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被北京視為薄弱環節的澳大利亞敲響戰鼓(圖)

2021-07-07 08:2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裡森在2021年4月19日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講話。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裡森在2021年4月19日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講話。(圖片來源:JennyEvans/Getty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7日訊】(法廣RFI)中國澳大利亞關係緊張,從2020年以來北京大幅度在經濟方面報復澳大利亞,澳大利亞在與美國鞏固在印太地區的聯盟,同時加強其防禦措施。

中國的要求

《世界報》駐澳大利亞記者伊莎貝爾·戴勒巴(Isabelle Dellerba)於7月4日載文報導中國與澳大利亞緊張的關係,自從澳大利亞在2020年4月公開要求調查新冠病毒源頭開始,北京與堪培拉的關係驟然緊張。

文章寫道,2020年11月17日澳大利亞9News電視臺的記者喬納森·卡斯利(Jonathan Kearsley)就中澳關係問題在申請要採訪數週後,與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在一家咖啡館見面。大使表示,為了清楚起見,他把一頁紙遞給記者:上面沒有題目也沒有簽名,只是列舉了14點要求,隨後被澳大利亞人稱為中國提出的14條罪狀。其混雜的內容包括:「呼籲對新冠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這是與美國對中國的攻擊相呼應」;「在新疆、香港和臺灣問題上不斷無端傷害中國」;還有「澳大利亞媒體的不友好和敵對的報導」。而且這位中共官員還表示中國很生氣: 你若以中國為敵,中國就會成為你的敵人。

喬納森·卡斯利回憶說,他對傳遞信息的暴力感到驚訝。而這個消息很快就成為當地報紙的頭條新聞,澳大利亞人發現成自己成了被勒索的對象。澳大利亞保守黨總理斯科特莫裡森立即對此反擊,他表示,我們的價值觀沒有商量餘地,我們的民主是沒有商量餘地的,我們的主權不容商量!

澳大利亞政府應對

澳大利亞政府採取耐心的戰略就是不挑釁,不增加壓力,始終如一,永不退縮。自從2006年以來已中國超過日本成為澳大利亞第一個貿易夥伴國後,澳大利亞政府確保不想挑起與中國這個亞洲巨人的緊張關係。但澳大利亞也要保護其主權、利益以及與華盛頓共享的價值觀。

二戰後,美國與澳大利亞、紐西蘭於1951年簽署了太平洋安全保障條約(Anzus),成為戰略盟友和夥伴,並以此來保護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免受可能捲土重來的日本軍國主義危害。紐西蘭於1985年退出,該條約由此實際上成為美澳雙邊協定,也是兩國同盟關係的基礎。不過,澳大利亞官員喜歡提醒:「在美國和中國之間,我們國家不進行選擇。」

習近平宣示毫不掩飾大國強權的決心,華盛頓把北京視為主要競爭對手,而印太地區已成為這場競爭的中心時,澳大利亞這種不選擇的姿態是否站得住腳?

澳大利亞總理莫裡森在2020年7月1日的官方演講中警告說,從柏林牆倒塌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澳大利亞曾經享有的有利發展的安全環境已經消失。他指出,「戰略競爭的新動態隨著新冠疫情大流行而進一步加速」。

恐嚇的企圖

在中美兩國之間越來越不理解的背景下,堪培拉面對不願點名,但大家都在討論中國威脅的情況下,澳大利亞正在努力更好地保護自己。在國內,澳大利亞政府通過採取旨在限制干涉和加強國家統一的措施;在國外,澳大利亞政府通過增加軍費開支;該國還開始讓其出口更加多樣化。

自2020年4月開始的新冠疫情大危機以來,中國確實將攻擊重點放在了澳大利亞經濟上,尤其是針對澳大利亞的葡萄酒。在距離首都堪培拉450公里的一家葡萄園,從1864年就開始種植葡萄的著名酒莊的董事兼總經理布魯斯·泰瑞爾(Bruce Tyrrell)經歷了一段苦澀的經歷。現在他認為北京是一個敵對的參與者,他說,澳大利亞是一個主權國家,我們不喜歡有恐嚇的企圖。

