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当教师拿起屠刀 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图)

2021-06-11 05:58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三名年轻人在上水追思墙附近遭围殴
三名年轻人在上水追思墙附近遭围殴,其中一名长发男子被打穿头,血流披面,伤势较重,由北区医院转送至威尔斯亲王医院。(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皆议员罗庭德提供)

【看中国2021年6月11日讯】7日晚上,复旦大学突发了流血死亡事件:复旦大学有一位从美国归来的青年教师姜某华(本身是复旦大学附中毕业后到美国留学),是复旦的引进人才。因为在六年考核期结束后,被学院解聘,在宣读解聘决定的现场(一说是领导与之谈话的现场)拔刀怒刺学院领导,导致数学学院的党委书记王某珍(男)当场死亡。

悲哀的是,即使有复旦大学、“青年教师”“引进人才”这样的光环字眼,这起事件也只不过是最近社会群体恶性事件中的普通一件——从大连和南京的驾车无差别撞死路人、到有目的地捅死捅伤前妻,最近的暴力事件发生之多之密,不知不觉之中,这样充满暴戾的新闻已经满满地充斥了屏幕。

近期社会恶性事件汇总:

上海复旦大学:6月7日,1死

浙江嵊州:5月29日,3死2伤

大连劳动公园:5月22日,4死3伤

武汉光谷保利:5月28日,死伤不明

广东清远英德:5月23日,1女被杀

河北任丘:5月24日,3名学生被砍

南昌红河滩:5月23日,1死1伤

浙江义乌:5月29日,2人被捅伤

湖南郴州:5月28日,5名学生被砍

南京新街口:5月29日,8人受伤

山西怀仁:5月23日,1人被砍

上海分众:5月17日,5人被伤

广西北流:4月28日,2死16伤

东莞东城区:4月27日,1学生被伤

广州白云区:4月26日,1死1伤

四川达州宣汉县:5月5日,至少4死

福建建阳:5月8日,伤亡不明

宁夏吴忠市:3月22日,6人被砍伤,直到4月才曝光

广西柳州:6月3日,2人死亡

安徽安庆:6月5日,6死14伤

四川眉山:6月5日,伤亡不明

如果只是一两个事件,那还可以勉强归为偶然原因、个人原因、心理建设问题,但突然这么密集地出现,那就要反思一下这个社会是不是出了问题。很奇怪啊,中国不是彻底解决了绝对贫困的问题了吗?不是在covid-19病毒的防控上成为全球最佳吗?不是“朋友遍天下”(外交部语)吗?从内到外,这都是“百年未有”的光辉盛世,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戾气和阴暗面呢?

当下中国每天报刊杂志网络上充斥的“胜利”“伟大”“和谐”赞歌,可能恰恰正是这么多戾气和阴暗面爆发出来的原因。——当媒体上只有赞歌,当民众只能唱赞歌,当“宏大叙事”取代一切“不和谐的杂音”,全社会的声音只剩下歌颂,当“提出问题之后不是问题得到解决而是提问的人被解决”的时候,社会的戾气并没有消除,只不过是看不见了。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随着中国警察、国保、国安的权利越来越大,对民众的监控越来越严格,不但在网上发句牢骚有可能招来电话或者上门的警察,甚至都不需要警察,无处不在的爱国贼们就能自动上纲上线地把你的牢骚解读为对国家对政府和对体制的不满,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变成你自首的呈堂证供。

致力于普法教育的罗翔,仅仅因为在微博上发了一则读书心得,就因为发的日子不对,被骂到宣布永久关停微博;

在防疫斗争中成为国民偶像的张文宏医生,仅仅因为一句“多喝牛奶少吃白粥才能营养均衡”被骂成是崇洋媚外;

而多年科普基础科学常识的科学松鼠会,竟然因为一则“日军是否用活体干燥来测量人体含水量”的纯科学争议而被怒骂为“侵略者洗地的汉奸卖国贼”删掉了名下历年所有的微博!

这是一个只能唱赞歌、只能鼓掌的社会,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不但收你税的政府在处处监视你限制你,指挥你什么时候吃饭喝水什么时候鼓掌叫好,限制你吐槽发牢骚,而且你所在的周围也充满无数的眼睛在盯着你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提醒你自我审查。你甚至选择躺平都会被说成是对国家民族的不负责任。

戾气就是这么积攒起来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无数的普通人,困于996,007,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李克强前脚说,网信办后脚删),买不起房,工作不稳定,养家糊口有压力,上有老下有小,想躺平而不能,就这样,走在大街上,还要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捅了,或者被车撞了,坐个公交车,也拿不准这车的目的地是公交车站还是江里。生活很苦逼,死亡很随机。作为普通人,你也不敢提什么问题,因为该解决问题的人不会去解决问题,只会解决提出问题的你。他们不关心你哪儿疼,只关心如何捂紧你的嘴让你没法喊疼。你如果喊出声了,那你就是寻衅滋事。你唯一能喊的,就是官方口径的“爱国”。

当老百姓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当老百姓的怨气得不到疏解,当老百姓的生活都变得艰难之后,再强壮的骆驼也会要垮的,一根稻草,一把尖刀,一脚油门,很容易就能让人崩溃。承受代价的永远是互相伤害的底层,人民日报只会在干净的网络里兴高采烈地探讨“中国为什么这么安全”。

这个就是名字

我有个当大学教师的亲戚说,在国内大学里一个小小的党办事员都能让一个非党员的教授办不成事,就因为不是党员所以很多事上就没有权力

北京大土豆

复旦青年教师行凶事件,我不想给这个青年教师开脱,无论受了多大的委屈都不应该S人。但我们确实到了反思事件背后原因的时候了。

这件事与高校非升即走的制度有很大关系,青年教师被榨取完价值就抛弃了。这个制度把青年教师当成了韭菜,一茬一茬的割,只是没想到不巧遇到了一个不听话的韭菜。

院领导“当场宣布解聘”这一举动,其实是官方宣判了这个老师是不合格的。这个老师带着复旦官方这种评价,再找工作肯定不容易了,哪个高校还会接收他?有点“圈内社死”的意思了。再加上他之前这么多年事业、婚姻一直不顺利,导致了心理扭曲,想不开,于是做出了这种极端举动。

其实高校青年教师的非升即走,跟社会上普遍存在的35岁后找不到工作,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一是资方拼命压榨,二是不给你任何退路。大家只能竞争几个胜利岗位,剩下的人的命运就是像垃圾一样被丢掉,然后再被冠以能力差、奋斗失败者、loser等污明,从根本上否定你,企图让你接受你的失败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无能,不想让你从制度上找原因。

今天这个悲剧,是个偶然,但确实有必然性。我相信还有千千万万的青年教师,他们不会做出S人这么极端的举动,但却无时无刻不在承受非升即走的压力。

check0621

政治高压导致社会矛盾激发,那根弦蹦得太紧了现在.

闭目相望

社会压力,总要有个宣泄口。在多次的强了我的国,战狼外交,敌视外国等等的仇恨极端宣传之后,这种宣泄口就出在内部人的相互仇视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責任编辑: 美义 来源:品葱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