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日本漫画将毛泽东画成殭尸刺痛小红粉玻璃心(图)

2021-07-04 07:31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2019年9月7日,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上悬挂的毛像。(图片来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9月7日,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上悬挂的毛像。(图片来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7月4日讯】日本知名动漫作者荒川弘的作品《raiden-18》最近发售全新单行本之后,遭到中国小粉红的齐声鞭挞。他们指称,该作品因包含消遣毛泽东的内容而构成“辱华”。但是,一些分析人士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讽刺漫画家有表达自己看法的自由,而且作为艺术家,他们有责任反映社会的弊端。

日本动漫作者荒川弘的作品《raiden-18》6月发售全新单行本之后,中国网民发现该作品在10年前第三回连载中出现一幕将毛泽东画成殭尸,头上还贴着“敕令厕所在哪里呢?”的符咒,以此讽刺中国厕所难找。这一事件在中国社群媒体引发争议。一些中国小粉红批评作者“辱华”,而作者并未就此道歉。

国际上的艺术创作遭到中国网民批评为“辱华”的例子屡见不鲜,其中漫画文化风行的日本就屡次遭到中国小粉红的攻击。除了抵制购买之外,他们还要求作者改剧本、谢罪、退出中国市场等。

创作自由与主体尊严

东京大学研究所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加治屋健司( Kenji Kajiya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看,政治讽刺艺术的表达应该得到保护。但是,从主体尊严的角度来看,由于讽刺的对象往往是个人和群体(种族、民族、宗教、思想、年龄、性别、性取向、性别认同等),因此,并非所有的政治讽刺艺术都应该被接受。至于什么样的政治讽刺艺术是可以接受的,如何兼顾表达自由和主体尊严,这需要就具体情况分析。

《软性恐怖政治和言论自由:不扼杀当代艺术》一书的作者、京都艺术大学艺术研究院教授小崎哲哉( Tetsuya Ozaki )对美国之音说,漫画家应该有画他想画的作品的自由。

他说:“对于艺术创作还说,最重要也最不能妥协的的就是表达的自由,这是最应该被保护的。当然,让人感到恐惧或受伤等仇恨发言,或是仇恨犯罪是不行的,歧视社会弱势者也是不应该的。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因为这些日本漫画作品而受到身体伤害,或因此感到恐惧。批判它国政治也是创作者的创作自由,这与批评者拥有言论自由一样。”

艺术家的社会责任

澳籍华裔艺术家巴丢草( Badiucao ) 因创作讽刺中国政治的漫画作品而闻名。他说艺术家们是通过视觉或其它媒介表达自己的看法。

他说:“其实表达意见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政治性的活动。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又在海外生活许多年,这种理应非常正常化的艺术家表达在中国却是不可能存在,因为所有与政治相关的意见都要经过管控、限制、审查。基本的现实为中国艺术家没有这些自由的环境,那我们这些海外的艺术家相对自由与安全,就应该多做一些。”

巴丢草对于目前艺术创作逃避现实生活主题的状况感到忧虑,认为这种情况应该要改变。他说:“我认为艺术家应该要有社会责任感,这个社会责任感来自于艺术家与生俱来的‘权力’或‘权威’,因为社会对艺术家不是平视,往往是仰视,其艺术作品往往被展览在机构中,如博物馆、展览馆、画廊里。那就对大众带有一种教育与引导的力量。既然艺术家拥有这种力量,就该肩负起责任。”

巴丢草表示,尤其是在目前世界局势动荡不安的情况下,艺术家们,无论其国籍为何,都对反映社会变动负有一份责任。他本人常常因为讽刺中国政治为题材的创作而遭到很多人的反对。

谈及受到的威胁,他说:“那很多的。有网络上的威胁,每天都会在各种媒体上收到死亡威胁,也会受到网络攻击无法上网,在澳大利亚也不得不用VPN才能上网,因为中国会有黑客天天来攻击。之前我还有被跟踪过的经历。作为艺术家,很难找到空间展示跟人权相关的作品,尤其是针对中国的,因为很多画廊或基金会都与中国市场关系密切,所以都自我审查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坚持自己身为艺术家的社会责任,不断以创作表达所熟悉的环境中应该面对的问题。

小粉红的玻璃心

日本动漫作者荒川弘因为漫画作品中包含消遣毛泽东的内容,被中国小粉红批评为“辱华”。但是,他不仅没有为此道歉,反而在近日接受日本媒体访谈时明确表示,这些内容是为了让“那个国家”不再出盗版漫画。此言一出,遭到中国小粉红的鞭挞。

小崎哲哉说:“荒川弘本来就是黑色幽默的高手,作品一直都很有趣。而毛泽东并不是唯一出现在其作品中的殭尸机器人。斯大林、丘吉尔、撒切尔以及好战的明治时代大日本帝国武士也频频出现。这是一部精心设计的黑色幽默作品,而不是有意挑衅。即使读者认为,他的作品造成了“情感伤害”,也不能威胁作者或剥夺其言论自由。1956年在艺术问题上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百家争鸣的‘百花运动’,就是毛泽东本人提出来的。接着仅仅一年之后,毛泽东就违背其承诺开始了清洗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从此以后,中国就没有言论自由了。现在小粉红们因为毛泽东的主题而愤怒,对比下是不是很讽刺呢?”

