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曹长青:日本为何没有美国式左派狂飙(图)

2021-09-08 20:22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日本
日本风光(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9月8日讯】在全球最早建立民主制度、最繁荣、最令全球瞩目、羡慕、向往的美国,居然发生了长达近一年、以打砸抢烧为标志的"黑命贵"运动;其对法律和人类伦理道德的践踏,是任何有最基本文明的社会都不可容忍的。但这丑陋的一幕就居然在本应是文明标杆的美国发生了,其背后根源是左派的疯狂,而且这种疯狂正在颠覆美国的传统,甚至要颠覆美国历史。

1620年满载清教徒的"五月花号"登陆美国,开启了法治、选举、基督信仰、强调个人权利和伦理道德的新文明,奠定了美国价值的底座。而现在左派民主党竟要把1620这个美国的代表性符号改为1619,说这一年黑人被卖到北美,标志美国是奴隶制起家。贩卖人口、蓄黑奴都是历史错误,但它绝不是美国的建国基础,更不是美国推崇的价值。左派从要改变1620这个转折点年份来颠覆历史,到包括对小学生就灌输自由选择"变性",不再称呼男女、改为中性,男女厕不分等等,要全方位社会改造,对美国进行根基性摧毁。

纵观当今全球民主国家,几乎都在相当程度上被左倾谬误严重摧残,从政坛被左派占领,到社会被左派意识形态弥漫。唯有日本是一个独特的、仍顽强地保持着传统和人类赖以生存的常识常理的亮眼。

日本是美国重要盟友,其民主制度还是在美军占领下建立的,为什么日本就不可想象发生黑命贵那种打砸抢?有人可以说那是因为日本是单一民族。但是,日本在历史上也没有在自己本民族内发生过法国大革命、列宁十月革命、毛泽东的文革等那种翻天覆地式的社会改造,因为其独特的文化有制约那种邪恶的社会机制。在日多年、现旅居爱尔兰的中国作家喻智官的发现是:日本的成功是在硬件上(民主体制等)学习了西方,但在软件上(社会文化等)坚持了自己的传统。那么哪些机制造就了今天这个独特的日本呢?

一篇短文只能简述几个显而易见的外在体现:

一是教育。早在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时就制定了法律,规定小学实行四年义务教育,后延长到六年、九年。早在中国1911辛亥革命结束大清王朝那年,30岁以下的日本人就全都受过教育,没有文盲。而中国在中共建政的1949年,文盲率仍高达80%;在恢复高考的1977年,青壮年中仍有30%-40%是文盲。

法国、俄国、中国的造反/革命都是利用流氓无产者,参与者多是文盲,很容易被罗伯斯庇尔、列宁、毛泽东们煽动和欺骗。文盲多的地方穷人就多,更产生鲁迅笔下那种又蠢又坏的地痞阿Q。法俄中的三场革命前,三国都有英国作家狄更斯精准观察和描绘的"哀嚎遍野、心怀不满"的贫困阶层;它成为革命家煽动和依赖的对象。所以马克思预言的"共产主义首先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发生"完全失灵,而是首先在穷人最多的俄国和中国发生。穷人把革命当作狂欢节,因他们一无所有,失败了也无所失,成功了则可打土豪分田地,还可翻身掌权。所以日本的普遍教育水平,降低了地痞无赖的产生。

重常识常理是日本文化核心

二是除了普及教育之外,更重要的是对孩子从小就开始注重传统价值的传授,其核心是"常识常理"。这四个字也是日本文化的核心。虽然日本有过二战侵略战争这耻辱的一页,但在历史长河中,常识常理的价值在日本起主导作用,所以才会有当今这样社会稳定、治安良好、经济富有、政治民主的礼仪日本。

日本人从小学开始,就教育和训练孩子们懂得自立、自理、自强;强调尊师、感恩、勤劳、洁净等基本行为操守。举个小例子,孩子们下课时要感谢老师,午餐前先感谢厨师,而且要自己去拉装盒饭的推车,由孩子们自己分配食物。而且老师和学生一起用餐,饭菜同样,校长也一样。餐后孩子们自己清理饭盒、垃圾分类处理,并跪在地下把地板和座椅擦干净;这整套程序完成,才算午餐结束。不可否认,一个人儿时所受的教育和训练实在可以影响一生的操守。日本人对童年的孩子们,不是进行意识形态的洗脑,而是对个人品行的训练,实在是大智慧。

另外一件小事也可看出塑造日本人特性的细微推力:对分配后剩下的饭菜,孩子们抽签,谁赢归谁,等于训练孩子们愿赌服输的公平精神。日本人崇拜强者,也不过份同情失败者;这次输了,潜意识都是下次赢回来,而不是嫉妒赢者、怨妇心态。日本被美国扔两颗原子弹,彻底输给美国,但日本却是最亲美、最没有受害者心态的国家。而二战被美国解放的中国,举国上下动辄对美国一片咒骂,真是两重天。一句话,日本人知道好赖,谁好学谁、谁优秀服谁。而连好赖都不知的,只能是无赖。

