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被北京视为薄弱环节的澳大利亚敲响战鼓(图)

2021-07-07 08: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2021年4月19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2021年4月19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讲话。(图片来源:JennyEvans/GettyImages)

【看中国2021年7月7日讯】(法广RFI)中国澳大利亚关系紧张,从2020年以来北京大幅度在经济方面报复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在与美国巩固在印太地区的联盟,同时加强其防御措施。

中国的要求

《世界报》驻澳大利亚记者伊莎贝尔·戴勒巴(Isabelle Dellerba)于7月4日载文报道中国与澳大利亚紧张的关系,自从澳大利亚在2020年4月公开要求调查新冠病毒源头开始,北京与堪培拉的关系骤然紧张。

文章写道,2020年11月17日澳大利亚9News电视台的记者乔纳森·卡斯利(Jonathan Kearsley)就中澳关系问题在申请要采访数周后,与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大使表示,为了清楚起见,他把一页纸递给记者:上面没有题目也没有签名,只是列举了14点要求,随后被澳大利亚人称为中国提出的14条罪状。其混杂的内容包括:“呼吁对新冠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这是与美国对中国的攻击相呼应”;“在新疆、香港和台湾问题上不断无端伤害中国”;还有“澳大利亚媒体的不友好和敌对的报道”。而且这位中共官员还表示中国很生气: 你若以中国为敌,中国就会成为你的敌人。

乔纳森·卡斯利回忆说,他对传递信息的暴力感到惊讶。而这个消息很快就成为当地报纸的头条新闻,澳大利亚人发现成自己成了被勒索的对象。澳大利亚保守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立即对此反击,他表示,我们的价值观没有商量余地,我们的民主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我们的主权不容商量!

澳大利亚政府应对

澳大利亚政府采取耐心的战略就是不挑衅,不增加压力,始终如一,永不退缩。自从2006年以来已中国超过日本成为澳大利亚第一个贸易伙伴国后,澳大利亚政府确保不想挑起与中国这个亚洲巨人的紧张关系。但澳大利亚也要保护其主权、利益以及与华盛顿共享的价值观。

二战后,美国与澳大利亚、新西兰于1951年签署了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Anzus),成为战略盟友和伙伴,并以此来保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免受可能卷土重来的日本军国主义危害。新西兰于1985年退出,该条约由此实际上成为美澳双边协定,也是两国同盟关系的基础。不过,澳大利亚官员喜欢提醒:“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我们国家不进行选择。”

习近平宣示毫不掩饰大国强权的决心,华盛顿把北京视为主要竞争对手,而印太地区已成为这场竞争的中心时,澳大利亚这种不选择的姿态是否站得住脚?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2020年7月1日的官方演讲中警告说,从柏林墙倒塌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澳大利亚曾经享有的有利发展的安全环境已经消失。他指出,“战略竞争的新动态随着新冠疫情大流行而进一步加速”。

恐吓的企图

在中美两国之间越来越不理解的背景下,堪培拉面对不愿点名,但大家都在讨论中国威胁的情况下,澳大利亚正在努力更好地保护自己。在国内,澳大利亚政府通过采取旨在限制干涉和加强国家统一的措施;在国外,澳大利亚政府通过增加军费开支;该国还开始让其出口更加多样化。

自2020年4月开始的新冠疫情大危机以来,中国确实将攻击重点放在了澳大利亚经济上,尤其是针对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在距离首都堪培拉450公里的一家葡萄园,从1864年就开始种植葡萄的著名酒庄的董事兼总经理布鲁斯·泰瑞尔(Bruce Tyrrell)经历了一段苦涩的经历。现在他认为北京是一个敌对的参与者,他说,澳大利亚是一个主权国家,我们不喜欢有恐吓的企图。

布鲁斯·泰瑞尔生产的葡萄酒出口到世界各地,尤其是到中国。在80年代,他说,“我对这个新的中国市场有点怀疑,但我决定试试!我发现了一些高端客户。”

