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历史的岔路口:粮票还会久违吗?(组图)

2020-10-02 09:1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看中国2020年10月2日讯】从2019年开始,全球就开启了新一轮降息大潮,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之后,各国央行更是全力降息放水,这是最新一轮货币扩张活动。最典型的是美联储将利率降到了0-0.25%,资产负债表从去年9月的不足4万亿美元增长到现在的超过7万亿美元。

前面说过,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所带来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经济危机,其特征就是全球的生产活动遭到了破坏,这就导致两个错配:第一是工业企业的高债务与需求骤下台阶所带来的债务错配,第二是生活必需品需求稳定而供给端出现萎缩体现出来的供需关系的错配。

另外还有一个更严重的矛盾,那就是各国政府的债务都已经达到了很危险的水平。这以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最为明显,预计年底会达到140%左右,已经无法承受通货紧缩(这会导致债务升值推动政府破产),只能通过通胀推动货币贬值稀释债务。

央行和政府的算盘是,维持生活必需品的价格稳定,推动工业活动不断上升带动通胀上行,此时经济增长加速,财政的税收收入增长就会加速,这是对政府最有利的路径。

但此时,有一种局面是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那就是经济尚未复苏,但由必需品推动的通胀却已经加速上行。此时,无论央行是否加息,都会导致利率上行,而利率上升又会导致经济活动进一步低迷,在经济活动不断低迷,让政府、企业、家庭的收入都处于低迷状态,最终的结果就是利率上升导致债务危机。

可恰恰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因为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会导致生活必需品供需关系的错配,生活必需品推动的通胀就会首先到来。

现在,土耳其已经率先体现出上述推导结果。 

土耳其过去一年里的通胀率
土耳其过去一年里的通胀率(作者博客)
土耳其过去一年里的食品通胀率(作者博客)
土耳其过去一年里的食品通胀率(作者博客)

由上述图形的对比可以看到,虽然土耳其今年的通胀率尚属稳定,但食品通胀率的上涨却如火如荼。当生活必需品价格加速上升之后,企业的运营成本就会上升、家庭用于基本生活支出的开支增长,工业品市场需求端就会受到压制,就会打击企业的经营活动,推动经济趋冷,国家、企业、家庭的收入增长就会受制。在这种情形下,土耳其里拉的汇率就出现了持续贬值,见下图:

过去五年间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变动情况
过去五年间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变动情况(作者博客)

滞胀问题摆在了土耳其央行的面前,它选择了加息。虽然很多国家在滞胀开始阶段并不愿意加息,但最终这是唯一的选择。

在2019年之后的降息大潮中,土耳其央行也在其中,2019年7月,它进行了2016年之后的首次降息,降息幅度为425个基点,将利率降至19.75%,此后又进行了多次降息,将利率降至8.25%。

当地时间9月24日,土耳其央行开始返身加息,将关键利率上调200个基点至10.25%,这是土耳其打响的第一枪。

这就是当今世界所有国家在未来都会面对的局面,当生活必需品推动到通胀开始加速之后,央行就必须进行选择。必须要说明,无论央行是否加息,当通胀率上行的时候市场利率会上行。

可如今,经济十分低迷,今年大多数国家的经济都还在负增长,现在欧洲的疫情又出现了二次爆发,未来各国的疫情出现多次爆发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很多国家明年的经济依旧可能出现负增长。经济负增长,政府、企业、家庭的收入就会负增长,当利率上升时,债务就会爆掉。

所以,未来就看谁能控制因生活必需品推动的通胀,哪个国家能控制,它就能在更长的时间内保持低利率,也就有能力推动工业活动不断扩张,以经济高增长、中高通胀率的组合来化解本身的债务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央行会极力压制国债收益率减轻政府的负担)。当全球最主要的谷物出口国——美国开始走上通过国家力量控制必需品推动到通胀时,就必然会限制谷物出口,可如此一来,谷物进口国就会出现短缺,这些国家的通胀会不会失控?此时它们有两种方式可供选择:

其一,保护土地的私有产权属性,通过稳定货币价值、稳定或降低税收等方式保护劳动者的收益。即:将谷物短缺所带来的涨价收益交给劳动者,目的是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推动供给的增长,实现新的供需平衡。虽然短期会有阵痛,但可以推动相关产业的持续发展,经济会更具活力;

其二,放开谷物价格就会带来通胀在短期内剧烈上升、利率上升,就会导致资产价格泡沫破裂、债务大量违约。对于一些工农二元社会来说,寄生在工业体系上的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就会受到严重损害,甚至还会威胁到捅治地位,也就不会将涨价利益交给劳动者,会使用行政手段限制需求、限制价格来稳定必需品市场。同时,一些社会的贫富差距恶化的十分严重(有人家里有成吨的钞票,有些人却难保一日三餐),一旦谷物价格短期内剧烈上升,广大城镇的低收入人群就无法生存,就会导致社会危机的爆发,威胁统治。此时,这样的社会就有可能回归配给制,粮票(票证)就会重出江湖。这会带来衍生后果:第一,人们之所以愿意进行经济经营活动,股票债券之所有有价值,都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纸币等于购买力。但票证出炉之后纸币丧失了大部分购买力(纸币不能独自购买必需品),人们的经营积极性将快速下降,经济活力将快速下降,金融产品直接等于纸,社会将走向贫困化。第二,票证制度意味着农业养殖业劳动者的利益继续受到损害(价格被压制,失去了出售劳动成果的自主权),供给无法增长甚至还会继续下降,让贫困不断深入。当今世界或只有委内瑞拉(朝鲜?)还在使用票证制度,看看它过去十年的轨迹也就清楚了,它像放电影一样演绎了快速下滑的轨迹。

在这样的历史关口,个人的力量犹如鸿毛,任何人都没能力决定一个社会会走哪一条路。相反,是本社会的社会结构和文化特点决定着前途。当一个社会存在严重的等级差别、贫富差距严重恶化的时候,大概率就只能(被动)走上第二种;反之就会走上第一种。

这是历史的岔路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