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港公务员爆离职潮 拒效忠政权过扭曲生活(图)

2021-03-10 16:22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香港公务员在政府总部上班。(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香港公务员在政府总部上班。(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看中国2021年3月10日讯】《港区国安法》不断压缩香港人言论表达自由空间,近18万公务员更面临一个抉择:签署一份宣誓效忠政权的文件,还是辞职离开。公务员事务局长聂德权日前称有近二百人拒签声明,会要求他们离职。不过从近月多个政府部门爆出“离职潮”来看,不少公务员早已闻风辞职离开政府,数字或远未反映实情。有辞职公务员接受《立场新闻》采访时,讲述了公务员团队从坚持“政治中立”到被迫向政权表忠,自己不愿再过扭曲的生活。也有人从香港公务员的传统职能和文化,剖析政权要逼公仆归顺的原由。

宣誓是毛式“引蛇出洞”

《立场新闻》报导,自今年初港府要求公务员在2月前签署效忠政权的声明以来,陆续有政府部门传出现“离职潮”,当中以卫生署医护人员、社署社工、房署工程师等专业职系最多。尽管聂德权称有200人未有签署,但《立场》访问一些因宣誓而离职的公务员,都是闻风已递信辞职,拒绝表态效忠。他们也指,部份同事害怕拒绝宣誓会留下纪录而被秋后算帐,就算打算辞职亦会照签。

已辞职的资深行政主任(EO)Helen接受《立场》专访说,相信港府想藉宣誓赶走一群公务员,或像毛泽东当年一招“引蛇出洞”,以找出政府内部的黄丝。她相信宣誓后的工作环境将会变得政治挂帅、“笃灰”(告发)文化盛行,无法再执行程序公义,“整个office和公共服务的运作都会好阴阳怪气。”

公务员须全身心向政权表忠

另一位已离职的专业职系公务员Jane则形容,公务员过去两年遭到“步步进逼”,最初是警告不应参加政治集会,然后是公务员一旦被捕、未定罪就停职解雇;之后再要宣誓,要用“安心出行”监控行踪,最近还被催促打疫苗。由此已预示政权会逐点逐点剥削公务员的权利,一旦发声则会被扣上“反对政府”、“拒绝效忠”。Jane说:“你选择签,或者选择去做一些你原本不想做的事,就可说是屈服了。之后再有什么你都会屈服,会一再向后退。”

Helen表示,公务员被要求签署的八页纸宣誓内容,写得相当明确,“滴水不漏,就是你的整个身心、时间,都要向政权表忠。”例如列明公务员必须对特首和政府“完全忠诚”;表达个人言论时,只要“导致他人怀疑”有违政府的“原则、信念”,便是与誓言有冲突;还暗示公务员宣誓或签署声明前或后的言行,都可能被追究。

宁弃千万退休金 拒战战兢兢生活

Helen直言这对“黄”的人非常危险,尤其是年轻一辈都一定曾在Facebook转发过某些东西、联署外国要求制裁等,网上的纪录无法消除。她说,声明内容可不是开完笑,“为何有些人还可以心存侥幸?拿着这份东西,简直一纸婚书到时跟你分身家。其实炒鱿鱼事小,违反宣誓可是刑事责任,国安法告你都有机会。”

她表示,很多公务员同事在签署前没有细看内容,觉得只要“听话”或“不反政府”就没问题。但他们不明白一点:“听话”不是由你定义,而是由政权定义。她从公务员的眼光分析,这份宣誓通告最刺眼的一点,是没说明拒签的后果。而这些下场可以是革职、纪律处分、甚至交给警方调查,不一而足。而没有划一界线的结果,最坏情况是只要你得罪上司或下属,对方都可以借这份宣誓去整你。因此,Helen宁可放弃原本多600万至1000万港元的退休金,换取未来十多年不用“战战兢兢地生活”,因为“这样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公务员守程序公义 中共视为不归顺

任职资深行政主任(EO)二十多年的Helen,也从其经验剖析了政权为何要整治香港公务员。她说,每个部门的秘书通常都由EO担任,有一定影响力,“掌管好多钱、人力资源的调配”,但也要负责执行一些政治任务,例如拒批拨款等资源给区议员等。

“正因为会控制到资源,就更危险”,她相信将来政府部门秘书一定会全部由有内地背景的人担任。她认为过去香港公务员是优秀的,尽管大众认为公仆官僚文化、无效率,但背后是因为大家跟足程序做事,过去二十多年仍维系着程序公义,未明显被内地官场逻辑入侵。

正因如此,政权才用宣誓声明来“整治”香港公务员,“因为以往我们是不需要归顺它,我们只需要归顺套规矩。我不收受利益、不贪污、不理政治倾向⋯⋯那么共产党就不喜欢了,我收它人工,但做的事又不会向它倾斜。”港英时期留下的体制,可保障公务员做个文明的公民,而这对共产党而言,就是人心不归顺。

料贪腐风气将现 告发盛行

Helen相信有了宣誓之后,贪污风气会在几年内出现。香港每天大量的公共服务的运作、资源分配,都靠公务员执行,万一向某一集团倾斜,就会有人从中取利。其次是告发风气会盛行,因为就算政治上是中间派,按规矩执行公务仍是会得罪某些人,就会被人利用来公报私仇,“文革都是这样。”

同样已离职的公务员Rachel则对《立场》表示,整份宣誓条文及阐释里,都找不到究竟还可以做什么,如何能发表意见而又符合宣誓要求,“我入职时它说做公务员要政治中立,但现在就说要效忠,好像变了不是中立,而是要支持政府、林郑所做的决定就一定要撑。”

Rachel和Jane都表示,在过去两年的政治压力下,开始目睹同事间出现过度积极地“表忠”的文化,令她们很不舒服。例如在内部WhatsApp群组积极骂“暴徒”;同事间也多了很多猜测,甚至弄伤手脚或生病请假,都会被怀疑“出去搞事”。她们担心在这种文化下,支持政府会变成可以“上位”的条件,而同事间就算心知彼此是“黄丝”,都越来越少谈政治,甚至担心拒绝宣誓都会违反国安法。因此,她们都选择在出通告前就递辞职信,宁愿“裸辞”也拒绝被迫表态。尽管Jane至今仍未找到新工作,但她宁愿如此,也不想作出一个“可能影响我一生的宣誓。”

責任编辑: 李家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