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憶前夫劉軍: 生前的罪業和懺悔

2021-03-23 01:36 作者:劉秀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前言

回想起劉軍(君)我的前夫生前迫害法輪功造下的罪業和臨終前的懺悔,歷歷在目,發人深思……這篇文章主要是寫給那些曾經和還在死心塌地迫害法輪功為共產黨賣命的中共黨、政官員和公、檢、法、司人員。當我看到那些因迫害法輪功的人將面臨悲慘下場時,慈悲使我不得不把劉軍(君)生前因迫害法輪功的淒慘下場寫出來,希望能使你們從中吸取教訓,早日醒悟。

據我知道,現在僅淶水縣不少黨、政官員和六一零、公、檢、法、司人員因貪污、受賄和迫害法輪功被抓、被判,有的得了各種疾病痛苦不堪久治不癒;有的已死去。不管你是在職的還是退休的,只要你聲明退出中共的邪黨、團、隊、不再迫害法輪功,並從實際做起,你就有救。這樣可以避免人間的大審判和死後地獄之苦。看看你們身邊死去的劉軍(君)和文中的幾個例子你就知道迫害法輪功的悲慘下場和及時悔過的出路。當然,全國各地還有數不勝數的類似案例,怎樣把握命運,你自己看著辦,這不是危言聳聽,更不是幸災樂禍。如果你們不相信,我把電話給你們,你們可以直接打電話問我。其實你們當中很多都是天上來的神,降生人間等待得大法,可是你們卻被中共的無神論、進化論、反天反地、反神佛、反人類的歪理邪說所迷惑,不但沒有得到大法,相反還反對大法、迫害大法,已經罪業如天,現在悔悟為時不晚,就算保不住肉身,死後元神也不至於下地獄受刑或被打入十八層地獄,甚至形神全滅。我作為劉軍(君)的前妻絕不會有半點虛言。我願每個被捲入迫害法輪功罪惡中的人立即停手,走回人間正道,走入億萬年難得的宇宙大法「真、善、忍」中來,向著你先天的本性、先天的位置走去,這才是生命最終的目地。劉軍(君)走了,但是他的教訓卻會永遠警示著人們!

劉軍(君)在悔恨和遺憾中走完了他的一生

隨著他身體的惡化,他的神志時而清楚時而糊塗。身體瘦的像個木乃伊。他一陣陣淒慘的叫喊:哎吆,他們把我捆起來打我呢,我好疼啊!你快拉開他們哪,快著,救救我呀!我說誰打你呀!他說:兩個穿著黑衣裳的人拿棍子打我呢。我想很可能他的元神正在被神懲罰呢。我束手無策。

有時他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哎呀,我好冷啊,這路上好黑呀,一個人也沒有,我好害怕呀,你跟著我走吧。我說:我不跟你走,你應該跟我走,咱們一塊跟師父回家。他說,可是我不往前走不行啊。

到了他臨終前表現的更讓人恐怖心碎。他大聲喊著:媽媽!媽媽!你接我來啦。我說你認得你媽嗎(因為他七歲時母親就去世了。),穿什麼衣服?她在哪?他指著屋頂東邊說:我媽在哪兒呢,穿著一身白衣服,她說她來接我來了。就這樣他晝夜不停的喊了三天三夜的」媽媽!「直到嗓子喊啞了,最後就完全處於昏迷狀態了。醫生說,已經沒有什麼辦法了。我想也許是他母親,也許是不同層次的生命來接他來了。

2017年9月的一天早上,像往常一樣,我把因腦出血癱瘓三年多的前夫劉軍(君)扶起來準備餵他飯,我逗他說:小策(我們的兒子)開車這兩天也沒回來看你,他回來,咱們倆打他一頓,他嘴角流出了一絲微笑,點了一下頭,瞬間眼睛一閉,整個乾枯黃恢的臉像帷幕一樣唰落了下來,也就是一秒鐘。我使勁喊他:劉軍(君)!,劉軍(君)!可是他的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他就這樣匆匆的走了。

劉君---一個想通過迫害法輪功為共產黨賣命從而想得到升遷卻反被欺騙直至罪大喪命的中共黨徒,背著一身的罪業、懷著滿腔的悔恨和遺憾走完了他不光彩的一生。他的人生大戲從此落下了帷幕!逝年65歲。

他死後,身體很綿軟,不像生前那樣僵硬,往太平間裡送的時候,他的一隻胳膊軟軟的一擺一擺的就像活人。如果劉軍(君)不被共產黨逼迫迫害法輪功、迫害我,也許他不會落到如此悲慘的下場。好在他懺悔了,退黨了、訴江了,消去了很多罪業。

