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吉林维权者因上访被重判13年 长期被虐待性命垂危(图)

2020-09-24 10:30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吉林四平维权人士肖蕰苓及郭宏伟母子。
吉林四平维权人士肖蕴苓及郭洪伟母子。(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9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人权捍卫者、维权人士郭洪伟上访而遭构陷,被吉林四平当局依照敲诈勒索,重判13年,现正关押在吉林省松原监狱中;郭洪伟80多岁的父母郭荫起、肖蕴苓于本月20日前往探监,却发现儿子长期在监狱中遭受虐待、酷刑,性命垂危。

郭家两老赴监狱探子 得知郭洪伟遭不人道对待

民生观察9月22日报导,现在被羁押在吉林省松原监狱的郭洪伟,因为上访维权遭判刑13年;郭洪伟的母亲肖蕴苓因为上访遭判刑6年半,幸好已于2019年11月服刑完毕获释;郭洪伟的妹妹郭宏英为母亲及哥哥的冤假错案上访维权,遭判刑5年。

今年9月20日,郭荫起与冤狱期满获释的肖蕴苓一同前往监狱探视儿子郭洪伟,但三人本该拥有30分钟会见时间,不仅被迫提前至16分钟就结束,郭、肖两老还发现郭洪伟在狱中持续遭受酷刑迫害,且瘦得皮包骨、眼睛凹陷生命垂危。

郭荫起与肖蕰苓9月20日前往探视坐冤狱的儿子郭宏伟。
郭荫起与肖蕴苓9月20日前往探视目前仍在坐冤狱的儿子郭洪伟。(图片来源:维权网)

与家属通话遭不法限制 时常遭狱歧视侮辱

据郭洪伟表示,今年5日22日狱方虽允许犯人与家属通话限时5分钟,但在通话进行到2分钟时就被狱警强行中断,郭洪伟反问狱警为什么中断通话,便被关小号,郭洪伟还遭到狱方以过氧氯化气喷雾给熏得喘不过气来、几近昏迷,十几天后才恢复正常;郭洪伟打饭菜的量比正常还少,并经常受到歧视侮辱,且若不认罪就会被折磨;他人的探监时间是半小时,但狱方只给郭洪伟父母15分钟的探监时间;其它犯人都可以穿着长袖囚服,可郭洪伟却只能够穿着短袖服,例如2019年的冬天,狱方就没有发放棉衣裤给他,让郭洪伟遭遇饥寒交迫、度日如年的困境。

民生观察表示,郭洪伟在被吉林四平当局依敲诈勒索判刑13年后,目前的服刑时间已达5年多,郭洪伟是于2015年3月与母亲肖蕴苓在当局政府及公安员警的陪同下,前往北京反映问题的,至于在北京的吃住都是由政府、公安员警安排的,且在北京办完事后,直接又返回吉林四平。只是,回到四平后,当局却直接将郭洪伟、肖蕴苓一起送往看守所,并依寻衅滋事罪施行刑事拘留。郭洪伟与肖蕴苓遭判刑后,不服枉法判决并提出上诉,但皆被驳回。外界质疑,郭洪伟及肖蕴苓是在当局的陪同下前去北京的,为何当局不处罚陪同两人的当局人员及员警,反倒处罚母子二人?

此外,当皆是87高龄以上的郭阴起、肖蕴苓两老,千里跋涉地来到监狱会见儿子之际,却遭遇狱方不人道对待。由于疫情原故,狱方不许会见,因此二老今年是第二次会见郭洪伟,再加上这一天会见的家属非常多,导致两老非常焦急地等待这一次的会见。孰料,到了统一一次性允许会见家属多达三十多人进入会见大厅时,郭洪伟却被提前掐掉电话线,结束了与父母的会见。按会见时间之规定,双方理应有半小时的会见时间,如今却被迫缩减为16分钟,当郭家被剥夺了基本权利时,只见其它会见的家属仍继续隔着玻璃与家人亲切地进行着电话问候。

郭洪伟在服刑期间多次写申诉材料却都石沉大海,郭洪伟长期遭到剥夺会见权,在2019年还被限制10个月不允许会见,吉林松原监狱于2020年又借疫情为借口,不准许家属会见。

身患重病吃穿还成问题 又遭狱方限制购物

郭洪伟在20日短暂的会面时间中,告诉父母自己长期在监狱遭受虐待的状况,例如狱方不允许他消费,而且在监狱各种商品价格都是非常昂贵的状况下,只允许郭洪伟一个月内消费100元。因此,100元根本无法让郭洪伟购买补充食品,毕竟连日用品都是无法购买了。