但是在2020年11月的一个早晨,澳大利亚红酒的疯狂热潮戛然而止,当时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府开始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高达218%的反倾销税。布鲁斯·泰瑞尔认为这是中国惩罚我们的借口!澳大利亚对中国葡萄酒的出口额从11亿澳元(近7亿欧元)暴跌至仅2000万澳元。

澳大利亚谴责“经济胁迫”措施,于6月19日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中国对其葡萄酒征收惩罚性关税,而且类似程序已经启动还包括抗议中国对其大麦出口征收的关税。

同样澳大利亚的龙虾渔民有同样经历:他们94%的贝类出口到了中国,然后在2020年10月下旬澳大利亚龙虾在中国市场上被扫地出门。中国当局随后声称在一批货物中发现了“有毒重金属”。

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如同澳大利亚那样从中国迅速增长和快速工业化中获益如此之多。从1992年到2020年,中国持续确保了它连续28年的增长。2019年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大量进口矿产和农产品,澳大利亚的三分之一以上的产品出口给中国。

澳大利亚研究所国防、战略和国家安全项目主任迈克尔·舒布里奇说:“在2015年自由贸易协定之后,进出口贸易蓬勃发展,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度达到了顶峰。”问题是,现在中国意识到可以利用经济影响力来实现战略、安全或政治目标。

堪培拉刚刚在2020年4月18日表示要调查新冠疫情的起源,当时的中国大使便提出了抵制澳大利亚的产品。一周后的4月27日,被指是中国共产党发言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社交网络上写道:“澳大利亚在制造问题,这就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来自中国的鞋底下,您必须找到一块石头才能将其移除。”

胡锡进指责澳大利亚与美国勾结,他建议中国人在“与澳大利亚做生意”和“当我们送孩子去那里学习”之前要三思而后行。数日后,北京言出必行,拿起报复武器,让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如牛肉、大麦、煤炭、葡萄酒、龙虾、木材、铜、棉花、羊毛、糖、小麦、羊肉等受到重创。中方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涉嫌“技术”违规、“环境问题”甚至“不公平竞争”。

那么为什么澳大利亚独自主动要求对新冠疫情进行国际调查,而招致中方的愤怒?如一些专家指出这是一个“没有深思熟虑”、“准备不足”甚至“愚蠢”的决定,但当时大家都同意中澳紧张局势已经累积多时,这种做法只是潜伏危机的导火索。

在悉尼商业中心的办公室里,前总理自由党领袖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强调北京是“过度反应”。在2015年9月至2018年8月期间执政,是他的政府运作让澳大利亚改变了对中国政策。“他指出间谍活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一样。还有很多外国干涉行动。每个国家都必须捍卫自己的主权。

澳大利亚:西方阵营的薄弱环节

在本次外交转向之前,中国这个亚洲强国主要是担心经济受到制约。当时中国什么都卖了,也什么都买了,包括达尔文港的战略基础设施在2015年以99年的永久租约给一个接近中国政府的亿万富翁,这让华盛顿的沮丧。自从2011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总统推出“支点”政策,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始巡逻,美国外交重心也转移到亚太地区。

达尔文港口事件与澳美联盟交织。1942年,珍珠港事件发生两个月后,达尔文港口被日本空军轰炸,意识到伦敦无法确保其受到保护,澳大利亚求助于华盛顿。现在澳大利亚与美国在海上事务中一直合作。自1960年代后期以来,在澳大利亚的松树谷地区有一个叫做“红色心脏”的监测站,这是一个由美澳两国共同管理的监视站,它们也与由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美国情报机构的联盟组成的五眼联盟内共享他们的信息服务。

陈永林在2017年6月警告说,在这个“西方阵营”中,澳大利亚在北京眼中被视为“薄弱环节”。这位于2005年加入悉尼的前中国外交官在接受ASPI网站战略家采访时解释说,中国已决定“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削弱澳大利亚与美国的联盟”。他补充说,“北京以亲共的华人社区组织为基地,在社会上加大影响力,”他还补充说,“他们通过驻堪培拉大使馆或总领事馆监督和协调中国学生的活动”。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当代史专家冯崇义表示:“北京的目标既是政治又是经济。”多年来,他一直提醒公众关注中共在占澳大利亚人口近5%的华裔社区中的影响。2017年春天在广州期间,这名知识分子被情报人员拘留并询问,其中包括他与约翰·加诺特的关系。这位前驻北京新闻记者被任命为特恩布尔的政治顾问,他被撤职因为在2015年底由一份关于中国在澳大利亚干涉行动的机密报告被提及。