有一次我夢見他,見他滿面紅光,個子矮小了,頂多一米六,已不是一米七五的大個子了,見他正在看幾個人下像棋,他看了我一眼,也沒說話。看起來活得還算開心,可見他的元神沒下地獄,去了不同的空間,這與他生前的悔過有關。

劉軍(君)死後骨灰難入祖墳

劉軍(君)死後,正是七月熱天,通往他家祖墳的路都是村民的莊家,村民說怕踩踏了莊家,不許走他們的地,就算是給錢,也不許走,劉軍(君)棺木無法入祖墳。這種情況,按老百姓說叫死無葬身之地,這也許是他的祖宗嫌他罪業太大,不讓他入墳。無奈,我兒子只好在自家的地裡看了塊墳地。因為兒子不懂這方面的規矩,給他買了個水泥棺材盛骨灰,這在老百姓來說,裝入水泥棺材的人,不得超生。因為地界不清,埋在了別人的地裡,又把棺材挖出來,重新挖墓,換了個木板棺材。劉軍(君)生前的罪業沒還清,死後骨灰無處葬埋;水泥棺材裝骨灰;兩次埋葬,這叫不能入土為安。這一系列的折騰也是在消減他的罪業呀!

至今,很多中共的各級官員和各級公檢法司人員還在死心塌地的聽從中共的指使,拚命的迫害法輪功,這樣干的人最終是什麼下場?

一張「榮譽證書「不亞於給劉軍(君)下了「死刑判決書」

我在照顧劉軍(君)期間,給他整理書籍時,偶然發現一張中共河北省淶水縣委員會曾給永陽鎮黨委副書記劉軍(君)頒發的「榮譽證書」,內容是,劉軍(君)在2000年度「解決和處理法輪功問題工作」中成績顯著,2001年3月被評為「先進個人」。給他頒發「榮譽證書』時,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最瘋狂時期。也正是他和我離婚時期。在淶水縣委、政府、政法委、六一零的施壓下。為了效忠中共,他參與迫害其他法輪功學員,往死裡打我,逼我放棄大法修煉、逼我和他離婚,這在當時他確實給淶水縣迫害法輪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給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個人起到了「表率」作用。其罪惡有多大!雖然中共沒有因此給他提職,但是一張「榮譽證書』也足以使他興奮不已,它像催化劑一樣,催化和了助長了劉軍(劉君)跟黨走、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的勇氣和邪勁。這張「榮譽證書」既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鐵證,也等同給劉軍(君)這個痴迷的生命下了份「死刑判決書」。在他的影響下,原淶水縣永陽鎮派出所長也和煉法輪功的妻子離了婚。

迫害法輪功 神撤銷了劉軍(君)的福祿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時,劉軍(君)和離了婚,我還沒出看守所,沒拿到離婚證,劉軍(君)就又結了婚。我的一位親戚找到我母親說:這回可好了,劉軍(君)可以升正職了。我有個同學,在三坡鎮任書記,想找個有魄力的鎮長幫他抗一膀子,我說:我有一位親戚叫劉軍(君),現在永陽鎮任副書記,他年富力強,很有魄力,把他調過來。他很高興,說:找個時間,把組織部的人找上,在一起吃頓飯,把組織關係調過來就行了。我媽說:哎,好是好哇,可是劉軍(君)已和秀鳳離婚了,現在秀鳳還在看守所關著呢,秀鳳還沒拿到離婚證,劉軍(君)就結婚了。我的親戚生氣地說:咳,算了吧,他這官是當到頭了,這個線我也不牽了,人家一看就因為個法輪功就和正在關押的結髮妻子離婚,這不是落井下石嗎,這種背信棄義的的人。人家也不敢接受哇,說不定什麼時候把人家搞掉了呢。就這樣,提正職的事熬湯了。其實是神撤銷了他的福祿,退休前,劉軍(君)也僅僅是淶陽社區的副主任,等於是降職。

生前的痛恨和懺悔

劉君原是個河北省淶水縣文化館的一名演員,以演唱西河大鼓、京東大鼓、相聲等曲藝為專長。後考取文化站。沒有任何社會背景的支撐。先任永陽鎮文化站站長,後任鎮政府辦公室主任。後任永陽鎮副鎮長,後任永陽鎮邪黨黨委副書記,退休前任淶陽社區副主任,1997年正式退休。

劉君我倆原是夫妻,都在永陽鎮政府上班,我在司法所工作。1999年7.20法輪功被迫害,因我不放棄大法修煉,他被迫和我離了婚。

後他又再婚。2014年初又離婚。再婚期間他得了腦血栓,留下後遺症,走路一瘸一瘸的,臉浮腫的走了形。這僅僅是他迫害法輪功遭報的開始。

2015年7月,劉軍再次嚴重腦出血,出血量超過腦中樞線。,在淶水縣醫院,醫生給他在頭上鑿了個洞,把瘀血抽了出來.

