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国青年报一直在“第三次”分配中央直属机关的财产(图)

2021-08-31 10:19 作者:郭军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青年报》总部,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海运仓2号。2(16:9)

【看中国2021年8月31日讯】最近习近平提出要通过第三次分配,改变各阶层的收入,形成中产阶级多,贫困者和有钱人少的橄榄型格局。办法就是号召富人捐款。肯定也会用强制手段,因为中共100年来办事皆如此,说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虽然习近平很厉害,但是没有中国青年报的人厉害,这些年来他们早就对中共中央进行了第四次分配,理直气壮和偷偷摸摸地侵吞了中央机关的财产。

中国青年报属于团中央,团中央属于党中央,所以中国青年报也是党中央的直属机关,中国青年报的资产也是党中央的资产。中国青年报是“事业单位企业办”。就是说:1,是事业单位,享有特殊优惠政策。比如没有竞争对手,全中国只有一家这样以青年读者为对象的报纸,不允许有同一类的报纸。它搞多媒体,国家新闻出版署拨专款几千万元。有固定的读者:各级团委都要订阅。解放军连以上单位都要订阅,使用的是军费。2,按照企业的方式运营,自己挣钱自己花,上级不会干涉,至少是不直接干涉,所以报社编辑部、行政部门,特别是处级以上干部工资收入很高,至少1万元。社级领导,正副司局级干部都在2万元以上。

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说蛇也有吞掉大象的愿望和能力,中国青年报的处级以上干部,编辑部的一些有背景的记者编辑并不满足这些,所以这些年来对党中央进行了第三第四次分配,取得了更多的财富。现在习近平让富人捐款,应该包括这些人。下面举一些例子:

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总司令刘华清的女婿潘岳在这个过程中,被团中央请来消灾,挡住戒严部队清查团中央书记宋德福和李克强的问题,因为团中央大楼上有人拿砖头袭击街上通过的戒严部队。潘岳当我们报社的副总编辑,直接管我们部门,曾经对我的工作做出指导。他呆了2年半,报社“分”给他一套三居室,那时候北京还没有四环五环六环,三环路的房子与天安门的直线距离不超过5公里,属于城市核心区,后来三环路内外的房子都长到了1000万元一套。至少。副总编辑是副局级,那时候潘岳刚刚30岁。之后李克强他们把潘岳调到了团中央下属的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正局级。这里给没给他房?再之后,潘岳成为国家环保部副部长。国家环保部肯定会再给他住房。我认识一个女士,她是英语翻译,1990年前后到了环保部,当时叫国家环保局,外事司,当翻译,没结婚,单位就在西城区给她一套三居室。这也值1000多万元。但是后来单位送她去美国留学,她滞留不归,单位辞退了她,房子也要回去了。但是潘岳不会被要去住房,每次调动,都会得到住房。累积起来,仅此一项就能达到1个亿。别说贪污受贿之类了。古时候,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现在是:(共产党)三十年好干部,十亿人民币!

第二个是杜涌涛。他爸爸三四十年前是刘云山的领导,新华社内蒙古分社的。刘云山是该分社记者。刘云山前些年进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就把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杜涌涛调到了国务院秘书一局,负责中国政府网。杜涌涛还带走了冰点周刊的主编徐百柯等人。

2005年中国青年报在望京湖光中街2号院盖了4栋楼,算经济适用房。但是大三居都是150多平方米的豪华型住宅。杜涌涛买了一套。没住多久,2011年前后刘云山将他调到了国务院。他就不住了,因为国务院给他分了公寓。他原来买的房子价值1000多万元,如果出租,每月的房租就有1万多元。我在这个院子住,我是1号楼,临街,他是不临街的2号楼,更贵。

第三个是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负责人,现在调到香港控制舆情舆论的文字打手郑琳。她和我住一栋楼。她老公在东直门外开了一个豪华型酒楼。我们单位的核查组2009年年初去那里吃过饭,我也去了。确实很豪华。每月的利润不会少。但是郑琳也是买了“经济适用房”。现在她是中央政府驻特区的官员了,仍然享受穷人的住房待遇!

第四个是狄多华,他原来是我们报纸的发行处处长,后来调到了国家网信办。至少是副局级。之前,报社还给他一家上了北京市户口。报社是中央新闻单位,每年有几个北京市户口的指标。当然这是从团中央这个大盘子里分的。指标是用来引进人才,办好报纸的,但是他两年后就调走了,报社的指标就这样浪费了。他也在我们院买了房子。国家网信办,副局级官员住的是穷人应该住的“经济适用房”,荒唐吧?

