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新书:撒切尔夫人的高级官僚策划了香港沦陷?(图)

2021-09-19 21:06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撒切尔
1984年12月19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图片来源:PIERRE-ANTOINE DONNET/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根据一本新书透露,英国一名高级外交官,即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一名最高外交政策顾问,被英国情报部门怀疑,在1997年香港移交中共前的会谈中,向北京泄露了敏感材料。

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报导,已故的克拉多克(Percy Cradock)爵士,是前英国驻中国大使,由于他在1984年规定英国最终撤出其前殖民地的协议、《中英联合声明》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他被称为“玛姬的官僚”(Maggie’s mandarin)。

克拉多克后来成为彭定康(Lord Patten of Barnes)的激烈批评者,彭定康作为香港的最后一任总督,主持了最后移交前的激烈谈判。

克拉多克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共产主义中国问题专家之一,还曾担任过英国政府联合情报委员会的主席。但据称,克拉多克发起了一场私人的自由职业者外交活动,并在英国情报部门的政变中落马。

英国间谍们获得了一份秘密的中国外交电报,描述了1993年克拉多克与当时中国驻伦敦大使的一次午餐。

这顿饭讨论了彭定康在英国谈判中的行为。克拉多克被描绘成“政府发言人”,尽管他一年前就已经退休了。他被传唤到英国外交部解释自己的行为。

克拉多克本人在2010年去世后,捐赠给他所在的剑桥大学的文件中,描述了以前未被提及的在中国大使馆发生的破坏其职业生涯的故事,其曲折程度堪比勒卡雷(John le Carré)的间谍小说。

前《星期日泰晤士报》远东事务记者谢里丹(Michael Sheridan),在为其新书《通往中国的大门:中国和香港的新历史》(The Gate to China:A New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and Hong Kong)进行取材研究时,在圣约翰学院(St John’s College)图书馆里,发现了这封打印的三页信件。

1993年8月17日午餐时,克拉多克和彭定康因英国试图为香港公民争取更多民主而发生争执。

这位前官员担心彭定康提议的改革从长远来看会使事情变得更糟,并可能激怒中共领导人,在接管后对香港进行更严厉的镇压。这些中共领导人曾被克拉多克描述为“暴徒、暴徒、暴徒”。

克拉多克声称,他访问中国大使馆只是为了就他希望写进回忆录的照片征求意见。

当时的中共大使,是一位名叫马毓真的共产党老干部,邀请他留下来吃午饭。据克拉多克说,没有发生任何不当的事情。然而,他并没有向英国官员报告这次会面,因为这对他这样一位前官员来说是标准做法。而马毓真在1991年5月—1995年11月期间担任驻英国的中共大使。

克拉多克不知道的是,这位中共大使事后提供了他们谈话的高度破坏性描述,并通过外交电报发给北京。克拉多克似乎也不知道他曾经管理过的英国间谍,已经获得了马毓真的秘密信笺的副本。

英国是否以某种方式窃听/拦截了中国大使馆的通信?或者,正如一些中国通所怀疑的那样,军情六处(MI6)是否有足够接近北京政治局的间谍,能够传递其秘密?这些问题可能仍然没有答案,但无论如何,克拉多克都被抓了个正着。

在克拉多克与马毓真共进午餐的五个星期后,他被叫到外交部,看到了中国大使对他们谈话的描述。第二天,他在伦敦西南部特威克纳姆(Twickenham)的家中坐下来,在写给科尔斯(John Coles)爵士的信中,为自己的行为做了详细的辩护,当时科尔斯是外交部负责亚洲和美洲的副部长。

克拉多克的信在开篇写道:“您昨天给我看的报告是如此令人不安,而且不准确,我觉得我必须向您提供一份书面意见。”因为,中共大使指控克拉多克向中国人介绍英国的谈判策略,并把自己当作英国政府的发言人。

克拉多克说他没有报告这次午餐,因为它是“例行公事,泛泛而谈,其中没有任何内容是公众或媒体的声明和猜测没有涉及的”。

他认为中共大使要么误解了他的意思,要么就是“为了做一篇重磅的政治报告而加入了不相干的材料”。

这位前官僚最后说,“我试图把我的观点当作英国政府的观点,这是不可想象的。我在发言前,宣称自己的无知,并提醒大家,我说的纯粹是个人观点。也许我(当时)强调得还不够重。”

谢里丹认为,克拉多克作为前撒切尔政府顾问、前间谍头子和世界上最重要的汉学家之一,他对中共大使说的任何话都会增加分量,并可能在当时“严重削弱”了英国政府的谈判地位。

一位参与谈判最后阶段的英国高级外交官指出,克拉多克是“一位杰出的公务员,为了解中国方面做出了大量的努力。但他对自己的努力受到彭定康的嘲弄感到非常生气”。

第二位接近彭定康阵营的人士补充说:“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离谱了。克拉多克一直在向香港和英国媒体介绍情况,反对彭定康和他的政策,但我不知道他也在向中国人介绍情况。他认为[1984年的协议]是他的宝贝,他是这个协议的策划者,他的总体看法是彭定康将把整个事情搞砸。”

另一个消息来源指出,如果一个更低级的外交官被发现在中国大使馆的午餐会上讨论英国政府的战略,而他又没有报告英国政府,那么他可能会面临刑事指控,甚至被判刑。

谢里丹引用彭定康的话说:“我只能说,克拉多克公开和私下批评我所做的一切,而我却得到了撒切尔夫人和梅杰(当时的首相)的强有力的公开支持。”

谢里丹的结论是,在英国外交部的斥责之后,“克拉多克的声誉,在秘密情报世界从未被恢复”。他也没有获得上议院的贵族席位,而这可能是他应得的后果。

至于导致克拉多克失败的情报政变,以及英国究竟是如何得到中共大使电报的,这个故事还有待讲述。

正如一位消息人士上周指出的那样:“当然我不知道,但即使我知道这件事,我肯定也不能告诉你。”

视频:克拉多克急忙去搀扶撒切尔夫人,她在1982年与中国的会谈后离开时跌倒: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