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顶级贝勒科学家:为免大流行病需彻查病毒源(图)

2021-06-01 18:10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霍兹
顶级微生物学家、贝勒医学院分子病毒学和微生物学教授霍兹(Peter Hotez)。(图片来源:贝勒医学院创意服务处(BCM)/CC BY-SA 3.0)

【看中国2021年6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顶级微生物学家、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分子病毒学和微生物学教授霍兹(Peter Hotez)认为,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全面调查是避免未来几年大流行病重复发生的唯一途径,而且必须在中国的充分合作下进行。

据《每日邮报》6月1日报导,霍兹表示,他支持进行彻底和透明的调查,以确定该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露出来,或来自动物。

霍兹5月30日在美国广播公司(NBC)的周末访谈节目《会见媒体》(Meet The Press)上说:“除非我们完全了解COVID-19的起源,否则就会有COVID-26和COVID-32。”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评论家,现在认为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是人造的,可能是意外地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

包括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当时的国务卿蓬佩奥和总统川普(特朗普)在内的共和党人,从2020年春季大流行的最初几天,就开始宣传COVID-19来自实验室的理论。但是,在广泛的测试未能将病毒的源头追溯到单一的动物物种之后,它才刚刚开始被许多学者和科学家认真对待。

上周,拜登总统说,他将在90天内发布一份关于COVID-19起源的情报报告。

中国积极抵制组建独立的国际调查小组来调查病毒来源的尝试,并将实验室泄密事件斥为阴谋论。

霍兹说,对病毒是如何出现的,得出确切的结论,对于防止未来的大流行病是“绝对必要的”。

霍兹说,“情报界已经尽其所能,以弄清该病毒是源自野外还是实验室泄漏。我们需要做的是,我们需要进行一次疫情调查。我们需要一个科学家团队,由流行病学家、病毒学家、蝙蝠生态学家组成,在湖北省进行为期六个月......到一年的调查,并完全解开Covid-19的起源。”

“这包括从家畜、蝙蝠和实验室动物中收集病毒样本和血液样本。这意味着对生活在流行区的人们也要做同样的工作。”

霍兹说,他曾在冠状病毒的发源地湖北省待过一段时间。他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混合地区......有山羊、猪、鸭子和鸡,人口密度很高。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流感病毒也经常从中国产生。因此,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一点。”

共和党议员:中共搞了人类历史上最糟的掩盖

同时,共和党德克萨斯州议员麦考尔(Mike McCaul)认为,“更有可能”COVID来自武汉实验室,并指责中国进行了“人类历史上最糟糕的掩饰”。

麦考尔告诉CNN的《美国国情》(State of the Union)节目,拜登总统的调查“早就该进行了”,但他担心调查可能会一无所获,因为中国科学家们“在实验室销毁了一切”。

他还呼吁美国停止从中国购买医疗产品,因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成员都要求国会调查COVID的来源。

麦考尔说:“如果我们能把这些供应链从中国拉出去,这将在经济上伤害他们。而这将是非常具有惩罚性的。参议院已经通过了共和党人恩斯特(Joni Ernst)的一项措施,禁止美国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资金。

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专员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5月30日也表示,实验室的意外泄漏“一直在发生”。

从2017年到2019年,担任时任总统川普的FDA委员的戈特利布,还告诉CBS新闻,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证据正在扩大。“而认为这可能来自人畜共患的源头、来自自然界的一方,也没有让步”。

戈特利布说,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排除先前的理论,即冠状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鲜活家禽市场”。

戈特利布补充说:“如果有的话,你可以说另一方(理论)已经退缩了,因为我们已经做了详尽的搜索,寻找所谓的中间宿主,即在病毒传播到人类之前可能已经接触到这种病毒的动物。我们没有发现这样的动物。”

左媒终于承认犯了错

之前,自由左派媒体记者和学者,5月30日承认他们错误地否定了武汉实验室泄密理论,只因为它是由前总统川普支持的。

主流记者曾对COVID-19可能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病毒实验室的想法进行了反击,并公开嘲笑这个想法,因为川普在大流行病的早期公开谈论过这个问题。

但现在,这些记者也承认,病毒有可能来自实验室的泄漏,因为更多的科学家和政治官员公开质疑病毒的来源。

“我认为很多人都被打脸了,”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的卡尔(Jonathan Karl)5月30日早上告诉拉达茨(Martha Raddatz)。

卡尔在美国广播公司的《本周》节目中继续说,“这是一个由国务卿蓬佩奥[和]总统川普首先提出的想法,即使川普说过,有些事情可能是真的。”他指出,这个想法在当时被广泛否定,但现在“严肃的人说,这需要认真调查”。

《纽约时报》记者莱昂哈特(David Leonhardt)也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说,他认为人们“跳起来否定”这一理论,因为它是由当时的总统川普和共和党参议员科顿所主张的,后者也曾说过2020年的选举是被盗的。

莱昂哈特说:“我认为很多政治左派的人和媒体的人犯了这个错误,说‘哇,如果科顿说的是真的,那就不可能是真的’。或者他们认为就是这样。而这是不对的。”

过去几周,随着越来越多的政治家和科学家开始质疑该病毒的起源,以及它是如何变异并感染人类的,实验室泄密理论得到了广泛的关注。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是科学家们说正式报告第一组感染的地方,离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只有几百码,离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只有几英里,据说在大流行开始之前,科学家们正在那里进行蝙蝠实验。

该实验室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被批准处理第四类病原体的实验室之一,这些危险的病毒构成了人与人之间传播的高风险。

根据《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份报告,该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11月,在病毒开始传播之前寻求医疗护理。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