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忆前夫刘军: 生前的罪业和忏悔

2021-03-23 01:36 作者:刘秀凤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前言

回想起刘军(君)我的前夫生前迫害法轮功造下的罪业和临终前的忏悔,历历在目,发人深思……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那些曾经和还在死心塌地迫害法轮功为共产党卖命的中共党、政官员和公、检、法、司人员。当我看到那些因迫害法轮功的人将面临悲惨下场时,慈悲使我不得不把刘军(君)生前因迫害法轮功的凄惨下场写出来,希望能使你们从中吸取教训,早日醒悟。

据我知道,现在仅涞水县不少党、政官员和六一零、公、检、法、司人员因贪污、受贿和迫害法轮功被抓、被判,有的得了各种疾病痛苦不堪久治不愈;有的已死去。不管你是在职的还是退休的,只要你声明退出中共的邪党、团、队、不再迫害法轮功,并从实际做起,你就有救。这样可以避免人间的大审判和死后地狱之苦。看看你们身边死去的刘军(君)和文中的几个例子你就知道迫害法轮功的悲惨下场和及时悔过的出路。当然,全国各地还有数不胜数的类似案例,怎样把握命运,你自己看着办,这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幸灾乐祸。如果你们不相信,我把电话给你们,你们可以直接打电话问我。其实你们当中很多都是天上来的神,降生人间等待得大法,可是你们却被中共的无神论、进化论、反天反地、反神佛、反人类的歪理邪说所迷惑,不但没有得到大法,相反还反对大法、迫害大法,已经罪业如天,现在悔悟为时不晚,就算保不住肉身,死后元神也不至于下地狱受刑或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甚至形神全灭。我作为刘军(君)的前妻绝不会有半点虚言。我愿每个被卷入迫害法轮功罪恶中的人立即停手,走回人间正道,走入亿万年难得的宇宙大法“真、善、忍”中来,向着你先天的本性、先天的位置走去,这才是生命最终的目地。刘军(君)走了,但是他的教训却会永远警示着人们!

刘军(君)在悔恨和遗憾中走完了他的一生

随着他身体的恶化,他的神志时而清楚时而糊涂。身体瘦的像个木乃伊。他一阵阵凄惨的叫喊:哎吆,他们把我捆起来打我呢,我好疼啊!你快拉开他们哪,快着,救救我呀!我说谁打你呀!他说:两个穿着黑衣裳的人拿棍子打我呢。我想很可能他的元神正在被神惩罚呢。我束手无策。

有时他迷迷糊糊的嘟囔着:哎呀,我好冷啊,这路上好黑呀,一个人也没有,我好害怕呀,你跟着我走吧。我说:我不跟你走,你应该跟我走,咱们一块跟师父回家。他说,可是我不往前走不行啊。

到了他临终前表现的更让人恐怖心碎。他大声喊着:妈妈!妈妈!你接我来啦。我说你认得你妈吗(因为他七岁时母亲就去世了。),穿什么衣服?她在哪?他指着屋顶东边说:我妈在哪儿呢,穿着一身白衣服,她说她来接我来了。就这样他昼夜不停的喊了三天三夜的”妈妈!“直到嗓子喊哑了,最后就完全处于昏迷状态了。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我想也许是他母亲,也许是不同层次的生命来接他来了。

2017年9月的一天早上,像往常一样,我把因脑出血瘫痪三年多的前夫刘军(君)扶起来准备喂他饭,我逗他说:小策(我们的儿子)开车这两天也没回来看你,他回来,咱们俩打他一顿,他嘴角流出了一丝微笑,点了一下头,瞬间眼睛一闭,整个干枯黄恢的脸像帷幕一样唰落了下来,也就是一秒钟。我使劲喊他:刘军(君)!,刘军(君)!可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他就这样匆匆的走了。

刘君---一个想通过迫害法轮功为共产党卖命从而想得到升迁却反被欺骗直至罪大丧命的中共党徒,背着一身的罪业、怀着满腔的悔恨和遗憾走完了他不光彩的一生。他的人生大戏从此落下了帷幕!逝年65岁。

他死后,身体很绵软,不像生前那样僵硬,往太平间里送的时候,他的一只胳膊软软的一摆一摆的就像活人。如果刘军(君)不被共产党逼迫迫害法轮功、迫害我,也许他不会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好在他忏悔了,退党了、诉江了,消去了很多罪业。