自从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一上任,就被警告说,中共间谍活动密集,特别是在网络领域,已经达到很大规模。几个月后,以一位受益于中国房地产大亨黄向墨向工党参议员命名的邓森(Sam Dastyari)慷慨解囊的丑闻震惊了全国。但是当时,没有什么能阻止与共产党关系密切的亿万富翁为澳大利亚政党提供资金。2016年6月,他毫不犹豫地拥护中共的战略路线,他还呼吁堪培拉“尊重”北京在南海的领土主张时,他当时被称为“上海山姆”。

为限制这种干预,澳大利亚保守党政府于2017年12月7日提议禁止外国向政党捐款,加强打击与间谍活动有关的犯罪,并引入新的干预犯罪。这被北京指责毒化“中澳关系气氛”,而特恩布尔反驳道:“澳大利亚人民已经站起来了!”,他使用类似毛泽东于1949年10月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名句“中国人民已经崛起了!当时中共政府暂停了两国部长级的访问。2018年6月澳大利亚多数议员和反对党议员通过了该项法律。

军事演习

在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的领导下,澳大利亚在2020年12月再度加强立法。如果被认为违反了国家利益,联邦政府现在有权取消澳大利亚州、市议会或机构与外国达成的任何协议。如在4月21日就取消了维多利亚州于2018年和2019年签署的两项协议,该协议与习近平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有关。并且澳大利亚国防部自5月以来一直在审查有关达尔文港的事宜。

2020年11月,在孟加拉湾举行的“马拉巴尔”演习期间,澳大利亚舰艇加入了美国、日本和印度海军护卫舰和直升机的行列。

澳大利亚关注北京在印太地区的崛起,特别担心南太平洋地区安全,因为在传统上这里是中共势力范围,中国对该地区的微型国家之间发起了一场诱惑行动,对如瓦努阿图,斐济,基里巴斯、所罗门等进行大力投资和信贷。堪培拉担心北京会在那里建立军事基地,北京已着手在坎顿基里巴斯环礁修复美国前军用飞机跑道就是一个例子。这些基础建设离我们很近,可以用作力量投射的工具……这将改变游戏规则。

敲响战鼓

另外台湾的命运令人担忧。中国将台湾视为其省份之一。4月25日,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表示“不能排除冲突”。内政大臣迈克尔·佩祖洛(Michael Pezzullo)甚至提到了“敲响了战鼓”。两名赞成对北京采取强硬路线的人发表上述言论,而中共这个亚洲巨人正在引起公众舆论的担忧,澳大利亚工党反对派谴责这些言论是“出于内部政策目的而进行的言论升级”,也是为将于2022年5月之前举行的立法选举做准备。

这可以说是中国在澳大利亚政策的最大失败之一,中共的战狼行为严重损害了其在澳大利亚的形象。澳大利亚政党内更温和的声音减少,而鹰派势力上升。鹰派人物参议员詹姆斯帕特森指出“无论是工党还是自由党,任何政府都不可能对中国提出的14条中的任何一个屈服,“这些主题是我们作为自由民主国家身份的核心。这意味着对两国关系走向要更加现实。”

在经济方面,回应中国的措施初见成效。与2019年相比,澳大利亚在2020年对中国的所有出口额仅下降了2%,而铁矿石价格的飙升弥补了澳大利亚的损失。

习近平是否会重新审视其在澳大利亚的战略?澳大利亚人不相信,澳大利亚人深信中国想让他们的国家成为那些考虑抵制中共势力的前兆,他们想知道这场无休止对抗下一步将会如何。

原标题:澳大利亚如何对抗中国

来源:法广 RFI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