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佩洛西代理總統?最高院大法官空位的可能局勢(組圖)

2020-09-24 08:14 作者:邢亞男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圖為2020年9月22日,佩洛西跪在象徵covid-19美國死難者的國旗前。(圖片來源:ALEX EDELMA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邢亞男綜合報導)9月18日,美最高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因病逝世。川普總統表示,將待已逝大法官紀念儀式結束後的9月26日提名新大法官人選。共和黨主導的參議院表示會確認人選,民主黨稱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川普任命大法官。評論分析,今年美國大選形勢複雜,結果可能要由最高法院裁定,因此,高院的職位之爭將會異常激烈。

參議院有足夠票數確認

9月22日,重量級聯邦參議員、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表示,參院共和黨人已經有足夠的票數(51票),可以在11月3日大選日前,確認由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人選,他表示,這是憲法程序。

重量級聯邦參議員、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
重量級聯邦參議員、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圖片來源:ALEX EDELMAN/AFP/Getty Images)

民主黨人阻止大法官任命

格雷厄姆宣布推動確認程序後,左派抗議者已包圍了他在華盛頓DC的家。一些知名的民主黨人威脅說,如果最高法院大法官空缺在民主黨人贏得白宮和參議院的之前被填補,他們將包圍最高法院,甚至不惜發動內戰、使用暴力。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稱一切手段都在選擇之內,極左眾議員AOC稱,要再度彈劾川普以及司法部長巴爾。

大選年提名遵循歷史先例

參議院少數派領袖、民主黨人舒默提出,提名投票應推遲到總統大選之後。理由是,2016年大選年最高法院也出現過空缺,但當時把空缺留給大選後的總統來提名。參議院多數派領袖麥康奈爾表示,與2016年的情況不同,在同一黨派同時控制參議院和白宮的情況下,可以進行提名投票。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呼籲,在大選後由新總統填補大法官空位。白宮新聞秘書麥肯納尼表示:「他(拜登)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名單都有誰,知道這些名字對選民非常重要。」

民主黨人提出,由於選期臨近,參議院可能沒有足夠的時間確認大法官。但共和黨人提出,自1776年美國獨立以來,有29位大法官是在選舉年獲得提名的。1900年以來,70%的大法官少於46天通過確認,25人少於兩週獲得確認。

4名女性法官受矚目

川普總統表示,他將提名一名女性法官進入高等法院,範圍已縮至到5名女性法官,目前有4名女性法官備受矚目。

2018年2月23日,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宣誓就职仪式上。
2018年2月23日,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宣誓就职仪式上。(图片来源:Julian Velasco/Wikipedia/CC-BY-SA-4.0)

第7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已經與總統會面。48歲的巴雷特因其天主教信仰受到保守派青睞,但也導致了民主黨人對她的攻擊。

第11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芭芭拉.拉格(Barbara Lagoa)今年52歲,古巴裔,受到川普的「高度重視」。2019年,她在獲得目前的職位時,以80-15票得到兩黨的大力支持。

另外兩位是38歲的第4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艾莉森.瓊斯.拉辛(Allison Jones Rushing),和52歲的第6巡迴上訴法院法官瓊.拉森(Joan Larsen)。

最高院大法官為何重要

美國最高法院對聯邦法院、州法院及其它涉及聯邦法律的案件具有最終的上訴管轄權,是聯邦法律案件的最高仲裁者,也是美國憲法及聯邦法律的最高解釋者。

最高法院大法官任期為終身制,因此大法官的價值取向與立場至關重要。他們對憲法的解釋結果,往往對美國社會擁有至少數十年的影響力。

左右分歧的重點議題

自由派大法官多由民主黨總統提名,主張應該隨著時代與社會的變遷而調整對憲法的解釋。保守派大法官多由共和黨總統提名,主張憲法是不可輕易變動的立國之本,們批評自由派大法官不是在「解釋法律」,而是在「修改法律」。

兩者分歧明顯的重點議題主要體現在墮胎、同性戀、同性婚姻、管制槍枝、大政府、擴大工會權利、庇護非法犯罪移民、死刑等方面的憲法解釋與裁決。

高院左轉成常態

二戰後,聯邦最高法院由保守派占優勢轉為自由派占上風。一項稱為馬丁-奎因評分(Martin-Quinn score)的評分模型,可以檢視法官們的意識形態,合著者馬丁和奎因在2007年的一篇期刊中指出:法官們在意識形態上會出現漂移,轉向左翼是常態。

川普上任後,已經任命了兩名保守派大法官,但保守派仍未取得優勢。
川普上任後,已經任命了兩名保守派大法官,但保守派仍未取得優勢。(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川普上任後,已經任命了兩名保守派大法官,但保守派仍未取得優勢,這是因為原本持保守理念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左移為關鍵的搖擺票。2020年在最高法院,有兩起案例被認為是自由派的勝利,一場以6票贊成、3票反對,通過保護LGBT的裁定;一場以5:4的結果阻止川普廢除DACA移民計畫的努力。

迫在眉睫的任命

最高法院大法官迫在眉睫的重要性還在於,今年的大選可能會出現有爭議的局面,例如郵寄選票造成的問題;雖然從選情和輿論看,川普連任的機會很大,但民主黨人已經發出了不認輸的聲音。

如果大選結果要打到最高法院,高院出現4:4僵局,那麼美國可能會出現沒有總統的空窗期,到了總統法定就職日以後,大選結果若仍懸而未決,總統權力將由佩洛西代理。

評論認為,美國尚處在疫情中,還有多地的騷亂,亟需盡快確認有一位總統可以帶領大家走出瘟疫、恢復經濟和平息騷亂,因此大法官的任命迫在眉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