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澄清一个持久而巨大的误会(图)

2020-09-23 09:06 作者:余东海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这些词只要你一用就被洗脑(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9月23日讯】不少人认为,资本主义以资为本,一切为了钱;社会主义以人为本,一切为了人。殊不知,这是一个持久而巨大的误会,是不明两个概念的本质意义的想当然。

资本主义是资本为个人所拥有的经济制度,即私有制。这是资本主义最主要的内容,没有私有制就不能称为资本主义。其政治制度是民主制,政治学是自由主义,哲学背景是个人主义。

社会主义是资本为社会所拥有的经济制度,即公有制。这是社会主义最主要的内容,没有公有制就不能称为社会主义。其政治制度是党主制,政治学是集体主义,哲学是唯物主义。

在党主制下,所谓社会所有、全民所有、国有、公有云云,无非党有,党有即权有,权力私有。故公有制下,公有制最方便特权阶级。不仅方便特权阶级贪污腐败巧取豪夺而已,各种资源、资产、生产资料,国人劳动所得和经济发展成果的大头,都为特权阶级合法占有。这种制度性的剥削压迫才是最沉重的。

社会主义哲学以物为本,政治以党为本,经济以公有制为基础,无论如何导不出人本精神来。所谓社会主义一切为了人,纯属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巧言。即使有个别领导和官员真诚地以人为本,也只能是空话,没有实质意义,无法落实故,落不到政治经济法律教育各种制度的实处,落不到各种政策方针措施的实处。

东海曾经指出,在大陆,如果说贪腐是最末端的分赃方式,税负就是最末端的剥削方式。福布斯杂志2009年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中国大陆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法国。福布斯的统计完全忽略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制度。

本来,只有私有制,才有收税的合理性。大陆实行的则是公有制,土地、经济、各种自然资源的大头早已收归国有。在此基础上,再收税,就没有合理性,何况实行超级高税负。国民负担之沉重,痛苦指数之高企,岂是高税负的私有制国家所能比拟。

所以,论显性税负之高,中国大陆第二或许没错。但论税负痛苦指数,中国大陆绝对全球遥遥领先,非法国所能望尘。论税负痛苦指数,应该把大陆人更加大头的隐性负担考虑进去。

常有人说中国百年来政治上是播下龙种而收获跳蚤,错把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当成龙种了。殊不知,它们本身就是跳蚤。又常有中国学者乃至西方一些二三流学者,将欧洲说成社会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殊不知,欧洲既不是民主主义,更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与美国一样的自由主义。

明白了上述道理,就不会在产生这类误会。

还有一个持久而巨大的误会,认为个人主义不好,集体主义好。其实恰恰相反。个人主义作为政治哲学,其对立面是集体主义;作为哲学,与人本主义、人文主义、人道主义近义或同义,同样以人为本,与之相对的是神本主义、物本主义,与之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是仁本主义。故个人主义固然不如仁本主义,但远远优于神本主义、物本主义和集体主义。

儒家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不认同,但态度有别。对资本主义是不完全认同,换言之,也有相当程度的认同。概乎言之有三:一、儒家追求道德自由,也认同社会自由,维护四大自由;二、儒家道德以仁为本,在人与万物、人与鬼神的关系中坚持以人为本;三、儒家政治以民为本,富有民主精神,未来儒家宪政和新礼制,应该认真吸收自由宪政和民主制度的精华为我所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