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真相涉种族灭绝 内蒙古和平抗议者被“寻衅滋事罪”(图)

2020-09-29 11:45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2020年9月15日,王毅访问蒙古期间,有蒙古民众高举“拯救蒙古语”等标语。
2020年9月15日,王毅访问蒙古期间,有蒙古民众高举“拯救蒙古语”等标语。(图片来源:BYAMBASUREN BYAMBA-OCHI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目前内蒙古至少有23人因参加,或是分享近期关于针对内蒙古施行的“双语教学政策”进行和平抗议的资讯,而遭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拘捕,其中包括孕妇及中学生。此外,有学者分析、部分知情者反映,现在已经不只是“文化上”的灭绝,实际上遭遇的是典型的种族灭绝

国际特赦组织于本月23日报导,2020年9月,内蒙古自治区(内蒙古)爆发抗议活动,主因是新的“双语教育政策”将会在9年义务教育期间,将多个不同班级的教学语言从蒙古语逐步改成汉语普通话。自2020年9月1日起,语文课程开始实施新政策。若该政策按照计划进行,自2022年起,内蒙古学生将会在中国政府编撰教材的基础上,只以汉语来学习语文、历史、政治课程。抗议人士忧心新政策最终将会削弱内蒙古的蒙古族文化及语言。

然而,蒙古人的抗议,也引发了中国当局的强行压制。

9月2日,位于内蒙东南部的通辽市的公安局科尔沁区分局公布了129名涉嫌“寻衅滋事”的通缉人员姓名及照片。

尽管内蒙古也将近80%的人口是汉族,但仍是420万蒙古族的家园,这一项数字占据中国蒙古族总人口的近70%。

由于中国政权严格地审查所有印刷及网络媒体,导致抗议者难以分享任何资讯以记录抗议活动。与此同时,在华外国记者报导中国大陆新闻时,遭受限制的情况也非罕见。一名《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在抗议期间到访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的一间蒙古语学校后,报导称她当时就被便衣包围,并被带往警察局的后楼。尽管她向警员表明身份是持证记者,但仍被讯问,甚至被拿走了自己的物品。她在被拘押4个多小时之后,遭到强制驱逐出该区。

已有多家媒体报导称,内蒙古有多名地方政府官员、教师及共产党员,因为没有执行新的“双语教育政策”而遭受处罚。

9月16日,位于内蒙中东部的锡林浩特市的有关部门通知学生及家长,若学生未能够按时完成入学手续,他们将遭受惩罚,包括被取消政府补贴及撤销银行贷款。

至于中国《刑法》第293条规定的寻衅滋事罪,是一项定义宽泛且措辞模糊的罪名,它被广泛使用来对付活动人士及人权捍卫者。虽然寻衅滋事罪最初是适用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上,但从2013年以来,其范围已经扩大至网络空间。任何遭到定罪的人,都将可能会面临最长5年的监禁。

国际特赦表示,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参与和平抗议,或是分享有关抗议的资讯而遭到拘捕、起诉,并强调,中国当局的做法侵犯了人们在国际人权法及国际人权标准之下,所享有的言论自由权及和平集会权。

最后,国际特赦组织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和平抗议人士,除非当局有充分可信且法庭可采纳的证据证明他们犯有国际公认的罪行,并根据国际标准对他们进行公正审判”;“停止进一步拘捕和起诉行使和平集会权的人。”

中央社报导,当外界纷纷聚焦在中国当局对内蒙采取强力镇压手段时,有外媒记者在9月23日上午举行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记者会上,询问内蒙古汉语教材引发抗争等事,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竟宣称,推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法律的规定,“现在有些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是暂时的”,他相信当地政府会“处理好这件事”。

自由亚洲报导等媒体日前报导,中国当局从9月份开始,在内蒙古学校强行推动以汉语取代蒙语教学的计划,却引发蒙古人的全民反抗,通辽市、鄂尔多斯市及呼和浩特市等地已连续多日,发起十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抗议行动。

更重要的是,面对当局的强制高压政策,除了艺术家、歌手开始反对、抗争外,连不少政府体制内部的人员,包括教育局官员、蒙古族教师、新闻记者等都纷纷倒戈,加入了抗议行列。

然而,中国当局强推汉语教材,除了引发大批蒙古族人抗议外,连落户内蒙当地多年的汉族下乡知青也提出质疑。有知青日前发表公开信,声称强推汉语教材将会破坏内蒙相对较好的民族团结局面,而且也没有必要推行此一政策。

国际社会亦纷纷聚焦于此,并谴责中方采取强硬手段,要消灭蒙古文化,甚至是试图进行着一场群体灭绝的行动。

法广报导,9月11日,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原住民宣教委员会、台湾原住民族政策协会、泰雅尔族民族议会,以及台湾原住民族部落行动联盟在立法院正门召开记者会。众人在会上强调,母语是族群的身分证,若母语灭亡就等同族群灭亡,因此他们支持、声援蒙古族人争取语言权的行动。

9月12日,海外蒙古人聚集在东京中国驻日大使馆门前示威,接着举行游行,抗议中国当局强行灭绝蒙古语言文化。

至于为何中国政府推动汉语教学,为何会引发蒙古人大规模的反抗呢?在报导者刊登一篇题为〈扩大汉语授课“动摇国本”:内蒙古为何爆发保护母语示威潮?〉的文章,可说明原由:“可以预见,以汉语授课之后,蒙古族学生理解世界的方式将不再以其母语建立的世界观为主,而是被局限在汉语的思惟方式内,并逐渐被同化进汉族的世界观之中。这样的担心与疑虑,恰恰是这场群众反对运动中最难以言明的情绪。”

该文作者萌展曾向居住于内蒙古的学界朋友询问关乎蒙古区内的民族中小学将要改用汉语授课的看法时,对方叹了口气,接着告诉萌展:“只剩语言还能有点自治权了,再退能退到哪去呢?”

另外,意大利宗教社会学家、曾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及宗教自由观察站主席的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在〈新疆、西藏、蒙古:文化灭绝的理论与实践〉一文中分析说,中国当局为消灭文化认同、宗教认同、语言认同所采取的政策,都是有计划、有步骤的。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强调,这是源于习近平对前苏联解体的反思;因习近平认为,俄罗斯与其周边的共产主义国家之所以垮台的原因包括了批判斯大林及纵容独立宗教自由地发展。所以,习近平才会持续严厉的打击宗教,同时在他讲话及著作中不断提及斯大林。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还分析表示,若“纸上种族灭绝”(定义为不承认其存在)是不受到承认的少数族群的宿命,那么,受到承认的55个民族的族群将得面临另一种威胁,即是文化灭绝,也可能是肉体上的种族灭绝。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还说,隐藏在中方惯用语言中的种族灭绝,有一个官方的名称——第二代民族政策。这正意味着第一代民族能够接受有限的保护民族语言文化的措施,且得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以中国当局为主导的体制,但这些保护措施在第二代的时候,就应该撤销了。

最近几周,《寒冬》连续报道了中方针对新疆、西藏、内蒙古实施的愈演愈烈的文化灭绝,而在这三个所谓“自治区”中,除了汉民族以外的其它民族,正面临着语言、文化、宗教被摧毁的惨况。由于其中涉及大规模关押、法外处决、针对女性有计划、有步骤的强奸,一些读者致信《寒冬》,反映现在已经不只是“文化上”的灭绝,实际上已经是属于典型的种族灭绝。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