布魯斯·泰瑞爾生產的葡萄酒出口到世界各地,尤其是到中國。在80年代,他說,「我對這個新的中國市場有點懷疑,但我決定試試!我發現了一些高端客戶。」

但是在2020年11月的一個早晨,澳大利亞紅酒的瘋狂熱潮戛然而止,當時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政府開始對澳大利亞葡萄酒徵收高達218%的反傾銷稅。布魯斯·泰瑞爾認為這是中國懲罰我們的藉口!澳大利亞對中國葡萄酒的出口額從11億澳元(近7億歐元)暴跌至僅2000萬澳元。

澳大利亞譴責「經濟脅迫」措施,於6月19日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中國對其葡萄酒徵收懲罰性關稅,而且類似程序已經啟動還包括抗議中國對其大麥出口徵收的關稅。

同樣澳大利亞的龍蝦漁民有同樣經歷:他們94%的貝類出口到了中國,然後在2020年10月下旬澳大利亞龍蝦在中國市場上被掃地出門。中國當局隨後聲稱在一批貨物中發現了「有毒重金屬」。

沒有哪個國家能夠如同澳大利亞那樣從中國迅速增長和快速工業化中獲益如此之多。從1992年到2020年,中國持續確保了它連續28年的增長。2019年成為世界第二大國大量進口礦產和農產品,澳大利亞的三分之一以上的產品出口給中國。

澳大利亞研究所國防、戰略和國家安全項目主任邁克爾·舒布里奇說:「在2015年自由貿易協定之後,進出口貿易蓬勃發展,兩國經濟相互依存度達到了頂峰。」問題是,現在中國意識到可以利用經濟影響力來實現戰略、安全或政治目標。

堪培拉剛剛在2020年4月18日表示要調查新冠疫情的起源,當時的中國大使便提出了抵制澳大利亞的產品。一週後的4月27日,被指是中國共產黨發言人、《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社交網路上寫道:「澳大利亞在製造問題,這就像一塊口香糖粘在來自中國的鞋底下,您必須找到一塊石頭才能將其移除。」

胡錫進指責澳大利亞與美國勾結,他建議中國人在「與澳大利亞做生意」和「當我們送孩子去那裡學習」之前要三思而後行。數日後,北京言出必行,拿起報復武器,讓澳大利亞出口產品如牛肉、大麥、煤炭、葡萄酒、龍蝦、木材、銅、棉花、羊毛、糖、小麥、羊肉等受到重創。中方給出的理由是因為涉嫌「技術」違規、「環境問題」甚至「不公平競爭」。

那麼為什麼澳大利亞獨自主動要求對新冠疫情進行國際調查,而招致中方的憤怒?如一些專家指出這是一個「沒有深思熟慮」、「準備不足」甚至「愚蠢」的決定,但當時大家都同意中澳緊張局勢已經累積多時,這種做法只是潛伏危機的導火索。

在悉尼商業中心的辦公室裡,前總理自由黨領袖馬爾科姆·特恩布爾強調北京是「過度反應」。在2015年9月至2018年8月期間執政,是他的政府運作讓澳大利亞改變了對中國政策。「他指出間諜活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規模,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一樣。還有很多外國干涉行動。每個國家都必須捍衛自己的主權。

澳大利亞:西方陣營的薄弱環節

在本次外交轉向之前,中國這個亞洲強國主要是擔心經濟受到制約。當時中國什麼都賣了,也什麼都買了,包括達爾文港的戰略基礎設施在2015年以99年的永久租約給一個接近中國政府的億萬富翁,這讓華盛頓的沮喪。自從2011年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總統推出「支點」政策,美國海軍陸戰隊開始巡邏,美國外交重心也轉移到亞太地區。

達爾文港口事件與澳美聯盟交織。1942年,珍珠港事件發生兩個月後,達爾文港口被日本空軍轟炸,意識到倫敦無法確保其受到保護,澳大利亞求助於華盛頓。現在澳大利亞與美國在海上事務中一直合作。自1960年代後期以來,在澳大利亞的松樹谷地區有一個叫做「紅色心臟」的監測站,這是一個由美澳兩國共同管理的監視站,它們也與由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新美國情報機構的聯盟組成的五眼聯盟內共享他們的信息服務。