郭阴起强调,郭洪伟现在已经是瘦到只有皮包骨了,眼睛都凹陷下去了,而他说自己每日都吃不饱,在长期没有营养食物的补充下,是会长期处于饥饿状态,这对郭洪伟这样一个病患来说,就是一种酷刑折磨。郭阴起进一步说明,每顿饭不够量,而监狱的米饭又比较硬,当郭洪伟在有馒头时要吃馒头,却遭狱方为难,狱方就是不给他馒头吃。目前郭洪伟因长期在没有营养的环境中,牙齿已无法咀嚼硬的食物了。

郭洪伟除了告诉父亲自己完全吃不饱外,还表示,现在的吉林已经很冷了。

郭阴起表示,在会见过程中,只见其它服刑人员都穿上了保暖衣服,但郭洪伟却还只穿着短袖衣服,郭洪伟告诉父亲,狱方的管教直接表明了,就是要整你(郭洪伟)。狱方让郭洪伟认罪,但郭洪伟死活就是不认罪。

此外,郭洪伟在监狱中还长期遭受酷刑虐待,例如被关押在“小黑屋”中。当郭洪伟被关在“小黑屋”时,狱方会对他喷洒高浓度消毒液使,导致郭洪伟呼吸困难,然而当他历经了“小黑屋”的处罚后,狱方会再将郭洪伟放置在死囚犯的床上十几天,由于郭洪伟罹患罕见的高血压,高危瘫痪行动不方便的他非常需要别人才能够行动。郭阴起在得知儿子经历了这些事后,对郭洪伟说,外面很多人关心他,郭洪伟也说自己很感动,同时非常感谢关注他的每一个人。

郭宏英为亲人上访遭构陷入狱 郭父:当局关押我们一家 避免被控告

至于郭洪伟的妹妹郭宏英同样遭到吉林四平构陷入狱,被判刑5年半,目前正在吉林省女子监狱中服刑。最近该女子监狱允许服刑人与家属会见,但需要服刑人员填写申请,但郭宏英却放弃了会见申请,理由是距离太远了,她为两老着想,担心年迈的父母辛苦,因此她选择在电话中告知父母自己很好,不需要父母为她担心,只要每个月打电话听听她的声音就可以了,不需要来会见,她也叮嘱两老保重身体。

民生观察2018年9月3日报导,人权观察员询问郭阴起,关于郭宏英被吉林四平抓捕一事,郭父回复:“郭宏英的案件,她的事和她哥哥和妈妈的事,不可分割。所谓妨害公务,是以她为母兄申诉中发生的行为提出指控。而寻衅滋事部分,一部分是认为其网络上发布的有关其母兄案件的资讯涉嫌虚假,另一部分,则与她在北京信访期间参与的诸多权利宣导活动相关。”

郭阴起又强调,这一次郭宏英在被刑拘之前,“她的哥哥和母亲已因所谓敲诈勒索政府等,被分别判处11年和6年的刑期。虽近年来访民被判所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已不鲜见,但如此重刑,还是让人震惊。”直到她此次系狱,多年的行状,一并梳理,妨害公务后,又加控寻衅滋事,当局的“用意可谓明显就是株连九族要把我们一家人都关押起来,不让再告他们了。”

推特网友“姜家文”于2018324日推文怒批,“两会郭宏伟的妹妹被四平市政府强行绑架拘留十五日,二十四日期满后被直接送进看守所。四平市政府目的是毁灭郭洪伟家族。惨无人道!天洙地灭!!!”

面对家庭惨遭当局欺压,郭阴起表示,自己现在80多岁,身体倒还健朗。但他也强调,自己“现在面对妻子,儿女都在牢狱中这种株连九族妻离子散的惨境”,只有他这个80来岁老人来承担。郭阴起说,郭宏英的弟弟无法依靠,他是国企职工几十年的工龄收入、尚且不足2000元,而他也不能够再让这个孩子参入,以免再被迫害、灭门。不过,郭阴起也表示,时光重来他也不会有任何含糊,因为他的儿子是“为了保护国有财产被迫害。”

郭阴起坚定表示:“我不后悔,我们全家一定会坚持到底。”

民生观察表示,这就是吉林四平被构陷入狱的一家人的状况。在肖蕴苓未出狱前,一户人家四个人,却有三个人遭到重判、入狱服刑。家里还有两个人在监狱服刑,郭洪伟被安排在千里之外的松原监狱,以前代理律师提出过要求给郭洪伟调换一个离四平近点的监狱,可以让两位老人少吃苦,减轻点负担,可是吉林四平当局根本没有人性,没有人文关怀,吉林四平当局的所作所为必将被写进历史。你们的所作所为被世人谴责。吉林四平松原监狱的所有管教们,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这样对待郭洪伟不愧对你们自己的后代吗?