有一次我梦见他,见他满面红光,个子矮小了,顶多一米六,已不是一米七五的大个子了,见他正在看几个人下像棋,他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看起来活得还算开心,可见他的元神没下地狱,去了不同的空间,这与他生前的悔过有关。

刘军(君)死后骨灰难入祖坟

刘军(君)死后,正是七月热天,通往他家祖坟的路都是村民的庄家,村民说怕踩踏了庄家,不许走他们的地,就算是给钱,也不许走,刘军(君)棺木无法入祖坟。这种情况,按老百姓说叫死无葬身之地,这也许是他的祖宗嫌他罪业太大,不让他入坟。无奈,我儿子只好在自家的地里看了块坟地。因为儿子不懂这方面的规矩,给他买了个水泥棺材盛骨灰,这在老百姓来说,装入水泥棺材的人,不得超生。因为地界不清,埋在了别人的地里,又把棺材挖出来,重新挖墓,换了个木板棺材。刘军(君)生前的罪业没还清,死后骨灰无处葬埋;水泥棺材装骨灰;两次埋葬,这叫不能入土为安。这一系列的折腾也是在消减他的罪业呀!

至今,很多中共的各级官员和各级公检法司人员还在死心塌地的听从中共的指使,拚命的迫害法轮功,这样干的人最终是什么下场?

一张“荣誉证书“不亚于给刘军(君)下了“死刑判决书”

我在照顾刘军(君)期间,给他整理书籍时,偶然发现一张中共河北省涞水县委员会曾给永阳镇党委副书记刘军(君)颁发的“荣誉证书”,内容是,刘军(君)在2000年度“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工作”中成绩显著,2001年3月被评为“先进个人”。给他颁发“荣誉证书’时,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最疯狂时期。也正是他和我离婚时期。在涞水县委、政府、政法委、六一零的施压下。为了效忠中共,他参与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往死里打我,逼我放弃大法修炼、逼我和他离婚,这在当时他确实给涞水县迫害法轮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给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个人起到了“表率”作用。其罪恶有多大!虽然中共没有因此给他提职,但是一张“荣誉证书’也足以使他兴奋不已,它像催化剂一样,催化和了助长了刘军(刘君)跟党走、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的勇气和邪劲。这张“荣誉证书”既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铁证,也等同给刘军(君)这个痴迷的生命下了份“死刑判决书”。在他的影响下,原涞水县永阳镇派出所长也和炼法轮功的妻子离了婚。

迫害法轮功 神撤销了刘军(君)的福禄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刘军(君)和离了婚,我还没出看守所,没拿到离婚证,刘军(君)就又结了婚。我的一位亲戚找到我母亲说:这回可好了,刘军(君)可以升正职了。我有个同学,在三坡镇任书记,想找个有魄力的镇长帮他抗一膀子,我说:我有一位亲戚叫刘军(君),现在永阳镇任副书记,他年富力强,很有魄力,把他调过来。他很高兴,说:找个时间,把组织部的人找上,在一起吃顿饭,把组织关系调过来就行了。我妈说:哎,好是好哇,可是刘军(君)已和秀凤离婚了,现在秀凤还在看守所关着呢,秀凤还没拿到离婚证,刘军(君)就结婚了。我的亲戚生气地说:咳,算了吧,他这官是当到头了,这个线我也不牵了,人家一看就因为个法轮功就和正在关押的结发妻子离婚,这不是落井下石吗,这种背信弃义的的人。人家也不敢接受哇,说不定什么时候把人家搞掉了呢。就这样,提正职的事熬汤了。其实是神撤销了他的福禄,退休前,刘军(君)也仅仅是涞阳社区的副主任,等于是降职。

生前的痛恨和忏悔

刘君原是个河北省涞水县文化馆的一名演员,以演唱西河大鼓、京东大鼓、相声等曲艺为专长。后考取文化站。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支撑。先任永阳镇文化站站长,后任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后任永阳镇副镇长,后任永阳镇邪党党委副书记,退休前任涞阳社区副主任,1997年正式退休。

刘君我俩原是夫妻,都在永阳镇政府上班,我在司法所工作。1999年7.20法轮功被迫害,因我不放弃大法修炼,他被迫和我离了婚。

后他又再婚。2014年初又离婚。再婚期间他得了脑血栓,留下后遗症,走路一瘸一瘸的,脸浮肿的走了形。这仅仅是他迫害法轮功遭报的开始。

2015年7月,刘军再次严重脑出血,出血量超过脑中枢线。,在涞水县医院,医生给他在头上凿了个洞,把瘀血抽了出来.

