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整个人“发霉”而死 可怕疾病蔓延印度(图)

2021-08-14 04:24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印度一名感染毛霉菌的病人躺在病床休息
5月31日,一名感染毛霉菌的女病人手术后正躺在病床上休息。(图片来源:Rebecca Conway/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8月14日讯】跟万千印度染疫康复者一样,阿洛克-库马尔-乔德里(Alok Kumar Chaudry)战胜了COVID-19病毒,但新生活并没有开始,反而跌入了另一场噩梦。一种致命的真菌,毛霉菌,正在啃噬着他的鼻窦、眼睛,甚至即将向大脑蔓延。

恐怖的毛霉菌疾病 可以让人“发霉”而死

最开始是头痛,“突然间,左眼一片空白”,此时他不知道的是,一种致命的真菌,毛霉菌,正在席卷印度,也啃噬着他的鼻窦、眼睛,甚至即将向大脑蔓延。

这是一种跟恐怖电影一样的疾病。眼睛、鼻子红肿,接着开始流血,身上出现黑色的病变,失明、毁容、骨骼腐蚀,呼吸困难,直到它入侵大脑,然后死亡。

眼下印度已有接近4万多人受此感染,同时,毛霉菌还在尼泊尔、阿富汗、埃及、智利等国家现身,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国家也正遭受COVID-19疫情的肆虐。

乔德里是一名30岁的工程师,今年4月他不幸确诊染疫。但新德里当地床位紧张,药物和医用氧气稀缺,他只好回到农村,期间,病情恶化,他的血氧水平降到了54%,一个致命的水平。乔德里在当地医院接受了吸氧和类固醇治疗后,他康复出院了,但却开始头痛,医生认为,这只是类固醇引起的,很快会消失。

但不到几天,磁共振显示,他得了传闻中的黑真菌病(black fungus),也叫毛霉菌(Mucormycosis),他的眼睛被感染,必须要切除。他不信,去了艾哈迈达巴德另一家民用医院,诊断结果也是一样,五位专家帮他切除了坏死的眼睛,还有鼻窦中的死亡组织。

毛霉菌最初的症状看起来很普通,面部发红、肿胀,可能会有些发烧。但入侵极其迅速,锐不可挡,从牙齿开始,蔓延至鼻腔、眼睛,还可能进入肺部,最后抵达大脑。

媒体报道的另一个病例中,展现了更为悚然的过程,5月份,一位名叫斯里尼瓦斯的患者刚刚战胜了COVID-19,接着感染了毛霉菌,他的鼻子和眼睛开始肿胀,然后出血,“很多的血流了出来”。

毛霉菌杀死一个组织后,会有明显的黑色炭疽(腐烂或死亡组织)包裹的肿块出现,随着疾病的发展,腭部可能被破坏,张开嘴时,会看到一大块坏死的黑块。为了阻止毛霉菌进一步扩散,患者下颌骨、颧骨、眼睛等受感染的部位,需要切除,如果它入侵大脑,距离死亡就不远了。

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它的死亡率超过50%。

7月中旬,印度卫生部长对外公布,目前已有超过4.5万例毛霉菌病例,而其中85%的患者曾感染COVID-19。

印度并不是唯一一个报告毛霉菌的国家。根据路透社的消息,尼泊尔、阿富汗、智利等新冠肆虐的国家,也纷纷出现这种恐怖骇然的罕见疾病。

这种诡秘的现象是如何发生的? 滥用药物自毁长城

先要说明一个好消息,毛霉菌并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但这种霉菌的孢子无处不在,土壤、植物、腐烂的水果和蔬菜,你我每天都会吸入这些真菌孢子。但大多数人的免疫系统,可以轻易地清除它们,不会有任何症状。

那毛霉菌又是怎么成为一种新流行病的?没人知道毛霉菌是何时发起攻势的。疫情之前,全世界范围内,毛霉菌极其罕见,美国和西欧国家平均两年才会出现一例。印度算是多的,但每年也就50例左右。2021年春,COVID-19病毒再次攻陷印度,局面便一下子失控了。

所以,毛霉菌的出现,与COVID-19病毒密切相关。尽管有很多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疫情,滥用的类固醇药物,加上糖尿病的失控,三位一体的因素,催生了这场毛霉菌危机。

很多印度医生和专家认为,是拥挤的医院、稀缺的医用氧气,给毛霉菌留下了可乘之机。

首先,由于没有足够的医用氧气,类固醇药物在印度被滥用。

类固醇可以抵御新冠造成的过度的炎症反应,帮助患者恢复呼吸,这是全球范围内的常见做法。印度很多医生选择为COVID-19患者注射类固醇,很多走投无路的患者,也选择这种方式来自救,但数量远超世卫组织的建议,已经到了滥用的程度,这等于给毛霉菌开了第一扇门。

重点在于,印度疫情中,大多数医生忙碌而慌乱,根本没时间询问病人是否有糖尿病或者其他疾病。不巧的事情来了,类固醇的副作用显现出来,它使得新冠与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飙升,患者出现酮酸中毒,酸性的血液,为毛霉菌创造了极其肥沃的土壤。

患者康复后的15天左右,毛霉菌便会来袭(少部分人出院次日便出现了症状)。此时,仍然脆弱的免疫系统,根本无力阻挡它的入侵。

毛霉菌的侵袭是突如其来的,5月中旬,印多尔的Maharaja Yeshwantrao医院,几天内就新增了180人。古吉拉特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也迅速被毛霉菌淹没,病例占全国的一半以上。

5月,先后有十多个邦宣布,毛霉菌成为一种新的流行病。如同风暴一样,这种罕见真菌席卷了整个印度。

但毛霉菌远不是印度唯一需要担忧的问题。除了毛霉菌(印度媒体称之为黑真菌)外,6月以来,绿真菌、白真菌、黄真菌先后在染疫康复者身上发现。一位名为Anirban Mahapatra的印度科学家在《印度斯坦报》上撰文称,毛霉菌,只是冰山一角。

随着毛霉菌在尼泊尔、阿富汗、埃及、智利等国家紧扣着新冠疫情而现身,印度所发生的景象,值得全世界警惕。

責任编辑: 江雪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