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東方縱橫】赦免弗林將軍內幕(視頻)

2020-12-02 09:01 作者:東方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20年12月1日訊】您好,謝謝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川普行使總統行政權力,赦免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弗林將軍,弗林的律師鮑威爾女士感謝川普的這一決定,弗林的冤案終於結束。弗林將軍是在2017年的時候,承認在跟俄羅斯官員的接洽上沒有跟聯邦調查局說實話,那是發生在川普還沒有就職前的事情,弗林將軍也成為通俄門調查當中級別最高的川普政府的官員。今年四月份披露的機密文件顯示,2017聯邦調查局的談話是一個陷阱讓弗林上鉤,最終導致他辭職並認罪,文件曝光後,弗林將軍推翻原先的認罪,理由就是中了FBI的圈套,司法部經過調查,發現聯邦調查局隱瞞了無罪證據,同意弗林的意見並撤銷起訴,但是聯邦法院的法官Emmet Sullivan拒絕撤訴,甚至企圖自己進行調查,這是法院司法權對聯邦政府行政權的干預,他的目地是拖,拖到拜登上臺的時候從新啟動調查。川普乾脆動用總統權力赦免弗林將軍。議長佩羅西立刻指責川普腐敗、濫用職權,但是支持者相信,本來通俄門就是政治陷害,弗林將軍是受害者,他應該在法庭上當庭無罪釋放,法官Sullivan的做法實在過份,川普赦免理所當然,川普赦免一個本來就沒有罪的弗林,而且作為未來的國家安全顧問,當年跟俄羅斯官員接觸很正常,指責弗林是俄羅斯間諜屬於政治打擊。

我們回顧一下弗林將軍被冤枉的過程,有助於瞭解左派深層政府背後的運作,可見華府沼澤有多深。具體說來,有十個你可能還不知道的真相。

1、在約請談話前,聯邦調查局已經對弗林將軍進行了為期五個月的調查,2017年1月4號,負責調查的FBI官員William Barnett寫了一份簡要的調查報告,下結論說,沒有發現任何弗林將軍有違反國家安全的做法,但是聯邦調查局高層決定推翻這個結論,並計畫下一個圈套,要求面談弗林將軍。

2、在今年秋天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負責調查弗林將軍的William Barnett透露說,儘管沒有發現有任何不當行為,但是特別檢察官穆勒不肯就此罷休,非要從弗林身上找到川普(特朗普)通俄的證據。William Barnett說,四年前弗林跟俄國大使通電話並不是川普叫他這麼干的,弗林也沒有任何多於的信息可以提供給穆勒調查團,穆勒起訴弗林的最終目標就是要扳倒川普。

3、2017年1月30日,司法部就已經下結論,弗林不是俄國間諜,是清白的,司法部的書面報告是這麼寫的。"The FBI did not believe Flynn was acting as an agent of Russia"這話可是司法部在弗林認罪一年前說的。

4、在沒有任何指控,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約談弗林將軍,這本身就是違法行為,當時聯邦調查局助理局長William Priestap就有這樣的擔心,他質疑FBI約談弗林的決定,他當時在記事本上寫下了這樣的話:

「What is our goal?」

「Truth/Admission or to get him to lie, so we can prosecute him or get him fired?」

翻譯成中文就是:

目地是什麼?

是找尋真相?還是引導他撒謊,這樣就可以指控他,可以炒他的魷魚?

以上的筆記記錄,就是今年春天被發現曝光,也是導致弗林將軍無罪的證據。

5、正常情況下,白宮不會介入聯邦調查局的犯罪調查行動,但是今年年初披露出來的記錄和文件顯示,2017年1月5號,川普正式就職前的兩個興起,聯邦調查局就向歐巴馬和拜登匯報了弗林將軍通俄的調查情況。歐巴馬還下達指令,要求FBI徵調最好的調查員,繼續調查,當時的副總統拜登還建議說,可以動用Logan Act羅根法起訴弗林將軍。簡單的解釋一下羅根法,這是美國聯邦法律,1799年生效的聯邦法律,在沒有政府授權的前提下,美國公民不得跟與美國政府有衝突的外國政府談判。

6、當時面談弗林將軍的FBI官員,就包括後來被開除的Peter Strzok,都相信弗林沒有撒謊,穆勒調查組自己的書面報告中就這麼寫的:"Strzok provided his view that Flynn appeared truthful during the interview,"Peter Strzok相信,弗林在面談中的表現是真誠的。

7、用羅根法起訴弗林將軍,就是歐巴馬政的官員都認為牽強附會。在聽到拜登建議用羅根法起訴弗林的消息後,司法部官員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匪夷所思,他們難以相信弗林跟俄國駐美國大使Sergey Kislyak的通話違反了羅根法。就是當時的聯邦調查局服局長都作證說,用羅根法起訴弗林屬於任重道遠,前司法部助理部長Mary McCord也有同樣的說法,司法部文件記錄顯示,McCord得知拜登建議用羅根法整弗林,是牽強附會。

8、聯邦調查局在面談弗林將軍,除了沒有任何證據,連最基本的事先跟白宮打招呼的程序都免了,曾經擔任國司法部執行部長的Sally Yates就對此表示不滿,作為執法機關,就是跟一個犯人面談都要事先通知對方的律師,但FBI面談弗林,沒有事先跟白宮律師大招呼,不但違規,也違法。

9、這也是重要的栽贓證據,面談前,聯邦調查局官員商量該怎麼設置圈套,隱憂弗林撒謊。執法機關工作人員在面談前,必須警告面談者不得撒謊,對執法人員撒謊是犯罪行為。最後他們採取的策略是避重就輕,漫不經心的提一下就好,讓弗林放鬆警惕。用FBI律師Lisa Page自己的話來說:「"It would be an easy way to just casually slip that in」。聯邦調查局局長James Comey,在一次視頻採訪中曾經自誇的說,是他下達指令,要FBI調查員在面談弗林時,不需要遵守工作程序,不需要事先通知律師,希望能抓住弗林和白宮的把柄。Comey還說,在一般情況下他不會這麼做。

10、這是最重要的栽贓證據。今年年初,司法部向弗林將軍的律師-Sidney Powell提供了調查文件,發現原始的弗林面談記錄被更動了,當時有兩位FBI官員面談了弗林,一位是Peter Strzok,另一位是Joe Pientka,Pientka事後整理了面談記錄,編號302,但後來被Strzok大幅度修改,用他自己的話說,幾乎到了從新寫一遍的地步,他寫完之後,FBI律師Lisa Page又改寫了一遍,Lisa Page不是調查員,也沒有參與面試,即便是這個被改的面目全非的302文件,都沒有拿出來當作證據交給法庭,而是把其中的一部分總結文字拿出來交給法庭,在其他聯邦調查局官員看來,這麼做是極其離譜的。

瞭解以上這十個內幕,你說,弗林將軍是不是被冤枉的,川普總統是不是該赦免他,其實弗林將軍根本就不該赦免,他本來就沒有罪,他是被歐巴馬政府勢力整治打擊的犧牲品。左派們一直揪住弗林將軍跟普京見面的辮子,弗林在2015年的時候的確到過莫斯科,跟俄羅斯總統普京見面,但弗林去莫斯科是得到國防部情報局的許可,他去之前聽過軍方的情報簡報,回來之後也向五角大樓進行了匯報。

謝謝您收看東方縱橫,如果您覺得我講的有道理,請幫助轉發推薦,也請留言,如果您還沒有訂閱,請點擊訂閱鍵,再次感謝您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咱們下次時間-再見。

来源:東方縱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