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本上千年“花见文化”赏梅才是主流(组图)

2021-02-23 17:4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日本古代所谓的赏花是以赏梅为主流,随着时代变化,才以赏樱为主流。
日本古代所谓的赏花是以赏梅为主流,随着时代变化,才以赏樱为主流。

日本东京铁塔旁的芝公园有一片被称为“银世界”的梅园,近日春暖花开,吸引许多游客前来。日本古代所谓的赏花是以赏梅为主流,随着时代变化,才以赏樱为主流。

东京铁塔旁芝公园的梅园约有70多棵梅树,园方在树上标示品种名,白梅有白加贺、八重野梅、南高、长束等;红色的有鸳鸯、鹿儿岛红;粉红色的有见惊。梅林间立着一块刻有“银世界”3字的石碑,目前白梅盛开,如同一片银世界,花瓣冉冉飘落时,相当浪漫。

东京铁塔旁芝公园的梅园约有70多棵梅树,目前白梅盛开,如同一片银世界,花瓣冉冉飘落时,相当浪漫。
东京铁塔旁芝公园的梅园约有70多棵梅树,目前白梅盛开,如同一片银世界,花瓣冉冉飘落时,相当浪漫。

芝公园的梅林原本位于东京西新宿三丁目的梅林,江户时代(1603-1868年)称为“梅屋敷银世界”,明治时代末期(约1908年)迁至此地。梅园规模虽难以和日本3大名园之一的茨城县偕乐园梅园相比,但位于水泥丛林的东京市中心,实属难得。

梅原产地是中国,有一说梅是弥生时代(西元前3世纪至西元3世纪)经由朝鲜半岛引进日本。另有说法指约在奈良时代(710-784年)由遣唐使从中国引进日本。

奈良时代王公贵族赏花是以赏梅为主流,而非赏樱。王公贵族办赏花会,边赏梅花边吟诗,洋溢优雅的气息,这成了现代人所谓花见(赏花)文化的起源。

奈良时代王公贵族赏花是以赏梅为主流,而非赏樱。
奈良时代王公贵族赏花是以赏梅为主流,而非赏樱。

日本现存历史最久的诗歌总集“万叶集”收录4至8世纪之间4500多首长短诗歌,其中咏梅诗有110首,咏樱诗43首。2019年4月1日,日本公布5月1日即位为日皇的德仁新年号是“令和”,典故就是取自万叶集咏梅诗的“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熏佩后之香。”

古代的日本人起初并非以赏花的心态对待樱花,而是将樱花树当成神圣的树,是祭拜对象。樱的日文发音sakura,sa是指田神;kura是指神明安座之处,樱花是春天神明从山上来到民间暂时栖身之处,樱花盛开象征神明降临,民众齐聚献上酒、食物祭神。

到了平安时代(794-1192年),赏花变成以赏樱为主流,据说是因为“学问之神”菅原道真894年废除遣唐使制度,开始发展属于日本自己独特的文化。平安时代初期的“古今和歌集”当中,咏樱的诗歌有70首;咏梅的诗歌仅18首,可看出赏樱的风气较盛。


有文字记载的日本最早赏樱会是嵯峨天皇所主办。(以上图片来源皆为:中央社/杨明珠东京摄)

有文字记载的日本最早赏樱会是嵯峨天皇所主办。840年编撰的“日本后记”记载,喜爱清水寺地主神社樱花的嵯峨天皇(在位809-823年)于812年在神泉苑举办赏樱会,之后贵族也流行举办。

樱花宴型态的赏樱会始于安土桃山时代(1573- 1603年),是战国时代武将织田信长、丰臣秀吉掌握中央政权的时代,豪华赏樱宴以丰臣秀吉于1594年举办的“吉野赏樱”、1598年举办的“醍醐赏樱”最有名。

日本一般平民在樱花树下饮酒作乐赏花的风气始于江户时代。江户幕府第8代将军德川吉宗(在职1716- 1745年)营造平民赏樱的环境,包括1720年下令在东京浅草墨田川堤、飞鸟山大规模种樱花树,也鼓励民众多在农村种樱花树。

責任编辑: 一帆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