医生说这种情况最终结果:一种是生存期很短,也许几个月或一年半载,一种是植物人,我儿子把我找回去,让我照顾他。我给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很快就醒过来了。出院后他彻底的瘫痪在床了。

前期,他的意识还是很清醒的,他总是自言自语的说。共产党骗了我了,我上了共产党的当了。我问他:共产党怎么骗了你了?他说:这些年,搞计划生育、征收公粮、征收税款,样样工作我都是冲锋陷阵,卖着命的给共产党干。镇压法轮功,我连老婆我都不要了,到头来,我是妻离子散,连个正职都没熬上。可是那些饭桶、奸诈小人靠送礼、拍马屁都提升了。现在共产党还欠着我好几年的工资还没给呢。共产党就是卸磨杀驴。我真后悔为什么对共产党这样死心踏地?其实他给中共干的越多,罪业越大。

他说:《九评》说共产党是邪教,是魔鬼,说的一点都不错,它是邪透了。他把共产党的邪劲说的是淋漓致尽。

哎!当初你要是说句不炼法轮功了,咱们不就不离婚了吗?当时,他们(指县政法委、六一零和镇党、政主要人员)让我把你打残了,说宁可养个傻子、瘸子,也不能让你再炼法轮功,也不让你到处跑。因为你的目标太大,影响力太大,我就是想保护你,也保护不了。我也不愿意打你,可是我不打你,他们会打你,他们打得更狠。每次他们把你抓到靶场或党校迫害你时,小策(我儿子)我们俩个晚上就抱头痛哭。

在党校咱们两个协议离婚后,小策一路嚎啕大哭:“叫我妈回家!”“叫我妈回家!”晚上他高烧到40度不退,他是急火攻心哪,差点死了。我也不想再婚,,可是没人管孩子,我一直很长时间等着你“转化”的消息,可是等来的一直是“坚修大法心不动”。不得已,我才再婚。可是从此小策承受了天大的打击,镇政府大院的人、亲戚们、老师、同学们,都对他另眼看待甚至歧视他。我下乡去,把他寄养在别人家里,成了野孩子。现在好不容易成家立业了。我再也不叫小策从政了,跟着共产党都没有好下场。

我也知道法轮大法好,2016年,我看你炼法轮功后,起死回生,尿毒症晚期,一夜之间就好了,我也很震惊,晚上,我读了半本《转法轮》,第二天早上,我提回一桶水放下,突然发现我麻木不能合拢的左手好了,左半身上也不麻木了。我也断断续续的跟你炼了两年。可是,我经不起共产党的迫害,我也不能丢了我的工作

由于他脑血管不断的渗血,他不断的严重抽搐,身体逐渐的萎缩,一只手像面条一样绵软,不能拿东西,另一只手严重收缩,攥成拳头再也伸不直了。

他非常后悔地说:我这都是报应啊!我骂过李老师。骂过大法,烧过大法书、毁坏过李老师的法像、讲法录音带、录像带,还往死里打你。我说:我听说,你们在往涞水搬家时,《转法轮》大法书就在地上扔着,任人踩踏,你却不肯捡起来。他不语。

前生今世的恶缘

刘军(君)说:咱们两个真是前生今世世的恶缘啊!离婚后,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中好像是在187几年,咱们两个也是夫妻,你是一个富家公子,我是你妻子,你骄横放纵,和家里的一个丫鬟混上了,从此再也看不上我了,歧视我、虐待我、打骂我。后来你参军领兵打仗去了。就这样,我抱着一腔的思念和仇恨无声无息的死在家里了。我这才明白,就是不因为法轮功的事,平时他也是无缘无故的打骂我,张嘴就骂,抬手就打,原来我们还有这么一段恶缘呢。他说:不管你平时做的对与错,我都有气,忍不住的就想骂你打你,而且总想杀了你,要不我出不了这口气,直到现在,我还是想杀了你。我笑着说:那我就让你了了这个愿。我拿来一把菜刀递在他手里,我说:给,你就杀了我吧。他使劲扬了扬这那只像面条一样的手苦笑着说:呵呵,我拿不动刀了。看来人做好事坏事,都得在轮回转世中偿还哪!