第五个是十八大代表刘万永。他是党中央直属机关108个十八大代表中的一个,按照姓氏笔划排列,排在现在的副总理刘鹤后面。他也是我的同事和邻居。住在2号楼。我老说自己是中央直属机关干部,有的人可能不信,但是你查一查十八大代表名单,就可以找到刘万永。刘万永是我们报社特别报道部副主任,副处级,虽然作为基层干部进了十八大,但是报社提拔副总编辑,也没有提拔他,而是提拔了正主任吴湘韩。刘万永在2018年,就辞职去了一家金融投资公司,月薪5万元。他搞过一些批评报道,特别是对一个退休省长还是副省长的批评报道,有很大影响。他说自己辞职的原因是许多批评报道发不出来。这是真的,我觉得。但是也不排除有的官员给了他钱,报道就没有发表。他要是一心为民,怎么又认识了金融界人士,现在去了投资公司当高管呢?他也住的是经济适用房,荒唐吧?还在那年十八大之前一两个月,他就得了心肌梗塞,抢救及时,才免于一死,做了手术。他那时不到40岁,小肥猪一样,要是很廉洁,怎么会那么胖?他还在家属院里跟我咨询过怎么样减肥锻炼身体。因为报社的人都知道我是运动员出身,健身达人,住在那个院子的人都经常看见我锻炼。

第六个是当时的党组书记、社长、总编辑陈小川。2005年第一次卖房他不买,觉得自己有的是住房。房子总共330多套,2005年年底卖出去300套,还剩下30多套,因为各种原因,主要是那一年房价还没有真正起飞,许多人觉得均价5000多元太贵,跟社会上的房子差不多。但是2008年房价涨到了4万元。许多人第一次没买,就着急了。要求报社赶紧卖其余的。报社是开放商啊。报名者90多人,只有30多套,就采取竞价的方式淘汰,涨到了10300元。许多人觉得亏了,涨了一倍。保卫处干部张孟豪第一次觉得贵,天天嚷着要买,但是现在又翻了一倍。还是没买。他原来是报社印刷厂的工人,报社给他们这些老资格的工人都提拔为干部,却把我这个1990年就获得中级职称的编辑记者打成工人待遇的校对,他虽然没买房,将来儿子结婚没房子,但是报社给他提了干,也算优待了他。有一套大三居,人家买了,后来又退给了报社,唯一的一套大三居,陈小川按照职务、社龄都排第一,就把它买了。他是温家宝领导的国务院颁发的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也买经济适用房,荒唐吧?

吴湘韩作为特别报道部主任,中层干部会上提出报道当时(2009年前后)住房方面社会贫富悬殊太大的情况。总编辑陈小川说:“你晚上数一数湖光中街咱们的宿舍院子有多少房子是黑着灯的(没人住,空置房),你再去考虑这件事。这种事不能报道,我们自己都不是好人,不是穷人。”

这个院子叫经济适用房,按照政策是给低收入者的住房。现在因为没有地皮和房源了,所以共产党又改为“居者可以租房”的政策了,不给穷人买房提供优惠了。穷人就都再也买不起房子了。而房租是很贵的,每年都在涨,所以有北京市城市户口的穷人都被逼无奈,去了周边的河北省。再也回不去故乡,自己长大的地方。

这个院子的经济适用房是怎么来的呢?1980年前后,中国还是计划经济,新闻纸短缺,有了新闻纸,报社就要赶紧拉回来。没地方存放,就在望京地区的南湖渠,向一个生产大队购买了几十亩地,花了20万元,建了一个纸库。后来进入商品经济社会,进出口放开了,中国再也不缺少新闻纸了,报社就没必要再保留纸库了。到了2004年,就给北京市政府打报告,要求“把生产用地转化为生活用地”,北京市批准了,就用这块地盖了4栋楼。3栋楼作为居民楼卖给了报社职工。1栋楼是按照商业楼的标准盖的,可以作为饭馆和写字楼。报社就把它出租出去,每年的房租就很可观。这栋楼好像是四五层。黑色的。我们的是白色的,分别是22层、21层和14层,明显不一样。这个楼是黑色大理石的外装修,显然盖楼之前,就已经设计好,这个楼是挣钱用的。按照北京市和国家的政策,经济适用房只能是居住的,所以税收减免,要是职工买了,也要住5年以上才能买卖,还要补缴税款。按照商品房交税。可是报社竟然出租给公司和饭馆,这就比当作商品房卖掉更有经济效益。这不就是对国家财产进行第三次第四次再分配吗?既然是已经转化为生活用地,怎么能又去搞经营呢?

