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拜登上任首月 美中双方各说各话(图)

2021-02-13 08:11 作者:程晓农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拜登
拜登(图片来源:Moneymaker-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2月13日讯】拜登上任后,中美外交的第一回合,中共未能得逞。中共曾强硬要求美国全面恢复美中冷战之前的那种双边关系,气势汹汹,咄咄逼人。但拜登行政当局并未回应,北京当局只能默认美中关系今非昔比的现实格局。

一、中共频频对美喊话

最近,关于中美关系的各种消息接连不断。拜登上任后,美国与中共的紧张关系会有所缓和吗?这是全球都在关注的问题,而中共更是焦虑。它急于在经济和外交上改善中美关系,为此频频对美国喊话。

早在去年12月中共就开展了一系列外交和外宣活动,它之所以如此着急,有其内政考量。由于中共多年在经济上依赖的房地产业供过于求,每况愈下,再也无法支撑其经济,因此另谋出路之需甚急。中共包装在外交辞令下的企图有三个具体目标:一是要求美国取消对华关税,让中共恢复大规模对美出口;二是美国取消金融管制,以便中企恢复在美圈钱的运作;三是美国取消技术管制和人员管控,使中共重获盗取知识产权的“自由”。

拜登进白宫之前,中共从去年12月开始就让驻美大使崔天凯安排外交方面的“第3号人物”杨洁篪赴美进行高级会谈,甚至想争取让习近平与拜登举行峰会。但美方反应冷淡,只好放弃。随即中共开始了一系列高官喊话,同时让外宣《多维新闻》刊登文章,给拜登施加压力。1月26日该网站以《习近平留给拜登的时间不多了》为题,发文催促拜登早作决定。此文表示,中共凭什么等拜登,中共没有等拜登的理由;拜登及其团队不可能不明白,中共在G2的现实之上已经巩固了对美国的相对优势。中共那种迫不及待和虎视眈眈的态度跃然而现。

1月26日,中共前副总理曾培炎借“香港中美论坛”表示,中美应开展新一轮经贸谈判,尽快取消贸易战以来的高关税。1月28日,中共副外长乐玉成公开喊话,呼吁美国调整对华战略,实现“拨乱反正”。1月29日,王岐山以视频方式对出席第12轮中美工商领袖和前高官对话的美方代表喊话,为今后的中美关系定调划道。2月2日,杨洁篪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视频对话,他的讲话明确地展示出驾驭拜登行政当局对华政策的意图。

杨洁篪在讲话中说,“特朗普政府实行极端错误的反华政策”,美国要从4个方面作出努力:一,特朗普当局对华犯了历史性、方向性、战略性错误,必须“拨乱反正”;二,要恢复正常交往,取消那些对留学生、中共媒体、中共企业的错误政策;三,切实履行中美联合公报的承诺,严守一个中国的原则;四,开展互利合作。中共表示,这4个要求只是美国应当做到的第一步。

中共的喊话非常高调,软中带硬,实际上是想为拜登行政当局的对华政策划下红线。他讲的那4点要求中,前3点是不容商量的口气;而第4点“开展互利合作”,虽然“合作”一词反复讲了24次,却空洞无物,纯属虚设。杨洁篪在讲话中甚至教训美国,别老在中共面前提美国的国家安全这个词。与此相关的是,在中美军事对抗方面,杨洁篪一字不提,因为中共正在用不断的军事威胁来要挟拜登当局。

二、拜登的对华政策方向初定

拜登2月4日发表了对外政策讲话,他在讲话中将中共定位成“最严峻的竞争者”,这比特朗普从与中共全面对抗的角度来定位中美关系,似乎退了一步。拜登没有制定出明确具体的应对中共的策略,只是表示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他在讲话中表示:我们将直接应对我们最严峻的竞争者中国对我们的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观构成的挑战。我们将直面中国的经济恶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胁迫性的行为,顶回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但是我们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

