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面孔和旧板斧:拜登对华政策前瞻(图)

2021-01-22 07:06 作者:二大爷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拜登就职演说
拜登就职演说(图片来源:Patrick Semansky-Pool/Getty Images )

【看中国2021年1月22日讯】关于川普(特朗普)拜登之间的恩怨可能并不会随着大选的落幕而彻底消停,还可能会喋喋不休一段时间。但是对于隔着浩瀚的太平洋却一样经历了锣鼓喧天的争吵的中国人而言,其实最应该关心的还是新政府对川普的对华政策会有那些继承和改变——因为这才和国人的利益攸关。

尽管拜登在他的就职演讲中只字未提中美关系,但是根据去年12月3日大选期间,他在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的专访提到有关对华政策来看,拜登的策略基调是“全面竞争、有限合作”——即在意识形态和军事领域的对立与对抗,在经济和科技领域的竞争与限制,在气候变化、新冠防治、核扩散和人文交流上的有限合作。拜登曾经明确表示,与中国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制衡"。他认为川普只有遏制与围堵,而他的策略将是竞争、遏制为主,合作为辅。

由此也可以看出,拜登的对华政策相比川普,更鸽派更温和,但是相对于克林顿和奥巴马时代那种勾肩搭背的“接触+遏制”的基调,又明显多了“鹰派”的要素。这其实是四年来“川普主义”的遗留影响。无论是以前那种“战略伙伴关系”还是“新型大国关系”,都已经回不去了。

在拜登就职前的前一天,他提名的几个内阁要员循例参加了美帝参议院的提名听证会。他们分别是: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情报总监海恩斯(Avril Haines)、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在4人的发言中可以看出新政府对华政策诸多端倪。

新国务卿布林肯现年58岁,资深外交官。出身于纽约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堪称外交世家——他老爸曾经出任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叔叔则是美国驻比利时大使。这种菁英家庭的背景下,他自己也不差,哈佛毕业后,又在哥大拿了法学博士,从事律师工作。从政经历也很丰富,在克林顿时期就已经担任总统特别助理,负责战略规划;在布什当政后,他又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就职(当时拜登负责该委员会,两人是同事),一手包办了当年伊拉克战争的外交对策。奥巴马上台后,他更进一步,担任过副国务卿和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关于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核计划的政策全部出自他手。

从极为漂亮的外交履历上来说,布林肯确实可谓经验丰富的老鸟,根据他过往的政策立场来说,他属于温和派。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事,可能都不会有前任蓬佩奥那种杀气腾腾的痛快。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的立场可能已经有某种程度上的变化——他在听证会上,极为罕见的肯定了川普和蓬佩奥对华政策的强硬方向,“尽管我并不认同采取的所有路线,但他的基本原则是对的”。当天面对和中国有关的政策质询,布林肯一个都没有回避,几乎都给出了和前任论调差不多的回答。并直言不讳的说出了他的对华政策基调:“要增加实力,与盟友合作……参与并领导国际机构……为我们的价值观挺身而出”。

情报总监海恩斯今年51岁,也来自纽约的一个犹太菁英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画家。芝加哥大学理论物理专业毕业,后来又在乔治敦大学拿到法学博士。她的从政履历也不短,最早在海牙国际法庭任职,后来进入美国国务院担任法律顾问。2013年,在拜登的推荐下,她被奥巴马任命为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兼国家安全副顾问,从律师跨界进入情报行业。在此期间,海恩斯最著名的工作就是把“头顶三尺无人机”寻找合适的法律依据,使之后大量的斩首行动在法律上合法化。

国家情报总监这个职位是2004年才设立的,它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整合美国各个情报机构(目前美国国内有多达18个情报机构)的外交、军事和国内情报,提供给总统决策。大名鼎鼎的中情局局长也得定时向情报总监汇报工作。

海恩斯在听证会上也做出了非常强硬的表态,她表示“将会提供必要的情报,支持两党战胜中国的努力”。还表示将反击各种“非法、不公平、咄咄逼人的行为”。

国防部长奥斯汀今年67岁,曾经是四星陆军上将,美军副参谋总长,也是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指挥官的第一位黑人。他1975年从大名鼎鼎的西点军校毕业,此后一直在作战部队任职,先后参与了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军功累累,是驻伊美军的最后一任司令。

美帝的国防部长一般遵从的是“文官治军”的传统,为了防止“军人干政”,法律规定军队将领退役后必须7年才能再转任公职,所以奥斯汀的提名需要国会进行特批。此前,川普2017年提名马蒂斯就干过一次。

在参议院的听证中,奥斯汀也展现了强硬的论调,他认为中国将是美国最大的威胁,并说:“未来我们必须具备让我们有对中国呈现确实威慑力量的能力……我们将继续联合我们的盟友,建立有效对抗中国的必要能力”。

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今年61岁,出生于古巴哈瓦那,也有犹太血统,是移民二代。父母上世纪60年代从卡斯特罗上台后,从古巴逃离,带着一家人来到美国洛杉矶。这个苦孩子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毕业于大名鼎鼎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后来又拿到法学博士。

他曾经担任律师,后来转任检察官,长期负责刑事案件的起诉。曾经办理过一系列大案要案,包括美国最大的洗钱案、黑帮犯罪案,获得过很多执法勋章。后来在奥巴马时期被任命为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局长,后来又提拔为国土安全部副部长。

在听证会的开场白中,马约卡斯第一个感谢的是他父母,逃离共产主义古巴将他带到美国,“提供给我每个美国公民拥有的安全、机会和荣耀。”关于来自中国的威胁,他誓言将“将投入大量资源和大量注意力来与这些严重威胁作斗争”。

这些内阁大员后续的表现是否会如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有待观察,但正如我之前提出的观点“没有川普的川普主义”,新面孔用旧板斧——就是拜登虽然和川普对不上眼,但是对华政策其实是两党的共识,政策延续并不存在本质的分歧。在4年来的不断摩擦和对垒中,主脉络其实已经定型。给这几年中美关系的造成极大风波的诸多法案,几乎都是在美帝国会无异议的全票通过,这短期内已经奠定了大方向。如果说新政府有什么区别的话,可能也只是力度和方式的问题。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拜登的执政风格和理念,不会像川普那样凌厉和直接,所以在实际的操作中,中美关系会出现一个较为缓和的平静期,迎来一段难得的喘息和对话。对于正常的经贸、留学、旅行、民间交流等方面可能会有短暂的利好。但长期而言,可能依然不容乐观。

更严峻的是,就在拜登就任后数小时,中方宣布了对刚刚卸任的蓬佩奥等28名美国官员进行制裁。这种算好时机的秋后算账,几乎可以想见中共那股忍了好几年都不敢出的恶气。但这种小聪明能不能达到目的,又或者变成火上浇油很难说,因为即便是拜登政府,恐怕也不会乐见前任官员如此遭遇。两党争权夺利是真,但很多问题上,恐怕是一致对外的。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历史的演变可能是某些关键人物推动造成的,从细节来说是的,但就趋势而言,更多是“时势造英雄”。将来中美关系会走向何方,也许不值得期待,但可以拭目以待。

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