醫生說這種情況最終結果:一種是生存期很短,也許幾個月或一年半載,一種是植物人,我兒子把我找回去,讓我照顧他。我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他很快就醒過來了。出院後他徹底的癱瘓在床了。

前期,他的意識還是很清醒的,他總是自言自語的說。共產黨騙了我了,我上了共產黨的當了。我問他:共產黨怎麼騙了你了?他說:這些年,搞計畫生育、徵收公糧、徵收稅款,樣樣工作我都是衝鋒陷陣,賣著命的給共產黨干。鎮壓法輪功,我連老婆我都不要了,到頭來,我是妻離子散,連個正職都沒熬上。可是那些飯桶、奸詐小人靠送禮、拍馬屁都提升了。現在共產黨還欠著我好幾年的工資還沒給呢。共產黨就是卸磨殺驢。我真後悔為什麼對共產黨這樣死心踏地?其實他給中共干的越多,罪業越大。

他說:《九評》說共產黨是邪教,是魔鬼,說的一點都不錯,它是邪透了。他把共產黨的邪勁說的是淋漓致盡。

哎!當初你要是說句不煉法輪功了,咱們不就不離婚了嗎?當時,他們(指縣政法委、六一零和鎮黨、政主要人員)讓我把你打殘了,說寧可養個傻子、瘸子,也不能讓你再煉法輪功,也不讓你到處跑。因為你的目標太大,影響力太大,我就是想保護你,也保護不了。我也不願意打你,可是我不打你,他們會打你,他們打得更狠。每次他們把你抓到靶場或黨校迫害你時,小策(我兒子)我們倆個晚上就抱頭痛哭。

在黨校咱們兩個協議離婚後,小策一路嚎啕大哭:「叫我媽回家!」「叫我媽回家!」晚上他高燒到40度不退,他是急火攻心哪,差點死了。我也不想再婚,,可是沒人管孩子,我一直很長時間等著你「轉化」的消息,可是等來的一直是「堅修大法心不動」。不得已,我才再婚。可是從此小策承受了天大的打擊,鎮政府大院的人、親戚們、老師、同學們,都對他另眼看待甚至歧視他。我下鄉去,把他寄養在別人家裡,成了野孩子。現在好不容易成家立業了。我再也不叫小策從政了,跟著共產黨都沒有好下場。

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2016年,我看你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尿毒症晚期,一夜之間就好了,我也很震驚,晚上,我讀了半本《轉法輪》,第二天早上,我提回一桶水放下,突然發現我麻木不能合攏的左手好了,左半身上也不麻木了。我也斷斷續續的跟你煉了兩年。可是,我經不起共產黨的迫害,我也不能丟了我的工作

由於他腦血管不斷的滲血,他不斷的嚴重抽搐,身體逐漸的萎縮,一隻手像麵條一樣綿軟,不能拿東西,另一隻手嚴重收縮,攥成拳頭再也伸不直了。

他非常後悔地說:我這都是報應啊!我罵過李老師。罵過大法,燒過大法書、毀壞過李老師的法像、講法錄音帶、錄像帶,還往死裡打你。我說:我聽說,你們在往淶水搬家時,《轉法輪》大法書就在地上扔著,任人踩踏,你卻不肯撿起來。他不語。

前生今世的惡緣

劉軍(君)說:咱們兩個真是前生今世世的惡緣啊!離婚後,我曾經做過一個夢:夢中好像是在187幾年,咱們兩個也是夫妻,你是一個富家公子,我是你妻子,你驕橫放縱,和家裡的一個丫鬟混上了,從此再也看不上我了,歧視我、虐待我、打罵我。後來你參軍領兵打仗去了。就這樣,我抱著一腔的思念和仇恨無聲無息的死在家裡了。我這才明白,就是不因為法輪功的事,平時他也是無緣無故的打罵我,張嘴就罵,抬手就打,原來我們還有這麼一段惡緣呢。他說:不管你平時做的對與錯,我都有氣,忍不住的就想罵你打你,而且總想殺了你,要不我出不了這口氣,直到現在,我還是想殺了你。我笑著說:那我就讓你了了這個願。我拿來一把菜刀遞在他手裡,我說:給,你就殺了我吧。他使勁揚了揚這那只像麵條一樣的手苦笑著說:呵呵,我拿不動刀了。看來人做好事壞事,都得在輪迴轉世中償還哪!

