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东方纵横】赦免弗林将军内幕(视频)

2020-12-02 09:01 作者:东方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20年12月1日讯】您好,谢谢收看东方纵横,我是东方。川普行使总统行政权力,赦免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弗林将军,弗林的律师鲍威尔女士感谢川普的这一决定,弗林的冤案终于结束。弗林将军是在2017年的时候,承认在跟俄罗斯官员的接洽上没有跟联邦调查局说实话,那是发生在川普还没有就职前的事情,弗林将军也成为通俄门调查当中级别最高的川普政府的官员。今年四月份披露的机密文件显示,2017联邦调查局的谈话是一个陷阱让弗林上钩,最终导致他辞职并认罪,文件曝光后,弗林将军推翻原先的认罪,理由就是中了FBI的圈套,司法部经过调查,发现联邦调查局隐瞒了无罪证据,同意弗林的意见并撤销起诉,但是联邦法院的法官Emmet Sullivan拒绝撤诉,甚至企图自己进行调查,这是法院司法权对联邦政府行政权的干预,他的目地是拖,拖到拜登上台的时候从新启动调查。川普干脆动用总统权力赦免弗林将军。议长佩罗西立刻指责川普腐败、滥用职权,但是支持者相信,本来通俄门就是政治陷害,弗林将军是受害者,他应该在法庭上当庭无罪释放,法官Sullivan的做法实在过份,川普赦免理所当然,川普赦免一个本来就没有罪的弗林,而且作为未来的国家安全顾问,当年跟俄罗斯官员接触很正常,指责弗林是俄罗斯间谍属于政治打击。

我们回顾一下弗林将军被冤枉的过程,有助于了解左派深层政府背后的运作,可见华府沼泽有多深。具体说来,有十个你可能还不知道的真相。

1、在约请谈话前,联邦调查局已经对弗林将军进行了为期五个月的调查,2017年1月4号,负责调查的FBI官员William Barnett写了一份简要的调查报告,下结论说,没有发现任何弗林将军有违反国家安全的做法,但是联邦调查局高层决定推翻这个结论,并计划下一个圈套,要求面谈弗林将军。

2、在今年秋天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负责调查弗林将军的William Barnett透露说,尽管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当行为,但是特别检察官穆勒不肯就此罢休,非要从弗林身上找到川普(特朗普)通俄的证据。William Barnett说,四年前弗林跟俄国大使通电话并不是川普叫他这么干的,弗林也没有任何多于的信息可以提供给穆勒调查团,穆勒起诉弗林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扳倒川普。

3、2017年1月30日,司法部就已经下结论,弗林不是俄国间谍,是清白的,司法部的书面报告是这么写的。"The FBI did not believe Flynn was acting as an agent of Russia"这话可是司法部在弗林认罪一年前说的。

4、在没有任何指控,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约谈弗林将军,这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当时联邦调查局助理局长William Priestap就有这样的担心,他质疑FBI约谈弗林的决定,他当时在记事本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What is our goal?”

“Truth/Admission or to get him to lie, so we can prosecute him or get him fired?”

翻译成中文就是:

目地是什么?

是找寻真相?还是引导他撒谎,这样就可以指控他,可以炒他的鱿鱼?

以上的笔记记录,就是今年春天被发现曝光,也是导致弗林将军无罪的证据。

5、正常情况下,白宫不会介入联邦调查局的犯罪调查行动,但是今年年初披露出来的记录和文件显示,2017年1月5号,川普正式就职前的两个兴起,联邦调查局就向奥巴马和拜登汇报了弗林将军通俄的调查情况。奥巴马还下达指令,要求FBI征调最好的调查员,继续调查,当时的副总统拜登还建议说,可以动用Logan Act罗根法起诉弗林将军。简单的解释一下罗根法,这是美国联邦法律,1799年生效的联邦法律,在没有政府授权的前提下,美国公民不得跟与美国政府有冲突的外国政府谈判。

6、当时面谈弗林将军的FBI官员,就包括后来被开除的Peter Strzok,都相信弗林没有撒谎,穆勒调查组自己的书面报告中就这么写的:"Strzok provided his view that Flynn appeared truthful during the interview,"Peter Strzok相信,弗林在面谈中的表现是真诚的。

7、用罗根法起诉弗林将军,就是奥巴马政的官员都认为牵强附会。在听到拜登建议用罗根法起诉弗林的消息后,司法部官员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匪夷所思,他们难以相信弗林跟俄国驻美国大使Sergey Kislyak的通话违反了罗根法。就是当时的联邦调查局服局长都作证说,用罗根法起诉弗林属于任重道远,前司法部助理部长Mary McCord也有同样的说法,司法部文件记录显示,McCord得知拜登建议用罗根法整弗林,是牵强附会。

8、联邦调查局在面谈弗林将军,除了没有任何证据,连最基本的事先跟白宫打招呼的程序都免了,曾经担任国司法部执行部长的Sally Yates就对此表示不满,作为执法机关,就是跟一个犯人面谈都要事先通知对方的律师,但FBI面谈弗林,没有事先跟白宫律师大招呼,不但违规,也违法。

9、这也是重要的栽赃证据,面谈前,联邦调查局官员商量该怎么设置圈套,隐忧弗林撒谎。执法机关工作人员在面谈前,必须警告面谈者不得撒谎,对执法人员撒谎是犯罪行为。最后他们采取的策略是避重就轻,漫不经心的提一下就好,让弗林放松警惕。用FBI律师Lisa Page自己的话来说:“"It would be an easy way to just casually slip that in”。联邦调查局局长James Comey,在一次视频采访中曾经自夸的说,是他下达指令,要FBI调查员在面谈弗林时,不需要遵守工作程序,不需要事先通知律师,希望能抓住弗林和白宫的把柄。Comey还说,在一般情况下他不会这么做。

10、这是最重要的栽赃证据。今年年初,司法部向弗林将军的律师-Sidney Powell提供了调查文件,发现原始的弗林面谈记录被更动了,当时有两位FBI官员面谈了弗林,一位是Peter Strzok,另一位是Joe Pientka,Pientka事后整理了面谈记录,编号302,但后来被Strzok大幅度修改,用他自己的话说,几乎到了从新写一遍的地步,他写完之后,FBI律师Lisa Page又改写了一遍,Lisa Page不是调查员,也没有参与面试,即便是这个被改的面目全非的302文件,都没有拿出来当作证据交给法庭,而是把其中的一部分总结文字拿出来交给法庭,在其他联邦调查局官员看来,这么做是极其离谱的。

了解以上这十个内幕,你说,弗林将军是不是被冤枉的,川普总统是不是该赦免他,其实弗林将军根本就不该赦免,他本来就没有罪,他是被奥巴马政府势力整治打击的牺牲品。左派们一直揪住弗林将军跟普京见面的辫子,弗林在2015年的时候的确到过莫斯科,跟俄罗斯总统普京见面,但弗林去莫斯科是得到国防部情报局的许可,他去之前听过军方的情报简报,回来之后也向五角大楼进行了汇报。

谢谢您收看东方纵横,如果您觉得我讲的有道理,请帮助转发推荐,也请留言,如果您还没有订阅,请点击订阅键,再次感谢您收看东方纵横,我是东方,咱们下次时间-再见。

来源:东方纵横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