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铁流:你一直消失了五十多年(图)

悼汪刚兄

2021-03-22 19:30 作者:铁流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悼汪刚兄,你是戴着“改正”的右派份子“帽子”走的。
悼汪刚兄,你是戴着“改正”的右派份子“帽子”走的。(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汪兄,你走了,你是戴着“改正”的右派份子“帽子”走的;那一顶“反革命帽子”虽然摘下,却有九个字的尾巴:“但有严重的政治问题”,所以回不了单位,所以补发不了工资。尽管你才华峥嵘,尽管你少年投笔从戎,尽管你十八岁追党投身革命,尽管你曾为争取自由的“解放”奉献赤心,尽管你跟随刘邓大军入主西南,尽管你在邓小平身边工作过,尽管你一手组建了《四川工人日报》而且还是这家报纸第一任总编室主任,尽管你、尽管你……

我知道你的名字是在报上看见批判斗争你的文章:“我省反右斗争一大胜利,揪出了藏在党内的右派份子汪刚”。此后,你就消失了,消失了……一直消失了五十多年。在那个大地初有点暖意的1981年春天,得知你就住在我们报社旁边一间窄窄的破烂的小屋子里,教学生,做苦力。我问:怎么没回去?你笑笑说:我不愿下跪向人求饶。原来他们要你认错检查,你就是不肯!宁做个“不要组织”、不归窠的鸟。自此,你自谋职业在社会飘流,风中叶,水上萍,一个野鬼,一介孤魂。

天大地大我为大,一根铁骨求生存!

又是二十年——2006年夏,我和太太来武汉看望你,我们品茗黄鹤楼,小叙大江边,笑说往事,戏评“英雄”,追思故人,鞭挞“君子”……话语间你流露出伤感:八十岁老人,应是“离休干部”的你,却是个道道地地的“三无人员”:无单位、无住房、无劳保,什么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无产者。

你愤然,你不平,两手挥向长天,高喊着:我要写,我要写……然而,你已是肺心病晚期的老人,连一个击墙的力气都没有,何况这仍是座铁墙。

你这只受伤的鸟,再也飞不动的鸟,卷着翅又回到了当年奋战过的小城,喜和泪,爱与恨的故乡,躺在陌生医院的小床上,等待着死神的来临。你没有妻子,那“战斗的恋人、革命的情侣”,早早地被“57”劫难夺走,那伊呀学语的小孩也不再姓汪。唉,没有亲人的安慰,没有妻儿的呵护,只有一个孤独地、默默无语的灵魂。

你走了,悄悄地走了,那是牛年初二的早晨。虽然无情冷酷的“组织”没有来人问候一声,却有那连天的鞭炮送你上天的归程!你走了,为我们留下一个逝不去的心里路程:做人要有骨气地活着,要敢于抗争!

 

往事微痕”供稿

“往事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