最后希望各社会媒体关注郭宏伟监狱的现状,希望郭宏伟能活着出来,这样的高危截瘫罕见的高血压患者根本不适合监狱生活环境。请立即释放郭宏伟监外就医。

郭洪伟坐狱期间遭侵犯人权 狱方不将他当作人对待

其实,过去就有媒体报导,关于郭宏伟在坐冤狱期间所遭遇的不人道虐待,而“郭洪伟妹妹”的博客亦于2017年4月21日晚间6时10分发布题为“惊悉!吉林省郭洪伟被关进严管小号!”一文。

该文写道,“郭洪伟自2017面元月2日被吉林省镇赉监狱干警暴力殴打后,今郭洪伟病重,又被吉林省镇赉八监狱医院于院长恶意通牒:‘你的病没人能治,只能在这等死!’作为具有权威治病救人的医院院长恶意对病人口出死意,蓄意谋杀意无疑!!!作为医院院长明知自己不能救治郭洪伟疾病,却不想办法让郭等死,多么恶毒!杀人不见血!由此激起郭洪伟愤怒高喊……却被监狱关进严管小号……父亲起早赶到镇赉监狱百般哀求也不准会见!

监狱干部可以肆意侮辱暴打在押人员,在押人员稍有违意就被立马制裁!这是谁定的规矩!不制裁不规矩不作为、乱作为的行政干部却对被权力关进牢笼失去人身自由的公民肆意妄为算什么能耐!我伟大的祖国啊!我曾热爱的家乡!

2017年4月20日”。

维权网2019年2月17日报导,郭宏伟的父亲今日前往监狱看望郭宏伟,并表示“今天去看了郭宏伟了。他身体很不好,已经很瘦了,他是被人扛出来的,就像抗麻袋一样抗出来的,就像扛一条死狗一样。每次会见,有几次是被抬出来的,有时是被背出来的。”

郭荫起表示,狱方对郭洪伟不好、非常苛刻,而郭洪伟在被关押禁闭室后,就遭到惩罚,被限制购买东西,每个月他也只能使用200元,但他好不容易花点钱购买一点东西后,就都被监室其它人给抢去吃了。

郭洪伟的父亲还问郭洪伟上次为什么被关小紧闭,结果“郭洪伟说:上次要看新闻不要他看,还被狱警骂,还遭到被其他关押犯人殴打,打完后就直接送小禁闭室了,根本不把他当人了,惨遭虐待,严重被侵犯人权。”

维权网2019年3月28日报导,郭洪伟是高血压极高危险组的病患,生活完全无法自理,但在家属会见时,却是让犯人以将郭洪伟的头朝下的方式扛进扛出,这种行为完全是严重迫害郭洪伟这样的病患;其它犯人每个月可以消费600元,郭洪伟却只可以消费200元。

上述情况在郭荫起于2019年2月17日探监之后,于2月21日对宁江监狱信访反映,宁江监狱于3月4日出具受理告知书,并声称60天之内会给予书面答复。不过,当郭父于3月10日再次前往探监时,却发现郭洪伟仍是被犯人扛着离开的。此外,从聊天过程得知,监狱原本是规定一个月可以给家里打一次电话,但从那个月开始不准郭洪伟打电话了。

维权网称,吉林四平维权人士肖蕴苓及郭洪伟母子一家遭到构陷迫害的际遇受到各界媒体的关注,年近80岁的肖蕴苓遭判刑6年,郭洪伟遭判刑13年,而郭洪伟的妹妹郭宏英为了替母亲及哥哥伸冤,随后也遭到抓捕、入狱;郭洪伟之父郭荫起每个月除了要定时赴吉林省四平松原宁江监狱看望郭洪伟,也得前往吉林女子监狱看望老伴肖蕴苓。

维权网表示,关于郭洪伟在监狱多次遭受殴打虐待及苛刻的监管,也让家属强烈要求当局能够改善郭洪伟在监狱的情况,同时希望狱方能够善待郭洪伟这一位高危病人;此外,郭洪伟的身体健康状况令人非常担心,原本是正常维权的郭洪伟却遭构陷入狱,如今已是被迫害到无法站立、无法走动,各种的生活事情都需要别人说明,郭荫起更是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危,担心在狱中的郭洪伟随时“被死亡”。因此,郭荫起请社会各界密切关注他们家人的狱中境况。

郭荫起电话:13179039308。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