本來我們已經離了婚,可是慈悲的師父給我們再續因緣,既給了我還債的機會,也給了他再次得法的機會。

我病好後,第一件事是退黨救人去

我每天給他放師父講法錄音,或和他一起學法,不斷的放《九評》和《終極目的》、《解體黨文化》、神傳文化等音頻。

我問他:你願意退出黨、團、隊嗎?,他說:願意,我早就想退出來。我問:你願意聲明向大法師父和大法認錯嗎?他說:我願意,我幫他寫了嚴正聲明。我問:你願意控告首惡江澤民嘛?他說:願意。這個魔頭可把我害苦了,用我的真名實姓控告。我給他寫好,念給他聽,他很滿意。我替他把訴江狀發到了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法院。

我說你病好後,先做什麼?他說:我先去退黨救人,我把我們這一批退休的鄉鎮黨、團、隊都給他們退了。我還要繼續煉法輪功呢。

我也是有使命的

劉軍(君)說:當我看到神韻晚會中那個金水橋和天安門城樓一幕時我就哭了。我曾經在夢中夢見這一幕:我拿著一塊黃布,上面寫著字,但不知寫的是什麼,飛向天安門城樓,把這張黃布掛在了城樓上。我想,可能我本來也應該是大法弟子,也應該去天安門證實大法,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掛在天安門城樓上。可惜,我不但沒有維護大法,還破壞了大法。共產黨這個惡魔把我徹底的毀了。我再也回不了我的天國了,我辜負了了李老師的期望,辜負了我天國的眾生了,你好好修吧,一定跟師父回家!說著,他就哭了。

夢中尋找親人

雖然師父給他延長了壽命,但是由於他的罪業太大,身體狀況不斷惡化。腦血管不斷出血,每出一次血,他就往死裡抽搐,一次最厲害時,上下牙死死的咬住了舌頭,把舌頭都要出了血,怕把舌頭咬下來,就用鐵杓和改錐撬開他的牙,在牙間放了一根筷子。以後抽的越來越頻繁,他感到了生命的危機,他總是說:你別離開我,你別離開我,我好像隨時要死去。我安慰他說:我不離開你,我時刻都在你身邊,你會好起來的。

一天早上,他告訴我,他做了個夢。夢見自己來到一個很遼闊很漂亮的公園,他說:我坐在那裡,這裡沒有一個人,空蕩蕩的。沒有親人陪伴我,心裏很苦,這時來了一個又高又胖的灰鬍子老頭坐在我身邊。問我:看來你心事重重啊!我說,我沒有親人,我好孤獨。老頭說:你有親人。我說是誰?是我大姐還是我大哥?他們在哪?老頭指著公園門口說,你的親人在那等你呢。我趕緊跑向公園門口,一看是你(指我)。你說,我在這等你呢,你跟我走吧。你拉著我的手走在一條大道上,來到了一條大河邊,你一步就跨過去了,你說,你也過來呀,可是我怎麼抬腿也過不去,這條河把我們遠遠的隔開了。我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就哭醒了。我想,那個老頭可能是師父。他說:你才是我真正的親人。你千萬不要離開我,我說:我不離開你。他生前的懺悔渴望自己能在人世間多逗留一些時間,但是最終沒能走出劫數!

迫害大法的人,將來要受到審判,死後到地獄閻王爺都不饒他。僅舉幾例。讓你看的更清楚。摘自正見網《地獄中傳來的真相》。

案例一:朱憲福與羅京的地獄報應

黑龍江省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朱憲福,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擔任五常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辦公室主任,直接操控指使多人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錢財,並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多行不義終遭天譴,於2017年12月20日,患肺癌病亡,卒年67歲。

我(作者)用功能看到朱憲福被兩名身穿黑色古代官服的冥府鬼使,用鐵鏈鎖住頸部從家中帶走,朱憲福的魂魄離開肉身時,還回頭看了一下他的家人,臉上滿是憂傷和留戀。他戰戰兢兢的問陰差:「我們去哪?」鬼使怒目道:「無須多言,到時便知。」另一個鬼使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生前作惡多端,誹謗佛法,殘害修煉人,姦淫婦女,怕你是入了地獄,再無出日,何必在此多言聒噪。」朱憲福被押至閻王殿前,此時他的記憶全部打開,前生的所作所為全部展現在眼前,本為得法投胎人世,卻在有人身時幹盡亂法壞事,此時他內心懊悔之意不勝言表,卻也為時已晚。

閻王審核生前善惡簿後,大怒道:「將此破壞佛法的爛鬼打入第十八層地獄等待審處。」閻王怒視朱憲福被押走。心中默念:「死鬼囚」!!!