本来我们已经离了婚,可是慈悲的师父给我们再续因缘,既给了我还债的机会,也给了他再次得法的机会。

我病好后,第一件事是退党救人去

我每天给他放师父讲法录音,或和他一起学法,不断的放《九评》和《终极目的》、《解体党文化》、神传文化等音频。

我问他:你愿意退出党、团、队吗?,他说:愿意,我早就想退出来。我问:你愿意声明向大法师父和大法认错吗?他说:我愿意,我帮他写了严正声明。我问:你愿意控告首恶江泽民嘛?他说:愿意。这个魔头可把我害苦了,用我的真名实姓控告。我给他写好,念给他听,他很满意。我替他把诉江状发到了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法院。

我说你病好后,先做什么?他说:我先去退党救人,我把我们这一批退休的乡镇党、团、队都给他们退了。我还要继续炼法轮功呢。

我也是有使命的

刘军(君)说:当我看到神韵晚会中那个金水桥和天安门城楼一幕时我就哭了。我曾经在梦中梦见这一幕:我拿着一块黄布,上面写着字,但不知写的是什么,飞向天安门城楼,把这张黄布挂在了城楼上。我想,可能我本来也应该是大法弟子,也应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可惜,我不但没有维护大法,还破坏了大法。共产党这个恶魔把我彻底的毁了。我再也回不了我的天国了,我辜负了了李老师的期望,辜负了我天国的众生了,你好好修吧,一定跟师父回家!说着,他就哭了。

梦中寻找亲人

虽然师父给他延长了寿命,但是由于他的罪业太大,身体状况不断恶化。脑血管不断出血,每出一次血,他就往死里抽搐,一次最厉害时,上下牙死死的咬住了舌头,把舌头都要出了血,怕把舌头咬下来,就用铁杓和改锥撬开他的牙,在牙间放了一根筷子。以后抽的越来越频繁,他感到了生命的危机,他总是说:你别离开我,你别离开我,我好像随时要死去。我安慰他说:我不离开你,我时刻都在你身边,你会好起来的。

一天早上,他告诉我,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来到一个很辽阔很漂亮的公园,他说:我坐在那里,这里没有一个人,空荡荡的。没有亲人陪伴我,心里很苦,这时来了一个又高又胖的灰胡子老头坐在我身边。问我:看来你心事重重啊!我说,我没有亲人,我好孤独。老头说:你有亲人。我说是谁?是我大姐还是我大哥?他们在哪?老头指着公园门口说,你的亲人在那等你呢。我赶紧跑向公园门口,一看是你(指我)。你说,我在这等你呢,你跟我走吧。你拉着我的手走在一条大道上,来到了一条大河边,你一步就跨过去了,你说,你也过来呀,可是我怎么抬腿也过不去,这条河把我们远远的隔开了。我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就哭醒了。我想,那个老头可能是师父。他说:你才是我真正的亲人。你千万不要离开我,我说:我不离开你。他生前的忏悔渴望自己能在人世间多逗留一些时间,但是最终没能走出劫数!

迫害大法的人,将来要受到审判,死后到地狱阎王爷都不饶他。仅举几例。让你看的更清楚。摘自正见网《地狱中传来的真相》。

案例一:朱宪福与罗京的地狱报应

黑龙江省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朱宪福,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担任五常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办公室主任,直接操控指使多人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并密谋迫害法轮功学员。多行不义终遭天谴,于2017年12月20日,患肺癌病亡,卒年67岁。

我(作者)用功能看到朱宪福被两名身穿黑色古代官服的冥府鬼使,用铁链锁住颈部从家中带走,朱宪福的魂魄离开肉身时,还回头看了一下他的家人,脸上满是忧伤和留恋。他战战兢兢的问阴差:“我们去哪?”鬼使怒目道:“无须多言,到时便知。”另一个鬼使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生前作恶多端,诽谤佛法,残害修炼人,奸淫妇女,怕你是入了地狱,再无出日,何必在此多言聒噪。”朱宪福被押至阎王殿前,此时他的记忆全部打开,前生的所作所为全部展现在眼前,本为得法投胎人世,却在有人身时干尽乱法坏事,此时他内心懊悔之意不胜言表,却也为时已晚。

阎王审核生前善恶簿后,大怒道:“将此破坏佛法的烂鬼打入第十八层地狱等待审处。”阎王怒视朱宪福被押走。心中默念:“死鬼囚”!!!