日本孩子上学不是家长接送,都是自己背包独自去学校,从小培养自立自强、以自己的力量求生存的正常心态。所以日本社会从来没有出现像法国大革命爆发前那种哀嚎遍地的穷困、以及俄国和中国革命前的严重贫富对立。即使今天,日本最穷、最富的两个阶层,各占比都低于5%,而中产阶级占比高达92%!中产阶级基本都是自力更生创造财富,行为更遵守常识常理,所以法国革命、俄国革命、中国革命,以及美国的黑命贵等胡作乱闹的情形、以及左派要改造整个社会价值体系的疯狂举动在日本无法发生。这也是为什么日本的保守派(conservatives,准确翻译应是"传统派")自民党从1955年成立至今,过去66年执政了60年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绝大多数中产阶级信奉传统价值,自然多倾向保守派政党。这是左翼和共产党在日本无法嚣张的根本原因。像拜登的左派民主党这样偷窃大选、搞同性婚姻、变性、男女厕不分、毒品合法化、成天给不劳而获者发钱等等,在日本根本行不通,哪个政党敢喊这些,就是政治自杀、会被民众的选票淹死。

"耻感文化"重尊严、法治、礼仪

三是日本不仅从没有"哀嚎遍野、心怀不满"的庞大赤贫阶层,而且还有一种"耻感文化",不会产生像美国这样坐吃别人纳税款、领取政府福利的庞大群体。热衷社会主义的奥巴马刚上台时,美国有2400万人领福利,八年后他下台时这个数字增至4700万,几乎翻一番。现拜登上台,领福利者直线升至6000万!美国有3.3亿人口,等于平均每5个美国人就有一个吃福利。不靠自己双手挣面包的,更容易成为心态不健康的受害者心态的病人;这些病人们也不以吃福利过活为耻。

而在日本文化下,既不能产生那么多懒人,更不会有那么多没有"耻感"的人。二战后美国学者在《菊花与剑》中描述过日本人有一种"耻感文化",不是知难而退,而是"知耻而退";不仅是要面子,更是要尊严,有强烈的荣誉感。日本人的剖腹自杀也常是因为错罪到自己都不能原谅而了断,视其为最光荣死法;是那种耻感文化的极端表现。

大家都勤奋工作,没有一个巨大的吃福利阶层,是日本左派意识形态行不通的重要原因。而在美国的黑命贵运动中,很多参与者都是领取福利、不用工作的人,所以他们有时间(不用去干活)、有精力,吃着勤奋致富者的纳税款,上街打砸抢炫耀暴戾。这个阶层中很多人还最不懂感恩,反而嫉妒中产阶级和富人,对社会心怀不满。1831年法国学者托克维尔到美国考察后写出的经典《论美国的民主》特别提到,当年美国这个初建国家的健康还在于,没有一个像欧洲那样哀嚎遍野、心怀不满的贫困阶层,更多人怀着感恩的心情勤奋创业,把靠自己双手发财致富视为美德。今天美国的富裕程度远远超过190年前的托克维尔时代,但却产生了多达6000万、占美国人口1/5的领福利大军!它不是贫困的产物,而是左派推行社会主义、政治正确政策的产物,更是左派政客吸选票的手段。吃福利大军是心态最不健康的一个群体,他们最容易成为左派煽动家的猎物。日本没有这样一个群体,这是左派在日本没有市场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日本整体国民的勤劳努力、看重传统、遵守常识常理、廉耻心强、尽量不冒犯或打扰他人等文化,都导致日本不可能发生中国文化大革命那种大规模的横扫传统、孩子揭发父母、学生斗争老师等反伦理、反尊卑的野蛮运动;日本也不会发生法国大革命那种狂飙性的全盘社会改造和动乱。美国黑命贵和左派的颠覆社会价值体系之举,在日本也完全行不通。因为日本的传统就是不热衷轰轰烈烈的社会改造,而是自然实行着哈耶克在《知识分子和社会主义》中强调的"渐进性改革",也是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倡导的"零星的社会工程",而不是左派知识分子热衷的全盘社会改造,整体性地翻天覆地、大破大立。

虽然日本媒体也是左派绝对主导,也有大把左翼知识分子,但整个社会的文化氛围、价值取向,法治传统等都制约着激进派。所以法国大革命,俄国十月革命,毛的文化大革命,法国的五月红潮,美国的黑命贵打砸抢烧等,在日本难以发生。这是日本的幸运,更是目前左倾严重的台湾的榜样。

对中国人来说,哪怕稍有基本常识、稍微知道点好赖,都不会跟着恶霸流氓式的独裁政府三天两头乱反日,而是老老实实地学学日本社会的诸多美德,否则即使制度层面民主化后,社会层面仍不断会有痞子特色的左倾运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