果宣传,中共在借WHO调查宣传抗疫成果;短短几天的调查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参观座谈听汇报,而在最重要的武毒所的调查只有半天时间,没有进入实验室核心区域实地调查,也没有看到实验室病毒实验的原始数据和其他原始资料;媒体还揭露,WHO专家入境后,中共方面对专家组的活动实施全程控制,甚至强迫专家组按照中方的意见撰写调查报告。闫丽梦也于2021年3月31日发表了第三份报告《从两份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的错误进一步证实了中共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和闫报告的可信性》(https://zenodo.org/record/4650821#.YXGlxXlOmCQ),揭露了中共对WHO以及国际医学病毒科学家的广泛渗透,进一步指控SARS-CoV-2病毒是中国共产党政权与包括军方在内的实验室群所改造的更具致病性、传染力、杀伤力的超限生物武器。这份闫报告也是对WHO的调查报告的有力回击。

还有很多科学家也对WHO的报告提出质疑。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柯比研究所(Kirby Institute of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生物安全计划的负责人雷娜.麦金泰尔(Raina MacIntyre)表示,该报告似乎在“没有充分的证据”的情况下否定了实验室泄漏的观点。她说:“实验室事故肯定是一个可能性。”2021年3月4日,《华尔街日报》还刊登了来自澳大利亚、法国、美国、新西兰等国26名科学家的联名公开信,呼吁展开新的国际调查。公开信指出,二月份前往武汉的世卫专家团中,除了来自其它国家的专家外,另有一半为中国公民,调查独立性受到限制,且专家团的资讯均仰赖中国政府共享,任何报告都可能涉及政治妥协。公开信还不点名的批判了调查组负责人彼得-达萨克,认为他与武毒所有利益关系,不具备调查的公正性。2021年4月8日,又有24位来自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发表致WHO的联名公开信,指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的联合病毒溯源报告受到政治干扰,需要更严谨的调查,而中国是否参与无关紧要。来自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24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在这份公开信中说道,世卫和中国对新冠病毒的联合研究,并未提供关于新冠疫情的可信答案,调查报告结论是根据尚未发表的中国研究得出,而关键记录和生物样本“仍然无法获得”。美国一保守派组织公布长达301页的电子邮件,披露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联手隐瞒疫情。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了重磅调查报告,公布了在《柳叶刀》发表声明的27名专家,有26名专家与武汉病毒所有某种联系,其中有多名参加了WHO病毒溯源调查。在2021年2月8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达萨克自己透露,他是在被中国的"合作者"要求"表示支持"之后才写的这封信。这些事实证明,所谓的世界知名专家的公开信是中共操纵的产物。媒体还揭露,世卫组织调查团专家达萨克,被证实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利益关系。他与该所合作15年,发表20多篇论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曾给达萨克领导的“生态健康联盟”提供370万美元。达萨克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几十万美元。丑闻曝光后,达萨克声名狼藉,被《柳叶刀》从编委会除名。

更重要的是,西方主要国家对这个报告都不认可。2021年5月26日,美国拜登宣布重启新冠病毒的溯源调查,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在90天之内向他报告调查结果。6月12日至6月13日,西方七国首脑在英国康沃尔召开了七国集团峰会,会上七国首脑一致要求对病毒溯源开展第二阶段调查。公报第15条写道:“加强透明度和问责制,包括重申我们对全面实施和改进遵守《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的承诺。这包括调查、报告和应对来源不明的疫情。我们还呼吁开展及时、透明、由专家主导、以科学为基础的世卫组织召集的新冠病毒起源第二阶段研究,包括按照专家报告的建议,在中国开展研究。”

虽然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世卫组织重启了COVID-19冠状病毒溯源调查,但从公布的“新型病原体起源科学咨询小组”26人名单来看,对这个调查组能否开展独立有效的调查,能否得出客观公正的调查结果,都持有不信任和怀疑的态度。虽然彼得-达萨克被排除出了调查组,但是第一次WHO调查组10位专家中,依然有7位继续留用,其中有6位去过武汉。他们是库普曼斯(荷兰)、约翰.沃森(英格兰)、罗兹马里.桑格(肯尼亚)、弗拉基米尔.杰德科夫(俄罗斯)、捷阿.费舍尔(丹麦)、阮洪(越南)、埃尔穆巴舍尔(卡达)。第一次调查,已经证明了他们不称职不合格,没有严谨的科学态度以及敢于寻求真相的勇气,为什么还要留用他们?留用他们何以服众?调查组中还有中国的杨运桂,这个人也在上一次世卫组织-中国联合专家组任职,他的工作就是“系统梳理武汉早期病例基因组序列;系统收集整理全球早于武汉的疑似病例早期阳性样本序列,主要是国外”。说白了就是中共Covid掩盖的首席官员。还有泰国人苏帕蓬.瓦查拉普雷萨迪,这个人是在东南亚为中共溯源寻找蝙蝠和穿山甲病毒的人,合作者有中共军方的涂长春,以及与WIV千丝万缕的王林发,他进入SAGO当然有“利益冲突”!还有来自黎巴嫩、柬埔寨、古巴、肯尼亚等国家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这些国家与中共的关系都非常密切,他们又是如何被遴选的?他们难道比闫丽梦更有资格加入调查组?闫丽梦的申请被WHO无情拒绝,使我们有理由对WHO病毒溯源调查的诚意表示怀疑,有理由对调查组能否有效开展调查表示担忧,对WHO溯源调查的前景很不乐观。是调查还是继续掩盖,请大家拭目以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