在地狱中我还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个人生前是央视新闻节目的男主播(编者注:罗京)。他在死去的这些年,已经承受了地狱所有的一千八百种酷刑三遍之多,此时正被牛头马面的鬼使押往无生之门。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身上每个细胞都在颤抖,为他未来永无止尽的痛苦命运而哀愁。

案例二、特从地狱来人间报信的法官

新疆农八师石河子市中级法院的苏倩,经手过好多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在办案中,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贪污了很多昧良心的钱。!”

2007年6月初,苏倩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发现经常流鼻血,刷牙也出血,去医院一查是血癌晚期,要立即住院。在医院里,同事、好友经常看她,劝她退党。她不退,说中共给她这么多钱,每月工薪近三千元,不退!死了一了百了。

苏倩死前良心发现,她把自己贪污所剩下的三十万元折子交给好友,说以前做了一些坏事,没干一件好事,把钱捐出来做些好事,捐给上不起学,或受洪灾的人吧,以减轻自己的罪过。

6月12日早上九点,医院诊断苏倩死亡。6月13日半夜两点左右,苏倩在太平间里突然活了过来。!

苏倩醒来后,说她在地狱里见到阎王了,还见到了出车祸死去的丈夫(法官)柳勇和法官高番。他们二人都在市法院工作,都办过迫害法轮功的案件。高番于二零零七年农历新年也是暴死于癌症。活过来后的苏倩继续说:都在底下受刑呢!血到处都是,惨叫不已,好吓人!

她说,丈夫柳勇问她,你怎么来了?高法官也这样问她,并告诉她:他们是接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悔不该不听同事好友的劝告,后悔死了,底下太苦了,太可怕了,绑得跟粽子似的,惨啊!进了地狱的苏倩这才真正相信了他们的真正死因:原来这都是报应啊。

在地狱,苏倩跪在阎王面前。阎王把她贪污的事一五一十地念了出来,连年月日都有。苏倩还说,阎王连她好友和身边同事的名字,以及她干的所有坏事都清清楚楚。甚至连好友劝她退党的事都说出来了,并告诉她迫害过好人和对法轮功犯过罪的人死后全都到这里报到。

苏倩跪在那哪敢回话!阎王刚开始训斥她,后来态度好多了,和蔼地告诉她:你怎么不退党啊?她无言以对。她后来问阎王,你每天办这么多案子不累吗?阎王说和你们不一样,不累!就是操心你们,别再干坏事了,退党吧!凡是迫害过法轮功的人以及没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全部下地狱!一个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

重新活过来的苏倩第一件事就说要退党,并告诉法院的人让大家也退党,并且说真有地狱和阎王,别再接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了!谁接谁死!苏倩还给好友、同事描述阎王的形象,说阎王穿的是古代的官服,红色的,戴黑乌纱帽,有点像电视里包公那个年代的衣服,一米七几的个子,还留着胡子,旁边的书记官她都见过了。市法院的人都说苏倩给他们上了一课。

6月14日下午五点左右,苏倩在太平间的床上睡过去了,再也没醒来。苏倩死后,好友给她烧纸,夜里她讬梦给好友,说她收到寄给她的钱了,来谢谢好友,因为想念好友,所以来看一看,以后不会再来缠他了。

苏倩有个同事叫吴军。2007年6月,他接受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他的好友同事都劝他别干,苏倩不是刚用自身的经历说过有报应、干了要下地狱的话吗?可是吴军一直到死都不听劝。吴军死的前一天还对同事说:“晚上睡觉,苏倩在梦中劝告他,别干坏事。她的丈夫和高番法官就是例子。”就是这样,吴军还是听不进去。第二天早上在办公室一头栽倒,送到医院抢救,于次日既2007年6月24日暴死。他死的时间是2007年6月24日,与苏倩仅相差十天。后来他的妻子梦到过吴军,说是求妻子救他,他在地狱太痛苦了。

佛法无边!古今中外迫害佛法和修炼的人的没一个好下场的。

2021年3月18日星期四

注:刘军的正确名字叫刘君

作者;刘秀凤电话:17331216329

 

来源:看中国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刘秀凤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