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当年救万达王健林的人却救不了恒大许家印(图)

2021-09-17 08:31 作者:张明扬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17年,恒大集团净利润达到上市以来新高的170亿元
2017年,恒大集团净利润达到上市以来新高的170亿元。(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9月17日讯】2017年,59岁的许家印踌躇满志地俯视着他的恒大帝国。这一年,许家印的身家膨胀了2000亿元,超过马化腾和马云,以2900亿元首次登顶中国首富。恒大集团净利润达到上市以来新高的170亿元,相比上年增幅高达110%。广州恒大豪取中超7连冠,创下中国足球史上前无古人的伟业。

也是在2017年,63岁的王健林英雄失路,与万达集团一起陷入至暗时刻,正如这几天的许家印。

01

2017年6月,万达猝然遭遇海外投资的监管风波,银行停止对万达贷款的市场传言导致了“股债双杀”。

前一年还被《福布斯》评为“全球最富有华人”,笑谈“小目标一个亿”的王健林看起来顶不住了,坐拥200多个万达广场、十几个万达城、80家五星酒店、全球1300家影院的万达帝国,从未如此接近分崩离析。

一个月后,2017年7月19日下午,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王健林和融创董事长孙宏斌、富力董事长李思廉组了一个大局:融创以438.44亿元收购万达旗下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富力以199.06亿元收购万达77家城市酒店全部股权。

签约现场的谈笑风生背后,是王健林在会议室内“现场摔杯子”的传言。

数月后,腾讯、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以340亿元入股万达商业;紧接着,阿里巴巴斥资46.8亿元成为万达电影第二股东。

2017万达年会上,王健林唏嘘回顾:“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

至此,王健林和万达帝国转危为安,过了经济关,似乎也以抛售海外资产的积极姿态过了更艰险的政治关。

这几天,王健林看到许家印与恒大的挣扎与不堪,或许会无数次想起了万达劫后余生的2017。

王健林甚至可能喟叹于自己“将错就错”的幸运。如果不是那场意外的海外投资监管风波,令他被迫断臂求生,先人一步地回收了现金流降低了杠杆率,继续在重资产之路上末路狂奔,今时今日的万达在面对“三条红线”式的行业强监管时,境况又能比恒大好到哪里去呢?

更何况,自去年年初的疫情以来,酒店和文旅项目均是吞噬现金流的重灾区,如果不是王健林错进错出地被迫甩卖,再加上另一个“疫情概念股”万达影院,万达的流动性势必遭受不下于恒大的生死考验。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万达固然要折服于王健林2017年的果断与决绝,也要“感谢”那次提早发动的监管风波,“帮助”万达提前排雷,正所谓天道无常祸福相倚。

02

而许家印呢,或许私下里也会以王健林的2017作为一剂强心针,希冀自己也可以复制老王的关山飞渡江湖救急绝处逢生。

没错,许家印也正处于断臂求生进行时,决心和意愿未必小于当年的王健林,但是,许家印的2021却注定难以复刻王健林的2017。

对此,一个粗放的解释是:时也势也。

2017,川普(特朗普)还没开始对华打贸易战,无论从经济大势、市场环境,还是地产监管力度而言,2021都比2017严峻太多,寒风乍起的2017,甚至显得像暖春一样怡然。

但最显性的变化还是,2021,许家印已经找不到王健林2017那样慷慨多金的接盘朋友圈。

遥想2017,王健林找到的驰援天团有马云、马化腾、刘强东、张近东、孙宏斌、李思廉这些商业顶流,王健林“遇险”后,更是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搞定了孙宏斌的融创和李思廉的富力,大佬们手上的闲钱甚至多到可以用虚头巴脑的江湖义气来解释商业现象。

这也不能用王健林的人缘人脉来解释。毕竟,也是在2017,许家印也志得意满地搞到了1300亿元战投,光是张近东的苏宁一家就豪掷200亿元,对此,当时媒体的戏谑解释是:许家印和张近东喝了一杯交杯酒,这杯酒就值200亿。

而在2021年呢?前几年活跃的地产和互联网巨头各有各的巨大麻烦。

马云和马化腾遭遇了互联网监管风暴和民间反资本风潮,自顾尚且不暇,又哪里敢去招惹许家印这样正处于风口浪尖的角色,不然恐怕难逃资本沆瀣一气的攻讦。

孙宏斌、李思廉和许家印同病相怜,融创总负债也近万亿,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还不够偿还利息。富力更是无限接近恒大危局,近期遭遇股债双杀,惠誉刚刚将其评级展望从“稳定”调低至“负面”。

颇为讽刺的是,当年从万达接手的酒店项目亏损额已近35亿,几乎成为了拖垮富力的最大烫手山芋。

张近东甚至比许家印更落魄,苏宁负债高达1500亿,今年上半年几近破产清盘,连张近东自己也卸任了苏宁董事长一职。

回想起来,苏宁的困境之一就是缘于2017年战投给许家印的200亿,这笔钱至今还没有着落,直接拖垮了苏宁。

03

许家印还能指望谁?

或许,许家印唯一的指望就是所谓的“大而不能倒”,赌政府投鼠忌器,赌政府会出手相救。

中国的逻辑中,这个指望有可能应验,但许家印因此要付出的代价大概率是:出局。

这就像许家印这几天放出来的那句撑场面的话,“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如果把出局理解为一无所有,那么许家印很有可能一语成谶。

真心希望结局不是这样。

就恒大的困局,除了监管环境的变化,很多人归咎于恒大这些年过于激进的多元化投资。

从零售价4元沦落到只卖1元钱一瓶的恒大冰泉,投给贾跃亭造车打水漂的8亿美元……如此之多的失败案例,相形之下,似乎最成功的就是广州恒大了,但在8个中超冠军背后,是恒大逾百亿元的净投入。

而这些年,热衷多元化,热衷足球的又岂止恒大一家,甚至可以说,那些在足球上砸下重资的资本巨头们,大多都在2021经历着各自的生死考验。河南建业、华夏幸福、苏宁、富力……

是中超有毒,足球有毒,多元化有毒,还是政商导向一开始就荒腔走板、草蛇灰线谬以千里?

責任编辑: 辛荷 来源:冰川思想库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