他讲的中共的“经济恶行”,应该是指中共对美国的不公平贸易以及用欺诈手段从美国投资者手中圈钱;他讲的“反制其咄咄逼人、胁迫性的行为”,应该是指中共的扩军备战和对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军事威胁;他讲的“顶回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应该是指中共对香港等地的镇压、技术间谍活动和对国际法规的公然侵犯。

拜登上台后,在限制对中共军工企业投资方面暂作缓议,同时搁置了特朗普决定强制抖音出售给美国公司的决定,还撤销了特朗普关于中共的孔子学院背景关系透明化的政令,在特朗普的其他对华政策方面,依然照旧。

拜登发表上述讲话的次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月5日与杨洁篪通了电话。美国国务院公布了一则短消息,说明布林肯在通话中介绍了美方的立场。

布林肯2月8日接受CNN采访时则明确表示,特朗普的强硬对华政策是正确的,拜登只会在做法上有所不同。在谈话中,布林肯就美中关系的基本原则谈到了两点:其一,“我们必须从实力上与中国(中共)交锋。不管是对抗性关系,竞争性关系,还是合作性关系,都是为我们共同利益而存在,我们必须用实力来应对。”其二,要“确保我们在军事上的姿态,以阻止侵略,这意味着投资于我们自己的人民,使他们能够有效地竞争”。

布林肯的这次谈话不是外交语言,因而比较具体。他强调了两国之间军事上的态势和中共的威胁,并且把维持美国的实力和保卫美国的经济挂起钩来,而且认为,中美之间会继续交锋。作为国务卿,布林肯不会谈中美之间的军事对抗,但他显然了解相关情势。

2月10日,拜登和习近平通了电话。从两国官方公布的通话内容看,除了客套话,双方基本上仍然是各说各话。

三、太平洋上不太平

拜登行政当局之所以坚持要与中共继续交锋,其关键考量之一是:太平洋上不太平。

最近,中共针对美国的军事威胁步调逐步加快。中共原来计划建造10艘航空母舰,形成大规模航母舰队,以争夺太平洋的制海权。但受限于造舰工程和舰上装备以及舰载机的技术水平,中共已经意识到,其航母舰队无法在近期内对美国形成军事压力。去年以来,中共已悄悄地改变了其海军战略,从依靠航母编队为主,变成了依靠核潜艇舰队为主;更重要的是,中共同时也悄悄地改变了核战争战略,把美苏冷战时期的被动型核反击变成了主动型核攻击。

在美苏冷战时代,核潜艇扮演的是“二次核打击”力量的角色,而中共现在对战略核潜艇舰队的高度重视和运用,超越了“二次核打击”的需要;中共海军现在所追求的是,战略核潜艇要深入中太平洋,靠近美国西海岸,对美国形成主动型抵近核攻击的威慑能力。为此,中共的战略核潜艇千方百计要突破第一岛链,这样才能进入中太平洋的深海区,既安全隐藏,又可随时对美国发起突然的核袭击。于是中美冷战的重点,从水上变成了水下。

中共核潜艇舰队的主要基地在海南岛三亚的榆林港,其核潜艇从强占的南海国际水域的所谓“深海堡垒”出发,欲进入中太平洋只有3条水下航道,而这3条水下航道就是目前美国海军重点防范的海域。其中,从三亚往东北方向,是离美国最近的巴士海峡,因此台湾的西南海域就成了双方水下对峙的重点海区之一。从去年10月到现在,共军的核潜艇在台湾西南海域持续活动,美军潜艇也不断实施水下跟监。今年1月2日到9日,然后从11日开始连续每天直到20日,接下来又从22日起直到1月底,共军密集出动反潜飞机,反复侦测在福建、广东交接处外海的美军潜艇。美国海军的罗斯福号航母编队1月23日由东向西穿过巴士海峡,进入南海水域,既让中共的南海核潜艇“深海堡垒”破功,也为了支援在台湾西南海域水下与中共核潜艇较量的美军潜艇。

