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佩洛西代理总统?最高院大法官空位的可能局势(组图)

2020-09-24 08:14 作者:邢亚男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图为2020年9月22日,佩洛西跪在象征covid-19美国死难者的国旗前。(图片来源:ALEX EDELMA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邢亚男综合报导)9月18日,美最高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因病逝世。川普总统表示,将待已逝大法官纪念仪式结束后的9月26日提名新大法官人选。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表示会确认人选,民主党称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川普任命大法官。评论分析,今年美国大选形势复杂,结果可能要由最高法院裁定,因此,高院的职位之争将会异常激烈。

参议院有足够票数确认

9月22日,重量级联邦参议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表示,参院共和党人已经有足够的票数(51票),可以在11月3日大选日前,确认由川普总统提名的大法官人选,他表示,这是宪法程序。

重量级联邦参议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
重量级联邦参议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图片来源:ALEX EDELMAN/AFP/Getty Images)

民主党人阻止大法官任命

格雷厄姆宣布推动确认程序后,左派抗议者已包围了他在华盛顿DC的家。一些知名的民主党人威胁说,如果最高法院大法官空缺在民主党人赢得白宫和参议院的之前被填补,他们将包围最高法院,甚至不惜发动内战、使用暴力。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称一切手段都在选择之内,极左众议员AOC称,要再度弹劾川普以及司法部长巴尔。

大选年提名遵循历史先例

参议院少数派领袖、民主党人舒默提出,提名投票应推迟到总统大选之后。理由是,2016年大选年最高法院也出现过空缺,但当时把空缺留给大选后的总统来提名。参议院多数派领袖麦康奈尔表示,与2016年的情况不同,在同一党派同时控制参议院和白宫的情况下,可以进行提名投票。

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呼吁,在大选后由新总统填补大法官空位。白宫新闻秘书麦肯纳尼表示:“他(拜登)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名单都有谁,知道这些名字对选民非常重要。”

民主党人提出,由于选期临近,参议院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确认大法官。但共和党人提出,自1776年美国独立以来,有29位大法官是在选举年获得提名的。1900年以来,70%的大法官少于46天通过确认,25人少于两周获得确认。

4名女性法官受瞩目

川普总统表示,他将提名一名女性法官进入高等法院,范围已缩至到5名女性法官,目前有4名女性法官备受瞩目。

2018年2月23日,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宣誓就职仪式上。
2018年2月23日,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宣誓就职仪式上。(图片来源:Julian Velasco/Wikipedia/CC-BY-SA-4.0)

第7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已经与总统会面。48岁的巴雷特因其天主教信仰受到保守派青睐,但也导致了民主党人对她的攻击。

第11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芭芭拉.拉格(Barbara Lagoa)今年52岁,古巴裔,受到川普的“高度重视”。2019年,她在获得目前的职位时,以80-15票得到两党的大力支持。

另外两位是38岁的第4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莉森.琼斯.拉辛(Allison Jones Rushing),和52岁的第6巡回上诉法院法官琼.拉森(Joan Larsen)。

最高院大法官为何重要

美国最高法院对联邦法院、州法院及其它涉及联邦法律的案件具有最终的上诉管辖权,是联邦法律案件的最高仲裁者,也是美国宪法及联邦法律的最高解释者。

最高法院大法官任期为终身制,因此大法官的价值取向与立场至关重要。他们对宪法的解释结果,往往对美国社会拥有至少数十年的影响力。

左右分歧的重点议题

自由派大法官多由民主党总统提名,主张应该随着时代与社会的变迁而调整对宪法的解释。保守派大法官多由共和党总统提名,主张宪法是不可轻易变动的立国之本,们批评自由派大法官不是在“解释法律”,而是在“修改法律”。

两者分歧明显的重点议题主要体现在堕胎、同性恋、同性婚姻、管制枪枝、大政府、扩大工会权利、庇护非法犯罪移民、死刑等方面的宪法解释与裁决。

高院左转成常态

二战后,联邦最高法院由保守派占优势转为自由派占上风。一项称为马丁-奎因评分(Martin-Quinn score)的评分模型,可以检视法官们的意识形态,合着者马丁和奎因在2007年的一篇期刊中指出:法官们在意识形态上会出现漂移,转向左翼是常态。

川普上任后,已经任命了两名保守派大法官,但保守派仍未取得优势。
川普上任后,已经任命了两名保守派大法官,但保守派仍未取得优势。(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川普上任后,已经任命了两名保守派大法官,但保守派仍未取得优势,这是因为原本持保守理念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左移为关键的摇摆票。2020年在最高法院,有两起案例被认为是自由派的胜利,一场以6票赞成、3票反对,通过保护LGBT的裁定;一场以5:4的结果阻止川普废除DACA移民计划的努力。

迫在眉睫的任命

最高法院大法官迫在眉睫的重要性还在于,今年的大选可能会出现有争议的局面,例如邮寄选票造成的问题;虽然从选情和舆论看,川普连任的机会很大,但民主党人已经发出了不认输的声音。

如果大选结果要打到最高法院,高院出现4:4僵局,那么美国可能会出现没有总统的空窗期,到了总统法定就职日以后,大选结果若仍悬而未决,总统权力将由佩洛西代理。

评论认为,美国尚处在疫情中,还有多地的骚乱,亟需尽快确认有一位总统可以带领大家走出瘟疫、恢复经济和平息骚乱,因此大法官的任命迫在眉睫。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