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青年報一直在「第三次」分配中央直屬機關的財產(圖)

2021-08-31 10:19 作者:郭軍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青年報》總部,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海運倉2號。2(16:9)

【看中國2021年8月31日訊】最近習近平提出要通過第三次分配,改變各階層的收入,形成中產階級多,貧困者和有錢人少的橄欖型格局。辦法就是號召富人捐款。肯定也會用強制手段,因為中共100年來辦事皆如此,說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雖然習近平很厲害,但是沒有中國青年報的人厲害,這些年來他們早就對中共中央進行了第四次分配,理直氣壯和偷偷摸摸地侵吞了中央機關的財產。

中國青年報屬於團中央,團中央屬於黨中央,所以中國青年報也是黨中央的直屬機關,中國青年報的資產也是黨中央的資產。中國青年報是「事業單位企業辦」。就是說:1,是事業單位,享有特殊優惠政策。比如沒有競爭對手,全中國只有一家這樣以青年讀者為對象的報紙,不允許有同一類的報紙。它搞多媒體,國家新聞出版署撥專款幾千萬元。有固定的讀者:各級團委都要訂閱。解放軍連以上單位都要訂閱,使用的是軍費。2,按照企業的方式運營,自己掙錢自己花,上級不會干涉,至少是不直接干涉,所以報社編輯部、行政部門,特別是處級以上幹部工資收入很高,至少1萬元。社級領導,正副司局級幹部都在2萬元以上。

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說蛇也有吞掉大象的願望和能力,中國青年報的處級以上幹部,編輯部的一些有背景的記者編輯並不滿足這些,所以這些年來對黨中央進行了第三第四次分配,取得了更多的財富。現在習近平讓富人捐款,應該包括這些人。下面舉一些例子:

1989年六四大屠殺的總司令劉華清的女婿潘岳在這個過程中,被團中央請來消災,擋住戒嚴部隊清查團中央書記宋德福和李克強的問題,因為團中央大樓上有人拿磚頭襲擊街上通過的戒嚴部隊。潘岳當我們報社的副總編輯,直接管我們部門,曾經對我的工作做出指導。他呆了2年半,報社「分」給他一套三居室,那時候北京還沒有四環五環六環,三環路的房子與天安門的直線距離不超過5公里,屬於城市核心區,後來三環路內外的房子都長到了1000萬元一套。至少。副總編輯是副局級,那時候潘岳剛剛30歲。之後李克強他們把潘岳調到了團中央下屬的青少年研究所,所長,正局級。這裡給沒給他房?再之後,潘岳成為國家環保部副部長。國家環保部肯定會再給他住房。我認識一個女士,她是英語翻譯,1990年前後到了環保部,當時叫國家環保局,外事司,當翻譯,沒結婚,單位就在西城區給她一套三居室。這也值1000多萬元。但是後來單位送她去美國留學,她滯留不歸,單位辭退了她,房子也要回去了。但是潘岳不會被要去住房,每次調動,都會得到住房。累積起來,僅此一項就能達到1個億。別說貪污受賄之類了。古時候,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現在是:(共產黨)三十年好幹部,十億人民幣!

第二個是杜湧濤。他爸爸三四十年前是劉雲山的領導,新華社內蒙古分社的。劉雲山是該分社記者。劉雲山前些年進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就把中國青年報副總編輯杜湧濤調到了國務院秘書一局,負責中國政府網。杜湧濤還帶走了冰點週刊的主編徐百柯等人。

2005年中國青年報在望京湖光中街2號院蓋了4棟樓,算經濟適用房。但是大三居都是150多平方米的豪華型住宅。杜湧濤買了一套。沒住多久,2011年前後劉雲山將他調到了國務院。他就不住了,因為國務院給他分了公寓。他原來買的房子價值1000多萬元,如果出租,每月的房租就有1萬多元。我在這個院子住,我是1號樓,臨街,他是不臨街的2號樓,更貴。

第三個是中央政法委長安劍負責人,現在調到香港控制輿情輿論的文字打手鄭琳。她和我住一棟樓。她老公在東直門外開了一個豪華型酒樓。我們單位的核查組2009年年初去那裡吃過飯,我也去了。確實很豪華。每月的利潤不會少。但是鄭琳也是買了「經濟適用房」。現在她是中央政府駐特區的官員了,仍然享受窮人的住房待遇!

第四個是狄多華,他原來是我們報紙的發行處處長,後來調到了國家網信辦。至少是副局級。之前,報社還給他一家上了北京市戶口。報社是中央新聞單位,每年有幾個北京市戶口的指標。當然這是從團中央這個大盤子裡分的。指標是用來引進人才,辦好報紙的,但是他兩年後就調走了,報社的指標就這樣浪費了。他也在我們院買了房子。國家網信辦,副局級官員住的是窮人應該住的「經濟適用房」,荒唐吧?

