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整個人「發霉」而死 可怕疾病蔓延印度(圖)

2021-08-14 04:24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印度一名感染毛黴菌的病人躺在病床休息
5月31日,一名感染毛黴菌的女病人手術後正躺在病床上休息。(圖片來源:Rebecca Conway/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8月14日訊】跟萬千印度染疫康復者一樣,阿洛克-庫馬爾-喬德裡(Alok Kumar Chaudry)戰勝了COVID-19病毒,但新生活並沒有開始,反而跌入了另一場噩夢。一種致命的真菌,毛黴菌,正在啃噬著他的鼻竇、眼睛,甚至即將向大腦蔓延。

恐怖的毛黴菌疾病 可以讓人「發霉」而死

最開始是頭痛,「突然間,左眼一片空白」,此時他不知道的是,一種致命的真菌,毛黴菌,正在席捲印度,也啃噬著他的鼻竇、眼睛,甚至即將向大腦蔓延。

這是一種跟恐怖電影一樣的疾病。眼睛、鼻子紅腫,接著開始流血,身上出現黑色的病變,失明、毀容、骨骼腐蝕,呼吸困難,直到它入侵大腦,然後死亡。

眼下印度已有接近4萬多人受此感染,同時,毛黴菌還在尼泊爾、阿富汗、埃及、智利等國家現身,無一例外的是,這些國家也正遭受COVID-19疫情的肆虐。

喬德裡是一名30歲的工程師,今年4月他不幸確診染疫。但新德里當地床位緊張,藥物和醫用氧氣稀缺,他只好回到農村,期間,病情惡化,他的血氧水平降到了54%,一個致命的水平。喬德裡在當地醫院接受了吸氧和類固醇治療後,他康復出院了,但卻開始頭痛,醫生認為,這只是類固醇引起的,很快會消失。

但不到幾天,磁共振顯示,他得了傳聞中的黑真菌病(black fungus),也叫毛黴菌(Mucormycosis),他的眼睛被感染,必須要切除。他不信,去了艾哈邁達巴德另一家民用醫院,診斷結果也是一樣,五位專家幫他切除了壞死的眼睛,還有鼻竇中的死亡組織。

毛黴菌最初的症狀看起來很普通,面部發紅、腫脹,可能會有些發燒。但入侵極其迅速,銳不可擋,從牙齒開始,蔓延至鼻腔、眼睛,還可能進入肺部,最後抵達大腦。

媒體報導的另一個病例中,展現了更為悚然的過程,5月份,一位名叫斯里尼瓦斯的患者剛剛戰勝了COVID-19,接著感染了毛黴菌,他的鼻子和眼睛開始腫脹,然後出血,「很多的血流了出來」。

毛黴菌殺死一個組織後,會有明顯的黑色炭疽(腐爛或死亡組織)包裹的腫塊出現,隨著疾病的發展,齶部可能被破壞,張開嘴時,會看到一大塊壞死的黑塊。為了阻止毛黴菌進一步擴散,患者下頜骨、顴骨、眼睛等受感染的部位,需要切除,如果它入侵大腦,距離死亡就不遠了。

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它的死亡率超過50%。

7月中旬,印度衛生部長對外公布,目前已有超過4.5萬例毛黴菌病例,而其中85%的患者曾感染COVID-19。

印度並不是唯一一個報告毛黴菌的國家。根據路透社的消息,尼泊爾、阿富汗、智利等新冠肆虐的國家,也紛紛出現這種恐怖駭然的罕見疾病。

這種詭秘的現象是如何發生的? 濫用藥物自毀長城

先要說明一個好消息,毛黴菌並不會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但這種黴菌的孢子無處不在,土壤、植物、腐爛的水果和蔬菜,你我每天都會吸入這些真菌孢子。但大多數人的免疫系統,可以輕易地清除它們,不會有任何症狀。

那毛黴菌又是怎麼成為一種新流行病的?沒人知道毛黴菌是何時發起攻勢的。疫情之前,全世界範圍內,毛黴菌極其罕見,美國和西歐國家平均兩年才會出現一例。印度算是多的,但每年也就50例左右。2021年春,COVID-19病毒再次攻陷印度,局面便一下子失控了。

所以,毛黴菌的出現,與COVID-19病毒密切相關。儘管有很多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疫情,濫用的類固醇藥物,加上糖尿病的失控,三位一體的因素,催生了這場毛黴菌危機。

很多印度醫生和專家認為,是擁擠的醫院、稀缺的醫用氧氣,給毛黴菌留下了可乘之機。

首先,由於沒有足夠的醫用氧氣,類固醇藥物在印度被濫用。

類固醇可以抵禦新冠造成的過度的炎症反應,幫助患者恢復呼吸,這是全球範圍內的常見做法。印度很多醫生選擇為COVID-19患者注射類固醇,很多走投無路的患者,也選擇這種方式來自救,但數量遠超世衛組織的建議,已經到了濫用的程度,這等於給毛黴菌開了第一扇門。

重點在於,印度疫情中,大多數醫生忙碌而慌亂,根本沒時間詢問病人是否有糖尿病或者其他疾病。不巧的事情來了,類固醇的副作用顯現出來,它使得新冠與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飆升,患者出現酮酸中毒,酸性的血液,為毛黴菌創造了極其肥沃的土壤。

患者康復後的15天左右,毛黴菌便會來襲(少部分人出院次日便出現了症狀)。此時,仍然脆弱的免疫系統,根本無力阻擋它的入侵。

毛黴菌的侵襲是突如其來的,5月中旬,印多爾的Maharaja Yeshwantrao醫院,幾天內就新增了180人。古吉拉特邦和馬哈拉施特拉邦也迅速被毛黴菌淹沒,病例佔全國的一半以上。

5月,先後有十多個邦宣布,毛黴菌成為一種新的流行病。如同風暴一樣,這種罕見真菌席捲了整個印度。

但毛黴菌遠不是印度唯一需要擔憂的問題。除了毛黴菌(印度媒體稱之為黑真菌)外,6月以來,綠真菌、白真菌、黃真菌先後在染疫康復者身上發現。一位名為Anirban Mahapatra的印度科學家在《印度斯坦報》上撰文稱,毛黴菌,只是冰山一角。

隨著毛黴菌在尼泊爾、阿富汗、埃及、智利等國家緊扣著新冠疫情而現身,印度所發生的景象,值得全世界警惕。

責任編輯: 江雪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