按照党中央的规定:副局级干部不能配车,正局级干部二人配一辆。正部级以上干部可以配专车。但是报社十来个副局级以上干部,其中3个正局级干部,每个人都配了专车,都有司机。司机每月的各方面费用要10000多元,修车、加油,折旧费等等加起来也要10000多元。每个副局级以上干部每个月就要耗掉40000元以上。现在却欠着我20多年的工资不给。也没有把钱用在怎样办好报纸上。记者、编辑的奖金并不高。我们上夜班,每个晚上只补助50元,还要交发票,报社好拿这些发票顶办公经费,逃税。我们要是不交发票,就不给夜班费。其实上夜班对人的消耗非常大。我们检查组这些年死了一个王纪国,心脏病猝死;半身不遂一个,贾立平。组长梅小璈、宋栋国、副组长陈玉敏、后来的组长张章都是血压高和糖尿病;检查员杨静也是糖尿病。我后来也得了糖尿病。几乎就没有健康的人,但是没有交通费,夜班费就50元,还要交发票。

2000年春节王长安编辑因为上夜班失眠,没有车,要骑车往返几十里地,就自杀了。不久他70多岁的母亲也含恨而死。只剩下他80岁老年痴呆症的爸爸。唯一的妹妹还在美国定居了。

报社在东直门内的仓夹道胡同有几个院子和宿舍楼。2008年奥运会之前,进行了拆迁。结果团中央的上市公司,中国青年旅行社的20层办公大楼后来却立在了那里。中国的私人和单位没有土地所有权,都归国家,但是使用的单位有优先拆迁的权力。中国青年报使用的土地怎么变成了中青旅的?中青旅是有股票的,这当中有多少利益交换,报社领导、团中央有关负责人、中青旅的负责人得了多少好处,比如占了多少套房?没人知道。

技术处处长张立芳几次换肝,花了很多钱,应不应该?有没有活体移植、活体强摘器官?

该处技术人员冯兴义癫痫病发作,拍了他一砖头,没有造成大的伤害,报社保卫处却把他扭送公安局拘留,退回来之后,又送到精神病医院强行治疗,出院后又让人家下岗,再上岗是扫院子的清洁工。冯兴义就不想活了,自杀,假装交通事故,报社帮他家人讹诈了水泥罐车司机一大笔钱。2010年副总编唐为忠糖尿病加心脏病发作,猝死在宁波,派他出差的陈小川就按照最高的数额给他儿子发了抚恤金。其实他有几处房,包括院子里有游泳池的别墅,公用的,但是这在北京也属于豪华型别墅。他的下属来扬还号召大家为他儿子和老婆捐款。其实他是二婚,第二个妻子是旅游公司的高管,并不缺钱。来扬就这样会拍马屁,后来考了国家港澳办的公务员,现在是驻香港的处长。来扬,是镇压香港人民的刽子手。他都敢在报社内部网上骂我,当然就更能欺负香港人民了。网上可以查到他的信息。陈小川故意隐瞒给唐为忠家属的抚恤金数额,也是侵犯了党中央的资产。

2000年,社长徐祝庆、总编辑、李克强的小兄弟李学谦联合北大青鸟公司办中青传媒公司,大量的资金出入,这当中变卖了党中央多少财产?骗取了多少股民的资金?仅毕熙东领导的子报青年体育报就赔了2000多万元。都是谁的钱?不是毕熙东的钱。他反而买了私车,配了公车和司机。包养了情妇。给情妇买车买房。

毕熙东雇用了很多在校生当记者编辑,也给开工资,这是违规的。没毕业的大学生实习还应该收费呢。刘华平、辛明都是毕业前一年就给开工资了,来这里工作一年辛明就买了房。毕业前后每月都是2万元的工资和编辑费、稿费。那时候一套房才几十万元。刘华平休了一年多产假,都是开全勤工资。后来人事处批评了编辑部主任只恒文隐情不报,但也仅此而已。这不是让党中央资产受损失吗?这二人也都占用了报社的进京户口指标,辛明是济南人,刘华平是湖南人。毕熙东为什么专招外地人?很可能是变相卖户口。相反,董路有北京市户口,他是按照承包,每期报纸8个版2万元的价格包给董路的。党中央同意毕熙东把党报包给董路吗?包给谁也不行。根本不允许承包,但是报社也让他这样干了两年。

后来毕熙东又把国际关系学院,就是国家安全部办的特务大学的非特务专业毕业生卢学周招来当了休闲体育特刊的主编,是这个子报当中的一些版面。不是按照字数,而是按照每个版面500元开稿费,连报社的规定都违反了。这些版面中还有国家体育总局上市公司中体产业的广告。几个版面。那边要交广告费,报社要给卢学周傅玛丽开稿费。毕熙东他们这样一只鸡吃两遍,习近平现在为什么没钱了,都是让中国青年报和毕熙东折腾光了。.

所以习近平比起中国青年报的领导,比如徐祝庆、李学谦、王宏猷、陈小川,现在掌权的张坤、毛浩、刘健,以及毕熙东只恒文马年华之流,就是老实人了,就是被分配、被鲸吞蚕食的人了。习近平其实很可怜啊!其资产早就被这些人三番五次地分配了。

責任编辑: 李静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