第五個是十八大代表劉萬永。他是黨中央直屬機關108個十八大代表中的一個,按照姓氏筆劃排列,排在現在的副總理劉鶴後面。他也是我的同事和鄰居。住在2號樓。我老說自己是中央直屬機關幹部,有的人可能不信,但是你查一查十八大代表名單,就可以找到劉萬永。劉萬永是我們報社特別報導部副主任,副處級,雖然作為基層幹部進了十八大,但是報社提拔副總編輯,也沒有提拔他,而是提拔了正主任吳湘韓。劉萬永在2018年,就辭職去了一家金融投資公司,月薪5萬元。他搞過一些批評報導,特別是對一個退休省長還是副省長的批評報導,有很大影響。他說自己辭職的原因是許多批評報導發不出來。這是真的,我覺得。但是也不排除有的官員給了他錢,報導就沒有發表。他要是一心為民,怎麼又認識了金融界人士,現在去了投資公司當高管呢?他也住的是經濟適用房,荒唐吧?還在那年十八大之前一兩個月,他就得了心肌梗塞,搶救及時,才免於一死,做了手術。他那時不到40歲,小肥豬一樣,要是很廉潔,怎麼會那麼胖?他還在家屬院裡跟我諮詢過怎麼樣減肥鍛練身體。因為報社的人都知道我是運動員出身,健身達人,住在那個院子的人都經常看見我鍛練。

第六個是當時的黨組書記、社長、總編輯陳小川。2005年第一次賣房他不買,覺得自己有的是住房。房子總共330多套,2005年年底賣出去300套,還剩下30多套,因為各種原因,主要是那一年房價還沒有真正起飛,許多人覺得均價5000多元太貴,跟社會上的房子差不多。但是2008年房價漲到了4萬元。許多人第一次沒買,就著急了。要求報社趕緊賣其餘的。報社是開放商啊。報名者90多人,只有30多套,就採取競價的方式淘汰,漲到了10300元。許多人覺得虧了,漲了一倍。保衛處幹部張孟豪第一次覺得貴,天天嚷著要買,但是現在又翻了一倍。還是沒買。他原來是報社印刷廠的工人,報社給他們這些老資格的工人都提拔為幹部,卻把我這個1990年就獲得中級職稱的編輯記者打成工人待遇的校對,他雖然沒買房,將來兒子結婚沒房子,但是報社給他提了干,也算優待了他。有一套大三居,人家買了,後來又退給了報社,唯一的一套大三居,陳小川按照職務、社齡都排第一,就把它買了。他是溫家寶領導的國務院頒發的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也買經濟適用房,荒唐吧?

吳湘韓作為特別報導部主任,中層幹部會上提出報導當時(2009年前後)住房方面社會貧富懸殊太大的情況。總編輯陳小川說:「你晚上數一數湖光中街咱們的宿舍院子有多少房子是黑著燈的(沒人住,空置房),你再去考慮這件事。這種事不能報導,我們自己都不是好人,不是窮人。」

這個院子叫經濟適用房,按照政策是給低收入者的住房。現在因為沒有地皮和房源了,所以共產黨又改為「居者可以租房」的政策了,不給窮人買房提供優惠了。窮人就都再也買不起房子了。而房租是很貴的,每年都在漲,所以有北京市城市戶口的窮人都被逼無奈,去了周邊的河北省。再也回不去故鄉,自己長大的地方。

這個院子的經濟適用房是怎麼來的呢?1980年前後,中國還是計畫經濟,新聞紙短缺,有了新聞紙,報社就要趕緊拉回來。沒地方存放,就在望京地區的南湖渠,向一個生產大隊購買了幾十畝地,花了20萬元,建了一個紙庫。後來進入商品經濟社會,進出口放開了,中國再也不缺少新聞紙了,報社就沒必要再保留紙庫了。到了2004年,就給北京市政府打報告,要求「把生產用地轉化為生活用地」,北京市批准了,就用這塊地蓋了4棟樓。3棟樓作為居民樓賣給了報社職工。1棟樓是按照商業樓的標準蓋的,可以作為飯館和寫字樓。報社就把它出租出去,每年的房租就很可觀。這棟樓好像是四五層。黑色的。我們的是白色的,分別是22層、21層和14層,明顯不一樣。這個樓是黑色大理石的外裝修,顯然蓋樓之前,就已經設計好,這個樓是掙錢用的。按照北京市和國家的政策,經濟適用房只能是居住的,所以稅收減免,要是職工買了,也要住5年以上才能買賣,還要補繳稅款。按照商品房交稅。可是報社竟然出租給公司和飯館,這就比當作商品房賣掉更有經濟效益。這不就是對國家財產進行第三次第四次再分配嗎?既然是已經轉化為生活用地,怎麼能又去搞經營呢?