陳永林在2017年6月警告說,在這個「西方陣營」中,澳大利亞在北京眼中被視為「薄弱環節」。這位於2005年加入悉尼的前中國外交官在接受ASPI網站戰略家採訪時解釋說,中國已決定「利用其經濟影響力削弱澳大利亞與美國的聯盟」。他補充說,「北京以親共的華人社區組織為基地,在社會上加大影響力,」他還補充說,「他們通過駐堪培拉大使館或總領事館監督和協調中國學生的活動」。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當代史專家馮崇義表示:「北京的目標既是政治又是經濟。」多年來,他一直提醒公眾關注中共在佔澳大利亞人口近5%的華裔社區中的影響。2017年春天在廣州期間,這名知識份子被情報人員拘留並詢問,其中包括他與約翰·加諾特的關係。這位前駐北京新聞記者被任命為特恩布爾的政治顧問,他被撤職因為在2015年底由一份關於中國在澳大利亞干涉行動的機密報告被提及。

自從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一上任,就被警告說,中共間諜活動密集,特別是在網路領域,已經達到很大規模。幾個月後,以一位受益於中國房地產大亨黃向墨向工黨參議員命名的鄧森(Sam Dastyari)慷慨解囊的醜聞震驚了全國。但是當時,沒有什麼能阻止與共產黨關係密切的億萬富翁為澳大利亞政黨提供資金。2016年6月,他毫不猶豫地擁護中共的戰略路線,他還呼籲堪培拉「尊重」北京在南海的領土主張時,他當時被稱為「上海山姆」。

為限制這種干預,澳大利亞保守黨政府於2017年12月7日提議禁止外國向政黨捐款,加強打擊與間諜活動有關的犯罪,並引入新的干預犯罪。這被北京指責毒化「中澳關係氣氛」,而特恩布爾反駁道:「澳大利亞人民已經站起來了!」,他使用類似毛澤東於1949年10月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名句「中國人民已經崛起了!當時中共政府暫停了兩國部長級的訪問。2018年6月澳大利亞多數議員和反對黨議員通過了該項法律。

軍事演習

在澳大利亞現任總理莫裡森的領導下,澳大利亞在2020年12月再度加強立法。如果被認為違反了國家利益,聯邦政府現在有權取消澳大利亞州、市議會或機構與外國達成的任何協議。如在4月21日就取消了維多利亞州於2018年和2019年簽署的兩項協議,該協議與習近平的「新絲綢之路」計畫有關。並且澳大利亞國防部自5月以來一直在審查有關達爾文港的事宜。

2020年11月,在孟加拉灣舉行的「馬拉巴爾」演習期間,澳大利亞艦艇加入了美國、日本和印度海軍護衛艦和直升機的行列。

澳大利亞關注北京在印太地區的崛起,特別擔心南太平洋地區安全,因為在傳統上這裡是中共勢力範圍,中國對該地區的微型國家之間發起了一場誘惑行動,對如萬那杜,斐濟,基裡巴斯、所羅門等進行大力投資和信貸。堪培拉擔心北京會在那裡建立軍事基地,北京已著手在坎頓基裡巴斯環礁修復美國前軍用飛機跑道就是一個例子。這些基礎建設離我們很近,可以用作力量投射的工具……這將改變遊戲規則。

敲響戰鼓

另外臺灣的命運令人擔憂。中國將臺灣視為其省份之一。4月25日,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表示「不能排除衝突」。內政大臣邁克爾·佩祖洛(Michael Pezzullo)甚至提到了「敲響了戰鼓」。兩名贊成對北京採取強硬路線的人發表上述言論,而中共這個亞洲巨人正在引起公眾輿論的擔憂,澳大利亞工黨反對派譴責這些言論是「出於內部政策目的而進行的言論升級」,也是為將於2022年5月之前舉行的立法選舉做準備。

這可以說是中國在澳大利亞政策的最大失敗之一,中共的戰狼行為嚴重損害了其在澳大利亞的形象。澳大利亞政黨內更溫和的聲音減少,而鷹派勢力上升。鷹派人物參議員詹姆斯帕特森指出「無論是工黨還是自由黨,任何政府都不可能對中國提出的14條中的任何一個屈服,「這些主題是我們作為自由民主國家身份的核心。這意味著對兩國關係走向要更加現實。」

在經濟方面,回應中國的措施初見成效。與2019年相比,澳大利亞在2020年對中國的所有出口額僅下降了2%,而鐵礦石價格的飆升彌補了澳大利亞的損失。

習近平是否會重新審視其在澳大利亞的戰略?澳大利亞人不相信,澳大利亞人深信中國想讓他們的國家成為那些考慮抵制中共勢力的前兆,他們想知道這場無休止對抗下一步將會如何。

原標題:澳大利亞如何對抗中國

来源:法廣 RFI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