在地獄中我還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這個人生前是央視新聞節目的男主播(編者註:羅京)。他在死去的這些年,已經承受了地獄所有的一千八百種酷刑三遍之多,此時正被牛頭馬面的鬼使押往無生之門。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身上每個細胞都在顫抖,為他未來永無止盡的痛苦命運而哀愁。

案例二、特從地獄來人間報信的法官

新疆農八師石河子市中級法院的蘇倩,經手過好多迫害法輪功的案子。在辦案中,抵擋不了金錢的誘惑,貪污了很多昧良心的錢。!」

2007年6月初,蘇倩剛從外地出差回來,就發現經常流鼻血,刷牙也出血,去醫院一查是血癌晚期,要立即住院。在醫院裡,同事、好友經常看她,勸她退黨。她不退,說中共給她這麼多錢,每月工薪近三千元,不退!死了一了百了。

蘇倩死前良心發現,她把自己貪污所剩下的三十萬元折子交給好友,說以前做了一些壞事,沒幹一件好事,把錢捐出來做些好事,捐給上不起學,或受洪災的人吧,以減輕自己的罪過。

6月12日早上九點,醫院診斷蘇倩死亡。6月13日半夜兩點左右,蘇倩在太平間裡突然活了過來。!

蘇倩醒來後,說她在地獄裡見到閻王了,還見到了出車禍死去的丈夫(法官)柳勇和法官高番。他們二人都在市法院工作,都辦過迫害法輪功的案件。高番於二零零七年農曆新年也是暴死於癌症。活過來後的蘇倩繼續說:都在底下受刑呢!血到處都是,慘叫不已,好嚇人!

她說,丈夫柳勇問她,你怎麼來了?高法官也這樣問她,並告訴她:他們是接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這個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悔不該不聽同事好友的勸告,後悔死了,底下太苦了,太可怕了,綁得跟粽子似的,慘啊!進了地獄的蘇倩這才真正相信了他們的真正死因:原來這都是報應啊。

在地獄,蘇倩跪在閻王面前。閻王把她貪污的事一五一十地念了出來,連年月日都有。蘇倩還說,閻王連她好友和身邊同事的名字,以及她幹的所有壞事都清清楚楚。甚至連好友勸她退黨的事都說出來了,並告訴她迫害過好人和對法輪功犯過罪的人死後全都到這裡報到。

蘇倩跪在那哪敢回話!閻王剛開始訓斥她,後來態度好多了,和藹地告訴她:你怎麼不退黨啊?她無言以對。她後來問閻王,你每天辦這麼多案子不累嗎?閻王說和你們不一樣,不累!就是操心你們,別再幹壞事了,退黨吧!凡是迫害過法輪功的人以及沒有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全部下地獄!一個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

重新活過來的蘇倩第一件事就說要退黨,並告訴法院的人讓大家也退黨,並且說真有地獄和閻王,別再接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了!誰接誰死!蘇倩還給好友、同事描述閻王的形象,說閻王穿的是古代的官服,紅色的,戴黑烏紗帽,有點像電視裡包公那個年代的衣服,一米七幾的個子,還留著鬍子,旁邊的書記官她都見過了。市法院的人都說蘇倩給他們上了一課。

6月14日下午五點左右,蘇倩在太平間的床上睡過去了,再也沒醒來。蘇倩死後,好友給她燒紙,夜裡她託夢給好友,說她收到寄給她的錢了,來謝謝好友,因為想念好友,所以來看一看,以後不會再來纏他了。

蘇倩有個同事叫吳軍。2007年6月,他接受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他的好友同事都勸他別干,蘇倩不是剛用自身的經歷說過有報應、干了要下地獄的話嗎?可是吳軍一直到死都不聽勸。吳軍死的前一天還對同事說:「晚上睡覺,蘇倩在夢中勸告他,別幹壞事。她的丈夫和高番法官就是例子。」就是這樣,吳軍還是聽不進去。第二天早上在辦公室一頭栽倒,送到醫院搶救,於次日既2007年6月24日暴死。他死的時間是2007年6月24日,與蘇倩僅相差十天。後來他的妻子夢到過吳軍,說是求妻子救他,他在地獄太痛苦了。

佛法無邊!古今中外迫害佛法和修煉的人的沒一個好下場的。

2021年3月18日星期四

註:劉軍的正確名字叫劉君

作者;劉秀鳳電話:17331216329

 

来源:看中國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劉秀鳳相關文章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