按照黨中央的規定:副局級幹部不能配車,正局級幹部二人配一輛。正部級以上幹部可以配專車。但是報社十來個副局級以上幹部,其中3個正局級幹部,每個人都配了專車,都有司機。司機每月的各方面費用要10000多元,修車、加油,折舊費等等加起來也要10000多元。每個副局級以上幹部每個月就要耗掉40000元以上。現在卻欠著我20多年的工資不給。也沒有把錢用在怎樣辦好報紙上。記者、編輯的獎金並不高。我們上夜班,每個晚上只補助50元,還要交發票,報社好拿這些發票頂辦公經費,逃稅。我們要是不交發票,就不給夜班費。其實上夜班對人的消耗非常大。我們檢查組這些年死了一個王紀國,心臟病猝死;半身不遂一個,賈立平。組長梅小璈、宋棟國、副組長陳玉敏、後來的組長張章都是血壓高和糖尿病;檢查員楊靜也是糖尿病。我後來也得了糖尿病。幾乎就沒有健康的人,但是沒有交通費,夜班費就50元,還要交發票。

2000年春節王長安編輯因為上夜班失眠,沒有車,要騎車往返幾十里地,就自殺了。不久他70多歲的母親也含恨而死。只剩下他80歲老年痴呆症的爸爸。唯一的妹妹還在美國定居了。

報社在東直門內的倉夾道胡同有幾個院子和宿舍樓。2008年奧運會之前,進行了拆遷。結果團中央的上市公司,中國青年旅行社的20層辦公大樓後來卻立在了那裡。中國的私人和單位沒有土地所有權,都歸國家,但是使用的單位有優先拆遷的權力。中國青年報使用的土地怎麼變成了中青旅的?中青旅是有股票的,這當中有多少利益交換,報社領導、團中央有關負責人、中青旅的負責人得了多少好處,比如佔了多少套房?沒人知道。

技術處處長張立芳幾次換肝,花了很多錢,應不應該?有沒有活體移植、活體強摘器官?

該處技術人員馮興義癲癇病發作,拍了他一磚頭,沒有造成大的傷害,報社保衛處卻把他扭送公安局拘留,退回來之後,又送到精神病醫院強行治療,出院後又讓人家下崗,再上崗是掃院子的清潔工。馮興義就不想活了,自殺,假裝交通事故,報社幫他家人訛詐了水泥罐車司機一大筆錢。2010年副總編唐為忠糖尿病加心臟病發作,猝死在寧波,派他出差的陳小川就按照最高的數額給他兒子發了撫恤金。其實他有幾處房,包括院子裡有游泳池的別墅,公用的,但是這在北京也屬於豪華型別墅。他的下屬來揚還號召大家為他兒子和老婆捐款。其實他是二婚,第二個妻子是旅遊公司的高管,並不缺錢。來揚就這樣會拍馬屁,後來考了國家港澳辦的公務員,現在是駐香港的處長。來揚,是鎮壓香港人民的劊子手。他都敢在報社內部網上罵我,當然就更能欺負香港人民了。網上可以查到他的信息。陳小川故意隱瞞給唐為忠家屬的撫恤金數額,也是侵犯了黨中央的資產。

2000年,社長徐祝慶、總編輯、李克強的小兄弟李學謙聯合北大青鳥公司辦中青傳媒公司,大量的資金出入,這當中變賣了黨中央多少財產?騙取了多少股民的資金?僅畢熙東領導的子報青年體育報就賠了2000多萬元。都是誰的錢?不是畢熙東的錢。他反而買了私車,配了公車和司機。包養了情婦。給情婦買車買房。

畢熙東僱用了很多在校生當記者編輯,也給開工資,這是違規的。沒畢業的大學生實習還應該收費呢。劉華平、辛明都是畢業前一年就給開工資了,來這裡工作一年辛明就買了房。畢業前後每月都是2萬元的工資和編輯費、稿費。那時候一套房才幾十萬元。劉華平休了一年多產假,都是開全勤工資。後來人事處批評了編輯部主任只恆文隱情不報,但也僅此而已。這不是讓黨中央資產受損失嗎?這二人也都佔用了報社的進京戶口指標,辛明是濟南人,劉華平是湖南人。畢熙東為什麼專招外地人?很可能是變相賣戶口。相反,董路有北京市戶口,他是按照承包,每期報紙8個版2萬元的價格包給董路的。黨中央同意畢熙東把黨報包給董路嗎?包給誰也不行。根本不允許承包,但是報社也讓他這樣干了兩年。

後來畢熙東又把國際關係學院,就是國家安全部辦的特務大學的非特務專業畢業生盧學周招來當了休閑體育特刊的主編,是這個子報當中的一些版面。不是按照字數,而是按照每個版面500元開稿費,連報社的規定都違反了。這些版面中還有國家體育總局上市公司中體產業的廣告。幾個版面。那邊要交廣告費,報社要給盧學周傅瑪麗開稿費。畢熙東他們這樣一隻雞吃兩遍,習近平現在為什麼沒錢了,都是讓中國青年報和畢熙東折騰光了。.

所以習近平比起中國青年報的領導,比如徐祝慶、李學謙、王宏猷、陳小川,現在掌權的張坤、毛浩、劉健,以及畢熙東只恆文馬年華之流,就是老實人了,就是被分配、被鯨吞蠶食的人了。習近平其實很可憐啊!其資產早就被這些人三番五次地分配了。

責任編輯: 李靜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