但是,加治屋健司表示,侮辱另一个国家受人尊敬的人作为阻止盗版的方式是不合适的。众所周知,这个漫画的作者荒川弘对中国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和尊重,从其作品《英雄传》、《三国志玉石》等可见一斑。所以,他认为这次出现消遣毛泽东的内容不算是政治讽刺,而是失败的黑色幽默。加治屋健司认为日本必须认识到在国际观点上被判断和评价的可能性,而非只顾及在日本国内的观感。

台湾政治讽刺漫画家、屏东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系教授张重金对美国之音说:“其实中间很大的原因是跟民族自尊有关,因为自中国崛起,经济起飞,唯一会被西方诟病的就是它的人权和民主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会觉得,‘我都已经奋斗到不输给你们了,为什么你们老是笑我? 然后会有一些外围的组织揣摩上意,或者维护上级的动作,其实并非对创作者人身安全的影响,而是对人格的追杀。”

官方民间齐声回击

中国近来也开始出现以讽刺它国政治为主题的艺术创作。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去年在推特上分享了一张丑化澳大利亚军人的图片,今年他又在推特上发布一张修改自日本标志性浮世绘版画《神奈川冲浪里》的讽刺插图,暗讽日本将核事故废水排入海中的决定。

前不久,中国一位美学博主为了讥讽在英国举行的G7峰会,模仿意大利画家达芬奇的名作“最后的晚餐”,在网上发布一张名为“最后的G7”的讽刺画作,将与会各国首脑画成耶稣以及他的12个门徒,而且用各自的国旗和各国特别的动物来代表各国首脑。

小崎哲哉认为,国家之间交换政治主张和批评意见基本上是一种合理的行为。对于《神奈川冲浪里》的讽刺作品,他说:“这不是很有趣吗?反观这也可以刺激日本政府思考,是否因为未对排放废水充分解释,才会引起邻近国家的担忧。当然,日本外务省要求中国撤下,在官方外交上也是适当的反应。但对于民间来说,日本人应该效仿发布此插图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因为改编葛饰北斋的作品不但很有创意,也符合表达自由。”

张重金说:“这是西方擅长的方式,因为它本身就有民主素养作为基础。中国以前没有开放的结构存在,当它看到西方用这种嘲弄和挑衅的方式,它会想:那我也用你们认为自由和民主的方式回应你们,正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你不觉得它用的方法都很符合西方的标准吗?”

张重金认为,这是标准的后现代以视觉文化主导的世代,图像影响力大于文字影响力,其传播力更为显着,中国也在学习。差别在于中国发布者多为官方,而民主国家多为个人。

民主社会的表达

小崎哲哉说:“我觉得奇怪的是,脸书和推特在中国不能使用,可以使用的国内SNS又要被审查。但是,赵立坚却可以用推特来发表讽刺它国政治的漫画,怎么能有双重标准呢?中国人不是应该先抗议自己表达空间受到限制吗? 怎么能先批评别人的表达呢?政治讽刺是反抗权力的流行武器,剥夺讽刺和批评的权利,无非是剥夺了自己反抗的舞台。民主社会的受众在推特等平台上对某些作品表示抗议,这是表达与交流意见,这是他们的自由,和创作自由一样,都不该被剥夺。”

张重金认为,幽默讽刺时事的漫画一方面向民众揭露政治霸权背后的荒谬与黑暗,另一方面提醒当权者的行为正受到人民的监督,是一种权力的景观,在民主国家至今仍具有一定的“规训”作用。

他说:“在专制时代政党尚未轮替之前,大家对执政党的批评需要管道,这是台湾民主发展很重要的阶段历史,当时的党外声音与漫画就如此延续下来。而这些年政党轮替之后,可以发声的管道多了,只要有键盘和屏幕就可以发表,不一定要透过报章、媒体、杂志,有自己的社群平台就可以发表,这也是台湾的民主进步之后变成多元的呈现。”

小崎哲哉强调,民主社会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表达的自由,也就是言论自由。他认为,拥有自由才会有幽默感的发挥空间,政治讽刺漫画才有发挥正面效果的可能。

原标题:日本讽刺漫画被小红粉们指责为“辱华”

来源:美国之音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