中共不仅一再试图用战略核潜艇突破巴士海峡,还在印尼的爪哇海用水下无人航行器搜集潜艇航道的水文资料,以便开通经爪哇海和澳大利亚北部海岸进入中太平洋的“深海堡垒”南航道。中共也已在靠近澳大利亚的巴布亚新几内亚之达鲁岛筹建潜艇基地,为此对澳大利亚实行了半年之久的经济制裁,欲逼澳洲放弃国防计划。

四、面对手握利刃的“熊猫”

中共以前被想象成一只讨人喜欢的熊猫,而去年以来中共针对美国的一系列军事威胁(参见我去年在本网站刊登的文章《中美冷战进入快车道》)表明,这只“熊猫”不仅张牙舞爪,而且手握利刃,步步紧逼,它更像是一只披着熊猫外皮的老虎。

哈佛大学的格雷厄姆・艾利森早在2012年便在《金融时报》上,发表过一篇探讨中美之间潜在冲突的文章,后来又在他的书《注定一战》中指出,“中美两国目前正处于战争冲突的进程中”。他借用古代雅典将领修昔底德的话,提出了“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概念。其含义是,当大国受到新兴强国的威胁时,两个国家之间很可能落入爆发战争的可能。过去几年来中美军事关系的演变证明,历史仿佛正在按照艾利森的假想,一步一步地被中共推向修昔底德陷阱。正因为中美进入了冷战状态,“修昔底德陷阱”这个词现在已十分流行。

中共之所以不断在军事和外交上对美国施压,是因为它很清楚地知道,它所追求的经济目标和出于军事目的对国际水域的霸权,与国际经济规则和国际海洋法背道而驰,若仅通过双方充分合作式的外交谈判,它不可能达成目标。中美外交今后不会是解决两国对立的唯一手段,美国在军事上的防备已经开始,并将逐步展开。

美国军方最近连续公布了一系列应对中共军事威胁的报告和计划,说明中美军事上的对抗态势已逐渐走向冷战高峰。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2月9日,白宫的一位发言人向日本的《产经新闻》记者表示,“战略忍耐”政策不适用于对中国。所谓的“战略忍耐”政策是指,奥巴马政府以“战略忍耐”为由,忽视了北朝鲜发展弹道导弹和核武器的进程。日本国内如今则担心,美国是否会对中共恢复“战略忍耐”政策。而2月9日白宫发言人表示,“过去,战略耐心一词用来描述一种特殊的政策方法”,“我们无意采用战略忍耐的(政策)框架为印度太平洋和中国制定一项全面战略。”

那么,美国今后将如何应对中美冷战呢?美国国防部2月10日发布消息,拜登在那一天访问五角大楼时宣布,成立一个制定美国国防战略方面的对中国战略研究组,由来自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各军种以及军事情报部门的15人组成,以便评估美国国防部对中国的军事政策和相关军事项目,应对中共的挑战。该工作组由国防部长特别助理Ely Ratner领导,4个月以后为军方高层提供政策建议。笔者以为,设立这个美国国防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中国战略研究组,应该是国防部文职人员和军方共同商议后建议的。

美国国防部的这则消息指出,美国国防部的部长、副部长认为,中国是美国战略竞争方面的“渐进威胁”;中国正试图推翻现存的按国际规则形成的印太地区秩序架构,并使用所有手段,企图让这一地区的各国臣服。美国国防部的中国战略研究组承担的是一个“突击任务”,要检视军事战略、军队运用方式、技术应用和军力配置、部队管理及情报方面的最高优先目标;也评估美国的盟国和伙伴,以及它们对中美关系以及美国国防部对中国关系之影响;这个研究组也要与政府各相关部门保持沟通。

中美冷战是去年由中共点燃的,特朗普当局在任期的最后一年里决心强硬回击。今后,中美冷战依然是美中关系的基本面。处于冷战中的美国自然不能实行强敌弱己的战略。因此,美中经济关系今后很难摆脱中美冷战的既定格局,也无法回归中共期待的方向。面对挑起中美冷战的共军,美军已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原题目:拜登上任首月的美中关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