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两颗爆炸的流星 高于最高法院的变局(图)

2020-12-13 10:20 作者:夏闻 桌面版 正體 34
    小字

2020年11月1日,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竞选集会上,一名老兵在国歌中敬礼。
2020年11月1日,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竞选集会上,一名老兵在国歌声中敬礼。(图片来源:Michael Ciaglo/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2月12日讯】在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受理德州等19州状告4个摇摆州选举违宪之后,川普(特朗普)团队走常规法律途径的道路似乎已经走到了头。

10天前的12月2日,川普突然通过罕见录播的方式,对外界发表了一段讲话,在讲话的一开头,他就说:“这也许是我所做过的最重要的讲话”。在这番长达45分钟的讲话里,川普用了大部分时间,列举了此次大选中的种种触目惊心的舞弊,更关键的是他表明了捍卫美国的决心,他说:

“作为总统我而言,没有比捍卫美国法律和《宪法》更高的职责。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心保护我们的选举系统,该系统目前正受到蓄意攻击,并且在总统选举之前的几个月就已经开始了。”

几乎在川普总统发布他的最重要讲话的同时,即12月2日下午,纽约州上空突传出爆炸巨响,在马里兰州、密歇根州、纽约州、俄亥俄州、宾州、维吉尼亚州以及加拿大安大略省,很多民众目睹了大白天流星在空中爆炸出现的火光,有近100起关于火流星的汇报信息。

美国太空总署(NASA)流星观察小组随后证实,这起流星爆炸事件,是一颗大型流星进入纽约上空大气层所引发。流星以约9万公里时速向西移动,并在22英里高空爆炸,爆炸时产生强烈刺目的闪光。


12月2日的流星视频。

中国人讲天人合一,天呈异象往往对映着人间有大事发生。

上一次美国处于严重分裂危机,是林肯总统所处的内战时期,而就在历史要开始演绎那场大变局时,也是在美国东北的天空中出现了罕见的天象

1860年的7月20日,北到弗蒙特州(Vermont),南到维吉尼亚州(Virginia),西到五大湖,东到大西洋,美国的民众们惊讶的看到了划过夜空的一长串火球。这是一种被称为流星串的罕见现象,它是由一颗大的流星,爆炸分裂成几块,然后继续按照原来轨迹运动所造成的。

这一幕当时也被美国著名画家雷德里克・丘奇(Frederic Church)看到,他为此专门画了一副油画《1860年的流星》,画出了他那天晚上从卡茨基尔山脉附近的家中看到的夜空。

1860年的流星
美国著名画家雷德里克・丘奇1860年创作的油画《1860年的流星》。(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在这颗流星爆炸之后的4个月,林肯当选为总统。又过了5个月,美国南北战争爆发,而已经在北美存在了250年的奴隶制,也因这场战争被彻底废除了。美国变成了一个新的、不再有奴隶制的美国。

而当时看到夜空中的那串流星的人们,很少有人会预料到随后到来的这场大变局。

曾经根深蒂固的奴隶制,不是通过最高法院,而是通过一场变局的到来才能废除的。今天全方位侵蚀美国的共产主义,很可能也不会是通过最高法院,同样也是要通过一场变局才能清除。

1826年,在美国独立日50周年大庆前夕,当时已是91岁的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在写给当地独立日委员会的信中,回顾50年前的美国独立,他写道:

“一个不会被人类历史忘记的纪元,注定会在未来历史上写下——或者是最闪亮的一页,或者是最黑暗的一页,这取决于这些政治机构在未来是会被善用,还是会被滥用,这些政治机构会被未来人们的思想所改变。”(原文:a memorable epoch in the annals of the human race, destined in future history to form the brightest or the blackest page, according to the use or the abuse of those political institutions by which they shall, in time to come, be shaped by the human mind.)

亚当斯总统是多么的有远见,今天美国的国会、法院、行政等各个政治机构,几乎已经被左派社会主义占据,它正在试图滥用这些机构,在美国写下最黑暗的一页。

1803年,另一位美国国父,美国第三任总统、独立宣言的作者杰斐逊,绕过所需要的宪法修改程序,“越权”从拿破仑手上买下了法属路易斯安那,此举不仅使美国国土面积增长了一倍,而且永远消除了另一个欧洲强权从美国后院威胁美国的可能。

第三任总统杰斐逊
画于1800年的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的画像。(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杰斐逊在1810年写的一封信中谈到官员是否应该采取超出成文法律之外的行动,他写道:

“严格遵守成文的法律无疑是好公民的责任之一,但却不是最高责任。为了必须的,为了自我生存,为了在危险中拯救我们的国家而采取非成文的法律,是更高的必要。因为严格遵守成文的法律而失去我们的国家,其结果也就是失去法律本身,随之失去的还有生命、自由、财产,和所有那些和我们一起拥有这些的人们。因此这是荒谬的只为了做事方式而牺牲了结果。”(原文:A strict observance of the written laws is doubtless one of the duties of a good citizen, but it is not the highest. The laws of necessity, of self-preservation, of saving our country when in danger, are of a higher necessity. To lose our country by a scrupulous adherence to written law, would be to lose the law itself, with life, liberty, property and all those who are enjoying them with us; thus absurdly sacrificing the end to the means.)

杰斐逊在这里所讲的最高责任和更高的必要,也正是川普总统当下所面对的。相信川普总统会找到办法,做出他必须要做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会被允许在美国写下黑暗的一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